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修错字)

    擎苍斋位于荣国府的东侧,沿着抄手游廊走上一段,再穿过了庭院便是荣禧堂。若是步行大约走上一刻即可。

    史氏亲临自然排场要做足。赖家的先是命人备了软轿,又是指了丫鬟婆子拉拉杂杂竟有二十来人一同前去。史氏对赖家的安排甚至满意,上轿前见那王氏远远躲着,没有丝毫前来伺候之意,又瞧了眼跟前这一群人,面上虽然不动,但心中到底记下一笔,待留得日后清算。

    王氏低眉顺目,由周瑞家的扶着上了自己的小轿,这才笑出声来。这一行人同去,哪怕硬搬,也不怕弄不出好东西来。只要东西出来了,她就能染指一二。再者,即使那些个玩意儿入不得她私房,王氏心中也是极欢乐的。

    史氏不知王氏的欢乐,坐与软轿之内半眯着眼睛,身子随着轿子轻微晃荡,心中暗自盘算开来。当下正是青黄不接之时,中秋已过,该得的出息早已入账,年关还有两月有余。只是,居家过日子,看的便是主妇安排银钱的能力。哪怕是贾敏出嫁在即,任凭谁当家也不会把日子过成这番田地。

    想着,史氏不由拳头紧握,暗恨王氏居然在这个当下给自己添堵,却又隐隐有些兴奋,若是那边肯松一松手,以后倒好筹谋。唯一顾忌便是捏不准天家对那位态度。

    天未入深秋,坐与轿内史氏心烦气短,微微掀开窗口薄纱,见周身前仆后继跟着的这些人,心中多了几分底气。

    史氏那一行人堪堪出门,擎苍斋内李妈妈已得了消息。赏了来报信的小丫鬟一把铜钱,李妈妈往西侧耳房去了。

    刚刚进门,只听得那孙妈妈口中念佛:

    “我的佛,如今见姑娘和大爷这般我算是安心了。明日起定要好好给姑娘调理身子。哦,赵姐姐,姑娘的膳食……”

    赵妈妈大约五旬,因是负责厨房上的事儿,看着倒是几位妈妈中最富态的。她闻言,斜了孙妈妈一眼也不回话,一副尽在不言中模样。

    钱妈妈看着老姐妹逗趣,不由呵呵而笑,“说起来我们姑娘也是好福气的。看看大爷,这一回来多少好东西入了库?还不提先头那些。啧啧,光是那些的出息,何须用到我们姑娘的私房。”

    “大爷给我们姑娘花销银子,倒是有人看不得姑娘过好日子。”李妈妈接口道。

    此话一出,屋内其他三人皆惊。李妈妈扫了三人,眼里露出几分冷意,“那位如今可是带了二十几号人往我们院子来了。”

    话音刚落,另三人脸上闪过表情不一,到是钱妈妈率先起身,丢下一句“我去找白姑娘”便匆匆而走。其余二人也明白过来,与李妈妈互视而笑,当下也有了计算。倒是此番作为几人默契的不叫梓莘知道。

    史氏的轿子直接进了擎苍斋。因是内宅,进门便是庭院,堪堪进入院门,一股桂花香气扑面而来。史氏心中暗奇已经过了八月,这院内居然还有桂花盛开。

    轿子停稳,鸳鸯掀开娇帘,鹦哥扶着史氏而出,李妈妈适时上前迎道,

    “夫人,这边请。”说着把史氏往堂屋中请。

    史氏略停脚步,等着后头王氏进门,这一停便瞧见了庭院中绿树成荫,繁花锦簇的之态。再回头却见除了几个亲近之人,剩下之人似乎被拦在门外,史氏不动声色对着赖家的使了使眼色,笑眯眯的对着李妈妈赞道,

    “我看着这小院如今有声有色,对亏你们奶奶了。”

    “多谢夫人夸奖,不知夫人前来,我们奶奶午睡刚起,这会子正在梳洗,还请夫人小坐片刻。”

    说着。李妈妈看着王氏下轿子,对身后丫鬟木香使了颜色,那丫头立即上前,从周瑞的手里扶过王氏。王氏刚想开口,却听李妈妈又说,

    “我那两位老姐妹在耳房备了茶点,周瑞家的也请暂且歇息一二。”

    周瑞家的抬眼看王氏微微点头,这才随着人往耳房去了。李妈妈前头引路,把史氏与王氏迎进堂屋。

    史氏进门眼前顿时一亮。这还是她在长子成亲后第一次来,瞧着屋中摆设显然与之前已经完全不同。这屋子看似无状,却处处突显着精致富贵。端看那多宝格中看似随意摆放的物件,到底错落有致,看的舒心。

