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事到如今,王氏只有吞咽下来。速速命周瑞家的清理了落在地上瓷盅。又关上门,命人叫醒那相拥而眠的两人,自己去院中等着。

    昨夜酣战,那二人皆是虚脱之后睡死过去。待贾政清醒,瞧见自己怀中女子不由大惊失色。荟姑娘更是扯过棉被嘤嘤哭泣,嘴里大喊是那贾政用强。如此贾政百口莫辩,只觉脑袋生疼,披上外衣走到院中瞧见王氏,更是脸上骚的通红。

    原本,贾政服丧不过是三个月的缌麻之丧,这般倒也不曾有失。再有那女子虽说是贾赦通房,到底未曾收用,不过就是个婢女而已,如此也能说通。只是这到底是外书房,岂是能乱来。再想到那屋内一片狼藉,心中不觉更为慌乱,不敢看那王氏。

    要说王氏也是咬碎一口银牙,似是那活生生的吞了黄莲,却不能说上一个字。她今天一早来此,本事不怀好意。原是要那贾政去请贾赦一同用膳,瞧见那不雅之事。

    连嘲讽的话王氏都准备好了,

    “大伯也太心急了。这丫头早就是屋中的,莫不是大嫂不许?这公主驸马都有侍妾伺候,怎得大嫂如此……”

    她前一晚对着镜子练习多时,只为表现出那欲语还休之态。可是如今自己倒是成了最大笑话。

    荟姑娘中的叫做“三时香”,乃蒋家秘药之一。服用后三个时辰后,见到的任意男子便想要行那等子事儿,加是那荟姑娘天生媚骨,那药力更是胜上三分。

    此药本事那烟花之地对付那不听话的女子。蒋家祖上意外得到,改良之后,转助那喜好良家女色的勋贵得偿所愿。

    王氏此次并未得到药方,不过得到药丸三枚。本就是想要败坏贾赦之名,又可让贾赦梓莘离心。却不曾想人算不人天数,最后还是落到自己头上。

    王氏皱眉瞧着贾政。那贾政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便也不多言,只是默默转身即走。

    那荟姑娘期期艾艾的走出,她鬓发散乱,昨日的那衣衫几乎已经衣不遮体,她跪在王氏跟前,心突突乱跳。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何今日会在贾政怀中醒来。

    明明她昨日是来送吃食给贾赦的。那刘姨娘可是说了,那瓷盅可是极品。怎么……她一边哭一边用力回想,隐约记起她瞧着大爷书房无人,然后见到二爷……

    瞬间她停止哭泣,脸上煞白,却又百口莫辩。原以为自己是那聪明的,却不想被刘姨娘摆了一道。王氏瞧着荟姑娘那娇媚之色,眉宇间还留着昨日的餍足之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是一笔烂账!横竖是不能立即送去庄子上,王氏便闭眼深深吸了口气,淡道,“事以至此,便与那邹姑娘一般吧。”

    周瑞家的闻言,立即对着小丫头使眼色,那小丫头匆匆离去,一会又回来了,手里还捧着一套崭新衣裙。荟姨娘瞧着一眼王氏,心中却是心惊胆颤。这一年来可是她可是仔细瞧了。大奶奶虽看似冷淡,却是心高气傲,不与她们一般见识。可是这位……一想到曾经的那位火儿,便捏紧拳头暗自发誓以后有机会定要对那刘姨娘加倍奉还。

    此事到底动静不小。外书房发生这等子事儿,多少人可是听见那似有似无的*之音。待贾代善听闻王氏如此处事,便更觉气闷。那王氏守孝,本是不该乱走的。今日居然特特给贾政送早膳,偏遇此事。然遇得此事,不立即发作那个丫头,还收入房中,实在欲盖弥彰,掩耳盗铃了。待他在细细一想,若是昨儿自己没有叫上贾赦出门走走,怕是今日之事更不堪了。

    思及至此,贾代善不觉七窍生烟,却有无可奈何。王氏不贤,也不让贾政休妻。休妻可是大事,无论哪家到底不好看。如此,他叫来贾政大骂一顿,命他不得拖延,三日后就出发回金陵祖宅。

    那日之后,贾赦似生了梓莘之气,每日歇在那内书房中。还整日的早出晚归,几乎见不到人。那荟姑娘成了贾政通房,刘姨娘揪心好久。本以为了有了荟姑娘开头,自己也有机会跟正上。却不想倒是弄巧成拙,整日提心吊胆。她自然是不知道王氏用的什么药,怕的是不晓得王氏会如何对付自己。

    说真的那王氏如今倒是没时间去想那刘姨娘之事。她的心思全在几位姨娘上头。贾政回乡,除了小厮之外,还需备上那知冷知热贴心人。如今她还守着孝,定是不能亲自回去,可是安排谁呢?他们房中如今一位有名分的姨娘,两个通房。若是再让她在给身边丫头开脸陪着回去,王氏心中到底不甘。

    “二奶奶可想好了?到底让谁回去?”陈妈妈给王氏添茶,一边小声问道。王氏皱眉,瞧着那一个个都是不省心的。陈妈妈无奈,继续劝道,“二奶奶到底怕个什么?那些个通房不过是个玩意儿。奶奶如今有了老夫人真传之物,还怕他们不曾。”

    王氏咬牙,细细一想,值得点头,“那个药偷偷给我用上。就让那周姨娘和荟姑娘一起去。药要用在二爷身上。他这一去怕是一年半载回不来。我不在身边,若是有了其他莺莺燕燕,弄出个庶长子来,我且没脸。”

