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太阳懒懒的斜挂在半空,远远瞧着金黄色的光芒晕染了西边天空。周围云朵或明亮,或灰暗,光影交错仿佛那波涛汹涌的海面有着暂时的宁静。

    孕妇不宜喝茶,梓莘给贾敏冲了一壶蜜露,自个泡了一壶幽香的乌龙。贾敏眼巴巴的瞧着梓莘手中茶盏,无奈喝下一口手中蜜露,当下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大嫂子,这个不错。淡淡花香,入口蜜而不腻。喝着倒有几分小琉球的乌龙之气。”

    梓莘微笑,抬了抬手,身旁的蔓枝笑呵呵的捧上一个托盘,上头放着几个瓷瓶,有纯白的,还有几个瓶上头画着各色花卉。

    “妹妹喜欢就拿去喝。这些兑上水味道还能入口。这就白瓷瓶是妹妹如今喝的。那几个便是不同的花香。妹妹放心用着,我已问过太医,对孕妇胎儿是有益无害的。”

    梓莘说着目光落在了贾敏腹部。如今她坐胎已有六月,肚皮尖尖,身后看去几乎看不出肚子,瞧着便是男胎相。

    “那我替哥儿多谢嫂子了。”贾敏轻抚肚皮对着仔细炸了眨眼,“也不知道何时轮到大嫂给我生个小侄儿?如此也好让那小哥俩亲近亲近。”

    梓莘微愣,这个问题她还从未想过。贾敏拧眉瞧着梓莘,不由哑然失笑,“莫非嫂子从未想过给我生个侄儿?”

    梓莘抬眼瞪了贾敏一眼,对着她身后的媳妇子打扮的白英笑道,“你家奶奶如今真是无所忌讳口没遮拦。你们也不好生劝着,倒是让她为所欲为,什么都敢说了。”

    白英呵呵一笑,上前对着梓莘福了福笑道,“大奶奶说的极是。我们奶奶也是被姑爷宠的越来越不听我们劝了。今儿大奶奶可要为我们做主。”

    闻言,梓莘大笑起来,冲着白英连连点头,“是个好丫头。”说着又对着身后蔓枝几个笑道,“你们且学学,这个可是明贬暗褒,告诉我她家姑奶奶如今被姑爷护的紧呢。”

    众人哈哈大笑一番,贾敏令白英几个跟着蔓枝下去自行玩耍,这院子里头只有梓莘与贾敏二人。她们的小桌放在靠近正堂地方,距离那西边耳放还有不近的距离。贾敏端起蜜露,眼神却飘向耳房,用那微不可闻的声音问道,“我且听说二哥最近喜事连连,且不知道大嫂子打算如何处理那几个。”

    梓莘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贾敏瞧在眼里不由暗自喊遭。这眼神与她出阁之前两人谈笑时截然不同,心中不由为那位大哥捏一把汗。想了想,她道:

    “嫂子待我一来如亲妹子。如今我这个做妹妹想问一句,姐姐心中到底如何盘算。”

    梓莘抬起下巴看着眼前女子。比起一年多前见到的明媚少女,眼前的女子眉宇间多了份媚色,举手投足无一不显露出风情,如此真是明艳逼人,让人瞧着便知她如今过的是极好的。

    贾敏瞧着梓莘似笑非笑的瞧着自己,脸上居然有几分贾赦惯有表情,不由噗嗤一笑,说道,“瞧着大嫂子这副模样我倒是可以安心了,活脱脱是我那位哥哥神情。”

    梓莘微愣,笑容僵在脸上,她瞧着贾敏得意的模样,心中不觉泛出一丝酸楚。想到那日,梓莘眨了眨眼睛,不想在贾敏面前流露心绪,只是笑道,

    “我瞧着倒是妹妹如今有那探花妹夫,护着疼着,倒是更加伶牙俐齿了。如今我可不是妹妹的对手了。”

    贾敏见梓莘不想多谈,也不继续纠缠,心中记上一笔,明日定要与兄长好生说道说道。

    回头再说那贾赦急急归家,半道却被截住,瞧着拦着他的几人,虽心中不悦,到底脸上还是未露出半分。如此,便随着牛继宗,柳芳,侯孝康来到醉仙楼三楼包间内,只是目光一扫,那贾赦心中暗笑。今日来的到全。

    大秦建国,分封了四王八公。如今历时近百年,这勋贵之家大抵都到了那二三代。宁国公府倒是例外,已是第四代了,不过是那三等将军。

    “恩侯许久未见,快来这里坐!”

    治国公之孙马尚德起身相迎,他与贾赦同岁,相貌生的也是其他几人中最好的。可因有了贾赦,难免会被计较,心中多少有那瑜亮情结。只是他今日任务在身,不得不扯出笑脸。

    贾赦似笑非笑也不客气,在马尚德身边坐下,拿眼扫过众人,笑道,“几位倒是好清闲。”

    理国公之孙柳芳拿起酒壶给贾赦斟了杯酒,笑道,

    “恩侯成亲之后倒是不多见了。怎得?娶了那倾国倾城的宁萱郡主,其他女子都成了庸脂俗粉了?我可听说那馨香院的飘飘姑娘这一年里可是以泪洗面,只等着你再次登门。”

    贾赦笑而不语,倒是不客气举起酒杯,敬了敬众人,一饮而尽。

    马尚德闻言心中不由多了几分酸意。大秦可没有那官吏不得上青楼的律例。如此,京中勋贵有那一两个红粉知己,也是风流佳话了。馨香院飘飘姑娘乃京中十来家青楼楚馆评出的花魁。马尚德垂涎已久,曾一掷千金只为博得佳人一笑。可是如今却还是只能隔着圆桌瞧上几眼,说上些许话,听着唱个小曲儿罢了。

    如此,他不由酸道:

    “可不是。那飘飘姑娘可是放话了,她的入幕之宾,只有你贾恩侯一人。”

    贾赦斜眼向马尚德飘去,淡道,

    “尚德兄说笑了。这成亲之前有些风流韵事,那是年少轻狂。可成亲后再有那些个……”

    “哈哈哈。此言极是,此言极是。”

    镇国公之孙牛继宗哈哈大笑。此处他最年长,他那嫡妹正是新帝潜邸时的侧妃。如此,众人也敬他三分。见他如是说,那马尚德也不纠缠,到底还有正事要办。

    众人撇开方才话题,扯起其他琐事。贾赦静静听着随口附和,心中却不由暗笑。他目光一转,正见柳芳与牛继宗两人目光一对。只听那柳芳笑道,

    “说来还未恭喜恩侯,得了五品之爵。”

    “柳兄莫不是笑我?这五品之爵不过是靠郡主得来。”贾赦脸色微沉,笑意见收,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却带着慵懒之色。

    “哪里哪里!”牛继宗哈哈而笑,“你瞧,这新帝即位,只册封了皇后一人。另外就是追封了延平王,封了宁萱郡主。如此不是可喜可贺?”

    贾赦也不回话,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端起酒杯。

    “对了,听闻你们府中如今倒是在大兴土木?要给宁萱郡主建园子?”修国公之孙侯孝康状似无意的提及。

    贾赦点头称是,懒懒调整了坐姿,抬眼瞧着众人笑道,

    “正是如此,前些天工匠以画出了草图,便以那郡主府邸规格在建一个园子。也亏得我那位堂侄上书,让入了那宁国府大半之地,如今倒是不用担心地界不够了。”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有调转话题。今日如此已是够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9》,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九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9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九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