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一夜无话,不予详表。却道那成亲第二日照例的请安、认亲、入宗谱之事。

    卯时刚过,李妈妈带着春雨冬雪并四个二等丫头伺候梓莘梳洗。刚刚收拾妥当,贾赦已经出现在门口。今日他着一身深红秀牡丹暗刻长袍,长发束起以紫玉为冠,腰间系着金色窄带,更是衬得身子修长。男人背着光,不知为何居然让梓莘有了种似曾相识之感。她睁大眼,嘴角带着微笑,心中却暗自狠狠骂了自己一通。自己又不是林妹妹,眼前这位也不是贾宝玉,既然没有木石缘又怎的似曾相识了?一定是男色当前,她心智又不稳了。想着,她一面挂着笑,一面又开始默念安神篇。

    “大爷来了?我们奶奶可是好等。”无需梓莘开口,李妈妈笑盈盈的招呼着。贾赦似笑非笑的扫过李妈妈一眼,目光落在梓莘身上,目光温和仿佛与昨夜那个落荒而逃的男人不似一人。被那样的目光瞧着,梓莘略感不自在。好在提前运功空间练就了古代生存基本技能:喜怒不露于色。昨儿盖头掀起之时,实在太吃惊了,以至于她根本忘记了发挥这项功力。

    梓莘站起身款款的迎了上去,面对面站立梓莘发现自己才到男人鼻下,在这个时代女子中她的个子已是算高挑的,可是在男人面前站着居然感觉自己有娇小之感。男人好看的桃花瞳含着一抹她看不明的情绪,直视着她的眼睛那一瞬居然让有了无所遁形的狼狈。她别过头转开目光,却觉得自己手被握在了柔软大掌之中,男人手指修长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她直觉想要抽回手,却被男人牢牢握住。这个……什么情况。终于,梓莘卸下伪装,瞪大眼睛看着男人,无法继续镇定自若。

    贾赦好笑的看着自己家娘子表情转换,倾过身在她耳边低语,“娘子的顾忌为夫明白,为夫愿等。昨夜之举,断然不要再试。”

    梓莘愕然!难不成昨夜这男人是故意配合自己的?

    贾赦满意看着梓莘略显痴傻的模样,牵起她的手往荣禧堂而去。踏出院门的之际梓莘不经意回头见匾额上狂书龙凤凤舞几个大字“擎仓斋”。回眸再瞧身边男人,越发觉得看不透此人。猛然一个念头跃然心中,她不由脱口而出,“夫君可知西方大不列颠国储君威廉王子前些年娶亲生了一个可人的小公主?”

    贾赦脚步不停,脸上依旧带着浅笑,悠悠答道,“娘子好见识!定是跟在今上身边得以见闻广博。为夫在这一宅之内,如何知晓这等消息。难道这大不列颠国想要以小公主许之?”说着转身瞧了梓莘一眼,颇有几分好奇之意。

    梓莘重启技能,脸上挂着笑,心中却如万马奔腾。好吧,这位应该不是穿来的。原著是从贾敏过世,黛玉入府开始。如今这家中第三代连影子也没有,这贾赦青年时何等模样无人知晓。这男人一脸桃花相,虽此刻逢迎讨好,谁知道会不会如那贾琏一样。她又看着男人,暗想兴许贾琏就是活脱脱的贾赦再版也不一定。梓莘思及至此,便觉被握着手,好似千万针刺一般难受。可是如今又不好甩开,只得再次默念安神篇。当下决定一会定要会空间,要用泉水好好洗洗才行。

    梓莘一路乱想人已经跟着贾赦来到荣禧堂。贾赦微微停顿,放开梓莘的手,饶有深意的看这里她一眼。梓莘如获大赦,手掌收回袖中拿帕子狠狠擦拭一番,也不管身边贾赦是否知晓。须臾贾赦抬脚前行,她跟在男人身后半步距离,终于走进正堂。

    贾代善与史氏端坐首位,下手空出两个位置。空出位置对面依然已经做了一对青年夫妇。男人看着也是二十来岁,虽面容清朗端正却与贾赦有着天然之别。他身边女子端坐一角,双手款款按在腿上,低眉顺目,甚至端庄。想来这便是贾政与王氏了。

    梓莘从进门起就低垂眼眸,不过到底她是跟着教养妈妈学过几日规矩,这国公府做派她了熟于心,不胎眼皮却能把周围情景尽收眼底,这也是豪门贵女的必修课。很快,两个蒲团搁在了贾代善与史氏面前。梓莘跟着贾赦款款下拜,又端着茶盏进了茶。贾代善摸着短须看着眼前一对璧人甚至满意。虽说张家出美人,可到底眼见为实。自家儿子相貌过甚,他一直颇为担心,如今儿媳在侧居然能相得益彰,妙哉,妙哉!

