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柔和的风拂过梓莘的脸颊,男人缓缓向她走来,嘴角还噙着微笑,长发随风而动,隐隐而露的胸膛更是多了几分邪气。梓莘闭起眼睛,心中再次念起了安神篇。她告诉自己,眼前不过是自己的想象而已。贾赦怎么可能这副摸样的出现在这里。

    “娘子,怎么不愿意看到为夫吗?”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梓莘仿佛可以感受到那人吐出的热气在自己耳边萦绕。她依然闭着眼睛,努力的随着安神篇而呼吸。心中不断告诉自己,眼前的不过是幻影而已。记得曾经看过的修小说里,但凡境界突破,总会有各种异象产生。现在,考验她心性的时候到了。

    贾赦盯着梓莘,她白皙的脸上,一双凤眼紧紧的闭着,眼珠却在不停的转动,显然是在强撑着不让自己睁开。已经等了许久,他倒也不着急这一时一刻,双手环抱胸前,看着小妻子默念着心经中的安神篇。想着,他挑眉看了眼立在一旁的大石,嘴角笑意更深。抬手摸了摸鼻子,贾赦暗自祈祷这位得知真相后,切勿大怒。

    梓莘闭着眼睛,渐渐的与空间融为一体,呼吸心跳皆与微风同步。如今她已进入大圆满,成了此空间真正的主人,如此焉能感觉不到其他人的存在。思及往事总总,无论在前世亦或是在这里的五年,她张梓莘何尝随心所欲过,认命妥协努力向上似乎是她一直在做的事情。面对困难直觉绕开规避风险几乎成了她的本能。如今再想前世的那位闺蜜,行为未必就真的毫无破绽,不过是她本能的否定罢了。

    终于,梓莘睁开了眼睛,对上那对让她心跳不已的桃花瞳。

    “我有这个空间,甚至来这里皆是拜你所赐?”梓莘抬起头盯着男人,嘴角虽然含着笑意,眼里皆是冷然。

    贾赦哪里见过梓莘这副样子,眨了眨眼睛,随手一翻,一块玉石出现在他手心,“娘子先看这个。”随着贾赦话音而落,天边仿佛出现了一块巨幕,上头人影攒动。待梓莘看清,只觉脑袋嗡的一声,似有许许多多的记忆瞬间涌出。

    “娘子,你我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好?”

    “娘子,你看,琛儿长的多像你。”

    “娘子,你要坚持住。没有了琛儿,我们还有琏儿……”

    眼泪不知何时已爬满脸颊,待梓莘再次抬头看向贾赦,表情已然不同。原来,那初初相见的心跳,并不只是因为他的好皮囊,原来真有前世今生之说。只是,她不明白,在她的认知里,那不过是一本书而已。又怎得会是真实存在?梓莘茫然了,一时不知真假,无所适从了。

    贾赦轻叹一口气,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梓莘却敏锐觉察,连连退后数步,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贾赦无奈只得站定,解释道,

    “莘儿,我知晓,你曾经的世界里,那不过是一部书而已。你可知,这皆是警幻的阴谋?你细细想来,那书在你曾经的世界中,是否人人皆知。众人与我贾府,又是何等评价。想来,曹公力作却不想被那警幻利用,专引那一心追寻情爱之人进入,以此收集那痴男怨女之痴情怨气,以供她修炼。”

    梓莘拧眉,微微低头思索着贾赦所言。在听来全然匪夷所思。虽也听过有人对警幻行为不解,加之离恨天种种倒也确实让人疑惑。可是,又要她怎得相信此人所言。莫怪梓莘多疑,任谁都不会相信自己曾经世界中的力作,居然会是所谓的神仙用来供自己修炼的。

    贾赦见梓莘依然不信,反手一握,再摊开掌心的时候里头躺着一粒药丸,“你可认得这个?虽然这里确实我给予你的,但你是唯一的主人却不会更改,这要药丸便是我为你炼制‘赤胆忠心丸’即使对我也是一样有效的。”说着就要丢与嘴中。

    梓莘身轻如燕,瞬息人已落在贾赦面前,她一掌拍落那枚药丸。梓莘堪堪在贾赦面前站定,却一脸惊魂未定。方才她不过是心念一动,人已经飞来起来,待回神的时候,居然做了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贾赦轻笑,伸出双手如愿以偿抱得美人,

    “这便是大圆满不同了。他日与我双修之后,更会日益精进。”

    梓莘被贾赦拢入怀中,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暖,她几乎是本能的伸出双手环抱住了贾赦的腰际。想着,今日才刚刚想要给予他一个机会,不曾想如今却以如此亲昵,心中非但不排斥,隐隐还有想要更亲密的念头。

    “等等,这石头上功法不会是什么双修功法前半部吧!”梓莘抬起头,对着贾赦眯起了眼睛,脑中闪过这个荒唐的念头,嘴里自然的就问了出来。

    贾赦呵呵笑着,低头轻啄了一下梓莘的额头,缓缓而道,

    “娘子莫急。先听为夫解释。石上心法确为那双修功法中,女子修炼的上半部。到了大圆满之际,就修炼下半部了……”

    “所以,那天晚上你见我故意弄出疤痕,便顺势而为?其实,你就是在等我突破大圆满吧!”

