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初夏京城略显闷热,连日淅淅沥沥的小雨,居然了有了几分南方才有的梅雨气息。

    未时三刻,史氏午睡方醒,见外头细雨蒙蒙,吸口气都觉着粘染着湿气。因未到酷热时节用冰尚早,便觉得整个人都是湿漉漉黏糊糊的,心情也着实不快起来。今年天气实乃异常,也不知道庄子进项如何了?想着前段时间长子娶亲的花销,史氏更觉胸闷气短。

    “夫人醒了?”赖家听到声响,推开门而入只见史氏半依在床边,掀着床帘发愣,急急带着小丫头上前伺候史氏穿衣。史氏瞥了赖家的一眼,挥了挥手遣走了丫鬟们只留她一个在跟前。这赖家一边帮史氏梳头,一边缓缓说道,

    “打听清楚了,大奶奶那头来了不少管事儿。因管事儿不方便进二门,大爷便把自己的外书房借给大奶奶,拉着屏风回了话。倒是没见着有什么物件送进了擎苍斋。”

    史氏点点头,梳妆镜里印出了她那看不清喜怒的脸。大秦习俗每年端午,中秋,年关为一年三次为田庄店铺上缴进项出息之时。梓莘带着巨资进门,嫁妆单上的东西虽不好动,但是每年进项却是活物。史氏便早早派了人盯着那边动静好伺机而动。

    说来,贾府主子每月自有公中所出月钱,各家小厨房的定例也是由大厨房统一采买分配。各家主子若是想吃些时新之物,则由各自采办不走公账。贾敏是未嫁女,故她的小厨房开支一律是由史氏来出。说是史氏来出,到底也是走了公账。史氏知晓这家业早晚是要交出去的,唯有她的陪嫁私产别人觊觎不得。若是年轻的时候,从未有过这等心思,到了媳妇一个个进门,史氏却不得不到为自己盘算。

    “夫人,”赖家的瞧不出史氏表情,只得继续如实以报,“我家那口子从大奶奶的管事们进京起就盯着了。各家管事均已轻车简行,也不见人护送进项入京。就连大奶奶在近郊的庄子,也没有人车队进出。”

    史氏闻言眉头蹙的更紧,一时不知那梓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回想那日见到的嫁妆单子,上头真金白银确实不少,如今也不见她有所行动,难不成真是傻的想要坐吃山空不成?还是她也是觉得这府邸的家业早晚都是她,所以目前出息不入她眼?不由的,史氏陷入了无限假象之中,越想不由越发心惊肉跳,便觉得自己危机四伏。

    “夫人,大奶奶和大小姐来了。”

    听得丫鬟来报,史氏脸色更是黑了几分。晌午,梓莘来伺候的用膳时候的不过是说了一句,让她申初来一趟,却不想这梓莘居然携了贾敏同来。挥手遣走了小丫头,史氏瞧着镜中赖家的,问,“这些日子,你冷眼瞧着,那位究竟是何等样人?”

    赖家的脸上带笑,也不看史氏,笑呵呵的为她挽发,又带着抹额,这才回道,

    “秉夫人。奴婢瞧着这位大奶奶是个傻的。大奶奶每日笑呵呵的,话不说明,事不做清想来她统统是不明白的。倒是她身边的四个妈妈,分管这大奶奶大小事务。不管是人事,银钱事无巨细,统统把持的紧紧的。如今这个擎苍斋居然似个铁桶似的,插不进手。二奶奶的倒是能耐,摆了个不起眼的看门婆子,这次让大爷一并罚了。”

    史氏冷笑,随手拿起一只玉簪别入发中,笑道,

    “说那位傻倒不尽然。说话做事虽不见八面玲珑,言语也不爽利喜人,可是你可曾见她吃亏?凡事滑不留手,到叫我拿捏不住。在看看二房那位,也是‘顶顶老实’的,我倒是真正好福气!”

