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听闻大小姐三字,梓莘面色不变心中到底存了几分好奇。曹公在书中只闻其名不见其身排行中贾敏当属地第一。荣国公府嫡出大小姐,林如海之妻子,黛玉妹妹的亲母;时常对女儿提及外家与别人家不同的,却似乎并无气力十分教导女儿究竟哪里不一。许是寥寥数笔的交代,倒是给人无限遐想。无论是美好的想象还是恶意揣测,有件事梓莘是完全认同的:若是贾敏有灵,见女儿那般下场,定是连死都不安宁了。

    思及,已见一娉婷少女款款而来。少女十七八岁,身量略高,纤细修长,环佩环绕却不见丝毫庸色,生的更是出水芙蓉般。梓莘微微一愣,这相貌与贾政全完不同,倒有贾赦三四分的之形,另有其绝代风姿。少女先是给父母请了安,得了史氏指引上前对着梓莘微微一福,娇俏而笑,

    “这位就是大嫂子了吧。昨儿就想来见见嫂子,何奈规矩摆着不得而见。今日见了果然名不虚传。”说着,对着贾赦眨了眨。

    梓莘看着眼前爽利明朗的少女,不由感叹这果然是国公府嫡女做派。见她笑容真挚,眼神清澈,提及那“名不虚传”四字也毫无讥讽之意,梓莘不由心存几分好感。不过有了前车之鉴,如今的梓莘时常提醒自己万可不再轻信何人。且听且看吧!

    当下梓莘笑吟吟回道,“早就听闻妹妹之名。今日见了果然是明媚可人,让人忍不住欢喜。”

    说看了眼身后的二等丫头蔓草,女孩儿低头捧着一个匣子上前。梓莘指了指匣子继而笑道:“这是我的一些心意,还望妹妹喜欢。”

    贾敏也不推辞,只是微微一笑,身后已有丫鬟接过。贾敏转身冲着史氏笑道道,“母亲这可好了,如今又来了一位嫂子疼我。”

    说着亲亲热热的走上前挽起梓莘胳膊走向一边,眼神却慢慢飘过王氏。只是这个照面,梓莘已觉察两人似有不妥。也是!历来这姑嫂相处也不简单,倘若这王氏真与贾敏姐妹情深何至于那般薄待黛玉。

    梓莘一边与贾敏叙些女孩家似是而非的私房话,一边在偷眼打量着屋内这群主子,似乎各个一副好相貌,如此贾政夫妇倒是相称而庸,毫不起眼了。

    王氏打贾敏进门口目光未从她身上离开过,虽然她立即掩饰,却无法全然遮掩眼神中的艳羡之色。梓莘不由奇怪,连自己都知道女儿家是娇客,家中待不长久,即使现在作威作福,远着敬着让人挑不错就是了。何必一般见识!若这小姑硬是挑唆婆婆与自己为难,凡事做到一个“理”字上头,慢慢见招拆招,要知道但凡小姑早晚也是要做儿媳的。何况当人儿媳的从来就不是来享福的。

    一声轻咛打断了梓莘的胡思,循声看去映入眼帘的王氏扶着腰肢,眉毛微蹙惶惶不安的模样。史氏颇为担心,立即命贾政送王氏回房。跟着一行人离开荣禧堂往贾氏宗祠而去。贾敏作为未嫁女不好跟随便辞了众人回房。

    走出荣禧堂沿着抄手游廊,经过擎苍宅,绕过枫林之后是一处精致院落,这便是贾敏居所。如论位置除荣禧堂之外,擎苍斋之后,便是这座小院了。古代女子所谓深闺,自然不可少得“深”这个字。这小院名为“函姝居”,名字还是当初贾敏搬入时贾赦起了,意为这里藏了贾府最美好的宝贝。贾敏最不喜此名,但见哥哥如此待自己,自然也妥协了。

    进屋而坐,白芷立即把手中匣子放在桌上,在贾敏的指示下打开。匣内静静躺着一套精心打磨的红宝头面,一套文瑞轩的文房四宝,另有一久本贾敏寻未得的孤本拓本。贾敏拿起拓本细细翻看,当下喜不自甚。

    一旁服侍的白芷看着贾敏如此模样,笑呵呵的说着,“小姐,大奶奶可是个妙人。奴婢可记当初得那位……”

    “多嘴。”贾敏虽出声喝止,倒也无半分责怪之意。

    端茶进门的白英闻言,放下水杯轻点白芷额头笑骂,“就你话多,也不怕又给姑娘惹麻烦。也不看看这府里对那位评价,那可是最最敦厚温良的。”

    白英拖长了音,话语中倒是带着几分不屑。

    贾敏扫了两人一眼,放下拓本,淡道,“如今倒是在我面前打趣起主子来了。”

    白英白芷立即低头垂手而立。贾敏不慌不忙端起茶盏轻呷一口也不说话。白英低头喏喏说道,“姑娘,我们错了。”

    贾敏继续喝茶,白英偷瞪白芷一眼,继续说道,“姑娘,是我们造次了,甘愿受罚。”

    贾敏放下茶盏,轻叹一口气,

    “你们是和我一道大的,将来自然是要跟我一道走的。你们也看到了,这做人媳妇和做姑娘截然不同。你们姑娘我在这里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只要不翻了天去,无人来左右。可你们再看看如今大嫂子和那一位。当人媳妇可是简单的?

