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天有异象,还是在京城,钦天监并无警示,如此忽如其来景象,引来纷纷众议总是难免。

    太仪殿,仁业帝居高临下,扫过众朝臣,脸色平静。方才,这里经历了那仁业帝即位以来最大的一次唇枪舌战,自然就是为了几日前的一场异象。

    都察院诸位率先发难,纷纷上书:天象反常即为妖。作为大秦天子,仁业帝自当要承担起责任。有人提出,自会有人反驳。如此,却招来更多责难。有说要仁业帝下罪己诏的,有说该去祭天赔罪的,甚至有说这次异象是因那六年前那场变故之后,杀戮太重引起。

    太子本是静听不语,待听得有人如是说,不由冷哼一声,顿时,太仪殿瞬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如今,朝堂之上依然无人敢提那“丙辰之变”。此事,曾牵扯出无数之人。如今这朝堂之上,大多人还记忆犹新。瞧着那位说话之人,果然是上任不久的佥都御史。众人低头不语,深怕一个不小心有所牵连。

    那位却是不怕死的,毫不在乎太子的态度。只听他又说,

    “臣以为,那事牵扯过广。其中定有那无辜之人。如今上天示警,正该重新彻查,若是有那冤枉的,定要还以清白。那时,臣任湖州同知,当时湖州知府梁大人为人极是和善,从未行那结党*之事,却因得罪同僚,也被牵连其中……”

    “臣要参佥都御史赵飞。”那位话未说完,却见那都察院左都御史已上前一步。跟着是那右都御史,那都察院跟众人似幡然醒悟,纷纷一同参奏起了说话之人。

    仁业帝瞧着底下众人,心中不由暗叹一声。若是提起丙辰之变,他难免自责。大皇子占的是长,太子是嫡。若不是当年自己扛不住压力,弄出一个庶长子,自然也没有大皇子。他微不可闻轻叹一声,准了众人之奏。可怜那位赵姓佥都御史,本是想要跟着众人一起想要为昔日上司翻案,已报提拔之恩。却不想真正祸从口中,灾患丛生。待下朝时已被撤职,并罚下了典狱司。

    仁业帝回到那凤藻宫,皇后亲自来迎,瞧那仁业帝脸色不渝,挥手遣走了众人。皇后微笑这亲自服侍仁业帝脱去朝服。仁业帝瞧着皇后,如今两人都过知天命的年纪。皇后保养再好,脸上仍然有着岁月留下痕迹,眼角纹路他都能数的出来。可是他也不知的为何,越是如此,他心中却是欢喜的。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虽他如今正当壮年,可是不知道为何却觉得非常疲惫,幸好有皇后作陪。

    “梓童,我们成亲多久了?”仁业帝拉起皇后,紧拽着她的手,脸上露出了孩子气的表情。

    皇后瞧着仁业帝,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只是她嘴角上扬之时,鼻侧的法令也跟着隐现,更不提那笑成一条缝的眼睛时眼角纹路。那皇后年轻时就是极爱笑的。

    仁业帝身上抚了抚皇后笑纹,轻轻吐出一口气。

    皇后止了微笑,俏皮的看着仁业帝,仿佛还是那如花少女,“皇上可是嫌弃梓潼老了?算一算,我十五岁嫁与你,如今也有那三十八年了。”

    “唉,梓潼,有时候我想,若是当初不是我坐在那个位置,是否我们现在更快乐。你知道的,当初我只是想帮着父皇解忧。待我自己真的坐上这位置,才知道自己有多难。当初娶你之之时,我也曾立誓要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

    仁业帝抓住皇后的手,眼睛湿润了。皇后轻叹一声,轻轻投入那仁业帝怀中。曾经在那敌军之前,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如今在朝堂之上,他是高高在上的仁业帝。只有在她面前,他永远是那个清朗少年。

    “我又怎的不知道你难处。看看这后宫之中,如今不过只有那李贵妃,贤妃、淑妃、庄妃四人,这四个还是当初父皇赐予你的。你即位已二十多年,又何曾有新人入宫?如此,我已是极满足的。”皇后轻柔的说着,心中也是颇为无奈。想起少年之时的耳鬓厮磨时的甜言蜜语,这个天下最最尊贵之人却真的放在心中,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仁业帝拉着皇后往卧榻走去,他直直向后仰去,倒在软榻之上,