    史氏语带讽刺,眼里透着恨意。赖家的冷眼瞧着心中腹诽,脸上却带着恭维之色,

    “瞧夫人说的,这府邸还不是以夫人马首是瞻,且不说现在依然夫人当家,他日无论哪位奶奶当家,谁还敢对您说个不字。”

    史氏闻言,气恼略平。又令鸳鸯,鹦哥几个进来伺候换衣。赖家看着几个水灵灵的丫鬟心下一凉。史氏身边的丫鬟向来是换人不换名。她已经不记得最早那一批的鸳鸯,鹦哥如今身在何处。

    见史氏收拾妥妥,她也不再跟着,由着俩个大丫鬟扶着史氏往正屋东侧厢房而去,自个默默退出沿着抄手游廊而走。没走几步,赖家的见正院里几个小丫头正在廊下轻声调笑,心中泛起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如同他们那般。只是自己嫁入赖家,其余那些姐妹皆有史氏做主不知去向了。想着,居然悲从心起,不可自已。

    再说那史氏从卧房走向正堂厢房,一路缓步无语。鸳鸯,鹦哥一边一个扶着史氏的手,低头悄悄看着前方,两人偶尔对视一眼,又立即调转目光。这才几步路,却走的好似有几里长。踏入荣禧堂正堂,史氏心中已有主意,脸上自然露出几分笑意,却得鸳鸯鹦哥两个心惊胆颤。鸳鸯偷偷给鹦哥使了眼色,鹦哥立即上前掀开门帘。

    梓莘一早听到了史氏脚步声,见帘子掀起,立即起身迎接史氏。史氏进门前跟前立着两个娉婷婀娜女,左边那位简简单单梳着倭坠髻,并无珠钗环绕,发间配着几缕细丝,仔细瞧了这细丝上无不点缀着晶莹剔透米粒大小的宝石。浅粉色薄稠夏衫,系一条朱红色绣百蝶裙,腰间环佩叮当,到显得清丽无双,更称的她身边少女明艳娇媚。

    “母亲。”梓莘贾敏不约而同福身问安,待史氏微微抬手两人已经在炕床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小丫鬟忙掀连递茶,摆上在炕桌上摆上瓜果。

    史氏端起茶盏喝上一口,微微抬眼看向梓莘。她端着而坐,双手置于膝上,眉目微垂,无一丝可挑剔之处。她笑笑的放下茶盏,脸上带着几许无奈,

    “老大媳妇,今日找你过来,还是有事相求。”

    “母亲别提相求二字。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便是。”梓莘抬眼瞧着史氏,语气平平,不见诚惶诚恐,也不见丝毫欣喜。

    史氏点点头继续说道,“你也瞧了,如今这府里是何光景。都快端午了,这还有这许多事儿未发。哎,往年里有老二媳妇帮衬着,如今她那样,我也不好劳烦与她。不如从今儿起,这府里大小事儿暂交于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再来问我,你且放心这些妈妈都是妥帖之人,定能助你一臂之力。”

    梓莘面上波澜不惊,站起身微微下福,侧头垂目娓娓道来,

    “原是母亲的吩咐,媳妇不敢推辞。只是……母亲。”梓莘顿了顿抬眼瞧着史氏,“媳妇想着这妹妹快要出阁,虽平时也有妈妈们教导着到底也是纸上谈兵。不如这次节里的事宜先交于妹妹,我从旁协助,可好?”

    “这……”史氏看向贾敏,眼神中带着询问。

    贾敏也起身下福,爽快接下了年节之事。梓莘欢喜许诺定然会全力相助。史氏无奈遣走梓莘独留贾敏说话。贾敏挥手赶走了屋里伺候的,转身坐到史氏身边,挽起她的胳膊,撒娇道,

    “娘,您也消停点吧。何必赶在这个时候给她难堪?也不想想,女儿出嫁之后,还要仰仗哥哥嫂子们。这位到底是太子妃义妹!”

