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春闱放榜,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林府开开心心,双喜临门。史氏与有荣焉,想到若是林女婿他日封侯拜相,自家女儿也可得那一品诰命,便喜不自胜。加之贾敏有孕,若是一举得男,在林家的地位真是如日中天。史氏得意洋洋之际,忍不住遣人去请梓莘前来,也好炫耀一番。

    若问为何不叫那王氏?其实史氏自打大年初四那日,王家来人报丧便觉得触了霉头,已是不喜。如今王氏守孝,史氏更是能不见绝对不见。之前王氏所帮衬的府中杂事,史氏如数交予梓莘。这次梓莘倒也不辞。她本不是爱揽权的,不过就是行那上行下效之事罢了。

    今日见人来请,梓莘丝毫没有那拿乔之态,命人收齐礼单,由冬雨扶着往那荣禧堂去了。史氏一见梓莘立刻满脸堆笑,对着她挥手,

    “快来我这里坐!可知你妹子的好消息了?”

    梓莘瞧着史氏,心中到有一丝敬佩。这位可是去自己院中大闹过的,如今不过半年功夫,却可当此事从未发生,倒也真是个人物了!如此,梓莘面上不显,笑意盈盈的在那史氏身边坐下,瞧了那冬雨一眼,冬雨立刻递上礼单。

    梓莘笑道:“母亲,此是我为妹妹备下的贺礼。还请母亲过目,若有那不到之处,我也好添加一二。”

    史氏见梓莘如此爽利,心当下一沉。半年前,梓莘也是如此笑笑的奉上二百两。史氏接过礼单,心中还在盘算着一会要如何开口添加物品,待看清上头之物,却惊愕不已,真正皆是好东西。

    不过她那面上依旧淡淡,把礼单还与梓莘,道:“这些个物件,我瞧着倒是重了。”

    梓莘接过史氏递回的礼单,交与冬雨收好,转头淡笑,

    “母亲哪里话!我知道母亲已是送去贺礼的。这些是我与夫君的心意罢了,怎得就重了?妹子如今可是大喜!这胎刚坐稳,妹夫就高中。这一来是妹夫才高八斗,二来也是哥儿带旺不是?”

    这话史氏爱听,不禁连连点头,如此觉得梓莘顺眼不少。又瞧得她这回如此大方,更是难得说这么些个窝心之言。忽然她有种顿悟之感,心中暗道:“原来这位是个顺毛的,以后娇哄着便是。”

    想着,那史氏脸上笑意更是真诚了几分,拉起梓莘的手问起了日常起居,倒是从未有过的和蔼可亲。梓莘淡淡应着,史氏也不生气,两人倒也算的上“相谈甚欢”了。

    忽听外头有传,“夫人,二奶奶身边的周瑞家的求见。”

    这边刚刚说了声,“传。”就见那一身素白打扮,头上只插一根银钗的女子扑通一声跪在了中间。

    史氏眉毛一皱,还未开口,却听那周瑞家的急急嚷道,

    “夫人!二奶奶……二奶奶厥过去了。”

    才说着喜事,史氏忽闻此言,当下就想发作。可她余光瞥见梓莘,转念一想,把那怨气生生憋了回,咽下一口气,急喊道:

    “你这个没用的,二奶奶厥过去了,来回我作甚。还不快去请大夫!”

    周瑞家的低头不语,那厢已有人往外走。却猛然被那史氏叫住,她眉头微蹙,为难的瞧着梓莘,轻道:“老大家的,不如还是请太医来家瞧瞧。”

    梓莘倒无二话,立即拿了自己名帖,命人去请太医。只是,史氏此番模样,落在那周瑞家的眼里,又是另一番解读了。

    史氏冲着梓莘微笑点头,见那周瑞家的还杵在跟前,那一身打扮实在碍眼,不由骂道,

    “杵在这里作甚!还不前头带路?我们一起瞧你家奶奶去。”

    周瑞家的诺诺称是,抬脚便走。

    梓莘刚刚想辞,却听那史氏又道,

    “你也过去瞧瞧你弟妹去。这府邸早晚是要交给你的。怎好还有你未踏足之地。”

    梓莘不予置否,只是史氏此话一出,倒也不好走开了。那周瑞家的闻言自然惊心不已,却脚步不停的往那及第院去了。

    这是梓莘第一次到及第院,院子比起擎苍斋小上一些。待被带入了王氏卧房,梓莘只觉得金光闪闪,当然除了那一身素白倒在床上的王氏之外。梓莘啧啧称奇,转念一想,也是了然:是了到底还在婆家,若是太素净,怕是史氏更加不喜。

    王氏躺在床上,紧闭双眼,也不知真晕还是做细。梓莘稍稍运功一探究竟,心中却是微惊。这晕倒是真的晕了,怎得瞧着竟是有孕在身的样子?再瞧周瑞家的,面露哀色,像是真的不知王氏有孕。

    史氏瞧了几眼王氏,微微摇头,怜爱的叹道,

    “真正可怜见的。这才多久,怎得瘦成了这副摸样?周瑞家,你是怎么当差的?这孝期食素没错,你竟不知把那鸡汤撇干净了油,做了高汤炖菜吗?”

