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新房之内的梓莘背对着一人高的穿衣镜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本是白皙嫩滑的背脊如今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狰狞伤疤,瞧着可怖之极。想着方才贾赦反应,她自觉满意。也不枉她一直侧耳倾听,待听到贾赦脚步声,慌忙状似换衣被撞见。

    好看的皮囊果然无用,这位还是原著中描述的好色无德的男子。见到她背后的伤疤,贾赦起先是震惊,跟着脸上浮起愠怒甩门而去。丫鬟们来的时候,梓莘已穿戴妥当扯着帕子蜷缩在床角嘤嘤哭泣。值夜的贴身丫头秋风夏至对视一眼,眼睛里立即蓄满泪水“扑通”跪在了床沿,其他闻声而来不明所以的丫鬟婆子见奶奶身边的贴身丫头都跪下来,也跟着一起跪了。梓莘一概不理,只是抱着帕子哭泣,不肯多说一个字。

    片刻之后,一个老婆子跌跌撞撞跑了进来,她推开众人踢掉了鞋子不管不顾的爬上床,紧搂着梓莘口口声声,哭道:“我的大姑娘哎,我的心肝哎……”

    这边闹的实在不像话,听得屋外几分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大奶奶,夫人派我来问问这里是怎么了?这大喜的日子,怎么哭天喊地的。若是有人冲撞了奶奶,拉出去发卖就是了。”

    梓莘躲在李妈妈怀里紧拽着她的前襟,李妈妈轻拍梓莘哭声倒是停了,却听一老年妇人不紧不慢的回道,

    “还请夫人恕罪,想是我们奶奶旧疾犯了。那事儿之后,我们奶奶倒是落下一病,一到夜里略受有风吹草动就会躲在床角惊吓啼哭不止。圣上请太医治了许久,太医院的各位大人皆说是心病,慢慢温养就好了。哎,说来我们奶奶也是可怜。这病也是头一年常发作,这三年都不曾……”

    李妈妈说着瞧了眼来传话的人,又笑道,

    “许是奶奶初来不适应,加之今日是洞房花烛……或是大爷心急引发了我们奶奶的旧疾。昨儿送妆时,上头已经特特嘱咐让钱妈妈先来布置一二,好让奶奶住的安心。只是今日这新房布置,虽是精巧到无半分奶奶熟悉的模样了……”

    来传话不是别人正是赖家的,闻言她眉毛抽了抽,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昨日跟着嫁妆而来的钱妈妈晒装之后,立即拿着账册嫁妆单子一一安排入库。这贾府下人看着那些个好东西怎会不眼馋。虽然打赏的荷包鼓鼓,可是那么多东西,若是可以顺手一两件……可这位钱妈妈也不知道生了几只眼睛,让人无从下手,故在新房布置上着实让人为难一把。

    传话之人说的也是好听,

    “钱妈妈见谅,如今老爷身子不好,这房里布置都是让天师瞧了,利长辈身子的。您看……”

    钱妈妈当下不说什么,只是把塞满嫁妆的后罩房锁起,又安排了随行之人的起居。赖家的等人得意非常,自觉给了这大奶奶陪房下马威,立下日后的规矩,却不想今日来了这招。如今老爷和夫人都已经惊醒,等着她回话呢!早知道今日,昨儿就不多嘴了。想着她眉毛抽的更厉害,昨儿因新房布置之事,她还向着太太邀功。今日之事恐怕不能善了。

    里头的哭声减小,另有一个婆子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疾步走来,她看也不看赖妈妈一眼,只是横扫了李妈妈,粗声说道:

    “老姐姐还在这里多说什么,姑娘还等着呢。”说着也不等李妈妈急急走进屋内,只听她放低声音哄道,“好姑娘,我们吃药,这吃了药就都好了。咱什么都不怕。”

    李妈妈对着赖家的抱歉的笑了笑,“赖家妹子请便,我先瞧我们家奶奶去。妹子千万别跟孙婆子一般见识她呀是个奶奶打喷嚏都要请太医的主儿。”说着拿出荷包塞到赖家的手里,“夫人那里还请妹子多美言几句。您瞧,我们这儿实在走不开人手跟着您去回话。还劳烦妹子代我们请罪。明日我们奶奶大安了在亲自向夫人赔罪。”

    赖家的哪还敢托大只是摆手口称不敢,待听到里头没有了声响这才悻悻然而归慢慢回了史氏的话。听得原委,贾代善微微皱眉,看向身边的史氏,挥手遣走所有人。烛光下,妻子看着依然年轻,虽已近五十的人了,看着不过四十不到的模样。他早年跟着父亲东西征战,二十多岁刚刚娶亲。又因国孝,家孝堪堪到了三十有四方得长子。因觉得亏欠妻子尚多,家中大小事宜他从未插手,早年的通房也早早打发。甚至是妻子和母亲的龃龉他也只作不见,从未因为母亲为难她半分。直到长子说亲,妻子一心想要让长子娶史家女,可是……朝堂之事不该与妇人说道。可这位也是国公府的小姐,怎得这样糊涂。

    “夫人,”贾代善轻柔的唤着史氏,执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你是否还怪我一意孤行订了这门亲事?”

