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从西北到京城,一路紧赶慢赶,待保龄侯一家进京已是四月初夏。保龄侯之妻严氏,乃现太常寺卿的嫡次女。好不容易一家归京,严氏自然要收拾府邸,拜见父母,不得停歇。一轮忙完,她翻开黄历看了看,择看那宴请勋贵女眷之日。

    话说,宴请之日也有那弯弯绕绕。日子要好,却也不能太好。黄道吉日,自然各家有各自忙。也不能是那宜嫁娶、定亲之日。故严氏定了四月二十二,宜:祭祀、会亲友、开工,忌:动土、破土。如此,帖子一处各家纷纷回帖,皆表示定会准时出席。

    接到帖子,史氏自然欢喜,立即派人去找梓莘。却说梓莘这些时日,除了每日晨昏定省之外,整天躲在空间中苦修。那日之事,梓莘心有余悸,对付凡人她自然是不怕,可是如今要对付的可是那警幻仙子。待贾赦习得炼器之术,便把梓莘常用之物统统重新打造一番。那看似寻常之物,如今皆成了或攻击或防守的法宝。

    “大奶奶,夫人跟前的珍珠姐姐来了。”蔓枝在东厢门帘处说道。珍珠垂头抬眼偷瞧着蔓枝,那日听哑儿说起这位,如今瞧着似也不是那般厉害。

    听得外头响动,梓莘睁眼从空间中出来,理了理衣衫,应了一句,“请。”

    蔓枝掀起门帘,拿眼瞧着珍珠示意她进去。珍珠嫣然一笑,对着蔓枝福了福,算是答谢,快步走了进去。

    这是珍珠第一次来东厢,一进门便愣住了。这里不似她想象中的华贵,里头摆设简简单单,皆是瓷器,到不见金银之物。再看梓莘一身水蓝色常服,梳着简坠马髻,却不见什么首饰,倒是发髻中碧绿玉钗,隐隐似乎还有光芒隐现。她呆了呆,立即回神下拜,

    “给大奶奶请安。夫人特令我来寻大奶奶,若是大奶奶得空,还请去夫人那里一趟。”

    梓莘瞧着珍珠,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眼前的丫头生的倒是不错,只是一双眼睛却带着天生的不安分。又想到那史氏身边皆是如此之人,心中不由叹气,只是面上笑道,

    “嗯,还请姑娘先回,我一会儿就去。”说着,手微微一抬。那蔓枝已从腰间拿出一个荷包递到珍珠手中。珍珠要倒也不推辞,可脸上却也无那欣喜之色。只是稳稳的又拜了拜,辞了梓莘而去。

    “哼!”蔓枝摇头晃脑,一脸不屑。

    梓莘瞧着有趣,不由开口问道,“你这是作甚?”

    蔓枝瞧着梓莘,脸上掩不住笑意,“奶奶,我瞧着这个又是一个心大的。这做派倒是和那位无疑了。”说着,蔓枝抬起下巴,眼神往耳放扫去。

    梓莘笑意更甚。这蔓枝是她提拔上来接任大丫鬟之职的。蔓枝生性爽利,言语泼辣,为人却又颇为谨慎,审时度势之力仿佛天生。对此,梓莘甚是满意。春夏秋冬四个,梓莘打算过了端午就放了出去。蔓枝,绿柳两个是梓莘最看好的,另外还有那扶桑,翠芜两人梓莘瞧着还不错,喂下药丸之后,也可以用用。

    秋风掀起门帘,夏至端着水走了进来。那夏至白了一眼蔓枝,笑骂,“鬼丫头,就你多嘴。以后奶奶身边就靠你们了。你这副样子叫我如何放心!”

    蔓枝呵呵一笑,冲着那夏至做了个鬼脸,“夏至姐姐,如此不放心也不必出去,让奶奶给你配个管事,回头还回来不就好了。”

    夏至忍不住啐了那蔓枝一口,满脸通红。梓莘看着丫头嬉闹,忽觉自己似乎哪里变的不一样了。

    荣禧堂内,史氏翻着府邸账册,心中盘算开来。如今各处进项颇好,庄子今年收成也不错。府邸那积攒的银钱更是一笔巨资。那王氏贪墨之处这半年来也补了七八,如此瞧着倒是蒸蒸日上了。想着她拿起笔,在另一个账册上勾勾画画一番,待墨迹干了合上扔在炕几之上。一旁的赖家的瞧了上前收拢。

    “赖家的,这次端午,我打算把你们一家都放了出去。”史氏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却见她赖家手一顿,人也开始颤抖。史氏微笑,慢悠悠的说道,“别急,别急。我是瞧着你家儿子要说亲了。若是放了出去,将来也要说个好人家。你孙子将来读书考举岂不好?”

    赖家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史氏跟前,人依然不停颤斗。史氏淡淡而笑,眼神示意一旁侯着的翡翠,青玉。两人走向赖家的一边一个驾着站了起来。

    “好了,赖家的,你先下去。一会老大家的要来了,看到你这副样子,怕是要吓坏了吧。”史氏说的轻描淡写。那赖家的亦不敢多说一个字,任由两个丫头拖了下去。

    史氏轻叹一口气摇头仿佛自言自语的轻道,“人心果然是不可信,不管在身边多久,且都是会生出异心的。”

    梓莘站在门外,虽未见史氏处理赖家的,却听得那最后一句。她尾毛微皱,珍珠已掀起门帘,笑道,“大奶奶来了。”

    史氏瞧着梓莘进门只觉她看着更加娇艳欲滴,心中隐隐泛起不知酸楚还是嫉妒。这女子果然需要男子滋润。想她在梓莘这年纪,独守空闺,对着婆婆的时间更多。想着,史氏才要开口酸上几句,却又生生吞下。她面带微笑,心中再次温习梓莘当日贺贾敏之喜的礼单。梓莘自然瞧见了那史氏脸上细微变化,只是到底不会那读心术之,若是知道,不知会不会后悔那日出手太过大方。

