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仁业二十七年,流年壬戌。

    正月初一,新春佳节,普天同庆。惯例,这日京城五品以上文武百官及其诰命夫人一同进宫谢恩。如今那荣国府两位小爷皆为白身。梓莘虽顶着太子妃义妹之名,到底并无封号在身,如此盛举自然无福参与。更不提那王氏不过是王公之孙女。

    丑正三刻,贾代善与史氏两人便换上朝服出门子了。待贾代善夫妇走后,贾赦与贾政各自携娘子自家小院。那梓莘一回擎苍斋便命人抬了几框铜钱来助兴。院中各人早就得了赏,如今不过是逗个乐子,玩的不亦乐乎。擎苍斋内喜气洋洋,却也有那不服之人。只是但凡有三分眼色也不会挑在此时闹事,如此,便不是给人添堵,而是自寻死路了。

    贾政住在荣府西侧,名曰:及第院。那是贾政婚前搬入时改的名儿。任谁瞧了都是他意,自然是取状元及第之彩头。如今这小院内倒也颇为热闹。回到堂屋之中,贾政便瞧见两位美人在跟前忙碌,一个温顺可人,另一个灵巧秀丽。待得再瞧身边娘子端着贤淑,贾政自觉人生完满,若是来年下场能有收获,且一路科举顺遂便是此生无憾了。

    王氏瞧着那两位穿着几乎一模一样桃红衣衫的女子,面上不显牙根却快咬断了。周姨娘,邹姑娘两人生的模样性子截然不同,如今牢牢把持住了身边的男人,自己还不能说上一句。在贾政面前,王氏历来敦厚守礼,怎得会与妾室通房计较。

    周姨娘与那邹姑娘都是那伶俐之人,对于贾政与王氏的脾气早就摸透。如此见二人进来,也不管那王氏有多少真心,殷勤伺候,皆摆出了体贴温顺之姿,引得那贾政连连称赞。王氏微笑点头,一想到明日就是初二,脸上倒也露出几分真心的笑容。

    正月初二,又称“大年初二”,是那出嫁女回门之日。

    去年年底,因王家长子进京赶考,他们这一房已经搬回了京城。王氏又偷偷拿着贾代善名帖,帮着娘家在城内靠近西边地方买了一个五进大宅,一家老小也算安顿下来。王家老爷与夫人瞧着住所颇为满意。儿女皆已成亲,心中更是大定。

    王家这支第二代嫡出两子两女。长子王子胜,是个不喜欢读书的,却也帮着家中庶务,实乃中规中矩之人。

    次子王子腾乃文武全才,此次进京便是参加武举。王家赶着提前入京,又是年前,自然是想接着贾家之势找些门路。那王子腾倒也是个人物,短短时日,倒也三教九流结识不少人脉。这才有了那邹姑娘之事。

    长女便是那王氏,次女许的是金陵皇商薛家。如此倒也可以见那王家二老对儿子的期许。两个女儿许了截然不同的人家,如今倒也是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了。

    隔日,贾政携王氏带上那满满一车年礼往王家而去。这厢贾敏也带着夫婿及年礼回门。瞧着女儿愈发娇艳欲滴的容颜,眼梢眉角掩不住的喜色,那史氏终于放心,竟有几分老怀安慰之感。又想到家中两个儿媳,便又不由拉着贾敏长吁短叹。

    贾敏一面安慰老.母,一面又心中感叹幸好自己的婆婆不是如此。她且不知道让儿媳与儿子离心对母亲有何好处。只是,那史氏虽然无状,但到底给自己寻了一门好亲事。思及,贾敏更加诚心的安慰起母亲来。待史氏放人,贾敏终得闲去了那擎苍斋。

    梓莘瞧着贾敏,一身大红金丝刻丝褙子,内里是那殷红软绸襦衣,下系着百褶单色襦裙。腕上带着金丝镂空捻珠镯一对,手上并无其戒指等物。本是大俗的颜色,却不知道贾敏何故,着其身不见庸俗之态,却是那清丽雍容之气。梓莘摇头咋舌,贾敏脸颊一红,伸手就要哈梓莘痒痒。梓莘咯咯而笑,举手讨饶,

    “好妹妹,饶了我吧,我不笑就是了。”

    贾敏自然不依两人笑闹一番。如此闹罢,两人又整顿了衣衫,重新坐好。待对视一眼,两人不由噗嗤同时笑出声来。梓莘侧头看着贾敏,微微点头,

    “看妹子如今之色,我全然放心。看来,那位贵婿待妹妹自然是极好的。”

    贾敏红着脸,倒也不在羞涩,伸手又捏了捏梓莘脸颊,笑道,“如今我瞧着嫂子的模样,容色更是出众。想来大哥哥对嫂子也是及其宠爱的。”

    梓莘毫不扭捏,一仰头脸上带出得意之色,“那是自然,他敢待我不好。”

    贾敏掩帕而笑,指着梓莘摇头。待笑过一阵,贾敏对着梓莘正色道,“大嫂子,待过了年,你随我各家走动走动吧。”

    梓莘挑眉,自然明白了贾敏话中之意,却含笑着扯开话题,指着贾敏跟前茶盏笑道,

    “妹子且尝尝这款。这个也是那小琉璃上来的乌龙,有个极有趣的名儿,叫‘椪风茶’。”

    贾敏也不多谈,依言端起一杯喝上一口,顿觉口中香气四溢,淳厚温和中带着丝丝甜味。她眼睛一亮,笑道,“嫂子,这茶我喜欢,可有我的份儿?”

