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秋风送爽,天气微凉,这擎苍斋的堂屋位置极好,虽然称不上冬暖夏凉,倒也是不差的。

    史氏坐于首座,一边喝着茶,一边和李妈妈胡乱搭话。虽只是粗粗絮叨些有的没的,却发现这位李妈妈着实是个人物。此人极其会说话。那不动声色恭维,正正说到人心里,多一份显阿谀,少一句显淡薄,讲起那闽南风光更是让人恨不能身临其境一番。

    如此,史氏心中江涛骇浪,有点后悔今日莽撞而来了。端看梓莘身边之人,就能觉察上头对她颇为看顾。

    想着,史氏端起茶盏,余光不动声色扫向王氏,却见她端正而坐,脸上露着恭敬之色。果然是这府邸下人夸赞的“敦厚老实”模样,心下决定一会儿绝对不亲自开口。

    梓莘由夏至、冬雪扶着走进堂屋见到正是如此其乐融融的模样。见梓莘进来,李妈妈立即笑着向史氏微辞,站起身笑呵呵的迎着梓莘而去,口中笑道,

    “大奶奶送算来了,可让夫人好等。”

    背着史氏与王氏,李妈妈笑着注视着梓莘的眼睛,四目相对之际,彼此已了然对方的意思。梓莘款款走到史氏跟前福了福,柔声说道,

    “还请母亲恕罪。因不知道母亲前来,儿媳刚刚午歇起来,总不好蓬头垢面就来见,梳洗耽误了些功夫。母亲可别怪罪我了。”

    史氏微惊,盯着梓莘脸猛瞧,见她今日打扮与往日并无不同,只是眼波流转间多了一股媚色,浅浅而笑倒有了风情万种之态。再想她刚刚那娇嗔的语气,脸色微沉刚想发作,却见到门口一个人影闪过,似是贾赦身边的长随。当下一口气生生憋下,转而颇为僵硬的点点头,道,

    “老大家的,我知道你是个好的。有李妈妈陪着我说道,倒也不觉太久。恩……可是老大回来了?”

    在梓莘听得老大二字之时,脸颊恰到好处的红了红,她半垂眼眸,点了点头,娇声说道,“回禀母亲,夫君刚刚回来。”

    史氏哪里见过梓莘这边小女儿模样。可她到底是过来人,看着梓莘如此自然就想到了夫妻之事上头。再看梓莘轻轻巧巧站在那里,除了脸上多了些娇媚之态,倒也看不出哪里不妥。因无实质证据,“白日宣淫”四个字到底难以出口。

    梓莘见史氏并无追问之意,转身又对着王氏点点头。王氏无奈只得起身对着梓莘微福,“大嫂安好。”

    梓莘脸上笑容更甚,微微抬手,“弟妹何须多礼快坐吧。”

    说着,又侧身站在史氏跟前站好,笑吟吟的看着她,不再理会王氏。

    史氏瞧着梓莘做派,挑不出什么规矩,也拿捏不到错处,便也挥了挥手让她坐下。梓莘刚刚坐定,却听王氏缓缓开口,“嫂子今日看来精神不错。”

    “多谢弟妹关心,许是方才午歇甚足。”梓莘侧身对着王氏,她抬眼间脸上毫不掩饰露出几分异色,立即又抽出帕子低头掩口,好似想说什么却有生生忍住的模样。

    王氏见梓莘如此心中不快,这梓莘不是史氏。故她无所顾忌张嘴就道,“呵呵,我看嫂子不光是午歇的缘故吧。”

    “嗯?”梓莘抬眼不解的看在向王氏,似是等她继续说下去。

    王氏颇愣,她本是揶揄之意。可这梓莘既不羞涩也不恼怒,真似完全不知其意的样子,让她不好接话。梓莘的今日不同她早已看在眼中,作为另一个过来人所猜测自然与史氏无异。可是,那些话要她怎么说呢。

    史氏见两人如此,心下无奈。王氏虽然麻烦,却比起这位完全拿捏不住的要好些。故而她终究还是轻咳一声,岔开了王氏的尴尬。何况,她们还有正事要提。

    想着,史氏已经抬眼看向王氏。王氏接到史氏眼神,暗自咬牙,心中略略盘算,脸上带出几分尴尬来,可嘴里还是说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嫂子,今日求着母亲带我来此,实在是有要事相求。”

    梓莘瞧着王氏脸上表情转换如此之快,暗自咋舌,却又带着几分佩服。这世道拼的不就是谁比谁更豁得去,谁比谁更不要脸吗?如今王氏话题直接转换,她总不能追问王氏那似有所指的含义。

    闻言,梓莘转头看看向史氏,笑道,

    “母亲,有什么事派人来遣儿媳便是,怎得亲自来这一趟?”

    见了话头,史氏立即揪准时机,摇头感叹,却欲言又止:“唉,实在是……”

    梓莘倒也不接口,而是掉头又看向王氏。

    王氏暗恨史氏,又不好表露出来。如今已是骑虎难下,王氏定了定心,猛然起身,就要跪倒梓莘面前,口中大喊,

    “嫂子,还请救命!”

