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修错字)

    三月春风起,那史氏便觉事事顺遂,心情大好。除了那林家之喜外,史氏更觉已得了拿捏梓莘之法。后又听闻那外放多年的亲弟,携家眷归京赴任,更是喜上加喜。于此,她心下开怀,送往铁槛寺中的月供也比往年更重了一层。

    史氏之父保龄侯史公,祖籍江南,与薛王贾并称金陵四大家族。大秦开国,册封勋贵,史公被赐予保龄侯之爵,并另赐京城府邸命其京中居住。彼时那史公骁勇善战威名四射,却在京城之中另有惜花之名,贤妻美妾皆是美谈。

    史公一生所生子女数十,嫡出的却只有一女一子。嫡女便是那史氏,嫡子史武冽得史公细心栽培,真正文武全才。而后那史武冽袭了保龄侯之爵,为大秦征战数年。天下大平之后,被仁业帝外放至西北为官,如今已有十载。

    此次春闱之后,仁业帝一旨召回了史武冽,命其任枢密院枢密使。得了圣旨,史武冽不敢多加停留,匆匆处理了西北的产业,携家眷回京赴任。只是到路途遥远,只得早早的通知了尚留京中的亲姐,代为打理侯府事务,不至于进京后还要为琐事分神。

    那史公虽有许多庶子,却在自己作古之前,已经为其分家。史公把家中产业略略划分,京中产业自然是留给嫡子的。另有金陵那祖屋良田也分分不得。思索数日,那是史公给予了庶子每人万两,另其带着姨娘迁回金陵置产谋生。若不是那败家儿子,得如此巨款,也能平安一生。如此,倒也成为了京城中另一段佳话了。

    侯府庶子归乡,庶女大部分都许了江南人家。京城中只留那嫡出的史氏姐弟二人。如今弟弟有出息,娘家如此得力,史氏又怎得不会大喜?打点起侯府之事自然尽心。

    这日春光正好。午后,梓莘刚在院中摆上茶几,打算赏花品茶一番,又听那史氏来请。这些日子,史氏对梓莘可真正是那“娇宠”二字。非但不要她在自己跟前立规矩,但凡得些好东西,都先送了擎苍斋来。礼尚往来,梓莘也挑些新奇之物回赠,那头史氏更是殷勤。

    如此,梓莘不得不对着史氏应付一二。恰如今日之事,那边既特特遣了人来请,又被撞了个正着,梓莘不好推辞,只得略略梳洗一番,带着两个二等丫鬟蔓枝,绿柳往那荣禧堂而去。

    开春后,那史氏一改往日喜好,不再熏香,而是总在屋中摆些时令水果。待到荣禧堂东厢,门帘掀起,里头传来浓浓果香。可不知道为何,梓莘隐隐觉着哪里不对劲。随即她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笑容,只怪自己多疑,压下心中念头,随着赖家的走进房去。

    房内除史氏外,还有三两个新面孔的小丫鬟在哪儿侯着,见了梓莘纷纷屈膝行礼。梓莘抬手示意免礼,自个儿翩然走到史氏跟前,微微一福,“母亲安好。”

    “好好,来我这里坐。”史氏呵呵而笑,伸手扶起梓莘,拉着她在身边坐下,并交于她一本名册,道:“你且看看这个。”

    梓莘接过名册匆匆翻阅,不觉眼睛一亮!这居然是这京中闺秀之花名册。且上头所录格外详细,不仅有父族,母族,甚至三代内血亲都有所述。梓莘暗自咋舌,瞧那史氏脸上不见得意之色,便知这应是京城内勋贵之家皆有类似之物。兴许还有那男儿篇,只是各有详尽不同罢了。

    史氏如今瞧着梓莘越来越顺眼。一想到她对贾敏的关照,更确定自己对付梓莘的方法行之有效。思及,脸上又堆出了笑容,悠然而道:

    “你舅舅家不日便能到京。保龄侯府也已打点多妥当,即可入住。如此,以后也要多加走动才好。”

    梓莘点头称是。史氏瞧着梓莘乖顺模样,越发得意起来,

    “你舅母上次来信,问起我这京中闺秀之事。想来你那大弟弟如今也有十六了,还未定亲。如今回来京城,定是要好好选上一选。你且先看看哪家姑娘好,回头出门赴宴,也要帮我瞧上一瞧。这娶妻首要的自然那门当户对,其次姑娘性子要好,敦厚贤良为佳。那模样,诗文倒是可靠后了。”

    梓莘放下花名册,嘴角微微上扬,语气淡淡,

    “母亲说的是。只是我年纪小,才见过几个人?怎得就会帮人相看了?且这些年我打南边住着,这京城里的事儿都是不知的。”

