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申正半刻,蒋氏吩咐管事,命人为王氏套车。女子回门,需在太阳落山前归家。那王氏自然万般不舍,絮叨一番后,无奈上了马车。贾政更是依依不舍的辞别舅兄二人,又相约初八那日一同饮酒,这才翻身上马与王氏一同打道回府。

    二人堪堪到门口,便巧遇那贾敏与林如海。贾政素来喜爱结交读书之人,自然上前寒暄一番。那林如海又怎是简单人物,虽瞧不太上这位二舅兄,却也不会露出半分。待听得那贾政,要为自己引荐那王家二子,林如海眉毛略抖,却以春闱将近,不好荒废为由辞了。

    贾政寒暄之际,王氏自然也没闲着。她自己虽不好露面,按礼却是要遣人向那贾敏问安的。

    “如何?”待周瑞家的回来,王氏压低声音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瑞家的咋舌叹道:“整整装了一大车的回礼。我瞧着车轱辘都陷下去了。”

    王氏咬牙,随即又咧嘴而笑,“那事情可都办妥了?”

    周瑞家的微楞,却也点头,迟疑道“如此妥当吗?那可是夫人特特为大奶奶备下的。”

    王氏舒展身姿靠向车壁,笑言:“如今母亲以来,还怕什么不曾。好东西自然是不缺的。先给了谁都一样。”

    周瑞家的低头不语,心中却念起了佛。她只求菩萨怜她无奈,他日就算有报应也找原主。让人断子绝孙之事,太伤阴德。

    辞了贾敏林如海,贾政与王氏先是去了荣禧堂见了史氏,而后贾政又去了外书房向那贾代善问安。待两人回到房中开始用膳以是酉正。

    贾政沐浴完毕,整个人看起来满足不已。思及今日之星,贾政不觉感慨,道:

    “今日见了岳父,岳母,真是大开眼界。原来这世上还有那不予嫡长为尊,只看贤能之家。有此岳家,实乃我之福。”

    今日得了蒋氏提点,王氏摆出了慈悲模样,不要姨娘跟前伺候,命两人回去好好歇息。又遣走了贴身丫鬟,亲自服侍那贾政用饭。闻言,王氏又给贾政倒了杯酒,笑道,

    “可不是。我虽不曾读书,却也听两位哥哥讲过那尧舜的之事。所谓嫡长不过是占了先字。若是嫡长有贤,也就罢了。可我那长兄就是平庸之人,但是二哥哥从小就聪明。我那祖父也是极喜的,常夸赞日后倘若想要光耀门楣,只能靠二哥哥了。”

    贾政点头,瞧着王氏为他布菜,心中一动,抓住了她的手,感叹,

    “娘子说言极是。二舅兄为人磊落,说是从武,却也是饱读诗书之人。真正令人敬佩!那大舅兄也是心胸豁达。我瞧着他非但不予计较,还事事皆以二舅兄为先。此乃大贤!”

    王氏对着那贾政嫣然而笑。贾政今日兴致正浓,又瞧得岳家如此,心中似有什么被揭开。再瞧王氏自然无比顺眼,当晚狠狠宠了那王氏一回。

    次日,王氏身心舒爽,对着那周姨娘,邹姑娘更加和颜悦色。且顺便免了两人每日晨昏定省之事,不再摆威风,要两人在她跟前立规矩。那贾政并非真正贪花好色之人,如花美眷不是天天立在跟前,对两人也渐渐淡了。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话分两头,待王氏走后,蒋氏老神在在的与正院厢房内闭目养神。忽然,却听见门帘响动。蒋氏睁眼,瞧见外头走进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妪。那人快走几步,走到蒋氏跟前福了福身,脸上带着阴郁之色,皱眉低声说道,

    “夫人,我问了那陈妈妈,还有那周瑞家的。大姑奶奶并没有把实情相告。听闻,那边的大奶奶身边还有个会功夫的姑娘。平时见不到,只是那日贾家的夫人与大姑奶奶去那院里时见过一次。另外……陈妈妈说,大姑奶奶去年春天还落了一次胎……”

    “啪”蒋氏抓起茶碗摔就往一边墙上摔去。那老妪瞧了眉毛也没动一下,似是已经习惯。摔了茶碗,那蒋氏顺气了许多,转眼瞧着老妪,厉声问道,

    “此事暂且不提。秦妈妈,那事儿可有信了?”

    秦妈妈恭敬凑到蒋氏跟前,低声回报,

    “都查清了。那位大奶奶身边的四位妈妈,四个大丫头,八个二等丫头,皆是上有所赐。原本跟在她身边伺候的那些人,在那件事后,都被打发了。大奶奶成亲前一直住在威闽侯府,深居简出。我那大儿子盘庚了有三个月,还是没有打听出大奶奶的任何消息。另她身边的四个妈妈皆是无亲无故的。倒是那几个丫头,出生各异,父兄尚在,似是可作为一番。”

    蒋氏点了点头,又问,“那些产业可打听得了?”

