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回〔修BUG〕

    新帝旨意到达,荣国府全府皆惊。虽然点名由那梓莘接旨,到底全家作陪。贾代善单膝跪地,听得圣旨,眉毛一抽,当下有了决定:这荣国公爵位是该让出去的时候了。

    回到荣禧堂,史氏扶着贾代善坐于东厢炕床之上。又亲自打开窗户,又拿着薄毯盖在贾代善腿上。贾代善瞧着老妻,不觉心中微叹,少年夫妻老来伴,大抵就是这个情形。想了想,贾代善还是开口,“我瞧着是时候让出爵位了。”

    史氏一惊,其实她尚未回神,还在想那老大媳妇如今成了郡主之事。忽听贾代善如是说,不觉更加心惊胆战。贾代善长长吐出一口气,慢慢与史氏道来。

    再说那梓莘,领旨谢恩回到擎苍斋,还有些呆愣。她想不明白,怎得就忽然天地巨变,仁业帝退位让贤。新帝更是追封她父兄为王,甚至赐予她有封号的郡主之衔,享公主俸禄。

    贾赦跟在梓莘后头进了东厢,难得瞧她有如此茫然之色,不免觉得有趣。

    想着,贾赦便手从背后圈住了梓莘,在她耳畔低语,

    “如今倒要称呼娘子为宁萱郡主,为夫一介白身倒是借了郡主之光,有了那从五品仪宾之爵了。”

    梓莘拉开贾赦的手,转过身盯着贾赦瞧了半天。她轻咬嘴唇,眯起眼睛对上那双桃花瞳,一字一句道,“我、要、听、实、话。”

    贾赦嘿嘿而笑,伸手揽着梓莘入怀,淡道,“既然娘子都已经知道,何必问我。”

    梓莘双手撑在贾赦胸前,扬眉问道,“暗卫?”

    贾赦笑着不予置否。待他瞧得那梓莘瞪圆了眼睛,不由举手投降,

    “此事本就没有瞒你的意思。前些年我以开始帮太子做事。打理一些暗处产业,顺便收集线报而已。恩……另外,那不过就是算是那暗卫头儿。”

    梓莘的眼睛瞪的更圆。贾赦隐隐觉察不好,立即抱紧梓莘赔笑脸,

    “不是有意欺瞒与你。瞧你不问世事的模样,自然不会用这些琐事打扰你了。”

    贾赦瞧着梓莘脸色越来越不好,索性抱着她直接进了空间。梓莘没有防范,有了那瞬息的迟疑,贾赦抓住时机,毫不客气的吻住了她的唇。

    可惜他的唇刚触碰到那梓莘的,只觉腰间一痛。梓莘那芊芊玉指正掐着自己皮肉。贾赦故作倒吸口气,用那嗔怪的语气调笑,

    “娘子想要教训为夫方法多得是,何必如此。仔细手痛。”

    梓莘瞪着贾赦,一个没绷住笑出声来。她不曾问过,只是贾赦没主动交代,如此倒也不算欺瞒。两个笑闹一阵,梓莘忽想到前日出门宴客,听来的小道消息,问道,

    “听闻太上皇退位是与飞沙之日有关?”

    “是也不是。”贾赦说的模棱两可,却瞧那梓莘又瞪起了眼睛,立即正色道,“太上皇像是早就了退隐之心,这次不过是个借口吧了。”

    梓莘略略一想,又想到那贾代善病由,不觉太过凑巧,出声问道:“那日飞沙走石,可是那僧道二人都发所致?”

    提及此事,贾赦收敛笑容,眼底闪过厉色,“我已去瞧过,会弄出那等痕迹,自然就是二人。想来是奸计不成内讧起来。”

    梓莘也跟着严肃起来,连忙问道:“你那日过去,可是找到此二人了?”