    梓莘眼明手快立即架住了王氏。她自然不会让王氏对着自己下跪的。史氏在前,王氏若是真的跪了自己,自己再有道理也变得无理。

    王氏出手极快,本想着自己这一跪虽然吃亏,倒也可让梓莘就范,却不想半道生生卡主。她面露诧异,可还不等她细想,夏至,冬雪已经上前扶着王氏重新坐好。

    梓莘微微皱眉,声音中自然带着几分教训之意,“弟妹这是为何?母亲在跟前呢!”

    王氏压根咬的更紧,下一刻抽出帕子大哭起来,“嫂子,我也是走投无路啦。”说着便泣不成声,仿佛再也说不出整话来。

    梓莘也不再理王氏,而是继续看向史氏,脸上带着委屈,眼神中好似求史氏做主的样子。虽一句埋怨没有,可却统统写在了脸上。那厢李妈妈已经命人打来水,亲自拿着绞帕子递给王氏,

    “二奶奶,这父母跟前如此失态很是不好。还请擦一擦吧!”

    王氏还想哭闹一番,耳边响起了史氏略冷的声音,“老二媳妇,你真是作甚!我和你父亲都还在呢!”

    无奈,她只得接过李妈妈递过来帕子擦拭了一番,略略收敛声音,可依然小声啜泣。

    “二奶奶,有话不如直说,何必这番做派,到显的是我们奶奶不是了。”另一个老妇声音冷冷响起,钱妈妈从屋外慢慢走进,也不理会众人目光走到史氏面前行礼问安。

    史氏看着钱妈妈却并无出声指责。这位她是清楚的,晒装那日已有计较。钱妈妈是上头亲在派了,协助梓莘掌管银钱事务,每每梓莘进宫参见这位是必定跟随,不好随意得罪。

    王氏瞧着钱妈妈却也不敢多言了。她可是听周瑞家的提过,这位钱妈妈在宫里头的时候,就是替贵人主子掌管银钱上的事儿。如今在宫里主子面前还颇有头脸。

    王氏诸多怨气被生生咽下,待再看史氏一眼,心一横,直接开口,

    “大嫂子,此时本不该向嫂子开口,可是如今却……”王氏低头赧然,片刻却有似下了决心,抬头双眼一闭,只听她言,“今日是想来问嫂子借银两。”

    梓莘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气,错愕的看向史氏,“母亲,这个……这个……”

    史氏见王氏已开口,再也不袖手旁观,摇头接口,

    “唉,年初你弟妹听闻有笔稳赚不赔,出息极好的买卖。这便把府中可调动的银钱投了些许。本是说好端午,中秋可分得出息,到了年关可连本金一起赎回。可没曾想……那笔买卖黄了。”

    史氏唉声叹气,又是略带同情的看着王氏,摇头说道:

    “这现下别说出息,连本金也赔了七八。下头中秋所得之物,堪堪够今年府中花销。可是如今你妹子出阁在即,需要花销地方实在是多。虽然府中有库银,到底不好动摇。故我想着若是你手头方便,可否调用一二。等年关下头敬上出息,便还与你。”

    梓莘低头默默听着,待史氏不再开口,方才抬头,皱眉问道,

    “母亲,弟妹说买卖是怎样的?儿媳虽不懂这买卖之事,可是倒也知晓世上本无一本万利之事,莫不是弟妹被骗了?不如拿出文锲给钱妈妈看看?若是真是遇到骗子,也好报与官府追回一二啊。”

    史氏顿感气绝,虽之前已有领教,如今再来一次居然让她想要破口大骂。每每与梓莘说话,总会被她弄的七窍生烟。只事到如今,却不得不继续,

    “唉,就算真遇到了骗子报了官府,也不是一两日能追回的。可是如今的事儿不能再等。不如你先拿些许,让你弟妹给你写了借据,可好?”

    王氏闻言忘了继续哭泣,直直的看向史氏,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一手。

    梓莘也不答话,眨着眼睛看了史氏片刻,低头对着钱妈妈说些什么。钱妈妈转身而走,史氏与那王氏对视一眼,心中皆喜。

    “老大家的,我年纪大了,你弟妹又是不经事儿的。等你妹子出阁,过了年关这家就交于……”

    最后一个字没出口,却见钱妈妈已回,手里还端着个托盘,上头摆放着一套赤金头面。

    梓莘见到钱妈妈,欢喜的向她招了招手,脸上带着得意对着史氏笑道,

    “母亲,这是我出阁之时皇后娘娘赐我的。平日里我嫌重,也不大带它的。我听钱妈妈说过,外头人家要是手头紧了,可以拿些东西去典当换取银钱。如今我手头也无银钱,不如我们三人拿些个不太用的首饰去当,等到年关出息之时才赎回可好?”

    史氏与王氏面面相窥,两人心中不约而同冒出一个念头,便是要撕了眼前这张天真无邪的笑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1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十四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14并对红楼歪传第十四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