第四十一回

    贾赦错愕的看着梓莘,慢慢咀嚼那句话的含义。忽的,他眨了眨眼睛,猛然站起的时候差点带到了椅子。刘姨娘有孕?怎么可能!贾赦骤然冷静,沉下脸立在梓莘面前居高临下瞧着她,他面容森冷心中却不觉犹自自怜起来。

    一旁李妈妈瞧着颇为着急,侧身就挡在了梓莘跟前防备的看着贾赦,威胁道:

    “大爷还请自重。白姑娘可在外头候着。”

    贾赦闻言,心中那抹惆怅瞬间打散,只觉哭笑不得。他转身往那炕床上坐下,一言不发的略过李妈妈只是望着梓莘。

    梓莘瞧着李妈妈激动的模样,心中感动,笑道,“妈妈且放心,让我和大爷说说话。”

    李妈妈不满的瞪了贾赦一眼,转身对着梓莘福了福,朗声说道:“那我先下去了。郡主放宽心,我们都外间候着呢。”

    语毕也不再看贾赦一眼掀起帘子走了出去。

    贾赦自然听出那李妈妈强调了郡主二字,他心中一紧,看向梓莘目光带了几分莫名情绪,又想到她先头话语中的嘲讽。只觉嘴里泛起苦涩,不觉脱口而出,

    “依郡主方才之言,可是认定了刘姨娘的肚子是我经手的?”

    梓莘默不作声,冷眼瞧着贾赦。自打她得了封号这些时日来,这荣国府众人逐渐开始习惯两人新身份,只是偶尔还会冒出旧时称呼,一如方才那李妈妈这般。可是如今贾赦这般模样全然没有方才讨好之意,语气中还带着质问之意。如此,梓莘也沉下脸不说话。

    贾赦自嘲的笑了笑,那双桃花瞳中闪过凄楚之色,

    “罢了。此事我自然是百口莫辩。郡主自然已有认定,我也多说无益。再说只怕是会觉得我欲盖弥彰心虚而为吧!”

    梓莘脸上泛起一丝怒色,贾赦瞧了更是哈哈大笑几声。他拿一双桃花瞳盯着梓莘,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问道:“莘儿,我今日只想要你一句话。你对我是否已无那前世之情。”

    贾赦的声音里隐隐绝望之音,梓莘瞧了更是气恼不已。贾赦只见梓莘身形微动,一股杀气已冲着自己面门而来。他凄然一笑,闭起眼睛打算生生受了。

    “啪”的一声,贾赦只觉半边脸颊火辣辣疼。他睁开眼,瞧见梓莘立在自己面前,一双凤眼瞪的老大,浑身散发着不可抑制的愤怒。

    “贾恩侯,你这个白痴!”

    梓莘只觉得气到不行,也不管贾赦是否听得明白,一股脑儿的骂道,

    “你的智商和颜色成反比的是不是。你这脑袋里长的可都是杂草不是?什么前世今生的,我早说过我就是我,何必纠结什么前世之情。好,既然你要知道,我就直接了当告诉你。你心心念念的前世之情,与我不过是今世给你机会的理由罢了。我断然不会因为所谓前世,就全然把自己搭进去的。”

    贾赦愣愣的听着梓莘的话,脸色变换几轮,渐渐有了人色。只见他那双桃花瞳眯了起来,嘴角扬起了好看弧度,整个似是豁然开朗的大笑了起来。

    他嗖的站了起来,伸手一把抓住梓莘揽入怀中,傻傻笑问:“娘子究竟何时对为夫心动的?

    梓莘挣扎脱离贾赦怀抱,拉开了与贾赦距离冷哼一声,转身坐回椅子上,淡道:

    “仪宾想太多了,我何时说过对你动心。”

    贾赦翘起唇角,跟着坐到梓莘身边的椅子上,拉起梓莘的手,认真说道,

    “一遇到你的事儿,我这脑袋里可不是都长草了吗!先前是我太执拗,只想着保你平安为上,却从未想过你要什么。”

    梓莘抽出被贾赦握住的手,冷道,“好了,别废话。且想想那位刘姨娘要如何处置吧。”