    史氏低垂眼眸心中翻江倒海,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夫君对自己绝无二话,可成亲头些年他却极少在家。那些年她受的苦他有怎会知道。近三十的时候她方生下长子,可婆婆一句话就抱走了。索性她肚子争气,隔年就生了次子,又隔了两年生下一女。这才儿女双全然放心。没生儿子那些年,那妖媚的老妖婆表面上未怪她半分,只是可劲儿给她进补算什么?她独守空闺的年轻媳妇需要吗?还说什么“好好调理身子,待我而归来,好给我生个大胖孙子。”起初她也曾心怀感激,可那些补品里到底搁了些什么?她只觉越是进补,这空闺寂寞越是难耐。原本好打发的日子,居然有了煎熬之感。她唯有暗自咬牙,偷偷处理了那些补品。好不容易熬死老妖婆却见长子生的与那老妇有着七八分相似,心中日渐不喜。其实,对于长子她心中记挂更深,可是每每见到那张脸,她一腔热情总在瞬间化为乌有。

    “夫人?”贾代善看着沉默不语的史氏出声唤道。

    史氏抬眼,脸上露出几分委屈,嘴里却说,“老爷的吩咐妾身怎敢不从。虽说这儿女婚事本该是后院女眷之事,可赦儿是长子,老爷自然有周到的考量。”

    贾代善看着妻子做派,心中暗暗叹气,脸上却没有露出半分而是举手搂过妻子肩膀,让她依靠在自己怀里,声音放的更加轻柔,

    “如烟,如今这宁荣二府眼看着要到第三代了。不论旁嫡,子孙中竟没有拿得出手。你别着急,我知道你要说政儿,可是他读了这些年书,你可知我为何迟迟不让他下场?那是不想灰了他的心!赦儿被母亲宠坏,如今只知风流快活。”说着他努了努嘴,“那边的敬儿如今也有三十好几,也是文不能武不行,好在他媳妇儿是个好的。原本定了张家这门亲,也是想上头念着他家的好,将来赦儿袭爵之时,可照拂一二。没想到出来那样的事!好在如今上头还看顾着张家丫头,我估摸着待赦儿袭爵之时,绝不可能只是一等将军。想我贾家一门忠心为国,纵横沙场,子孙却没落如此……”

    史氏在贾代善怀里微微一怔,听着男人叫着当初为自己取的字,不由脸上微红眼睛湿润,那日洞房花烛一夜缠绵,次日贾代善便许了她这个字,虽艳了些到底只是闺房之趣。多久没有听到他这样唤自己,如今两子皆已经成亲。

    贾代善觉得自己怀中妻子放软了身姿,自然知道现下说什么她都听得进去,于是立即说道,

    “如烟,现今赦儿,政儿皆娶亲。我也打算向上头致仕,趁着这些年我们好好过日子,待到有了孙子,我们也抱一两个来好生养着。府里的事儿都交给儿媳们吧!”

    想着日后和丈夫含饴弄孙好不再自在,史氏只觉眼热心热再无不肯答应的。她算是想明白了,哪怕丈夫让出爵位,将来只要有她在一天,就是这府里的太夫人,谁也越不过她去。这两年,小儿媳脾气她自然已经摸清有不妥处之处且都已收拾的差不多了。这大儿媳虽不似小儿媳那般好拿捏,却也是不怕的。从家而言自己是婆婆,自己站着就没有她坐着的份儿。从法而论自己有诰命在身的,大儿媳虽是太子妃义妹,到底无品阶。之前是自己鲁莽了这才丢了大面子,现下被丈夫一点拨,那仅有的半点郁闷也荡然无存了。另外……她呵呵一笑,想着儿子洞房花烛居然舍她而去不觉多了几份笑容。没有丈夫庇佑的女子,更不足为惧。

    贾代善看着史氏如此模样,不觉心头暗自叫苦。古人都云女子成亲是第二次投胎,却不知道这男人娶亲远比投胎重要多。妻儿妻儿,自古这二字就是摆一起的,妻如何儿女自然就是跟样的。他记得家中老祖母常念叨,家有贤妻男人不遭横事。当初,自己的祖母和母亲可是亲如母女,可是到了史氏这里……罢了罢了,如今这样,这个媳妇是不可能再退货了。他多看顾着想来也不会有事。小儿媳不是个省事儿,当初自己病病歪歪的,史氏做主定了这门亲,哎……还有,这长子又在闹个什么?他眯起眼睛,想起那张酷似自己母亲脸孔摇了摇头。他从未觉得自己母亲有半分不妥,可是如今儿子长成那样,加之那种脾性,何止祸水二字……想着他又感觉头痛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3》,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三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3并对红楼歪传第三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