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梓莘本性随遇而安,凡事也不会计较个所以然。只是这次贾赦到底触到她逆鳞,便是不肯妥协了。这看似没原则的人泛起了执拗,倒是有那一条道走到黑的趋势。梓莘虽然平日对谁都是笑吟吟的,偶尔也会出门子与那权贵女眷交际一番。只是对着贾赦的时候,她便是能远则远,不愿亲近半分,甚至故意错开那用膳时间,更不提同室而居。

    贾赦起初还是好言相哄,小心翼翼陪着不是。可时间一长,到底也不愿起来。他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不过只是没有说那道人事儿。怎得就变成了今日田地。如此,两人倒是视而不见,相见如冰了。又过了几日,那贾赦索性搬入了外书房,避而不见了。

    两人闹的如此离开,也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自然会有人坐不住了。

    这日酉时正,刘姨娘房中外间圆桌边围着三位美人。只见那三人粉颊飞红,眼波流转见风情万种,瞧着竟是微醺之态媚色十足。再瞧着她们跟前的圆桌之上,已是残羹冷炙,酒盏皆空了。

    “姐姐这儿倒是舒服。我那屋一到旁晚就闷热难耐。”

    鹅蛋脸的女子轻笑着拨开面上散落的长发,上身襦衣微敞,露出白皙的脖颈。她软软的靠在了一边,柔弱无骨之态,实在撩人心弦。女子的目光落在屋中角落还摆着一个小小冰盆,脸上分明带着艳羡之色。

    “荟妹妹若是高兴,自然可以随时来找我。就是晚上住这儿也是没差。横竖也不会有人来。”

    刘姨娘嫣然一笑,挥了挥手,就小丫头上来撤走了那桌吃食,又换上了茶盏。

    鹅蛋脸的女子慢慢的靠向刘姨娘,呵呵而笑,“那感情好,我今儿就住这儿了。”

    屋内其余两人掩帕而笑,掩饰住了心中鄙夷,只是面上不露半分。这两位一位面容清瘦,颇有飞燕之姿,如今称作良姑娘。另一个清秀可人,一双眼睛雾蒙蒙的,瞧着我见犹怜,因名中有个丽字,便被叫为丽姑娘。之前那位鹅蛋脸的女子,人称“荟姑娘”。

    这刘姨娘自然就是那哑儿了。自从被史氏定了名分,擎苍斋的通房也折腾了一阵,如今倒是分成两派。刘姨娘当了史氏大丫鬟多年,自然有不少私房。平日里她出手阔卓,到有那三人依附于她以她为长了。这日,刘姨娘借了自己生辰为名,便在自己房内招待三人一顿。

    刘姨娘目光扫过三人,见人人一副酒足饭饱的满意之色,便装腔作势的长长吐出一口气。那靠在她身上的荟姑娘心中暗笑,脸上却露出疑虑之色,柔声问道,

    “姐姐这是怎得了?今儿可是姐姐好日子。”

    刘姨娘脸上浮起凄楚之色,微微摇头感慨,“几位妹妹见笑了。正是这生辰之日,不觉感叹罢了。也不知道这般熬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丽姑娘与良姑娘对视一眼,两人暗中已有计较。只听那良姑娘说道,

    “唉,可不是吗?如今我们到这院子也有三四年了,更前头的几个来这都要六七年了,还不是熬着吗?姐姐到底是夫人亲点姨娘之名。我们几个也不尴不尬的在这儿杵着。实在是……”

    刘姨娘故作诧异,不可置信的瞧着三人,脱口而出,“怎么会?大奶奶没进门之前,竟没有人在大爷跟前伺候?”

    丽姑娘脸颊越来越红,她飞快的瞧了刘姨娘一眼,嗫嚅道,“大爷从来不要我们伺候。刚来这里的时候,听闻大爷从不要那丫头近身,伺候梳洗的都是小厮。”

    刘姨娘更是吃惊,却见那荟姑娘撩了撩领口,长叹一口气,“可不是吗?来着院子之前,那个不是欢欢喜喜的。大爷这等相貌,别说做个通房丫头,就是每日端茶递水,瞧上一眼也是极好的。谁知来这儿后这连房门都不让出了。若不是后来大奶奶来了,我还真要以为我们这位大爷是个喜好龙阳之风的。”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唯有那荟姑娘无所谓的站起身扭着腰肢在这里屋里来回走动,只听她又说,

    “大奶奶也是个好手段的。居然把那大爷牢牢握在手心。那二爷先前书房里有个火儿,如今到有周姨娘和邹姑娘两个过明路的。我可听说了,二爷倒是雨露匀沾,想想那两位倒是好福气的。”

    刘姨娘眼波一转,脸上带了几许恨意,“谁说不是呢。大奶奶说是不要我们几个伺候。说到底,还不是怕我们在跟前戳眼,不让我们给大爷瞧见罢了。”

    “唉……”四人异口同声的叹气,心中有个所虑,又各自小心瞧着众人。看那天色不早,几人不再叙话,各自回房去了。那荟姑娘到当真留在了刘姨娘房中。

    刘姨娘瞧着荟姑娘那媚态横生的模样,不觉连连摇头。荟姑娘心中暗笑,脸上却还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听刘姨娘在她耳边轻道,

    “荟妹妹,你这般人才若是这样耗一辈子实在可惜。不如倒是赌上一把。大爷已经是十来日未进大奶奶房中了。如今可不是妹妹的好机会吗?”

