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王氏瞧着那一僧一道,只觉头皮发麻,说不出的难受。再瞧身边的尘虚师太一脸恭敬之色,生生咽下不快,强打起笑脸,道:

    “两位仙人安好。”

    坡脚道人的余光扫向癞头和尚,那癞头和尚也正用余光瞄向坡脚道人,两人余光一碰,当下无声交流一番。只见那癞头和尚猛然转身,面向那东方双手合十深深一拜,口中连连称佛。道人却一破一破走向那王氏,在她面前十步远停下,侧头目不转睛盯着王氏猛瞧。

    王氏当下恼怒,身边的周瑞家的更是上前就要责骂。那尘虚师太,伸手轻拍了拍王氏的手,安抚道:“施主莫恼,我们到道家便有那麻衣神相之秘传之法。端从一人五官气色,便可知祸福。道友在帮施主观看呢。”

    王氏抬眼看那尘虚师太面色诚恳,到底那“知祸福”三字诱惑太大,虽心下不悦,王氏到底强压下来,只是侧脸微微避开那道人目光。须臾,却见那道人仰天长笑,四下皆惊。

    尘虚师太诧异的盯着王氏片刻,转向那道人,急急问道,“道友可是找到那有缘之人?”

    破足道人喜不自甚连连点头。那和尚却以大步转身来到道人身边,“贫僧一生所见之人何其多,如施主这边奇格之气还是头回所见,还请受贫僧一拜。”说着,对着王氏深深一拜。

    此时王氏反应倒是极快,她连忙抬手,口称不敢。却见那道人捻起稀疏的胡须,呵呵而笑,“施主何须如此。真可谓天命所归!我观施主子女宫,且是大旺之象。施主将来所生子女非富即贵。所生男子可封侯拜相,所生女子更是贵不可挡。”

    王氏大骇,心思急转,立即明白了那道人所指。封侯拜相已是男子的极致,女子对尊贵可不是那个位置吗?一时间,王氏想大笑,却有无法全信。他们这样的人家,如此这般并不是没有没有可能,只是,因为太好,反而有些不可置信了。

    王氏这里心中五味杂陈,却见那道人开始摇头,王氏神色一禀,却见那周瑞家的想说不敢说的样子。王氏抬眼往那周瑞家的一瞥,那周瑞家的立即附身在王氏耳边,小声道,

    “奶奶可小心了。往日我听说就有那些人先是把人往最好里夸,跟着就要说什么灾祸,不过就是为了讹银钱。”

    王氏心下突突跳了几下,转头看向道人。那道人摇头晃脑,慢慢说道,

    “眼下我瞧着施主似是小人当道,诸事不顺。施主在家中可是居于西侧?唉,若以施主命格自然应是住在正屋。次以东为佳,这西侧吗……”

    王氏见道人一一言中,那还管那周瑞家的话,当下追问,“怎样?”

    道人长叹一口气起,摇了摇头,“自然是不利子女,不利父母,夫妻不睦之格局了。道家讲究是那一命二运三风水。我瞧施主本事大富大贵之命,目前似是因那风水之事,到让自己走了下乘之运了。”

    “何解?”王氏更为紧张,也不顾那世俗之礼,连连追问。

    不等那破足道人回答,和尚面露憾色,又似有所了悟之样,摇头道:“道兄何必如此。世上万物冥冥自有定数。见得有缘人,可有缘无分便是你我二人命数所致。罢了罢了。”

    道人迟疑片刻,拿眼前瞧向和尚,和尚依然无奈摇头。王氏不觉心惊胆颤,才要开口,却见那和尚以往外走。道人面露愁色,跟着走了出去,王氏着急就要那周瑞家的去追,可周瑞家还没迈开步子,却听见那道人转头,吐出一句话,“此事无解,真真可惜。”

    王氏愣住,忘了遣人去追。待想起,这水月庵中哪里还有那一僧一道,如此,王氏不觉声泪俱下,痛哭不已。尘虚师太也不劝慰,待王氏哭够亲自打水,伺候王氏梳洗。王氏自觉失态,尘虚师太却伸手拉住了王氏的手,唉声叹气,

    “施主实在可怜,本事那大富大贵之命,如今却得意如此。唉……”

    王氏刚刚收敛,却有忍不住抽泣,“仙人都说无解了。”

    “施主,仙人说了,以施主命格就是要居正屋的,若是施主可挪一挪屋子,岂不就好了?”尘虚师太微微而笑。王氏瞧着那笑脸,隐隐似有所悟。

    那僧道二人离了水月庵往那京郊一小庄子而去。道人瞧着和尚得意非常的模样,不仅问道:

    “你确定可以吗?那位回去会有作为?”