    “莘儿可是信我?”贾赦欣喜,人又笑眯眯的贴上了梓莘。

    梓莘嘴角微抽,暗想自己是否太过分,以至于眼前的男子委屈过头,瞧着不太在乎正常了。

    贾赦还欲再说,梓莘推开他,一脸嫌弃之色,“我信的是功法。先不论若是你做的,我早就会有觉察。就算是你真的动了那位,也断然不会让她有孕。”

    “此事交于我就好。你也莫挂心……”

    贾赦习惯性的说着,只是话未说完,便瞧见梓莘脸色不好,连忙改口,

    “她如今怕是不会轻易说出实情。如此我自然给她找个好地方,好吃好喝供着,不过只是等上几个月,待孩子出生,亲验一下便可知晓。届时她自然是无从抵赖。”

    梓莘满意点头,细细想了想,还是不明白,

    “方才是孙妈妈亲自把脉,她最擅长药理妇科,绝不会有错。只是我实在想到不到,究竟哪里出了纰漏,竟让她出了这等事情。”

    贾赦忽然眼睛一亮,冷笑道,“娘子可知那日荟姑娘为何与二弟到处那般动静?”

    梓莘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贾赦暗笑,

    “她是被下了药。这府邸二奶奶外祖可是江南之名的医药世家。可光是悬壶济世又怎得会有今日如此地位?蒋家秘药也是这京中有名的。”

    梓莘眉毛一抽,不可置信的问道,“难不成那蒋家助人还做那等子苟且之事?”

    贾赦默默点头,脸上略显沉重,

    “三年前京中倒是出过一桩丑闻。那时,东平王的幼子瞧上工部主事的独女。可是当时他早已经娶亲,如此便要强纳为贵妾。工部主事自然不允。可是没过多久,却传出那位小姐进香之时,遇到了东平王幼子,居然主动承欢。如此,那位说是愿意负责。却不想那个小姐性子烈,隔日便投了湖。此后,有次那人醉酒倒是露出关于蒋家秘药之事。如今瞧着两件事儿倒是颇为相似。”

    梓莘眯起眼睛,贾赦呵呵而笑,“娘子,要知道我还是有些产业不方便交于你手中……好比这青楼画舫……”

    梓莘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好吧,故事都是如此这般写的,这消息汇集之处,无外乎青楼与茶楼两处。

    贾赦瞧着梓莘神色心中安定,如此继续说道,“刘姨娘的肚子来的蹊跷,且看看她能生出个什么玩儿吧。”

    梓莘点头,索性甩手不管。贾赦瞧着她有所缓和,又腻了上来。却觉眼前人影晃了晃,梓莘已经站在厢房门口。贾赦无奈,只得做出那副委屈之态,一副求安慰的模样,“娘子不是不生我气了吗?”

    “这是两把事,可别混为一谈。”

    梓莘瞪着贾赦,脸上又恢复了淡然之色,

    “你的话都是提醒了我。且不管那刘姨娘的肚子怎么回事,只是居然有人可以如此算计,怕是这个擎苍斋也是不牢靠了。我去忙了,你自便。”

    贾赦瞧着梓莘离开心中怅然,暗想着如今倒是去不了空间,不然定要寻一门身法之术,这被梓莘高超轻身功夫压制味道太不好受。

    自打赖家的一家迁出,如今史氏身边得力的便是陆妈妈。许是得到了那赖妈妈的教训,史氏定下不能两头大的规矩。贾代善中用何人她咱不理会,只是这内院管事妈妈断然不可是外院大管事之妻。

    陆妈妈是史氏陪房,往日只是暗中帮史氏处理阴司之事,为人素来稳妥低调。如今也是无奈,被抬到了明面之上。得了擎苍斋的消息,陆妈妈急急往荣禧堂赶去。

    史氏正双眼微闭由着两个小丫头捏肩捶腿,那边珍珠捧着心经念与她听。几人见了陆妈妈立即放下手中之事起身行礼,陆妈妈挥了挥手,珍珠带着两个小丫头退了下去。

    “夫人,大爷那头昨儿晚上请了太医,给刘姨娘瞧病。说是急症,怕是会传染。这一早的,大爷便叫人准备了马车,把那几个统统送了出去。另现在擎苍斋只进不出,说是怕把病气传到整个府邸。”陆妈妈声音很轻,很温柔。她生的白净慈爱,只是瞧上一眼,便能叫人顿生好感。

    史氏轻拍炕几,不由火冒三丈,“这就是我的好儿子。如今才是得了仪宾之爵,就紧着他那郡主娘子,全然不顾我的面子。给他那些个人,也是为了伺候他不是!”