    昨日大嫂子闹的好!她无娘家照拂,若没有昨日那场作为,拿起子下人岂会放她在眼里。再看看如今,谁人不知那四个妈妈是上头赐下的。哎,母亲也……怎能任由人拿着父亲作伐。你们都给我仔细瞧了,大嫂子身边各个都是人物!”

    “姑娘……”白芷也上前嗫喏说道,“是白芷错了。”

    贾敏轻叹口气,脸上浮起无奈,

    “若是不从现在起谨言慎行,他日入了林府,你们要如何为我立威!这林府与我们家不同,那是百年传承书香之家,最最重视这个不是规矩而是知理。知理方能明理,明理自然懂分寸进退。那位看着规矩甚好,再比比大嫂子,何尝不是立见高下!”

    白英白芷两两相望立见羞色。贾敏见两人如此,心知今日已是够了,便命两人退下。房内只剩她一人,想着自己婚期渐进,不由满心愁绪。心中倒是感激母亲早早让二嫂子进门,观其行,闻其言,倒是让她清醒了不少。往日虽有教养妈妈,到底不比这活生生的例子来的鲜明。林家虽说人口简单且只有一子,可是,这般一来恐怕婆婆更难应付吧。轻轻摇头,她又拿起孤本细细品读,这是一部关于食疗的书册。大哥哥说过,食物乃人之根本,任何药物都及不上每日饮食。如今了有这个拓本在手,贾敏对于未来又多了一份希冀。

    话分两头,那厢贾敏教训了自家丫头,这厢梓莘见了宗亲,又开了宗祠入了族谱。堪堪回房还未歇息,有人来报姑娘们要来给大奶奶请安。梓莘面上笑容可掬,心中暗道还好昨日抵制了男□□惑,若是昨日真的……嗯……那个什么了。今日再闻得“姑娘们”的存在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不作细想,她轻声吩咐了冬雪几句,叫了人进来。

    看着一屋子莺莺燕燕,梓莘不由感慨,真可谓真谓燕瘦环肥无所不有,且个顶个都是美人。瞧了一眼那十二支打造的一模一样的金钗不过是去了半数,一时竟不知是喜是悲。这喜自然是省下了一笔,悲的则是堂屋似乎太小,才装了这些人就略显拥挤。要知道,今后这些人可是成倍增长的……想着,梓莘略显忧桑的请了众人回去,并命他们无时不用来请安伺候。众人自然欢喜应下。这位夫人似是不讨老爷欢喜,若是不必她们伏低做小,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众人走光,梓莘吐出一口气,正想回房继续修炼,李妈妈已经俯身上前,在她耳边小声嘀咕,

    “大奶奶,我瞧着那些丫头都是完壁。”

    梓莘愣愣看着李妈妈欢喜的模样,才慢慢地反应过来她的所指,不由心中腹诽,

    “妈妈看到这一群完壁你就不担心那位喜好男风吗?再者,看着完壁也不代表没发生过什么好吗?”

    自然这些话难以出口,她只得答了一句知道了。李妈妈实在开心,一时竟然忘了称呼,笑呵呵道:

    “姑娘,我早就说国公爷不会任着大老爷胡来,这婚事上头看着呢!怎么会让那些糟心事惹了姑娘不快。姑娘,我看您还是……”

    梓莘满腹的话想要反驳,却在李妈妈殷切的目光下吐不出一个字,只得再次接受李妈妈传授御夫之术。

    这边梓莘无奈听讯,那头贾赦也不好过。外书房内,贾代儒看着自家儿子那副放荡不羁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拿起镇纸向贾赦扔去。贾赦不躲不闪,一抬手正好接住。他瞧了一眼手中之物,慢悠悠的说道,

    “父亲,此物还是收好了。此乃您五十之寿,北静王送您的紫玉镇纸,这可是真正古物。”

    贾代善闭眼顺气,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这逆子气死,好不容易顺了气,厉声质问:

    “说,昨日究竟怎么的一回事!威闵侯世子还未离京,明日你们是要回门的。若是你们还……外人还不知道如何编排我们府上!”

    “父亲说的有趣。外人又如何知道。府里的下人又谁敢多言!”贾赦不以为意的捏着手中镇纸,慢慢踱步到了桌前,又拿起另一个细细比对,全然没有把贾代善的话放在心上。

    贾代善语塞,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何内宅夫人身边总有些个目光如炬的老妈妈,姑娘媳妇一眼就能分辨的出。

    “父亲多虑,旁人说什么有何要紧。管束要下人莫要多嘴,外头人也是只是猜测。此时儿子自有分寸且能保证您三年内有孙可抱如何?”贾赦慢慢悠悠的说着,不动声色把镇纸放入袖中。又瞧了瞧自鸣钟,笑道,“父亲,您不是约了……儿子先告辞了。”

    贾代善也回首瞧了自鸣钟一眼,果然已经到了时辰要准备进宫面圣。回神却发现桌上的紫玉镇纸不翼而飞,不由大喊,

    “臭小子,把镇纸给老子还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