    和尚不屑瞥了道人一眼,笑道,“那是自然。那老尼定然会把那个物件交给那人。唉,只要可以结果那位修仙者的道侣,万世怕是还有转还余地。如今诸事还未偏离太过,自然还有那换回余地。”

    道人皱眉不知想些什么,那和尚最看不得道人如此作为。当下也不理会,只是脚下生风,往那隐秘的庄子而去。道人犹豫片刻,转身却背道而走。

    片刻之后,道人在一所大宅前立定,那匾额上书“林府”二字。隐隐看得四人轿子渐近,那道人哼唱起来,唱的正是那《好了歌》。待唱到第三遍,轿子终于来到跟前。道人状做无意,心中却暗笑着等待轿中之人叫停,却不想那林府之门打开,轿子被抬了进去,不管那轿夫还是轿子众人都似没见他似了。

    那轿中,正是那新科探花林如海。翰林院今日无事,掌院学士知他娘子有孕,便早早放他归家。如此他得空去了城东的醉仙楼,买了贾敏想吃的烤乳鸽。城东到林府有一段路,虽已让那轿夫紧赶慢赶,他还是怕烤乳鸽冷了不好吃。如此,虽听到那什么“忘不了”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那林家轿夫更是没懂歌中之意,只觉得见到个衣衫褴褛的道人颇为晦气,怕是今日赌不得了。

    不提那林如海和贾敏如何恩爱,也不提那林家二老吃着儿子特特买回的乳鸽何等高兴。那头梓莘在保龄侯府中还是见到了迟迟而归的那侯爷父子三人。

    史武冽大约四十出头的模样。瞧着倒是英武非凡,却不似一般习武之人的粗俗,带着似有似无的书卷气。可见史公对此子的用心。再看那一溜三个男孩。大的那个十六岁上下,各子开始拔高,眉目渐渐张开,瞧着倒是似父亲更多一些。另两个小的瞧着不过十岁上下,虎头虎脑甚至可爱。如此,也算认了亲,待梓莘奉上礼物,三个男孩各自欢喜,对着这个大表嫂好感颇深。史氏瞧着出手大方的梓莘,更觉欣慰。

    其实,那梓莘却在想着那还不知道在哪儿的史湘云。同喜欢黛玉一样,梓莘对那红楼中一干女孩多是欢喜的。贾敏如今怀的这胎,已经坐实是男胎。林妹妹有哥哥了。自然的,对于未来史湘云的亲爹,梓莘也不会吝啬。那沉香墨中加入令人强人健体之药,长期使用怕是一般毒物进不得身。如此,应该不会英年早逝了吧!

    史氏不管这些,看到只是那沉淀的荷包,还有那一模一样的三份价值不菲的文房四宝。如此,便觉这些日子偶尔的委屈也值得了。

    待史氏梓莘带着严氏备的回礼回府,史氏大手一挥,那些看不上眼统统让那梓莘带回。王氏得信牙根紧咬,摸着今日所得白瓷瓶,当下以有决断。

    又是三日,寅正是那贾代善早起之时。因前日与史氏又有龃龉,贾代善独自歇于书房。只是每隔三日贾代膳就要进宫。如此,小厮大胆进入,却猛然大惊。那贾代善紧捂胸口,一脸痛苦,瞧着竟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小厮立刻报了史氏。史氏大惊,立刻派人去告二子。

    贾赦毫不迟疑,亲自去亲太医。那贾政也急急忙忙前去侍疾。不过一刻时闷贾赦带着太医赶来。初出诊断,说是心疾,怕是不好。

    此言一出,顿时四下皆惊。史氏略一犹豫还是派人去报贾敏。梓莘伴在史氏身边总觉事有蹊跷。只是众人不提她且作罢。梓莘冷眼瞧着,却隐隐瞧见那周瑞家的,心下更疑。

    王氏带孝不此时更不好出去。天色渐亮,却不见那贾政归来,不由心焦,忍不住在屋内来回踱步。

    忽得,见那门帘掀起,周瑞家的闪身而入,眼底闪着不可抑制的兴奋之色。

    王氏全然没了平日讲究,亲自迎了上去,急急问道,“那边如今究竟如何了?”

    周瑞家的吸了口气,强压住愉之气,压低了声音道,

    “奶奶。老爷怕是不好。夫人命人去请了大姑奶奶。听珍珠说连那寿衣都备好了!”

    王氏闻言脸色惨白,全然没有那尘埃落定之感。她只觉得心突突乱跳,不觉紧捏拳头,一时不知是喜是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0》,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十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0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十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