    秦妈妈面露难色。蒋氏眉毛一挑,秦妈妈瑟缩了下,立即跪下连连磕头,

    “夫人恕罪,夫人恕罪。我那老头子已经亲自去了。不日定有消息。那位也是个能人,几位管事行事小心,口风可紧了。”

    说着,瞧那蒋氏脸色灰暗,立即改口,“是我那小儿子办事不利,还请夫人责罚。”

    蒋氏冷哼一声,挥了挥手,淡道,“罢了。十日后我要确切消息。还有那几个丫头的软肋之处。若是届时还没准信。秦妈妈,你跟我了这些年,休怪我无情了。”

    秦妈妈诺诺称是,跪着退出了厢房。待到了外头,那三四个丫鬟竟无一人敢上前搀扶。秦妈妈扶着墙颤巍巍的站起,也不敢多做停留,直往那府邸倒次房而去。屋内丫鬟面面相窥,脸上皆是惊色,只是竖起耳朵听着,生怕蒋氏迁怒。

    秦妈妈一瘸一拐的回到房中,一个二十上下媳妇子打扮的女子迎了上来。女子张了张嘴,却被秦妈妈的眼神打断。女子扶着秦妈妈上了炕床,眼中含泪,转身拿出药膏帮秦妈妈上药。她嘴巴微动,似是未发出任何声音,那秦妈妈却还是听见了。女子道:

    “娘,可是夫人又难为你了?爹,相公还有小叔花了多少工夫依然打听不到。贾府的大奶奶到底也有些身份,怎得是好随意拿捏之人。如此,可不是要了我们的命吗!”

    秦妈妈摇了摇头,用相同的方法回道,

    “休得胡言,那位手段最是下作。我们一家的身契还捏在她手里。她惯会的手段便是把人卖去那最肮脏龌龊之处。我老了,可是你们要怎么办。”

    女子没忍住,泪水无声落下。那秦妈妈伸手擦去了女子的眼泪,安慰道,

    “别再想你那妹子,如今怕是早就活不成了。夫人没迁怒与你,也是你与我那小子成了亲。说是给我三分薄面,还不是我还有用?唉,只能怪我们命不好。做人奴才,可不是任人摆布吗?别人家,兴许还有放出去的机会。我们府上……”秦妈妈冷笑,

    “别说放出去,就是连庄子上也是去不成的。但凡有了错处,直接发卖。去那苦寒之地,到底有个活路。若是卖去了那龌蹉地方,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如此毒妇,老爷也不管吗。”女子气不过,到底不敢出声。

    秦妈妈无奈摇头,“老爷怎有那等本事。还不是被拿捏的死死的。府中她是说一不二的。大奶奶,二奶奶皆听命行事,可敢多动一步?这没把柄,她也能做出把柄。”

    女子咬唇,又听那秦妈妈叹道,

    “唉,你知道夫人是什么出生?在江南谁人不知道姑苏蒋家?那可是真正百年传承的医药世家。京中尚有太医师承他们家呢。夫人虽为女子,那医药上头确是极为精通的。你且瞧着,那贾府早晚会被大姑奶奶捏在手里。”

    女子低头不在言语,=帮着秦妈妈料理伤势,只是心中恨意难消。

    纵使蒋氏手段再强,自然也无法知道那秦妈妈婆媳二人无声交谈。她半眯起眼睛,慢慢盘算起来。蒋氏这一生笃信没有收买不了的人,端看下的饵罢了。人总会有破绽,有了破绽变好拿捏。即使没有破绽,她也有办法制造一二。更不提那陪嫁之中,还有那无声无息便可了结人命的秘方。

    一路杀伐果决,蒋氏倒也舒坦了大半生。如今她自然瞧不上王氏畏首畏尾的做派,对于梓莘更是嗤之以鼻。思及王氏这两年来作为,蒋氏更觉女儿蠢笨不堪。又想女儿口中铁桶一般的擎苍斋,不觉来了脾气,定要瞧一瞧那位前首辅遗漏孤女究竟何能能耐。

    梓莘虽未出院门,却也得到消息,有人对她多方打探。待得了白姑娘传来消息,一切出自王家夫人之手,她不由再次感慨:人艰不拆,作弊有理。

    若是以她水准,又无金手指,怕是早已不知死了几次。她本就是个懒散之人,生性不爱争端,只要不来惹她,倒也乐得各自欢乐。如今那王氏之母居然把她身边四个妈妈,四个大丫鬟,八个二等丫鬟调查的清清楚楚,甚至想对那管事下手,梓莘不觉真心恼了。

    她轻抚着左手虎口处的蝴蝶印记,想着是否要来个釜底抽薪,一劳永逸之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5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