    贾赦摇头,脸露疑惑,“不曾。我仔细瞧了,那两人该是没有离开这个小世界,却一时居然找不到两人所在之处。”

    梓莘皱眉细细思索,这头事情已经如此发展,却也不得不提防警幻作怪。如今二人修炼更是精进,怕是要找那反复轮回之人,已是不难。除了这贾府一干女子之外,应还有其他人被警幻丢于此吧。

    梓莘与贾赦商讨对付警幻之策。那及地院内,却是另一番情景。

    送走前来宣读圣旨的天史,贾政回到及第院,一头扎入了内书房,不准人打搅。他双手背覆在身后,来回踱步,脸上却是阴晴不定,不知道是喜是妒。他心中似隐隐有些念头,却又不敢细想。

    王氏守孝,如此场面自然不会参加。这些时日瞧着贾代善日日康复,不觉心惊肉跳,深怕东窗事发。如今瞧着一天天过去,似乎众人全然以为只是那贾代善旧疾复发。如此,倒也安心了下来。

    如今新帝上位,梓莘得了册封,王氏怎么不嫉妒?只是如今她心中倒是另有打算,又想起那僧道二人为她批命,更是确信自己就是那大富大贵的命格。

    亲自备了茶点,王氏端着往贾政内书房而去。贾政忽喜忽忧,听外头报,“二奶奶来了。”心下微惊,眉头紧蹙,只觉不快。

    那王氏掀帘子而入,亲自奉上茶果素点。贾政瞧那王氏,这些日子清减不少,丰润的脸颊微微向里凹陷,脸色苍白。如这般倒也不见憔悴之色,反之竟有楚楚可怜之态。素日,王氏是那最正经,最端正之人。今日瞧着她为自己张罗,不觉瞧出几分温婉之意。贾政心下一动,人已经走到王氏身边。

    王氏赧然而笑,脸颊微微有些泛红。贾政不由呆了呆,却见王氏已经奉上茶盏,“二爷,你且尝一尝,这是雨前的碧螺春。是端午的时候我大哥大嫂亲自令人从金陵送来的。”

    “舅兄费心了。”贾政客套一句,自然接过茶盏,刚刚送入鼻下,那清香之气已经扑面而来。他眉头微松端起茶盏喝上一口,果然清透,不由赞了声“好茶!”

    王氏笑意盈盈,端上茶果,笑道,“二爷也用些点心。这一早,您还没吃过东西呢。”

    贾政又见那托盘中,摆着的几色素点,倒是可口模样,腹中也有几分饥饿,便拿起一个送入嘴中,不甜不腻,入口即化。如此,他心下更是舒畅,笑道:

    “二奶奶可是辛苦了。”

    “这算什么。要是二爷喜欢,我天天准备这些也是不难的。”王氏挑眉而笑,行动见居然低着些许风情。

    贾政瞧着王氏如今的样子,心中熨帖,自然也是要客气一番。王氏哪会当真,不过是遵循母亲嘱咐,好生拿捏住丈夫罢了。虽王氏不通文墨,贾政略有遗憾,但是听那王氏讲那娘家旧事倒也颇为有趣。但凡听到那岳父岳母对二舅兄偏爱,到底心下感慨。一番闲谈之后,王氏侧头一笑,倒是不再说话。

    贾政疑惑,放下茶盏不解的看向王氏。王氏接过茶盏,又递上了点心,笑道,

    “如今我不方便出这院子。倒是要好好恭喜大伯大嫂一番。大嫂也算是从一品命妇,那大伯也是从五品的仪宾了。”

    贾政眼神一黯,方才他就是在想这件事。

    “二爷,休怪我无知。我只是不知道这官衔可否累计?这大伯日后只要袭爵的。自然是要与那堂伯一般,袭那一等将军之位。且不知道到时候如何计算?”

    王氏抬眼,面上露出疑惑表情。却见她贾政猛然站起。脸上闪着不可抑制的激动。只是略略告知那王氏要去拜见父母,往那荣禧堂去了。

    周瑞家的打帘进门,在她耳畔低语,“打听清楚了。那白芷如今正在夫人庄子上。倒是配了庄头儿子,不过那儿子本以为白芷会随嫁林家,如今瞧着是被大姑奶奶所弃之人,倒是百般唾弃了。”

    王氏点头,脸上露出森然笑容。算算日子,贾敏如今以及快五个月,又说是个男胎,她淡淡笑道,“按计划行事。”

    周瑞家的得令而出。瞧着外头艳阳高照,背后却感觉一愣。当下她不敢多想,也不敢加以人手。此事非她亲自不可。

    那贾政问得了贾代善身边长随,得知那贾代善正与史氏在东厢议事。隐隐听得那上书让出爵位,再也顾不得什么,掀帘而入,扑通一声跪倒在那两人面前,哀求,

    “父亲,母亲。大哥以有了从五品郡马之爵。可否把着荣国公爵位让与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3》,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三回〔修BUG〕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3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三回〔修BUG〕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