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弟子规有云: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必告,反必面。

    这贾府史氏当家,自诩为豪门勋贵之家,以上乃为人之根本也。由此,贾府对于晨昏定省有着明确的时辰要求。晨省:辰时一刻需到,然两位儿媳伺候用膳。昏定:申时三刻,而后两位儿媳伺候用完膳。那日史氏硬抢不成,厌烦两位儿媳,又因女儿出阁在即,故一直憋屈着不发作,每日也只是匆匆几句,不用两人伺候。

    如今已经到了腊月,年关已至,府邸上上下下事情多杂,故史氏又重新用起了王氏,依旧远着梓莘不让她插手府中事务。也是那史氏不解梓莘之心。对于这府邸之事,那梓莘是没有半点兴趣。她生性不爱揽事显摆,加之对贾府那些烂事心有余悸。事事皆不是一日形成,也不知道如今到底是何笔烂账,她不想步上那凤姐后尘。

    这日天光还好,贾政午歇刚起,便听得外头有小丫头来传,说那史氏招见。他立即匆忙梳洗,携王氏往那荣禧堂而去。

    进了堂屋见史氏端坐上方,贾赦与梓莘坐在史氏下手,匆忙上前行礼。史氏瞧着自家小儿子,心中颇为感慨。这小儿子相貌也是不差的,只是如今这屋子里的比较起来,竟然是落得下乘了,不免怜惜起来,挥了挥手,和蔼笑道:

    “政儿何须多礼,快入座吧。”

    “谢母亲赐坐。”贾政用标准姿势行了礼,慢慢退到自己座位。王氏跟在他身边一一照做,目光却落在对面梓莘身上。

    贾敏回门之后,两人几乎没有打过照面。那梓莘仿佛能加会算一般,无论她何时来晨昏定省,总能避开不见。

    有一日,她早早到了,就是为了等上一等,对着梓莘奚落一番,却不想那李妈妈亲自来告假。王氏窝着火无处发泄,倒是苦了身边伺候的人。如今王氏瞧着梓莘面色极好,吟吟带笑,虽低头不语,但是依然一副绝色容颜,与她身边的男人相得益彰。

    王氏心中来气,刚想开口,却听史氏悠悠笑道:

    “政儿这几日读些什么书?”

    贾政连忙站起,恭恭敬敬的答道,“谢母亲关心。儿子反复念诵那四书五经,学那八股策论,只想着来年父亲可以让儿子下场一试。”

    史氏点头微笑,微笑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贾政慢慢坐下脸上透着隐隐得意,继续说道,

    “母亲,我想着下届院试是必定要参加的。我三岁启蒙,六岁入族学,过了年二十有一,切不可在蹉跎了。”

    说着,贾政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贾赦。贾赦却浑不在意似的,低头轻抚着自己袖口。

    史氏不予置否,只是点头笑道,“你有心了,此事还需与你父亲好好商议。”

    以她心思自家儿子早该下场了。若是如此,或许就能和那女婿一起中举。可是贾代善却不许贾政参加,似是不看好他似的。如今听贾政提及,却不好一口答应,也不想在大儿子面前下小儿子的面子。

    贾政得了史氏肯定,脸上更是露出几分难以自制的得意之色,瞧着贾赦目光有着些许肆无忌惮了。

    梓莘自然觉察到了贾政目光,到底男女有别不好抬眼打量,却也把贾政之举净收眼底,不免多了几分好奇。想着不动声色的把目光转到贾赦身上,却对上他满怀笑意的眼神。四目相处,两人心领神会。

    “赦儿,你每日不着家似的,可在忙些什么?”史氏转开话题,关心起大儿子的起居来。

    贾赦甩了甩衣袖站起,笑道,“帮着父亲搭理一些外头庶务。母亲也知我是个不喜读书的。”

    史氏目光在屋内一扫,想要趁机教训梓莘的话生生憋了回去。瞧着门帘掀起,鸳鸯低头进来,脸上顿时大喜。

    那鸳鸯低头走向鹦哥,目光却已室内扫过,待瞧见了鹦哥脸色得意之色,心却反而安定了下来。待她在鹦哥身边立定,史氏笑呵呵的指着两人笑道,

    “老大家的,老二家的,这鸳鸯,鹦哥你们都是相熟的。她们是我身边最得力的。因我舍不得放了她们出去,倒也耽误她们至今。

    我最喜两人的妥帖温顺……不然你们一人一个带了回去,留在屋里伺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你们一个忙府里的,一个忙自个院里的。对着老大,老二难免有个疏忽。有了她们伺候,我也好放心呢。”

    梓莘闻言抬头扫过两人,鸳鸯低着头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倒是那鹦哥虽也是低眉顺目,却隐隐可见她竭力抿着嘴,脸颊微红,似是极高兴的?梓莘拧眉看不明白。却听史氏又说,

    “鹦哥本姓刘,鸳鸯姓周,如今你们带了回去,再重新赐名吧。鹦哥就给了老大,鸳鸯稳妥老二家的,就予你了。”

    梓莘眉毛微抬,目光转向王氏只见她脸色惨白,死死的盯着鸳鸯的脸。再瞧那鸳鸯不喜不怒,看不出半天情绪,又想到了史氏刚所言,莫非这鸳鸯就是贾政日后的那位周姨娘?