    梓莘笑着点头,已经命人送上一包,盈盈笑道,

    “这‘椪风’在闵南那边是吹牛骗人之意。这茶会有此味便是经过了一种叫做小叶蝉的叮咬。据传,那是有户人家,家中遭遇劫难,过了收成之时。待到秋日上山,茶叶已被虫叮咬不像话。可家中还急等着用钱,便也匆匆收割,用那最重之烘焙之法做得了成茶,拿去集市。有个好心人瞧见了居然有人卖此等茶叶,上前询问。闻得茶人之故,权当帮忙好意买下,赏了下人。却不想那人闻得长随泡茶之味,细细尝过确定实乃上品。”

    贾敏喝着茶点头笑道,“正是好人有好报。那人只得如此秘法,岂不妙哉。”

    梓莘摇头,脸上笑容更甚,“那人是个心实的,得了好处并不得意,却是跑去了找了卖茶之人,告知真相。那卖茶之人心怀感激,两人一同合作,倒也创出名堂。”

    贾敏若语所思,瞧着梓莘,便把那劝慰之余统统咽下,罢了,罢了,她已是出嫁女。不管府邸如何,只要她身正便是够了。出嫁已有三四月,婆母已关心起她的肚子。这林府生丁单薄,这些时日贾敏自觉与夫君恩爱非常却依然毫无消息,不觉思量起拿梓莘给的秘药来。

    贾府这边和谐欢喜,王府见了女婿自然也是客客气气。姑奶奶是娇客,这女婿更是尊贵。府中上上下下皆把那贾政奉为上宾。成亲虽已两三年了,今日却是第一次回门。贾政哪里经过如此招待,自然心下欢喜万分,对岳家之人更是真心实意的奉承了。

    王氏之母姓蒋,乃姑苏大家出生,十六岁上嫁到王家。如今虽府中也有通房妾侍,可蒋夫人自那嫡出儿女四人便也满足。且她手段颇足,那王家老爷至今还未有庶子庶女出生。那些个姨娘通房在蒋夫人面前各个战战兢兢,从不敢多说一字,多走那半步。

    待母女二人说私房之时,蒋夫人听得女儿诉说婆家种种,当下脸色一沉,目光一扫,屋中仅剩的婆子也乖乖而出。王氏瞧见蒋夫人如此,怯怯的缩起了脖子。

    那蒋夫人一拍炕桌,低声怒吼,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在我面前摆出这副样子作甚?打小我是如何教你们姐妹二人?你妹子才成亲多久?如今在那薛家可是说一不二的。你那妹夫身边之人早就被打发的一干二净。再看看你,成亲已经两年,到底做成什么事儿?不说那捏住那贾府要害,端是女婿身边怎么得有了下了聘书的姨娘?你糊涂了不是?聘书不下,管她生了一窝孩子,皆是奴才,随你发卖。这下了聘书,官府坐实,你倒发卖一个我瞧瞧。这贾家还有颜面没有?”

    蒋夫人气结,王氏扭捏着上前,倒上一杯水。这王氏在外头也是端正有礼,只有在自家母亲面前,却忍不住的怯场。每每母亲教训,她便觉得自己实在无用,及不上母亲手段万分之一。这头刚想说些什么,却听蒋夫人拍着案几继续骂道,

    “还有你与你哥哥有做些什么勾当?你是闲来无事戏文看多了不是?居然出了如此昏招。你也不看看你大伯是何人?他屋子里头可就你大嫂一人?我来这些时日,便也听说那是顶顶风流倜傥的人物。如今二十有二的年纪。他这样的人物会看上那种丫头?只有你家没见过市面的夫君才会中招。

    如此大事居然不与我商量,现在好了吧。如今我无论如何生气,在女婿面前,却只得客客气气。回头你就给那周姨娘,邹姑娘的统统下药了事。还有,你那位大嫂哪里也不能放过。我怎的就生了你这个蠢货。眼睛里不知道瞧些什么。为何我舍近求远把你嫁到京城?你女婿年纪不小,却无功名在在身,我又图他什么?”

    王氏还想辩解,却生生吞下。她协助史氏理家管事,又何曾不晓得这贾府泼天的富贵。如今她不过沾染一二,出息居然比她陪嫁庄子还多。尝过了肉味,谁还想去吃素?王氏连连点头。蒋夫人瞧着女儿无用的模样。当下只是叹了口气,无奈道,

    “罢了罢了。看你也是不中用的。过了正月,我便亲自上门,会一会你那婆婆,还有你那位大嫂。我就不信了,区区一介孤女有什么不能对付。天家还能伸手到这内院?”

    王氏闻言,当下喜极而泣,恨不等立即就过完了这正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十四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4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十四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