    史氏身边大丫头鸳鸯捧着个大锦盒出来,盒子打开室内只觉流光溢彩。梓莘再次款款下拜,谢过了史氏,又露出三分羞怯,七分惶恐,

    “昨儿惊扰了父亲母亲,儿媳深感不安。实在是……”

    史氏拉起梓莘拍了拍她的手,一脸慈爱的打断了她请罪之词,“快别这样说,都怪我没有交代清楚,弄出了这样误会。那是前些年你父亲身体不好,这才请了人来看。如今你父亲早已大好,你房里的事情,自己做主便罢。”

    “多谢母亲抬爱。原是为了父亲身子,儿媳不好妄动。昨儿刚来怕是不习惯,过几日便好了。还请母亲多担待。”梓莘柔声说着,一脸小媳妇模样。她并不清楚这贾代善何时亡故,若是她这厢动了摆设,那里老人家就出了问题……那她也别想着怎么“病故”,大概直接就被炮灰了。她可不想如此出局。再者昨儿说辞不过是为了掩饰,她不动神色偷瞧众人脸色,恐怕以后都不需要再来一次了。

    史氏微笑点着头,笑容中还带着几分感激,看的梓莘心惊胆颤。还想说些什么,史氏已经指了指贾政夫妇,冲着梓莘笑道,

    “那是你政儿弟弟和她媳妇王氏。”

    梓莘笑笑上前两下相互问安,且递上表礼。王氏款款站起,她生的平头正脸,虽无十分颜色,到底甚在年轻。水嫩嫩仿佛可以掐出水的肌肤,眼波流转之际也颇有风情。到底十八无丑妇,若眼前是个状似中年妇人的王氏,怕是二房的孩子不会一个个往外冒了。只是……梓莘瞧着王氏扶着腰肢那只芊芊玉手,疑惑的转向史氏。

    史氏脸上掩不住的欢喜,

    “说来也是双喜临门。前日你晒装那日,你弟妹忙里忙外帮忙张喽,回房自觉身子不好。她老实巴交的不敢提,说是怕冲撞你喜事。也亏得她身边的妈妈知事儿,特来回了我给请了大夫。这才知晓已有两月身孕。故你昨儿正日才没瞧见她。”

    王氏脸上飞起一片红晕,期期艾艾的说道:

    “看母亲说的,是媳妇糊涂。大嫂子成亲我也没帮上忙,只在房里躲懒。”

    “傻孩子,我不是在帮你开脱?昨儿大日子也不见你,当心你嫂子生了嫌隙不给你好东西。”史氏笑呵呵的说着。只是她话音刚落,王氏脸涨的通红,双手扭着帕子。她瞧了一眼梓莘,又瞧着史氏,额头居然冒出丝丝细汗,一副急不可耐却有无所适从的样子。

    史氏笑的更欢,指着贾政笑道,“还不快扶你媳妇坐下。呵呵,我不过说笑罢了,你嫂子怎么会如此小气。”

    说着又冲着梓莘笑,“你这弟媳就是这般实诚,你可别笑话她。”

    梓莘抽出帕子也跟着掩面而笑,也不顺着史氏话头,而是指了指身后丫鬟捧着的精致盒子,笑道,“幸而母亲告知儿媳。这是太子妃姐姐赏我的宫中胭脂。说是大不列颠国的外史进贡之物。如今弟妹有喜,此物怕是不合适了。回头我另选了加上贺礼一并送去。”

    一番话梓莘回的落落大方,丝毫不见刚才的初来时的生分。

    史氏眼光一闪,看了身边贾代善一眼,笑的十分满足,“好好,也是个实诚孩子。”

    梓莘对上王氏的眼睛,王氏憨憨的笑着,忠厚老实的模样。梓莘倩倩而笑,这眼见都不能为实,不管原著还是各路同人如何描述这两人,以后的日子过着瞧吧。

    贾代善看着一屋子女人做派,脸上岁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叫苦。想来昨夜跟妻子交代算是白说了。算了算了!他又瞧了瞧两个儿子,一个沉着脸一本正经且苦大仇深的模样。另一个嘴角含笑放荡不羁,不由无语问苍天。是否贾家祖坟出了问题,怎的他就生了这两个孽障!

    正想着,忽听外头传报,“大小姐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