    史氏眉毛一挑,随即却有笑开了,伸手点着梓莘额头,笑骂,

    “你这个不省心的。又拿这年纪说事儿。谁不知道你如今是如花的年纪。哪就让你帮忙相看了。就是因为你往南边住着,不清楚这京中各家的弯弯绕绕,这才瞧的清楚。唉,也是你妹子如今有孕,不然让她带着那是最好也无的。”

    梓莘心中佩服史氏,这态度说改就改。若是搁到几个月前,怕是又要疾言令色的教训一番。如今倒是这般和颜悦色。而那曾经日日带着身边的王氏,如今倒是绝口不提。

    梓莘心中冷笑,面上也不显露,只是点头,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状,

    “原来如此。如此我倒不担心了。不然若是我觉着好的,那表弟娶回去却是不喜,那我可是罪过大了。”

    史氏闻言,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似的,居然笑的前俯后仰,伸手指着梓莘无奈的摇头。虽觉无聊,梓莘还是带着性子憨笑着配合一二。

    客套应酬完史氏,回到屋内梓莘只觉满心疲累。待进入空间瞧那贾赦半躺在溪边藤床之上,身旁还立着鱼杆,手中还捧着卷轴,嘴里甚至还叼着一根野草,好一副悠哉之画!

    只是不知为甚,如今梓莘瞧着此番美景,却觉气烦闷不已,有种不打一处来之感。她不由冷哼一声转身要走。那贾赦是何人,自然立即感受到周围气场不对,抬眼便瞧见了梓莘瞪圆了凤眼,像是气的不轻。

    当下,贾赦抛开手中卷轴,一个起落已经来到梓莘身边,伸手拉住了他手腕赔笑,

    “娘子怎得了?来陪为夫钓鱼吧!我刚刚瞧着那炼器之术倒是略有心得。明儿我把你那金钗略略炼化,倒也是不错的攻击之器了。”

    梓莘瞧着贾赦如花笑颜,今日不知为何就是觉得心中怒火中烧。她用力甩开贾赦的手,怒道,

    “我在外头应付那些个烦心事儿,你倒在这儿躲闲。真正一个富贵闲人。你那位母亲,可给我布置了新任务。要给你家表弟寻一门好亲事呢!”

    贾赦不知自家娘子哪里来的火气,掐指一算,也不是那小日子降临。他脸色一沉,伸手袭向梓莘,梓莘侧身躲过,心中更急,才要说话,却觉心中一空,好似什么被抽走了。

    “莘儿!”贾赦大喝一声,抱住了脚下发软的梓莘。梓莘捂着发痛的太阳穴,待在回神,却见那贾赦手心多了一物。那物黄豆大小,颜色正由淡转深,贾赦冷笑一下,双手一掐,那个物件瞬间成了粉末。

    “我……”梓莘越发觉得全身无力,紧紧抓住了贾赦衣裳的前襟。

    贾赦也不二话,立即横抱起梓莘把她放在藤床之上,默默运起功法。

    贾赦真气进入梓莘体内,另有一道真气驾轻就熟的迎了上来。待两道真气合二为一,慢慢从梓莘四肢百骸游走到贾赦内体。如此,一个周天后,梓莘终于恢复过来。

    “恩侯,我这是怎得了?从那位房里回来之后,便觉疲惫。见了你怎么瞧着都不顺眼。方才我瞧着她房内果物似有不妥,却又不知道那里不对劲。”

    梓莘眯起眼睛,自修炼以来,这样的状况似是第一次显现。只是,她不明史氏何时有了如此能耐。

    贾赦嘴角弯弯,漂亮的桃花瞳眯了起来,他伸手拦住了梓莘,声音里带着冷意,

    “如今能干扰你的自然不是凡物了。怕是警幻觉察到了,故有由此一举。”

    梓莘伸手抱住了贾赦,心中头一次有了想要变的更强的念头。

    原来,那日得了警幻仙子之令,那一僧一道便再次来到这小世界。

    只是,一旦进入这小世界,他们也成了芸芸众生一员,需循序这世界的法则。

    那二人深知这小世界万事之源始于贾府,故一到这儿直接往那地儿奔去。哪知才到贾府门口,便见到了贾赦。僧道二人当下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惊异之色。此处小世界果然混入了修仙之人,而这人力量绝对在两人之上,怕是两人携手也拿不下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那僧道又岂是狂妄自大之人,也不与贾赦硬碰硬,只是秘藏起来。待得知那高人此处之妻也是道侣之时,便觉时机已到,借着史氏向梓莘下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8》,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十八回(修错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8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十八回(修错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