    “我虽然是父皇嫡子,上头还有却还有两位哥哥。打小我就没想过要坐在这个位置之上。当年,带兵讨伐,不过是想要助父亲兄长之力。与那张钰,贾代善几个也是真心交往。不想后来两位哥哥相继早亡,把我推到这个位置。我如今才知道,什么叫做孤家寡人。张钰因我之故早早去了,他两个儿子也因益儿亡故,可我却不能好好照顾他的独女。那贾代善重病,我能做的只是派个太医好好看顾。梓潼,我太累了。”

    皇后瞧着仁业帝如此,心中更是感慨不已。这二十多年来,天下有如此鼎盛之貌,凭仁业帝一人自然是不够的。要说仁业帝最大优点,就是那知人善用,用人不疑之态了。他并不是一位野心勃勃之人,如今做的不过是在其位谋其职罢了。怕是六年那事之后,他已经厌倦这样的生活,不过那时因为太子年幼。

    思及,皇后也躺了下去,依靠在仁业帝胸前,柔声说道,

    “可还记得那日你我新婚之夜,我便说过,这一生一世自然是随你到天涯海角。”

    仁业帝不再开口,只是伸手拥住了皇后肩膀。两人静静躺着,耳边响起不过是那风吹过的声音,鼻下隐隐有那花香之气,两人心中俱是平和坦然。

    仁业二十七年,五月初五,端午时节,仁业帝诏书天下,退位于太子,举国哗然。

    仁业帝在位二十七年,功勋卓著。平边境,拓疆土,苦心经营,有了四海升平之象。

    他曾有一后五妃共计六人。育有皇子七人,皇女七人。其中大皇子丙辰之变被赐鸩酒,母妃白绫赐死,夺起封号,撤起玉蝶,母族全诛。余下的儿女中,大多出自皇后,另有四妃皆有一子一女。如此也算子嗣繁多。

    仁业帝在位期间,选秀三次,皆是为了他几个儿子。因子嗣繁多,又大多出于太子府邸之时。登基之后不往后宫添人,也无人说嘴。

    要说当年,仁业帝还是三皇子之时。那三皇妃也是人人称羡的。三皇子虽贵为皇子,侧妃、庶妃皆无,只是守着三皇妃一人。起初,建成帝倒也不管他。只是待他两位嫡出兄长还未留下子嗣便相继而亡,建成帝这才慌了神。

    彼时,三皇妃生下女儿时因怀相不好,伤了身子,而后多年不孕。如此,连太子封号同时到,便是那位侧妃。怎料那侧妃一举得男,建成帝喜出望外,从此,那建成帝赏赐的年礼中少不了的便是美人。

    等到庶长子到了五岁,另有那二子,三子接连出生,建成帝这才歇了上次美人之习。只是,仁业帝嫡子年幼,庶子年长到底还是闹出了事端。每每思及至此,他不由追悔莫及。

    待到了仁业帝登基,便按年资给了建成帝赏赐的那些美人一一册封。大皇子之母,出生显贵,又生了大皇子,本以为这皇后之位非她莫属。可是,她却只得了贵妃之位,到底心有不甘。在太子府那些年,她惯来是说一不二的。那太子妃倒是退居一射之地,只是守着女儿过日子。

    本以为这太子之位定是定是自己儿子,却不想那仁业帝即为之后,从未起草册封诏书,甚至独宠起皇后来。只是任业帝已有五子,且各个立住,任谁也挑不出错儿,倒是无人掣肘了。

    然仁业五年,皇后嫡出的皇六子一出生便被册封了太子,贵妃之梦彻底幻灭。可怜那大皇子已有十岁,从小被教贵妃教未来天下皆是他。如此,也酿成了而后祸端。

    太子自小得帝后细心栽培,是那心胸广阔之人,十七岁之前,想的不过是要学父皇用人之法。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与兄长兵戎相见。好在不过只有那大皇子一人。要说那仁业帝从未冷落过自己儿女,不过是不再宠幸那后宫之人。那四位妃嫔甚至在那皇后孕期,也不见那仁业帝临幸后宫何人,自然也歇了心思。又见那皇后入宫之后,虽过了三十,却连生了两男两女更是知道自己儿子怕是大位无望,更是不敢造次。

    如此,太子登基头一件事便是册封仁业帝为太上皇,皇后为太后。大秦无封地之说,他倒也不吝啬,又封了自家兄长弟弟为亲王,且都领了差事而非空爵。只是,到底也放了可信之人偷偷瞧着罢了。

    倒是那新帝另一道旨意一出,举国再次哗然,那荣国府更是不得安宁了。

    新帝下旨,追封前首辅张钰及其长子为延平王,次子为镇国将军。册封延平王之女梓莘为宁萱郡主,享公主之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2》,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二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2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二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