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贾代善的病来势凶猛。贾赦赶到太医院正逢左院判吕蒙下职。闻得是荣国公急病,吕蒙当下二话不说,抱起药箱随贾赦往荣国府而去。无须一刻时间,两人已到荣禧堂,那史氏亲自出来相迎。只是到底救人要紧,几人来不及叙话,贾赦引着吕院判进了内书房。

    内书房门窗大开,一眼便可瞧见了贾代善身着中衣躺于榻上,右手紧紧抓住左边衣襟,呼吸急促。他身上到无污浊之物,只是双目紧闭,一脸痛苦之色。贾政正跪于榻前,拿着帕子帮着老父拭汗。见吕院判放下医箱,贾政起身让开位置,方便吕院判行事。

    贾赦一旁不懂声色用那神识轻轻探去,也不敢触碰贾代善,只是这样略略一扫,心中已是了然。这怕是中毒,而且还非普通□□。

    吕院判细细检查一番,眉头微蹙,似是不经意的轻按了贾代善几个穴位。果然,那贾代善痛苦之色有所缓解。片刻之后,那吕院判最后直起身子,脸上露出了疲惫之色,轻道:

    “国公怕是心疾又犯了。麻烦先弄些米汤来,加些糖。国公怕昨日起就没用过膳食,如此我也不好继续了。待用些米汤之后,我也好施针。另外,我先开个方子,等施针过后服下。”

    不等贾赦上前,贾政先行一步,一边命人准备米汤,一边引这吕院判往书桌前去了。贾赦瞧了那二人一眼,来到贾代善跟前,佯装为他拭汗之际偷偷喂上一粒续命丹。

    此乃根据上古之方,采空间内的灵草炼制而成。实为初级丹药,对修炼之人无甚用处,可是对于那凡人已是名副其实的保命良药。如此,太医整治之后,见那贾代善似有稳定之象,便定下心来,也不着急归家,而是进宫赴命去也。

    这边太医刚走。那边贾敏由林如海扶着来了,如今贾敏刚刚四月,小腹微突,然到显精神,身材也丰腴了不少,瞧着倒是更美上几分。史氏见贾敏,心中虽悲痛万分,却到底顾忌了贾敏肚子。招待贾敏与林如海坐下,

    “我的儿,吕院判刚走。你父亲暂时稳定了。也怪我大惊小怪,若是惊扰了你,可如何和是好。”

    林如海起身作揖,脸上带着三分焦急,七分担心之色,语速比平日里快上了几分,只听他说,

    “岳母何处此言。岳父有恙,我等前来是应当的。又怎得有惊扰之说,如今吕院判怎么说?”

    史氏瞧着林如海心中浮起丝丝暖意,这淋如海只答,虽不见得得体,却真正是那关切之意。她轻叹一口气,说道,

    “是心疾又犯了。前些年,你父亲也是因为那心疾大病过一场。这些年遵循嘱咐,不敢食那油腻之物。瞧着也是大好,不想,今日又犯了。”

    “唉……”贾敏长叹一口气,才要说话。却见那门帘新奇,梓莘走了进来,身后的蔓枝,翠柳各自端着一个托盘。

    “妹妹来啦了?这个时候定是还未用膳。和母亲一起用些吧。”说着又对那林如海笑道,“父亲已经睡了。夫君和叔叔在西厢暂些,我以命人送去了膳食。”

    林如海向梓莘微微弯了弯腰,辞了史氏往西厢而去。贾敏陪着史氏用完了早膳,本事要去看那贾代善,却被史氏阻止,“如今你怀着身子。你父亲暂且安好。不如你先和女婿回那函姝居暂歇。”

    贾敏倒也不坚持,命跟来的小丫头报了西厢林如海,由梓莘陪着,暂且歇息去了。

    那头王氏苦等,却不见那丧钟响起天色发亮,她不觉更加惊慌。周瑞家的再次掀帘而入,身后的丫鬟端上膳食。木质托盘上摆放着用鸡汤熬成的菜粥,五个拇指大小的馒头,又配了三个素馅煎饺,那馅儿是用大骨高汤一起熬的。

    王氏见后头跟着丫鬟,便紧抿双唇,双目下垂,口中念佛。及第院的丫鬟自然了解王氏秉性,如此一言不发,匆匆放下转身离去。待出了东厢,那小丫鬟一脸苦涩的往荣禧堂寻相熟姊妹处去了。

    周瑞家的似是全然不知王氏不妥,伺候她用完膳又有那小丫头收走了几乎没动的碗碟。

    待王氏重新梳洗过后,只听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问道,“那两个丫头可都去了?”

    周瑞家的笑意盈盈奉上茶盏,“二奶奶放心,红绿往正屋去了,翠绿往那边去了。大约半刻可回。”

    王氏点头,眼中闪过冷意。那周瑞家的瞧着王氏欲言又止。却听得王氏淡道,

    “你可是奇怪为何我要用在哪里?”

    周瑞家的眨了眨眼。

    王氏轻道,“母亲曾说过,凡是拿七寸。既然我是那种命,何苦去跟那边争抢。要的当然是……”

    说着,王氏顿了顿,眼神往东边瞧了一眼,

    “只要事情完结,我便有法子拿住那位。到时还怕不成吗?”

    周瑞家的连连点头。

    再有那僧道二人自那日得手之后,每日都来荣国府静候佳音。见贾赦匆匆请太医还暗自高兴。可待那如林府报信之人而出,闻得是那荣国公不好,不觉大惊失色,立即往那水月庵而去。

    只是还未到那水月庵,癞头和尚忽然止住脚步,挥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莲花,那莲花本是巴掌大小,却瞬间涨大。和尚脚踩莲花,人已经飞到本空之中。道人略惊,回神之时人以无法动弹,能动只是一张嘴而已。

    “老秃驴,这是作甚!”道人张嘴就骂,心底却开始一心二用,念咒施法。

    和尚居高临下看着道人如那困兽,不觉冷笑三声,大声质问,

    “我且问你,那日你后来去了哪里?你敢说,今日之事不是你所为!”

    “我去哪里何须想你交代!”

    道人冷哼一声,瞬间却以挣脱了和尚的禁锢。那和尚愕然,却见道人已脚踩拂尘站在他对面。

    “别以为我不知你心思。这些年你我二人徘徊与各处小世界。见惯了那世事,你何曾有如此这般?不过是瞧着这般有那同为修炼之人,起了杀人夺宝知心。”

    “哼哼!”和尚冷哼,“我们不过是彼此彼此罢了。这些年为那警幻办事,所得资源却是有限,你我瓶颈多年,如何有着绝佳机会你断然不会放过。又何须道貌岸然指责于我。那日,你敢说不是去做那鸡鸣狗盗之事?”

    道人哑然,那日他去林府却是不怀好意。如今那林府上空隐隐也有那灵气围绕,却不想自己百试不爽的《好了歌》居然会被无视。只是那道人略略分神,和尚的攻击已到眼前。

    四月二十五,京城天气忽变。明明前日还是那郎朗星空,本该又是一个艳阳天。谁知那日头不过只露了半张脸,忽然乌云密闭,飞沙漫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1》,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一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1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一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