    待到再看仔细,史氏又觉那些名贵之物居然有着几分眼熟。须臾,史氏心中更一沉,藏于袖中的手紧紧扯着帕子。这些摆设竟然都是已故老夫人的陪嫁之物。老夫人生前最是疼爱贾赦,临终前表明自己的私房都是归于长孙的。那贾代善最是孝顺,自然不会违背。不等史氏出手,已经命人锁起老夫人库房,待到贾赦弱冠之年,统统给予。史氏居然没有拿到半分。

    李妈妈偷瞧着史氏脸色,回眸又见王氏一脸艳羡,心中不由鄙视。那边早有伶俐的小丫头送上了刚刚沏上的乌龙,李妈妈亲自端到史氏手中。

    史氏表情淡淡,端起茶盏,微微掀开茶盖,一股浓香溢出,再见那茶汤青黄,茶叶一片片在水中起起伏伏甚是好看。再闻茶香,居然有股甜腻之味。史氏甚奇抿上一口,顿觉齿颊留香。她侧脸讶然,

    “此茶莫非是小琉球特有乌龙?”

    李妈妈点了点,却诧异的看向史氏,瞬间又收起了惊诧之色,转而赞道,

    “夫人好见识!这正是威闵侯老夫人送与我家奶奶。我们奶奶在南边住了这些年,这口味倒是随了那边,不喜绿茶,到对乌龙情有独钟。”

    史氏见李妈妈颜色,当下存疑,倒也不再接话,只是细细品茗。

    那王氏闻言却掩帕而笑,她不看李妈妈,转向史氏笑道,“母亲,您若是喜欢。不如问嫂子要了些去,想来嫂子自是愿意孝敬您的。”

    李妈妈转身对着王氏,脸上笑意冷了几分,说的毫不客气:

    “还请二奶奶甚言。此物乃是随中秋节礼而来,因为是难得之物,我们奶奶统共不过一斤。这一斤茶中太子妃娘娘得了半斤;剩下半斤,有二两一早包好送去夫人那里,大小姐倒也得了一两。剩下的,因我们奶奶不爱绿茶,故留下自己喝了。”

    李妈妈顿了顿,笑咪咪得对着史氏说道,“夫人,那日是我亲自把茶叶送到荣禧堂,交到了您身边鸳鸯手里。许是那丫头以为您不喜欢,这才没有奉上呢。如今二奶奶此话,倒是暗指我们奶奶不孝了。夫人莫怪老婆子逾据,只若是今日不解释清楚,莫不是要让我们奶奶白白担了污名?”

    史氏微微点头,“妈妈快别如此。我知道你们奶奶是个好的。”

    说着又去看那王氏,见她一反常态涨红脸却不出言斥责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她半垂着脸,当下冷笑,等贾敏出阁之后,她定要好好收拾王氏一番。不过是抬举了她些许日子,居然敢在她身边安插人手,却也不知道那两人到底拦下多少物件。

    李妈妈见目的已达,却不再相逼,而是笑笑的扯开话题。王氏见鸳鸯之事败露,当下慌乱,却也不好当着李妈妈面解释,眼睛看向门口等着正主前来。

    再说那梓莘与贾赦,两人把话说开之后,心下自然欢喜,待贾赦了用些吃食之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那贾赦歪歪靠着锦缎,心情极好的半眯着眼,舒服的半躺着盯着梓莘猛瞧。梓莘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一个眼刀过去,却引得那贾赦笑嘻嘻移开炕几靠了上来。不等贾赦有所行动,那头便有人来报史氏带着王氏来了。

    梓莘如今修炼有成,身在堂屋东厢却把他们对话听的一清二楚。贾赦自然也把那番对白听入耳中,不觉脸色一沉,又想到前日和父亲说起王氏在那外的作为,便对梓莘使了个颜色,示意她稍安勿躁,便要起身去见一见那二人。

    梓莘犹豫了一瞬,伸手扯住了贾赦衣袖,摇了摇头,轻道:

    “且等等,既然母亲和弟妹指明了是要见我,我亲去了便是。”

    贾赦瞧着梓莘娇俏模样,心下喜不自胜,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点头:“恩,放心我在这里。若是有个为难之处,我定然立即出现为你解围。”

    梓莘歪头看着贾赦如今这副慵懒之态,也不听他再口称“为夫”不觉好笑。似乎此刻的男人才是他真是模样。之前如此那般咬文嚼字,也不嫌累。贾赦见左右无人,对着梓莘的唇轻轻一啄,在她耳边轻道,“娘子,为夫我自然是难以捉摸的,好叫你慢慢摸索,若是一眼就被你看透了。厌倦了为夫可如何是好?”

    梓莘生生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贾赦的话听着耳熟,似是前世她常在小说里见过的女主对白,如今被贾赦如此这般自然说出,实在无言以对,在听那外头了无声响自然不好拖。当下梓莘整了整衣衫,由丫鬟扶着,往堂屋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13》,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十三回(修错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13并对红楼歪传第十三回(修错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