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贾赦兴致勃勃说着。

    梓莘眨巴着眼睛,带着几分好奇却有皱起眉头,故作嫌弃的推开那贾赦,“快去洗洗,别脏了吃食。”

    贾赦目光一扫,只见那炕桌之上摆着几道小菜:糟鹅掌、火腿炖肘子,板栗烧野鸡,另有几道绿油油的新蔬,并着一道虾丸鸡皮汤,一旁小火炉上还温这一壶花酿。淡淡酒香中隐隐带着灵气,贾赦笑道,

    “你什么时候爱上酿酒了?”

    梓莘侧头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娘子我无所事事,可不要找些事儿来做吗?这几日整理古籍瞧见了一本酿酒的书。材料换上了灵谷,灵草到有奇效。唉,这三天两头总闹出些动静,我可不要好好保养一二才好。”

    贾赦笑着摇头瞧着梓莘调皮的模样,不觉伸手摸了摸梓莘头发,“娘子辛苦,为夫明日起倒是空了。你我二人也荒废了些时日,今晚定要好好修炼一番。”

    梓莘白了贾赦一眼,赶着他回净房好好梳洗一番。待贾赦再次进门,已换上一身月白长袍,长发松松绑在脑后,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慵懒。那贾赦进门也不朝自己位置坐下,而是腻在了梓莘这边的炕床之上。他伸手揽住了梓莘的腰际,微眯着双眼,在她耳边笑道,

    “如此日子真是舒服。真不想管那外头之事!只是这样抱着你一辈子便足以。”

    梓莘抬手摸着贾赦柔顺的长发,刚侧头想说什么,却被那贾赦偷吻封住了朱唇。唇齿相抵,梓莘隐隐觉得贾赦今日有些不同,不知他在外头遇到何事,却也万分配合,回应着恰到好处的热情。许久之后,两人终于停歇,相视一笑,各自添上了酒,对酌起来。

    “对了,你刚刚说的新鲜事究竟何事?”

    贾赦闻言,哈哈大笑,身体向后仰去,倒在了锦被之上。梓莘拧眉斜眼瞧着,待到这贾赦终于笑够,直起身子轻啄了下梓莘粉嫩脸颊,慢慢说道,“事情还要从三日前说起……”

    原来那三日前,贾代善对账之时,发现近郊那一处庄子账目不对,便遣了贾赦前去核对。那贾赦一早出门,回府之处已经是酉时二刻,天色渐暗。走到东门大街却见贾政打伞而行,自然停车请贾政上来。

    贾政虽平日里看不上那贾赦,这会日子到不推辞。雪到越来越大,密密麻麻的。马车缓慢前行,车厢内烛光闪烁。贾赦端着茶杯自顾自的喝着茶,倒不理会贾政。贾政从小就不喜这个过分好看的哥哥。两人相差不过已一岁有余,自然少不得被比较。他不解明明自己更会读书,为何大哥却处处比他讨喜。

    瞧着贾赦悠闲自得的模样,那贾政隐隐有些气恼,不觉开口就是,

    “大哥,按理有些话不是我做这个弟弟该说的。只是……”

    贾赦放下茶杯,嘴角带着嘲讽,一双桃花扫过贾政,笑道:“既然二弟知道是不该说的,何苦又要说呢。”

    “古人有云,忠言逆耳。今日弟弟就不合礼数,忠言逆耳一回。深的我也不说了,想必哥哥还是记得弟子规的。父母之命,皆不可辞,更是不能违背。如今哥哥打算何时给那刘姨娘名分?”

    贾政扬起下巴,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拍在炕几之上,脸上带着得意之色,

    “这便是我那周姨娘的聘书了。衙门过几日就要封印,我看大哥还是明日抽空就去办了。”

    “多谢弟弟提点。不过为兄尚有几点不明,还请弟弟赐教。”贾赦半垂这长长睫毛,端起茶盏,把那大笑冲动掩饰在茶盏中。

    贾政闻言,脸色更是正了几分,声音带着冷然,只是吐出两个字,“且问。”

    贾赦放下茶盏,嘴角向上,扯出好看到弧度,轻笑,

    “母亲赐时说着是姨娘。可是这姨娘也是分三六九等。我们府里因父亲之故,无参考之例。不过那宁府敬大哥倒是有那例子可循。再瞧那天家,后妃晋级也讲究那有功有孕。且不知你那周姨娘如今可是有孕在身?若是如此,我这个做哥哥倒是恭喜你了。”

    贾政脸一白,那周姨娘刚刚收用了不过七八日,怎得会有孕?自然想到那位未过明路,被赶出府的火儿,还有自己未出世便夭折的嫡子。看向贾赦目光更加不善。

    贾赦不管贾政脸色,继续笑问,

    “不管那宁府家规如何,父亲倒是有提及,我贾府虽不计较那不记名的通房丫头,好听点的,也可给个姨娘之名。可到底,这律法之上,依然是丫头之名。如今弟弟上赶着报衙门,给那周姨娘定了名分,想必弟弟是真的喜爱那周姨娘吧。这倒也是可喜可贺。”