    荟姑娘眨了眨眼睛,懒懒的舒展手臂,嘴里轻哼而出。别说男人,就连刘姨娘也觉得*。她暗自咬了咬牙,记着那人吩咐,吞下嫉妒之色,笑道,

    “我给妹妹准备了些好东西。妹妹不妨晚些时候给大爷送去。”

    荟姑娘微微而笑,手轻抚过刘姨娘的脸颊,轻笑,“如此先谢过姐姐了。”

    刘姨娘只觉身子微颤,本能躲开了那荟姑娘,心中倒是暗喜。

    是夜,荟姑娘端着那刘姨娘准备宵夜去了外书房没再出来,唯有那荟姑娘的*之声,传遍整个外书房。

    三更,王氏已得到了消息,不觉心中暗喜。蒋氏虽人已不在,到底给王氏留下不少好东西。如今不说那边是否可以造出那庶长子来,端是那种事儿也没有那个女人能受得住。当下拿出二十两小额银票,塞入了前来传话的刘姨娘手里。不免期待天亮之后,那边如何闹腾。

    昨夜外书房动静太大,哪怕是梓莘也略有耳闻。只是她不想计较,倒也一夜好眠。却不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人圈在怀中。那人闭着眼神睡的深沉,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眼线细长而深沉。只是在那双眼睛下头,隐隐可见青色眼圈,似是好些日子没有睡好。再自己瞧了,那白瓷般的脸颊上清晰可见那短小胡渣。那人手牢牢圈住了梓莘的腰际,一条腿还压在了梓莘腿上,颇为无赖的姿势。梓莘用力回想,却记不起此人何时来的,不由暗自心惊自己疏忽。她稍稍用力一推,那熟睡之人碰的掉在地上。

    听到声响,蔓枝,绿柳急急跑了进来,见贾赦倒在地上,不做二想立即转身跑开。贾赦手抬手揉了揉眼睛,趴在床沿可怜兮兮的瞧着梓莘。梓莘别过眼不看他。贾赦心中暗笑,单手一撑人已经坐回床上,伸手一捞想要搂美人入怀。可惜他是手指刚刚碰到那梓莘衣角,只觉眼前一闪,一道朱红光影飞出,定睛一看,梓莘已经落在地上。

    “昨夜夫君可是好好享受了一番美人恩。如此倒是好恭喜夫君了。”梓莘面露微笑,眼中却是带着冷意。

    贾赦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撑起下巴,一双桃花瞳直直的盯着梓莘,脸上却带着得意之色,笑道:“你吃醋了。”

    梓莘转身坐在房内圆桌旁,冷笑,“嫉妒可是犯了七出之条。何奈如今我贵为郡主,你不过是仪宾,想要休妻也是不能的。”

    贾赦收起了漫不经心,他沉了下脸色,起身立在梓莘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你不信我?”

    “本是相信的。夫君说过你我两人功法紧密相连。想是若是夫君做了什么,我自然也是知道的。”

    梓莘也不看贾赦,抚弄着中衣袖口,

    “只是如今也不知夫君哪句话真,哪句话假。将来若是真有多几个妹妹为夫君开始散叶也是极好。只是若此还请夫君从此不要踏入我的卧房了。”

    梓莘久久未见贾赦回话,抬头却见贾赦紧紧盯着自己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她才又要开口,却听外头传来了李妈妈的声音:

    “大奶奶,二奶奶处的陈妈妈来了。说是昨儿荟姑娘得了……得了二老爷的宠,如此已给了名分。特来取荟姑娘的东西呢。”

    闻言梓莘眯着眼睛盯着贾赦,两人无声对视,任谁也不多说一个字。

    话说荣国府中所谓的外书房其实是个独立院子。那贾府三位爷各占一间。那贾政在挨打之后,日日在自个的外书房苦读,不愿踏入内院一步。身边只留几个小厮伺候日常,如此到让王氏安心不少。因贾代善有令,要那贾政回乡读书备考,到底史氏不舍,便一日拖过了一日。

    且说这日夜深,贾政依然挑灯苦读,烛光半影心中不觉生出一股烦闷之气。本来回乡应试他自信满满,可不知怎的日子临近却不安起来。当下抬头瞧见院中夜色不错,便推门而出想要驱散心中不安。可才刚出了房门便瞧见了前来给贾赦送宵夜的荟姑娘。

    那荟姑娘手里端着瓷盅,瞧见那贾政的瞬间,眼睛忽然发直,手中托盘咣当掉落地上,整个人扑向贾政。那贾政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当下只觉怀中女子似是无骨,整个人紧贴自己,双臂缠住了他的脖颈,耳畔跟着湿漉漉的……自打王氏守孝,他也扮演那贤婿之角,半年不曾行那周公之礼。如此哪里还能抗拒。两人衣衫未退尽便在书桌之上,忙乎起来……

    次日,王氏一早便扮演贤妻,为贾政送膳,推门而入见到却是不堪入目之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7》,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七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7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七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