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不多时贾赦提出告辞,几位倒也未曾阻拦,且各自归家禀告家主今日所得暂且不提。

    却说贾赦归家先去见了贾代善与他细细说了今日被拉去喝酒之事。贾代善闻言,脸上露出一抹鄙夷,

    “新帝下的一招好棋,且看那几家如何接招。唉,赦儿,伴君如伴虎,你可小心了。这新帝与太上皇截然不同。怕是以后朝堂之上日子不好过喽。”

    贾赦淡淡而笑,倒也不接嘴。如今新帝不过二十出头,正正少年皇帝,又是没有经历过那平天下之争的,自然年少气盛想要一展拳脚。只是这些话他说出来不合适。

    “你先回去吧。明日是个好日子,拆墙动土也算是大事了。你且盯着吧。”贾代善说了几句,只觉疲乏不堪。贾赦偷偷瞧着,趁他不注意在他茶盏里丢下一颗药丸,转身离开书房。

    待贾赦回擎苍斋时,贾敏刚走半个时辰,院中藤椅茶几俱在。梓莘一人双眼微闭躺在藤椅之上。贾赦听她呼吸匀畅,又见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似是已经熟睡着了,不觉展颜而笑。

    此时日头更西,天色未暗,夕阳的余晖静静洒在梓莘身上,在院中拖出一道影子。贾赦瞧着忽然冒出“形单影只”这词,心中立即似是被揪了起来一般隐隐作痛。他漫步到梓莘身边,鬼使神差的弯下腰。只他的唇刚刚凑近梓莘,却见她猛然睁开眼。两人四目相对,贾赦愣住,冷不防的被梓莘推开。因是毫无防备,贾赦连连后退数步,身形晃了晃这才堪堪立住。

    贾赦颇为无奈,刚想继续上前,只见梓莘已翩然起身,好似不看见他似的往东厢走去。他张了张嘴,余光却瞥见不远处的墙角有一道身影。贾赦嘴角微微上扬,一双桃花瞳勾勒出好看的弧度,转过身冲着墙角笑道,“谁在那里?还不出来!”

    那人似乎犹豫了片刻,却还是低着头慢慢走了出来。贾赦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随即脸上笑意更浓。

    只见从墙角走出一秾纤合度的娉婷女子,她身着藕色襦衣,系着石榴红百蝶襦裙,行动间那裙摆上的蝴蝶似要立即飞出似的。她梳着简简单单一个斜髻,插着一朵流苏朱红绢花,耳坠挂着一对玛瑙。如今此人微微斜低着头,正好让贾赦能看清她的长相。那人不是刘姨娘是谁!

    刘姨娘走到贾赦身畔蹲下请安,恰好露出那一截雪白的颈脖,她浅浅微笑,状似无意的微抬眼帘,恰好撞上了贾赦的桃花瞳。瞬间,她脸颊绯红,低头轻道:“哑儿见过大爷。”

    如此倒有几分欲语还休的娇憨可爱,比起平日还美上三分。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

    贾赦拖长音了,听入刘姨娘的耳朵倒是诱人之意。刘姨娘心中暗喜,脚下也不知怎的一软,眼瞧着就要往那地上跌去。

    梓莘在屋中瞧着好笑,刚刚转身耳边却听到“碰”的一声,待回身正瞧见刘姨娘膝盖重重落在青石地面上。

    刘姨娘只觉膝盖生疼,心中惊涛骇浪般的翻滚起来。此事怎得与她设想全然不同?如今她不是应该跌入大爷怀中,然后再由大爷抱着回屋吗?想着,她颇为委屈,立即捂住了自己脚踝,抬头梨花带泪瞪着贾赦,有那几分嗔怪之意。

    梓莘瞧着不觉蹙眉,也不知道这二人何时这等熟稔了。

    贾赦脸上依然是那副笑容,他转身撩袍坐到藤椅之上,就着梓莘方才喝过的茶盏喝上一口。刘姨娘的心扑扑乱跳,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只是如今日这般机会实在太少,她咬了咬牙,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期期艾艾的说道:“大爷,哑儿怕是伤了脚,不能行走了。”

