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史氏瞪着堆在跟前的几个箱子,眉毛忍不住抽了一下,转眼看向贾代善。贾代善背手而立,目光锁定在那箱子之上。他脸色凝重,那紧蹙的眉头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史氏瞧着贾代善的模样,不觉心惊胆颤。那几个箱子里头,正是新帝所赐的一千两黄金。金灿灿的金子在阳光的照耀下,迸发出夺目的光芒。只是,那光芒却闪烁的令史氏更为不安。其实倒不是她眼皮子浅,从未见过一千两黄金长什么样子。实在这份赏赐太揪心了。

    贾代善目光急转,快走几步来到史氏跟前,一把抓起史氏手腕,粗哑着嗓子,大声问道:

    “你的账目可都清楚了,如今,府上可动用银钱有多少?”

    史氏瞪着贾代善,见他脸颊微红,眼底也泛着血丝,不觉眨了眨眼睛,吞下口水。跟着,史氏脸上忽微露痛楚之色,一手轻拍胸.口,轻道:

    “前几日不是才给老爷看过账吗?库中历年积攒从未动过。如今的流水账面上可动用的银钱不过二十万两左右。”

    史氏说的平静,心中更是波涛汹涌。

    自打那日贾政来过之后,史氏也是算看清了,如今除了交出这偌大的家业别无二法。只是到底她还是留着自私心,不由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从三年前贾政娶亲之后,史氏便备有两本账册,一本是摆在明面上的,另一本自然是她的私账了。

    她为人谨慎,那私账倒是与自己嫁妆出息做在一起。如此,任谁也不好随意查验。这府邸的产业均是在贾代善名下,大笔银钱支出还是贾代善用印,但日常打点还是有内宅女眷来处理。居家过日子,这银钱上头最是一笔糊涂账了。自古男女各司其职,只要不是折腾太过,没有哪个男人整日着后院账本的。可是如今这情形,怕是要……

    贾代善自觉失态,松开了史氏,长长吐出一口气,叹道,

    “唉,夫人。如今对面已是三等将军府,可是却住着国公府的格局。再瞧瞧其他几家皆是如此。新帝不好下手整治,这是借着我给诸位提个醒。罢了,罢了。这金子你且收好。明儿我去见一见敬哥儿,再找几个工匠,便在我们两府之中划出一块,按郡主府格局,给老大家两口子另造一个园子吧!”

    史氏瞠目结舌,不由自主的反问道,“另……另造一个园子?”

    贾代善慎重其事的点点头,虽然无奈,心中倒是对新帝此举颇为赞赏,

    “此事我会与敬哥儿,还有赦儿商量。到时好好看看要拿出多少。也算是提前把那份家业预支给老大家了。至于我这爵位……”

    说着他脸上嘲讽的一笑,“谁知道明日会如何,且如此办了吧!”

    史氏瞧着贾代善,暗自吐出口气,一想到擎苍斋里头那位如今身份,只觉得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又瞧向那一千两黄金,更觉烦闷。这一千两黄金不过只是一万两白银,用这些另造一个园子,岂不是说笑?史氏想着,到底心有不甘,只是如今梓莘身份不同,不在好随意拿捏。又想着那梓莘往日做派,心中稍稍一定,计上心来。

    如今虽然梓莘有了那郡主之衔,可这史氏到底也是一品诰命,晨昏定省自然不可免了。申时三刻梓莘带着蔓枝,绿柳按时踏入荣禧堂。只是她刚刚进门,便觉今日气氛有些不同。想到日间那道圣旨,当下已有了然。

    新帝驳了贾代善让爵的奏折,别府另居自然是唯一的选择。所谓家无二主,这郡主仪宾虽不是正经的皇亲国戚,到底已是不同,绝不是那擎苍斋能住的。既要建府,那新帝所赐的千两黄金自然是不够的。

    梓莘默默瞧了,只当是不知,依然笑盈盈的上前请安。史氏立即亲自拉着梓莘做到自己身边,笑道,

    “郡主大喜,你妹子本是今日要来贺你,谁知临出门了,却闹起了肚子痛,把林姑爷吓了!”

    梓莘心中一惊,不觉脱口而出,“敏妹妹如何了?可请了太医?”

