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宁府添丁,哪怕是庶女,梓莘自然不好不闻不问。这日,梓莘准备了贺礼,告知了史氏自个往宁府去了。如今她得了郡主之衔,到底与他日不同。凡事再也不好藏于史氏之后,只得自己出面交际。

    那马车到了宁府的垂花门外,另有小轿子来迎。透过轿帘,梓莘瞧着宁府布置倒与荣国府不同,各处透着一股清雅之气,便觉欢喜。如今贾珍袭爵搬去正院,郭氏则住在正院后方名曰泠风院的小院。

    待梓莘下了轿,刚刚在这泠风院门口站稳,便见郭氏亲自来迎。梓莘快走几步,却见那郭氏就要福身见礼,她急忙伸手扶住郭氏,笑道,“堂嫂何须多礼。”

    郭氏面露微笑,道,“如今你是郡主,我见了你,可不是要行礼吗?”

    梓莘瞧着郭氏如今老气横秋的打扮,说话间虽然还是那爽利模样,到底不一样了。她不由想到自己新婚那日,在新房中那个爽朗女子,不觉生出一抹心酸。这世道女子果然艰难。

    郭氏瞧着梓莘如此,脸上笑意更浓,倒也不再多礼,挽起她的手亲热的往屋里迎去。待在厢房中坐定,待小丫鬟奉上茶点。这才又笑道:

    “弟妹可是第一次来我这里。我如今得闲,弟妹若是平时得空,倒也常来我这儿坐坐。以后待园子建起来,弟妹来去更是方便。”

    说到这,梓莘不觉唏嘘不已。那日,贾代善得了郭氏准信儿,回去便草拟奏折。没几日新帝便获准那贾代善为宁萱郡主在荣国府与宁国府之间另建园子,也算是别府另居。如此听得郭氏提及,不由略略一惊。再看她郭氏脸上到不见丝毫不悦,心中对这位堂嫂,不觉多高看几眼。她来这世界五年,加上记忆中的那些年月。这个时代的女人就没有不爱权钱的。她常想,若是自己不是有空间在手,怕是也要夺下那荣国府理家管事之权。可是如今这位,居然轻易就放弃那国公府大半府邸。

    “如此,堂嫂日后可别嫌我烦。我定时常来扰打堂嫂清闲。”梓莘说着眼神示意身后的两个丫头。蔓枝、绿柳给抬着一个盒子放在了炕几之上。

    郭氏抬眉瞧着梓莘,见她一脸为难模样,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弟妹心意我自然是要领的。那梅姑娘出了月子可是要去继续伺候老爷修炼的。她生的姑娘我已记在名下。昨儿我给起了个名儿,叫贾瑶。乳名媛姐儿。”

    梓莘心中一跳,不由脱口而出,“是哪个字?”

    此问的略有唐突,郭氏抬了抬眉,立即展颜,“‘邦之媛兮’的那个媛字。”

    听闻此言,梓莘难言心中翻腾。她与贾赦本意就是改变未来一众女子命运。可这从未听说的宁府庶女,不知出自何处。她心中暗自祈祷,希望不要由此弄巧成拙,祸害了人。

    “堂嫂,那个……”梓莘欲言又止,不知道从何问起,想起贾元春自然会想起出自这府邸的惜春。只是如今瞧着郭氏如此装扮,怕是不会有那惜春了。

    郭氏最擅长那察言观色,瞧着梓兮尴尬模样,倒也猜出七八分,笑道,

    “修道似与修佛不同,不讲究那清规戒律。倒是强调阴阳五行平衡,甚至还有那采补之说。这梅姑娘就是老爷修炼所用。”

    “这……”梓莘瞠目结舌,一来是因为郭氏直接,二来因为贾敬居然在做这等有阴德之事,实在匪夷所思。

    郭氏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之色,淡道,

    “如此,还有许多个上赶着愿意做那个什么……炉顶的。这梅姑娘也算是一个。如不是我拦着,她怕是这里生完,那就要急急忙忙回小院了。”

    梓莘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可是明白的,修道不是修佛,可不将就那“清修”二字。

    “老夫人,奶娘抱着媛姐儿来了。”外头响起了通报声。

    郭氏连忙挥手叫请,一个二十出头的媳妇子把手里大红色的团团的交到郭氏怀中。梓莘瞧着颇为好奇,凑到郭氏身边瞧探头瞧去。女婴闭着眼睛,皮肤略略有些发红,她眼线极长,鼻子小巧挺立,嘴唇红润,隐隐可预见长大必是一个美人胚子。