    史氏百转千回,终于恢复了平静。她指了梓莘座,又笑着递上帖子,“你舅舅家的邀贴。你舅母定二十二那日宴请,你若是无事与我同去吧。”

    梓莘略路思索,如今自己不过刚刚十九,想到那未来之事只觉长路漫漫。不过,要斗得那警幻仙子,再继续留在房中且是不能的,便不再推辞,应了史氏之邀。

    二十二那日,果然天气正好。梓莘与那史氏一早便驱车前往。此次是女眷之间邀约,也算是那严氏重回京城勋贵圈,史氏作为大姐自然要重新引荐一番,另也要让那梓莘认一认亲。故,两人先到了。

    待迎着史氏婆媳进屋,严氏瞧着梓莘心中不是滋味。她也原有一长女,比那贾赦小了两岁,只是到了十四岁上头大病一场没有立住。原史氏便是想把她说给贾赦,却因贾代善已有主意只得作罢。而后还没来及提及贾政,那姑娘却感染风寒,一病不起了。如此史氏与严氏两人相见,心中不约而同有些感慨。梓莘不知其故,瞧着两人倒也有些奇怪。

    “弟妹多年不见,瞧着怎得越来越年轻。”史氏拉起严氏的手,一副长姐慈爱的模样。

    严氏掩面而笑,看着史氏,又瞧着梓莘点头而笑,“姐姐尽会打趣我。我到瞧着姐姐这些年倒是不曾有何变化,如今看了可不像是有了儿媳的人。来,赦哥儿媳妇,来给舅母好好瞧瞧。”

    外头人前,梓莘自然要端起那娇憨之态,微笑着上前行礼,“舅母安好。”

    “好好。”严氏拉起梓莘细细打量一番,转头对着史氏笑道,“我瞧着倒是和赦哥儿是天造地设一对。来,这个给你,一点小意思。”

    “谢舅母厚爱。”梓莘脸颊恰到好处的微红,双手接过严氏递来见面礼,又退回那史氏身边。史氏瞧着梓莘,心中五味杂陈,更确定自己日后方针,提醒自己时时刻刻记得那“娇哄”二字。

    如此,史氏端起茶盏喝上一口,瞧了瞧外头,疑惑的问道,

    “怎么不见爵哥儿三个?如今大嫂子了来了,自然是要见一见的。自家亲戚,不必拘礼。”

    严氏无奈的笑了,轻叹一口气,道:

    “唉,那猴三个跟着他们父亲出门去了。家里之前的那位坐席先生,不愿进京。侯爷得知京城有位大儒学问极好,便带着他们三个去拜师了。听闻今科探花,便是他教出来。”

    “可是那文学士?曾任国子监祭酒那位?”史氏抬眉,见那严氏点头。史氏笑言,“弟妹怎得不早说一声?我那女婿正是拜在那位文学士门下。”

    严氏面露吃惊之色,史氏继续笑道,“唉,也怪我不好。当日我去书信时,怕是那是你们已经出发。敏儿的夫婿,正是今科探花。如今已入翰林院,担任编修之职。”

    “哎呦,都怪我忙糊涂了,把这事儿给忘了。只是听闻敏儿如今有孕,这次便没下贴请她。”严氏懊悔的说着,却听外头来传有客到了。如此,两人连同梓莘一同去迎。

    梓莘瞧着严氏略微不解。虽然保龄侯一家进京之时,科举已毕,可不论凭着严氏娘家,或者保龄侯本身之力,断然不会不知那林如海中探花之事。如今怎么瞧着都和一股子怪异。可到了外头,梓莘已经无暇顾及他人了。

    今日也是梓莘第一次被史氏带着出门。众人瞧见了史氏身边换了人,微微惊讶之后皆是了然。对于王家之事,各家也有所耳闻,如今王氏守孝,不出门也是常理。只是头次见梓莘赴约,有些吃惊罢了。贾赦名声在外,如今瞧了梓莘模样,倒也觉得是天生一对。再瞧那史氏与梓莘亲如母女的做派,各家心中自有打算。

    那厢保龄侯府热闹开宴,这厢王氏带着那周瑞家的往水仙庵去给亡母做一场法事。昨儿她梦见蒋氏,又是一夜垂泪无眠。如今脂粉也掩不住她浮肿双眼。待她在寺中坐下,那主持尘虚师太亲自奉上茶盏。等王氏说明来意,那尘虚师太双手合十,口中念经,片刻之后,脸上微露犹豫之色。

    “师太有何为难之事,但说无妨。”王氏瞧着尘虚之色,以为又是那银钱上的事儿。

    尘虚师太面上犹豫之色未退,瞧着王氏吞吞吐吐,“是本庵之中前月来了一僧一道两位道友。此二人虽一人修佛,一人修道,皆是略小有所成,虽不至于能知过去未来,倒也能只未来吉凶。”

    王氏诧异,脱口而出,“这里皆是女子,怎的还有那男子居住?”

    尘虚师太摇头而笑,“这出了家皆是方外之人,又和来男女,只有那道友罢了。”

    王氏尴尬点头,却听那尘虚师太又道,“他们二人称要再次等有缘之人,我瞧着施主实乃大善大孝之人,兴许就是那两位的有缘人。”

    王氏眼睛一亮,便应下了。片刻,只见外头走进两位衣衫褴褛之人。左边那位破着脚是个道士,右边那个身形略肥,光秃秃的脑袋竟然是个癞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9》,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十九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9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十九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