    贾政的脸几乎没了血色,嘴唇也开始发抖。贾府虽无家训说是几岁无子才可纳妾,端看父亲一生别说是那姨娘,连个通房丫头都无。贾赦虽是嬉笑,可话锋犀利,让他无所适从了。贾赦正欲继续追问,却觉马车一顿,外头响起了嘤嘤哭声,细细小小,似是女子之声。

    跟着,只听那长随何山,颇为无奈的声音传来,

    “姑娘,快起来吧,这大冷天的,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呜呜呜,奴家走投无路,还望官人救我。”

    女子声音入耳,贾赦便是眉毛一皱,似是勾起他不堪回忆。那贾政瞧见贾赦如此,心中倒是暗喜起来,当下掀开车帘,转头对着贾赦说道,“我们还是下去瞧瞧吧。万一是车马碰到人,万不可不管不顾,倒是让人说我等仗势欺人。”

    贾赦弯了弯嘴角,下车果然瞧见一身素白的女子跪在马车之前。大冬天的,瞧着那一身单薄的素白孝服,贾赦更是生生憋住了笑意。那姑娘生的倒是不错,举手拭泪间楚楚可怜颇为动人。只是瞧这天气,这一身,别说是几个时辰。就是待上一刻,绝对不会还有如此颜色。他眯眼在心中盘算一般,究竟何人想要把这女子送到自己眼前。那贾政已快步上前,扶着那女子走到街边回廊之下,解下身上大袍披在女子身上。

    “姑娘有话好说,怎得当街拦车。”贾政皱着眉,似乎想到什么,左右瞧了瞧,急急往后退了几步,弯腰作揖,“姑娘多有得罪,方才见姑娘……”

    女子抬眼瞧了贾政一眼,似又扫向贾赦,微红这抽泣道,

    “公子何须多礼。奴家感激还来不及,公子又何曾得罪了?也是奴家命苦,三四岁的时候便没了亲娘,这自然是有了后娘便有了后爹。奴家五岁被送到了养父手里,从此相依为命。奴家倒是真的认他做爹爹的。

    爹爹是手艺人,拉的一手好胡琴。奴家跟着爹爹学着唱曲儿,靠着卖艺为生,本也可以度日。前些年家乡发大水,大家都活不下去了,爹爹无奈带着奴家一路向北才到了京城。不想,爹爹前几日一病不起,今日立即就不行了。客栈掌柜嫌晦气,把奴家赶了出来。如今……如今……”

    贾赦好笑的看着女子做派,再拿眼瞧贾政,却见他捏紧拳头义愤填膺的模样,眼神示意何山不必多言,只管看戏。

    果然,那贾政上前一拱手,解下钱袋递了过去,便道,

    “姑娘,在下不才,银两倒是有些。这荷包内有五十两银票,另有二十两碎银,虽然不多,倒也可以让你父亲安葬。眼下就要过年,姑娘这一身怕是……”

    女子扑通一声跪在贾政面前,连连磕头,“大恩不知如何谢。今日公子救奴家与水火,奴家便是公子的人了。奴家本意就是卖身葬父。如今,如今……”

    贾政连忙上前扶起女子,那女子顺势倒入贾政怀中,贾政哪里经过这些,顿时愣在当下,却也丝毫没有求助贾赦之意。贾赦挥了挥手,自行上车,令何山驾车而归,不理那后续之事。

    梓莘听得一愣一愣,不觉脱口而出,“那女子可否姓白?”

    贾赦扬眉,端起酒杯喝上一口,呵呵笑道,“娘子问的好笑,这穿白衣的女子,就姓白吗?”

    梓莘眨巴眨巴眼睛,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不知。我曾经待的世界,有那写故事之人,倒是描绘过类似故事。这个不是小世界吗?我想着兴许就融合了呢。那后来呢?”

    贾赦目光飘向酒杯,梓莘会议立即斟满。贾赦一饮而尽,继续道:

    “我那个弟弟是顶顶正经的人。自然是出钱出力,安葬了那姑娘的养父。那姑娘见养父入土,又称是为奴之人,以日代年为父守孝。如今孝期已过,自然是跟着回府了。”

    梓莘眨了眨眼,诧异问道,“那是谁安排给你的?”

    贾赦欣慰点头而笑,“常言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已经查证,此女便是那老二家的,令其兄找来的。”

    梓莘点点头,想起这几日在史氏那处遇见王氏之时,她眼中带着的得意嘲讽,当下了然。梓莘想着王氏素日做派,不由笑道,

    “不知道,如今那边院子又是怎得一幅场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3》,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十三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3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十三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