    不提几位妇人心中各有千秋。先道那贾赦惊异的瞧着史氏,面色渐沉,却不见他开口。那贾政急急忙忙站起,走到史氏面前,深深一揖,满怀感激:

    “谢母亲赏赐。”

    王氏瞧着贾政如此,藏在袖中的手捏紧了拳头,指甲几乎要嵌入肉中。再看贾赦不推辞也不接受,梓莘拧眉不知想些什么,当下笑道,

    “嫂子莫非不愿接受母亲赏赐?”

    闻言,梓莘回神,嘴角上扬,刚想出言回击,却见一只大手按住了自己的手。贾赦慢慢站起,只是对着史氏淡笑,“母亲赐自然是不敢辞的。”

    王氏当下大喜,脸上却不露声色,对着梓莘面露嘲讽之色。梓莘无奈,有种膝盖隐隐作痛之感。

    “既然如此我也乏了,现下你们就把人带走吧。”史氏脸上露出厌倦之色,抬了抬手,“今日昏定就免了吧。回头好好安顿她们要紧。”

    听得此话,贾赦拱手作揖,拉起梓莘抬脚就走。那鹦哥不觉快步跟上刚走到外头。一个小丫头已经抱着包袱等在那里,鹦哥笑呵呵接过包袱塞了小丫头几枚铜钱,又快步跟了上去。

    虽然贾赦从未正看瞧过她,鹦哥心中也是及欢喜的。想到那赖家的对自己的承诺,当下决定要好好答谢一番。没走几步,却见前头停下,贾赦淡道,

    “今后你便叫哑儿吧。”

    雅儿?鹦哥面露喜色,盈盈下拜,刚要说几句感谢之词却听梓莘娇嗔道,

    “夫君,一个姑娘家的,怎好用那个字。叫个花儿,草儿的,也比哑子的哑这字强啊。”

    哑儿?鹦哥不是愚笨之人,自然听出了贾赦话中有话。她微抬头,来不及说些什么,却瞧见贾赦对着梓莘微笑,无比温柔的吐出几字,“为夫喜欢。”

    “谢大爷赐名。”

    改名为哑儿的鹦哥,立即识时务的低头谢恩。

    她低着头,这个角度正好瞧见跟王氏而走的鸳鸯,心中不觉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鸳鸯跟在王氏身后,心中冷笑,这史氏果然面慈心冷,手段极其毒辣。不过……她偷偷瞧了一眼贾政背影,却不想正正遇对上了贾政目光。她立即像那受了惊的兔子,把目光移开。

    贾政见了,心下一挑,不知为何居然觉得血脉有些沸腾。压下心中所想,他一脸正色先王氏半步走在前头。王氏牙根紧要,却又无可奈何。

    待回到院中,王氏立即命人布置了西厢房,又让周瑞家的找了两个不记名小丫头,让以后伺候着鸳鸯。

    最后,王氏又拿出二两银子,命小厨房备了一桌酒席。贾政欢欢喜喜的又当新郎,见鸳鸯柔美温顺,心中更加喜欢了几分。没过几日,贾政赶着上了衙门下了聘妾文书,鸳鸯终究名正言顺起来。因鸳鸯娘家姓周,从此人称周姨娘。

    这头哑儿回到了擎苍院,由着丫头带着来到西侧耳房。这里一排隔成了七八间,小丫头指着其中一间微笑,

    “哑儿姐姐如今先住这儿。先头几位姐姐都是住在这里的。大奶奶平日由几位妈妈还有大奶奶带来的几位姐姐伺候,不需要劳烦姐姐的。姐姐安心住着。”

    小丫头的话音刚落,那便见几扇房门同时开启,里头走出六个娉婷女子,其中居然还有个老熟人。那人见到哑儿也是一愣,随即展颜。哑儿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转身就想逃跑。

    空间内,贾赦牵着梓莘走在山间小道,吸着浓郁的灵气,紧绷的心终究放下不少,却听梓莘调侃的声音传来,

    “恩侯,我瞧着擎苍院内似是不够住了。西侧耳放怕是如今已经塞满了。”

    贾赦转头看着梓莘,脸上露出苦涩。梓莘微惊,上前揽住了他腰。贾赦伸手拥住了梓莘,淡淡而笑,

    “那六个是从我与你定亲开始,那位陆陆续续赏进来的。我如今的这位母亲与我,倒是疼爱有加了。”

    梓莘了然,把脸埋入贾赦怀中。似乎,无论哪个世界中的史氏对于贾赦这位长子,均是无甚真心的。

    是夜,哑儿满心期待,却不见贾赦上门,心中自是把梓莘骂上了千百遍。当下决定第二日要在史氏跟前告上一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0》,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十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0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十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