    “恩。”贾赦点头,用那双桃花瞳盯着刘姨娘上下打量。刘姨娘芳心大乱,脸颊更红,眼波流转之际暗暗递出秋波。可那贾赦依然纹丝不动,只是自顾自的喝茶。

    刘姨娘心急如焚,却不知该如何继续行使。她犹豫着是要自己站起,还是直白的提出要那贾赦来帮自己一把。如此这般犹豫倒也是耽误了些时候。

    待贾赦喝完一杯茶,依然不见刘姨娘起来,他长叹一口气,轻轻舒展四肢。刘姨娘目光紧紧盯着贾赦,恨不能立即扑入他怀中。

    贾赦瞧着也觉无趣,瞥见那李妈妈从耳放走出,立即叫住了她,“李妈妈来的正好,劳烦找人把这刘姨娘送去庄子上好好养伤吧。”

    李妈妈大喜过望,这些日子她头偷瞧着,私下也不知道劝了梓莘多少回全然无用。今日瞧着刘姨娘这般做派,她心中暗道糟糕。这才伺机出来想要破坏二人好事,却不想贾赦直接一声令下打发了祸害,自然开怀不已。

    如此,李妈妈心喜之色也带到面上。她满堆笑的连连点头,回声大声招呼道:

    “小梅,小竹,小莲,小荷,你们几个出来。”

    她话音刚落,从耳房中走出四个刚刚留头的小丫头,一律翠色衣衫,满脸稚气。她们走到李妈妈身边,俯身行礼。李妈妈满意的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刘姨娘淡道,

    “你们四个给我看好刘姨娘,我去命人备车。刘姨娘身娇肉贵,可别让她再磕着碰着,如此养伤时间不定也就罢了。若是留下什么隐疾,怕是一辈子回不来了。”

    刘姨娘暗自咬牙,脸上却冷冷一笑,低头轻抚自己脚踝低头不说一个字。李妈妈眉头微蹙,转身回房去找孙妈妈。

    贾赦不管李妈妈如何处置刘姨娘,自己转身往东厢走去。他掀开门帘正对上了梓莘的双眼,顿时愣在那里进退不得。几日不见,那双眼中不再有素日的温暖笑意,贾赦只觉一股寒意从心底冒出。

    梓莘冷冷扫过贾赦,慢慢坐回炕床之上,翻开一本古籍自行端看起来。这原是故作镇定之举,可是看了两行之后,心倒是安定下来。该来的事情总会来的呢,何况那些事儿存在心头已久,不是不提就不存在的。

    贾赦定定看了梓莘一会,慢慢挪到炕床便坐下,他嘿嘿一笑,露出那颇为无赖的笑容,

    “莘儿可是还在生我的气?”

    梓莘的目光从古籍移开,扫向贾政。她合上书,语气冷然,“严重了,我不曾生气。”

    贾赦嬉皮笑脸的移开炕几,却见梓莘身形微晃,人已经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之上。他无奈叹气,手搁在炕几之上手撑着下巴委屈的瞧着梓莘。却发现梓莘专注于自己袖口花纹,根本没看他。

    贾赦无奈,低头轻道,“莘儿,我们是注定绑在一起,你可是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梓莘抬头便见贾赦落寞之色,听他语气中还带着丝丝感伤。她眯了眯眼,一时无法判断贾赦是真是假。

    贾赦觉察到梓莘目光,拿那桃花眼委委屈屈盯着梓莘。只是一眼梓莘立即转开不光不去看他。无奈,贾赦只得再次起身往梓莘身边的椅子坐下。所幸,这一次梓莘倒是没有再躲着他。

    “那日之后,我细细想过,如今我能给你准话了。”贾赦放柔了声音,慢慢说道。

    闻言,梓莘倒是调转目光,瞧向贾赦,似是等他继续输下去。

    贾赦瞧梓莘似有回转之意,立即再接再厉,靠近梓莘几分,一脸真挚:

    “你说的没错,我从未想过你有何不同。你对我来说是我想要一生一世的女子这就够了。如此我着实没想过你要的是什么。我切以为给了你空间,我们一同修行便是全部了。莘儿,若是我今日起都改了,可否还来得及?”

    梓莘盯着贾赦双眼,说不毫无感触,那自然是作假。可要她如此作罢,全然相信又是不能的。这倒也进退两难不知如何作答了。

    两人正僵持着,只见那李妈妈匆匆进门,嫌弃的瞥了一眼贾赦,在梓莘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梓莘闻言先是一愣,随机冷冷一笑,淡道,

    “改不改都是后话。如今倒是有桩天大喜事要贺喜大爷。方才孙妈妈给刘姨娘把脉,刚刚诊出她已有一月身孕。如今可是脉搏强健,母子均安之相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0》,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0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