    “真漂亮!”梓莘真心赞叹。

    郭氏连连点头,“可不是。看这模样到有几分她姑姑的样子。”梓莘好奇,又见郭氏不想说的样子,便压下不问。

    “哦,对了!忘记告诉弟妹。十日后,我们家老爷要带着人进玄真观了。”郭氏拍着襁褓中的女婴,不经意的说道,“前月我们府中又来一位破足道人,如今每日指导老爷修道之法。搬去道观也是那人提议。”

    梓莘深深的看了郭氏一眼,心扑扑乱跳起来。拿不准这位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了。

    有了破足道人下落,梓莘也不敢多做停留,实在不知这宁府是否已经被他拿捏,心中更是提起十二万分精神。

    待安全回到擎苍斋深深吐出一口气,一个念头转动以来到空间之内。贾赦自然是不在的。她匆匆走向山林间的上古遗留库房,寻找那目前可用法宝。那道人如今该是负伤在身,这是他们行动最佳时机。古语有云:趁着病,要了命。

    梓莘想着越觉心烦意乱,忽觉一人在身后抱住自己。当下一股暖流从丹田之处流变全身,烦闷之感终于平息。贾赦惊魂未定抱住梓莘在她耳边轻道,“可还安好?”

    梓莘深深吐出一口气,道,“那破足道人如今在宁府。”

    贾赦放开了梓莘,脸上并无诧异之色。梓莘见贾赦摸了摸鼻子,脸上带着歉意。她不由拧眉,提高了声音,问道:

    “你知道!你又知道,却不告知我?”

    “莘儿,你听我说。”

    贾赦着急去拉梓莘,却见梓莘身影猛然变淡。他无奈叹了一声,转念也出了空间。厢房中不见梓莘,贾赦立即转身往外走去。

    待进了套间,贾赦却见卧房大门紧闭。他立在外间,挥手遣走了那不知所措的丫鬟们,压低声音轻道,

    “我也是在十日前才发现了他,并不是故意瞒你。”

    梓莘不理屋外贾赦,心中泛起酸楚,一时难言心绪。方才忽闻道人存在,她便想要立即除掉那人。深怕万一警幻出手,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如今贾赦居然十日前就知道。如今怕是已达成了某种协议。

    “莘儿,那道人如今已是……”贾赦见梓莘并不回答,急急忙忙继续说道。

    梓莘听贾赦声音再次响起,立即出声打断,“别说了,这些我不想知道,也无需知道。想是日后许多事也不用我知晓。如此甚好。”

    说着,她起身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微微而笑,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淡道,

    “你在外头的事情我从未过问。因为我知道,无论是你什么身份在做什么,如今我只是一介女子之身都帮不了你。新帝赐我郡主之衔,一来确实因为我父兄的功勋,二来也未尝不是混淆视听,方便你日后行事。这些我从未放在眼里,记在心上不过因为你说过这里不是我们长久待的地方。我要的自然也不会是如今的朝朝暮暮。”

    贾赦伸手想要揽住梓莘,却见她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脸上露着决绝之色。

    梓莘注视着那双桃花瞳,胸口隐隐作痛。不觉想起新婚第二天,见贾赦时的似曾相识之感。当时她还嘲笑自己不是林妹妹。事实上她可不就是另一个“林妹妹”吗?

    想着,她不由出声自嘲,道:

    “我从未计较过你所珍视的究竟曾经的那个我,还是如今的我,因为那都是我。如今看来是我太天真了。你所爱大概只是你印象中那个陪你吟诗作对,抚琴吟唱的张梓莘,可是我已然不全是了。对,我记起了过往,可那又怎样?过往不代表现在。你扪心自问,我对你来说究竟算是什么。”

    贾赦微愣,他从未想过什么过去和现在有何不同。他只是知道,眼前这个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那个他甘愿陪她再走一朝俗世的女子。那个他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女子。对他而言的一生一世已然是别人好几世了,这个还不够吗?

    梓莘瞧着贾赦的反应,心中更冷,不觉脸上也带出了丝丝冷意。其实她早就隐隐觉得不对,心中不安早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唉,我不该与你说这些的。罢了,以后还是该如何就如何吧。”梓莘懒懒的说着,转身不看贾赦。

    贾赦心急,身形微动想要拉着梓莘,却见那梓莘人影移动快他一步闪过。只听梓莘冷然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嘲讽,

    “夫君也别太小瞧我了。你是否抓得住我,不过凭我高兴罢了。”

    贾赦犹自不信,再度发动身法,却发现那梓莘居然总是比自己快上一步。他不由暗惊,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梓莘面对他抬起了芊芊玉指,示意他不要多言。

    梓莘瞧着贾赦,眼中浮起雾气,她用力眨了眨眼,吞下眼泪,笑道:

    “人总是要为自己留后手的。别的或许我比不上你,可是比快到底我还是有那十分胜算。你还是别再试了,白费力气。”

    贾赦睁大眼睛瞪着梓莘,全然不识她似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6》,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六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6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六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