    周瑞家的弯角低头,脸色哀色更浓,叹道,“小的怎得不知。可是二奶奶一尝便知,如此是碰都不肯碰一口的。”

    史氏正色点头,瞧着王氏的脸色更加柔和,她长叹一口,赞道,“你家奶奶,是个孝顺的。”

    才说着话,太医已经来了。梓莘退到东厢,史氏一人留在房中,周瑞家的又连忙放下床帘。太医进屋见到了史氏微微行礼,背着药箱在那床边坐下。

    今儿来的太医年约五十,他姓萧,名岩,字峰峦,师承的就是那蒋府。萧太医对于那蒋氏几月前忽然暴病而亡略有耳闻,如此也得知了这贾府二奶奶便是蒋家大小姐的嫡长女。到底是故人之女,这次听闻王氏有恙,他主动请缨,也算是全了曾经与蒋家的师徒之缘。

    萧太医半眯着眼睛,一只手伸出三根手指,轻搭上了王氏白嫩嫩的手腕,另一只手捻须而估。须臾,萧太医猛然睁开眼睛,正色道,

    “可否劳烦换一只手?”

    周瑞家的惴惴不安,立即帮忙换上一只。萧太医再次搭上王氏手腕,脸上神色却越来越怪异。

    “萧太医,我家儿媳可有什么大病?”史氏察言观色,面露忧色,心中却是盘算开来。若是王氏有个好歹,给贾政续弦人选定要从娘家旁支的姑娘中选。

    萧太医摇了摇头,放下手,脸上尽显那古怪之色,似是恼怒,又似是庆幸,隐隐又好像带着窃喜。

    史氏还欲再问,只听那萧太医开口,

    “老夫人莫虑。在下可以要恭喜贺喜老夫人了。贵府二奶奶不是病,是有了身孕。我瞧着脉象如今坐胎堪堪三月。只是二奶奶胎象微弱,似有不足之症。”

    萧太医顿了顿,笑的有些意味莫名,继续说道:

    “其实也无大碍。平日多加保养,注意调理就好。二奶奶未醒怕是太过操劳,睡上几个时辰便可无事。唔,还有^我会开副安胎养神的方子,只是……如今二奶奶有孕在身,平日里还需温养为佳。那房事……”

    萧太医拿眼睛瞧着史氏,最后一句话说道极其慢。

    史氏心中已是翻江倒海,面上却露着微笑,

    “萧太医所言,老妇记下了,今日辛苦了。还请用些点心再走。”说着了命人奉上了荷包。

    萧太医口称不敢,辞了史是好意,边有人送他出门。出了贾府,萧太医掂了掂荷包,面露不屑之色,轻啐一口,再也不瞧那贾府一眼转身而走。

    太医走后史氏瞧着王氏那床帘帷幔,心中气血翻涌。周瑞家的小心瞧着史氏脸色,心中不安却越来越大。她低头默默估算,便知王氏这胎应是大年初二日怀上的。在这之前那些时日,贾政流连在两位同房姨娘之处。如此便糟了!

    周瑞家的抬头才要辩驳,却听那史氏森冷的声音响起,“周瑞家的,你亲去把这喜讯报了亲家老爷。如此大事,自然要同喜的。”

    周瑞家的无奈,如今到底是这贾府奴才,自然不敢违抗史氏之名,得令后匆匆而去。

    史氏冷眼瞧着那王氏片刻,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转头扶着大丫头往东厢去了。如今凭着梓莘功力,自然把那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同情起了这王氏,只怕她这胎是保不住了。

    史氏进门,面露喜色,丝毫不见方才冷然之意,她乐呵呵得冲着梓莘说道,

    “你弟妹是有身孕了。这可是大喜事,竟与那敏丫头差不多时候呢。”

    “恭喜母亲,真是大喜呢!”梓莘故作不知,淡淡而笑。

    史氏拉起梓莘的手,既欣慰又遗憾的说道,

    “如今可就差你了。走,跟我去库房挑写药材好好补补。我可等着抱那长子长孙呢。”

    梓莘瞧着史氏做派,不觉哭笑不得,只得任她带着去库房。

    回头再说那王氏,得知自己有孕还没来及喜悦多时,那周瑞家的已带回了王父与史氏还有那贾政的书信。

    待贾政亲自把书信摔倒王氏脸上,那王氏脸上惨白,摇头只是不信,

    “不,不会的。夫君,你知道的……这孩子是母亲那……之前有的啊。”

    贾政皱眉愠怒,狠狠道,“你知,我知。旁人有怎得知道!孝期产子之名,我可不敢当,这个孩子,要不得!”

    王氏掩腹大哭,却因孝期产子的名声太恶,无奈只得一碗要下去,生生打落下来一刚刚成型的男婴。

    王氏忍痛,心中到底悲苦。小月中背人偷偷落了几次泪,念叨着母亲的好。心道,如今若是母亲尚在,她又怎得会任人欺凌?思此,居然连父亲兄长也记恨上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7》,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十七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7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十七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