    陆妈妈轻轻拍着史氏的背脊,劝道,“夫人莫气莫急。身子气坏了可划不来。”

    史氏听着陆妈妈轻柔之声,心倒是安定些许,她冷哼一声,道:“你且瞧瞧,这院子里谁是靠谱的。若是没有,外头去买也要给我弄两个可心的人回来。我就不信了。”

    “夫人,这居家过日子,可不是最忌讳那急躁二字。那位不过进门一年有余,肚子还没鼓起。是郡主又如何,可不是来日方长?夫人又何必急在一时?”陆妈妈微微而笑,温柔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然。

    史氏微微点头,倒是把她的话听了进去,只是到底心有不甘,又道:

    “也不知道赦儿怎么想的。成亲前还有个风流的名号,如今却被拿捏的死死的,也不怕人家笑话他惧内。”

    陆妈妈脸上笑容更深。见史氏已然回转,便亲自给她倒上一杯茶,笑道:“夫人且放心,待园子修好,偌大地方怎么好只有郡主一个呢?”

    史氏了然,当下放开纠结此时,与陆妈妈话起琐事。

    那王氏得信之时,正在佛堂捡起佛豆。周瑞家俯身在她耳边轻道几句。王氏脸色剧变,猛然打翻了手中瓷碗,那满满的一碗佛豆滚得满地皆是。王氏面露惊恐,立即双手合十口中念佛。

    贾政离开京城已有一月有余。及第院内如今冷冷清清,只有那几个洒扫之人走动,连那做粗活的小丫头都不敢造次,绝不在外头玩耍。贾政离京后,王氏在后罩房隔出一间佛堂,又从那水月庵请了一尊观音来。她闲来无事便叫上了邹姑娘在这佛堂之内捡佛豆。

    不过短短时日而已,那原本那位颜色极好的邹姑娘脸色灰败,绝无往日之貌。她身着灰色素衣,头发高高束起,一头乌亮青丝被掩盖在僧帽之下,脸上无丝毫妆容。

    这半月来邹姑娘每日只食两餐。不过是如清水般的白粥一碗,配上两碟食而无味,毫无油水的青菜豆腐。她除了每日早晚跪在观音前各念上一个时辰的经,余下时辰,便是捡佛豆。眼看着那好不容易搜集的那一碗全然打翻,邹姨娘不觉惊呼出声。

    王氏淡淡扫过邹姑娘,道:

    “姑娘素日事事以二爷为先,如今二爷回乡赴考。你我潜心修佛,也好为二爷祈福。这越是清修,越能想佛祖表示诚意。怎得邹姑娘是不满了?”

    邹姑娘立即摇头,心中已是怕了王氏。贾政在时她还做做面上功夫,衣食从未短缺。可这贾政一走,这小佛堂隔出,她的好日子也是到头了。如今哪里还敢造词,当下也不多话,立即跪下再次一粒粒的重新拾起佛豆。

    王氏见邹姑娘乖觉,倒也不再为难,领着周瑞家的回到东厢。周瑞家的低垂着头,等着挨训,却听王氏问道,

    “你可看清楚了?那几个是一辆马车还是刘姨娘单独一辆?另外你男人可是亲自跟着到了在庄子?”

    周瑞家的惊愕抬眼,问道,“二奶奶怎知是分车而行的?我男人确实瞧见了马车都进入庄子的。”

    王氏点头而笑,却也不打算给那周瑞家的解惑,却听外头有人来报。王氏疑惑请人进来,却是派去盯着贾政的长随王顺之妻。

    王顺家的扑通一声跪倒在王氏面前,脸上带着凄苦之色,只是说道,

    “二奶奶,我家男人传来消息。那……那荟姑娘在刚到金陵,被诊出了身孕。如今二爷已经派人护送荟姑娘回来,说是……要奶奶好生看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1》,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一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1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一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