    史氏伸出手指点了点贾敏额头,看着自己女儿明艳样貌叹了口气。女儿生得如此,又出生在国公府,配个什么样的不行?却偏偏定了那子嗣单薄林府。虽也是大族,可是到了到了这一辈,也算是顶峰。若想在有些精进,非科举出生不可。只是,如今万千学子,只有几人考取功名?想来,也为女儿不平起来。那张氏孤女早晚是有诰命在身,可是自家女儿确实前途未卜,脸色越发不好看了。

    贾敏瞧着史氏脸色变化,自然想到她要说些什么,心中轻叹口气,嘴里却哄道,

    “娘,算是女儿求您!您也为女儿好好打算。如今女儿亲事已定,若是有何变故,这要女儿如何自处!既然已无转圜之地,何不另作打算?您那未来女婿,也是读书求取功名之人。不论将来进到哪一步,都需要人帮衬不是?如今我卖好给那位,他日她能不出手提携一二?”

    史氏虽心有不甘,却听贾敏说的头头是道,只能作罢。只是心中不免感慨,若是能娶嫡亲侄女进门,如今到底是另一番其乐融融的光景。

    贾敏瞧史氏已经唤转,暗自松了口气。刚刚的话,其实也并无虚伪之处,只是,这些日子相处,对着梓莘倒也生出几分真情,见不得母亲拿捏嫂子。心中暗责怪母亲不能将心比心,若是将来自家婆婆处处算计自己又将如何。

    且不提贾敏理家如何头头是道,也不表王氏闻讯多少愤愤不平。却说这端午正日,天已放晴。府内上下一派忙碌,梓莘出借出两位妈妈交于贾敏,也算是帮忙了。

    晌午,梓莘用餐完后假寐片刻,忽闻一股香气,钝钝有些晕厥之感,再到清醒之时,却觉身下车轮辗转,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在一马车之中。光线顺着下马车小窗而入,正映在车内一人身上,显出淡淡光晕。梓莘眯眼迎上了贾赦的那双桃花瞳。

    “娘子,成亲数月,未曾带你出来走走。今日请示了父亲,母亲,我们晚膳之后回去即可。你也好松快松快,日日伺候母亲用膳,着实累着了吧!”

    贾赦笑意盈盈,语气缓慢悠长。狭小的空间里,梓莘可以清晰闻到他身上的气味,干净温和。想着他数月来待自己不着痕迹的用心,梓莘一时居然有些不知所措。没有听到梓莘回答,贾赦似乎也毫不在意。马车又行驶了一段,终究停下。

    贾赦扶着梓莘下车,她环顾四周,并无看到其他人。贾赦紧抓着梓莘的手,下颚微动示意前方山路。梓莘无奈只得跟着贾赦前行。许是修炼有道,山路蜿蜒曲折,梓莘走起来倒也不累,一路听这个贾赦介绍沿途风景,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终于两人来到这山顶之处,放眼瞧去,眼前一片开阔,梓莘微笑。五年了!这五年的时间除了空间里,她都没有出过门,几乎忘记了外面的世界。互听吆喝声由远及近,却见那眼前河流之上居然划过几条龙舟。梓莘侧眼惊异的看向贾赦,他是带她来看龙舟的?

    贾赦微笑,紧抓梓莘的手,慢慢说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莘儿,我贾赦此生只会有你一人。若违此誓,如同此玉。”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物向山下掷下。“碰”那物件碰到山石,瞬间粉身碎骨。贾赦转头,一双桃花瞳里闪着期待,他盈盈而笑,又吐出几个字,

    “莘儿,我若不离不弃,你可愿生死相依?”

    梓莘盯着贾赦,自觉此刻自己的表情定然精彩。为何这充满狗血的告白,居然让她有热泪翻涌之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9》,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九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9并对红楼歪传第九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