    梓莘气结,伸手想要推开贾赦,却被他牢牢固定在身前。无论手中出多少力道,贾赦却好似总比她高出那么点,正好牵制住她。

    却听贾赦在她耳边慢慢吐气,“莘儿莫急,听我说。这心法虽说女子到大圆满之际,方才双修最佳。若是提前双修,有我相助倒也未尝不可。只是到底不如圆满之时。一会,我们双修前,你自己看了便知。”

    听闻贾赦如此提及双修之事,又想到修真小说提及的双修之法,脸不由大红。贾赦见了脸上笑容更甚,又在她耳边轻道,

    “莘儿莫羞,我倒也曾瞧过你读过的几本杂书。其中提及双修之法倒也所差无几。”

    这下子,梓莘何止羞恼,简直就想一脚踹飞眼前这人,无奈技不如人,只等被牵制着干着急。贾赦好笑,却有不好继续欺负自家娘子,怕她真的恼了,这双修之事又要押后了。外头还有事情好处理,贾赦微微而笑,

    “莘儿,今日我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是因为你突破了圆满,今后不得你允许,我是进不来了。我们先出去吧,今日之事怕还需善后。”

    梓莘微微点头,再睁开眼的时候,自己正独坐在堂屋之中。

    梓莘站起身,因堂屋大门紧闭,里头没有一人,她便肆无忌惮机器不雅的伸了伸懒腰,待她踏出堂屋大门,瞧见了迎面而来的贾赦,两人相视一笑。贾赦快步上前,走到梓莘跟前,

    “你且歇一歇,想来一会定然有人来报,今日的昏定不用去了。我出去一趟,回来与你细谈,晚膳不用等我。”

    果然,贾赦出门不多时史氏便派人来传话:老爷与夫人又要事相商,不用过去伺候晚膳了。梓莘恭敬称是,又令丫鬟拿了半吊铜钱打赏了传话婆子。

    来传话的不过是史氏这边二门上的,平日不得近身,也无什么打赏可拿。因不得重用,今日并没随众人前来。如今得了钱,喜笑颜开的回去复命。她自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就是老爷一回来,这院门就紧闭,后有一个丫鬟出来命她到了大奶奶出传话。本想着这位是个手紧,如今得了半吊铜钱不由欢喜,再跟人提及梓莘时,无不称是。

    再说那贾代善,刚刚面圣回府,还未歇息一二,已得了信儿,当下也不管不顾只往荣禧堂去了。心中暗恼这老妻越发不堪了。长子成亲后,他就上书致仕,可仁业帝迟迟未批准。在仁业帝还是太子的时候,与他关系甚是亲密,还有那张珏,思及这位情同手足的兄弟惨死,心中每每唏嘘不已。只是,有些事儿无法告知老妻罢了,却不想,这位居然闹出如此一出。匆匆回到荣禧堂,贾代善先是遣走了不着调了老二媳妇,再把那群婆子丫鬟统统赶出,最后沉着脸盯着史氏。

    “夫人,你糊涂了不是!老二家的做出那等事,你不责罚,还想着去老大家的那里明抢吗!老大家的虽然没有娘家可依,她背后是天家。你是疯魔了不成!”贾代善对着史氏无语,如今也不绕弯,直接喷到了史氏脸上。

    如今史氏也后悔起来,怎得今日被那王氏挑唆几句,就迷了心智,居然带人去要硬抢了?若是真搬出些东西也就罢了,如今倒是真正偷鸡不着蚀把米。这脸都撕破了,以后相处可不就难堪了?若是再传出一二,自家女儿以后怎得在婆家为人?越想越气,史氏便把一腔怒火统统算在了王氏头上。

    “老爷息怒。”史氏不是个混不清的,如今局势自然不在逞强,她抽出帕子,细细擦拭着眼睛,

    “都怪我的不是。敏丫头出嫁在即,我还不是想要她风风光光出门子。那日不过随口一提,老大家的便给了我二百两银票。老爷啊,是这二百两搁到寻常人家已是不少,可是我们这等人家确实不够。虽然敏丫头的陪嫁是从小预备,另有我的陪嫁贴补,可是她那两位嫂子……老大家的就不提了,老二家的也是好几万两的陪嫁。敏丫头不与老大家的比,怎得也能少了老二家的去。”

    “糊涂,糊涂!”贾代善拍案而起,“老二家的那是比着老大家的充面子呢!她王家金陵在富贵能比那张家吗?也不看看哪张家在福建是何等状况。还有老大家的那个外家,真正世袭罔替的威闽侯。世袭罔替!”

    贾代善说的又气又急,咳嗽了起来,史氏忙到了茶水端了过去,他斜了史氏一眼继续说道,

    “你再看那林家,五代簪缨,世袭四代,是以诗书传家。更不提那林家祖上前朝也是赫赫有名大家。他们重名声胜过一切!这样的人家财帛能少吗?我们什么样的人家,他们会不知道?你按国公府嫡出小姐规格置办嫁妆,剩下的统统换成体己银票不好?若是超出规格,倒叫敏丫头被人笑话了去。还有这陪房去林家的,也给我好生选了。切不能仗着从我们府邸出去,便不可一世。”

    史氏听闻低头不语。贾代善说的句句在理,可是他一个男子,又怎知内宅的弯弯绕绕,当下也不反驳,只是点头称是,心中但又有了新的计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16》,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十六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16并对红楼歪传第十六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