    “无事,无事。”史氏轻拍梓莘的手,

    “拿着我的帖子去请了太医。说是前日受了凉,这才动了胎气。幸好这哥儿是个结实的。如今已经大安。瞧我,这话说的。你别太担心了。”

    梓莘吐出一口,心定了不少。那日她给贾敏的药丸可是贾赦悉心调配,不光是能助孕更有安胎,强体之效。本是不该有那不适之状,梓莘怕的不过是警幻出手。听闻贾敏无事也安心了。

    史氏瞧着梓莘神色,面露欣慰慢慢说道,“瞧着你与你妹子这般亲厚,我便放心了。以后你妹子还要仰仗你们。”

    梓莘垂目,这样的话题似曾说过,当下也不接话。只是微笑等着史氏切入正题。史氏见梓莘不接话,也呵呵而笑,带过尴尬。

    “夫人,账册备好了!”珍珠捧着厚厚一摞账册搁在炕几之上。

    梓莘瞧了,不解看向史氏。史氏微笑,道:

    “你父亲打算在宁国府与我们府邸之间划出一块给你们另造园子。我瞧着如此甚好。这是府邸这些年积藏账册,你且瞧瞧喜欢什么日后予你放到园中。”

    梓莘大愕,到真的被此事惊到。这两府之间的园子可不是那大观园吗?

    史氏不知梓莘所想,端看她惊异之色已是够了。继而笑语:

    “你父亲会与老大商讨,且会请名匠设计。若是郡主对园子有甚想法,回头告诉老大即可。”

    闻言,梓莘终于明白这史氏找她来的目的。想那昔日省亲别墅的建造,都说是用林妹妹的百万家财,如今虽不是皇家格局,到底也不会弱到哪里。如此史氏自然不愿拿出全部钱款。想着,梓莘微微一笑,道,

    “我哪里懂这些,一切凭父亲和母亲做主。本也想如今在府里住着倒让父亲、母亲为难,故前日还在于那郡马商量把我出阁那日的旧宅收拾出来,搬进去呢。如此这般有劳父亲母亲了。”

    史氏连连点头,却不听梓莘继续就着话往下说。可今天圣旨才下,她又不好开口索讨建园的费用。如此,史氏虽在笑,到底僵了不少。

    这厢史氏找来梓莘叙话。那头贾代善亲访宁国府。那贾珍今年十三,相貌出众,小大人似的迎了叔公进门。贾代善瞧着颇为欣慰。待听闻贾代善是来找贾敬,贾珍脸色颇为古怪。

    贾代善奇道,“你父亲可是不肯见人?”

    贾珍连忙摇头,小小少年还未张嘴,脸先红了,支吾道,“父亲如今修炼刻苦,不好打搅。”

    贾代善听着公鸭嗓般的回答,又见那少年似乎一年拔高了不少,瞧着到有几分模样,心中虽觉好笑,到底忍下。他略略一想,还是说道,

    “如今这宁国府你是当家。你虽年幼,这事儿还是告知与你。这府邸当初是按照国公府建造,如今到了你这人已是三等将军。这牌匾该换了不说,这府邸内里怕也是逾制了。”

    贾珍仰头,脸上露着少年人特有傲气,粗声回道,

    “先谢过叔父大人。只是这府邸父亲交于我的时候便是如此。如今我倒不好随意改动。”

    贾代善瞧着贾珍,与一年前那个青涩少年已决然不同。这权利的滋味一旦尝过,任谁也不愿意放手。贾代善只是微笑,倒也不见半分不悦。只听外头传报,

    “老夫人来了。”

    贾代善坐与上位,抬眼看去,外头走进一个四旬夫人,身着驼色襦衣系着缁色襦裙,头发挽成一个圆髻,额头还带着那玄青色抹额。如此打扮瞧着比那史氏还长上几岁。

    “母亲!”贾珍迎了上去。郭氏笑吟吟的摆手,走到贾代善面前行礼,“叔父安好。”

    贾代善瞧着郭氏,心中不免可惜。只是到底男女有别,只是点头回礼。那郭氏早就听闻荣府之事,如今瞧着贾代善特特前来,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爽快笑道,

    “方才在外头听了一耳朵。叔父别怪珍儿年幼。叔父之意我自是明白的。名儿我亲自压了珍儿上奏。”

    贾代善满意点头,就知道这敬儿媳妇是个明事儿。如此倒也节省一番口舌。贾珍不解的瞧着郭氏,到底没有出言反驳。如此,却见外头一个丫头急急来报,

    “老夫人,梅姑娘……生……生了,一个姐儿。”

    贾代善大惊,瞧着贾珍不可置信。

    贾珍涨红脸,瞧着贾代善的目光更是恼怒不已,可再看那郭氏一眼到底却不敢出声。郭氏微微而笑,对着丫头吩咐,

    “好丫头,把赏钱分发下去。梅姑娘跟前伺候统统有赏。”

    贾代善动了动嘴唇,却还是忍住开口。那郭氏嫣然而笑,说道:

    “叔父且别误会,珍儿还小,怎得就有姨娘了!是伺候老爷修炼的丫头如今为贾家开枝散叶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5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