    陈妈妈连连点头,不禁觉得这二奶奶越来越像那过世老夫人,心中甚感欣慰。

    转眼已是六月中,贾府荷花盛开。史氏自是爱热闹的,那梓莘得封之后,贾府下帖宴客,如此史氏便借此请那各府女眷前来赏花。此次梓莘也是主角,自然不好置身事外,忙着操办这次荷花宴了。贾赦冷眼旁观,心中更加郁闷,便趁着这日荷花宴,自个儿出门闲逛了。

    主子闹别扭,烦的却是下人。贾赦那几个长随小厮这几日没有少于蔓枝,绿柳叙话。原本的那春夏秋冬四个大丫鬟各自已经嫁入。冬雪嫁到了外头,春雨、夏至配给了管事的儿子,秋风嫁给庄头的儿子。梓莘嘱咐几人带生了儿子再回来。如此,这蔓枝和绿柳倒是梓莘身边最得力的人了。

    那贾赦身边小厮姚二,有次对着那蔓枝吐苦水,“蔓枝姑娘,你可知这大爷和大奶奶如何了?你且劝劝大奶奶。要是这大奶奶继续不理不睬大爷,怕是我要先去死一死了。”

    蔓枝向来爽利,对梓莘更是万分为护,听着姚二不着调的话,当下双手叉腰,冷笑道,“哎呦,姚二爷,你这话我可不敢当。主子们的事儿,可不是我们做奴才的该管的。主子要的不过是我们把差当好。差事办好了,若是主子看中我们几分,那是给我们脸面,可别就把自己当回事儿,以为这般就能左右主子了。”

    “嘿,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说话的。”姚二眉毛倒竖,他如今刚满十八,尚未说上媳妇,自觉年纪不小。那蔓枝不过十五,瞧着稚气未脱。姚二听得她这一番教训不觉恼了。

    蔓枝见姚二如此,只是冷笑几声,也不搭理,转身往内院而去。姚二不好进门,只等原地跺脚,外加赌咒几声嫁不出去之类。

    贾赦泛舟与河上。虽然已是夏日,这天倒不觉炎热,徐徐微风拂面,只觉凉爽。再瞧两岸郁郁葱葱,倒也颇有意境。

    “唉”长长叹息声传来,贾赦一个眼刀过去,姚二低头默默退下。贾赦双手背在身后,眉头不自觉蹙在一起,目光虽落在江畔,思绪却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大爷,你这是何苦。”姚二终究看不下去,他距离贾赦十来步远停下。心中默默继续算被贾赦一脚踹下河去可能性,有往后退了两步。

    贾赦瞧着姚二,脸上终究带出一丝笑意。姚二瞧见,立即眉开眼笑,“大爷,终于瞧见您笑了,这些日子可把我愁坏了。”

    “你愁什么?”贾赦奇怪瞥着姚二,“我哪里不会笑了。”

    姚二小心翼翼绕道贾赦身后,眼睛瞧着河面,轻道,“大爷,我觉得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必跟个……女子计较。”他小心措辞,那“娘们”二字差点脱口而出。姚二偷偷拍着小胸脯,那拿眼瞧着贾赦。

    贾赦无奈撇嘴,刚转身却见姚二已经蹦出老远。瞧着姚二如此模样,贾赦终究绷不住笑出声来。他慢慢走回船舱,姚二立即跟上。

    “大爷,我倒是问过大奶奶身边的蔓枝……”

    贾赦刚给自己添了杯茶,闻言手顿了顿,抬了抬眼皮丢给姚二一个继续的眼神。那姚二喘了口气,继续说道,

    “这次大奶奶似是气的不轻,连带着那小丫头都没好话。我说大爷,这女子惯爱听好话。什么情啊爱的,说上一个一箩筐,怎么着都能哄转回来。我瞧着大奶奶是顶顶温和的,定不会气太久。”

    “哟?你就那么肯定是大奶奶生气?说不定气的那个是我。”贾赦不看姚二,把茶盏的水倒在一边,又重新沏上一杯,

    “哎?”姚二微愣,这个都是他从未想过的。他伸手挠了挠头,又道,“如此,更不该了啊。大爷,若是大奶奶有何让您生气的,回头把话说开不就好了?若是您不说,大奶奶又怎么知道?日子久了,真该轮到那大奶奶生气了。”

    贾赦苦笑不在理会这姚二的胡言乱语。可仔细一想却又不乏道理,不由出口问道,

    “我且问你,若是今日我给你一个媳妇,告诉你命里注定的。你要还是不要?”

    姚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随即大笑起来,

    “大爷可是要给我说亲了?那感情好啊。这媳妇可不都是命里注定的?不是说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的?若是我命里注定,当然要了。且不管她美丑……不过爷,若是是个美的就更好了。”

    “美丑我可不敢说,不过么,倒是可以肯定你们有那三生三世缘,十世夫妻之姻。”贾赦好笑的看着姚二得意模样,忍不住继续逗他。

    姚二微愣,不解的问道,“三生三世?十世夫妻?这与我何干?只要她愿意嫁我,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呗。”

    贾赦愣住,顿时豁然开朗,立即命人掉头回去。姚二自然欢喜,想着不知道那贾赦会赐了谁。心中只是祈祷不要似那蔓枝就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8》,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八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8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八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