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对于一个带有文学属性的女青年而言,没有看过红楼的少女时代,仿佛是不具备完整少女心的,张梓莘当然是读过的,而且不止一遍。

    这本可谓《石头记》、又叫《风月宝鉴》,最后定名为《红楼梦》的奇书,历来养活不知道多少文人墨客,人人读红楼,品红楼,写红楼。曹公在书中可是说的明明白白,“若无朝代可考,尽可假借汉唐等年纪添缀。”故她醒来的时候,听人描述了解到自己虽身处于红楼梦,但是却是一个叫做“大秦”的朝代并不有丝毫意外。

    醒来时,张梓莘并不具前身记忆,恰逢巨变纵使她有十分不妥此时也变的情有可原。“丙辰之变”她从当朝首辅千金变成了孤女,此番打击她只是“大病一场”也是心性坚强了。从太.祖天武帝建国以来,这张氏一门均都是特别的存在,老子辅佐帝王,儿子辅佐太子。虽然也是好友遍天下,却总能微妙把握好此间之度,可谓天家第一得信之家。“丙辰之变”倒也真正验真张家忠心可表天地。可是到了张梓莘这个张家唯一的血脉,如今倒是有了几分尴尬。

    仁业帝想法其实很简单,若是她是唯一儿子,倒也简单许多,配几位良师好好栽培,将来又是天家助力。偏偏她是女儿身,彼时也已经十三岁且是订了亲的。帝后纵然再感激张首辅,却也无法收其为义女。若为义女出嫁时少不得许一个郡主之衔。本朝律例:尚公主、郡主者,皆不能出仕。若是她许的是平常人家的儿郎也罢了,全然可以使两人富贵悠闲一生。可张家订的偏偏是荣国府的嫡长子。倘若国公府真的尚主也未尝不可,可这张梓莘虽是忠烈之后到底只是“义女”,此举可是彻底断了人家出仕之路,难免有仁业帝故意打压荣国公一门之嫌。兔死狐悲当真因此寒了开国之勋们的心则大可不妙。无奈仁业帝唯有一旨而出许张梓莘富贵荣华:让其继承张家除族田之外所有家产。因担心其年幼不知事儿,帝后甚至亲派了可信之人一一核对入册确保不失,又令太子妃收其为义妹。因其两位兄长是因为太子而亡,太子因为此全身而退得以保全。他日太子继位,皇后义妹的身份也可保她一世平安。

    唱声起,花轿停。张梓莘睁开眼回到花轿之内。听着外头一阵吆喝声,她的嘴角再度上扬,带起了似有似无的讥讽。她觉得此时的自己仿佛一头肥羊,生生的被推入狼群之中。其实,待张梓莘弄清自己处境之后,不止一次的在心里咒骂这个仁业帝是假情假意,虚伪自私。他确实派给她两个护卫,又有四个教养妈妈,可那都是给世人看的。这个时代她一旦出嫁,若是娘家无人撑腰,自然是任由婆家揉搓。更不提自己还是带着巨资进入那种人家,不被生吞活剥才怪。所谓的太子妃义妹唬唬其他人还行,这家人……摇摇头,张梓莘不由感慨,如今的她只是一个摆设,用来标榜仁业帝仁慈的标杆。

    “叩,叩,叩”轿门响了三声,爆竹礼乐声轿门应声而开,大红绸布的一端被塞入她手中。张梓莘深深吸了口气,随着跟着喜娘的指示踏步而出。好吧!有多少穿越者玉珠在前,她这个也是开了金手指的应该不会混的太差。大不了过些时日,让自己“病逝”好了。反正这个贾赦原配在原著中连个名字都没有,有的只是同人文中的无限揣测。如今有了这空间,她是什么都不怕的!

    繁琐礼仪不予详表,待到新房中遣散了众人,只留张梓莘一人时,她闭合双眼默念了三遍《玉女经》中的安神篇心境依然无法平静。说道这部功法亦是空间所得,正是写在那块“有求必应”大石之后,堪称天下第一适合女性修行的功法。心经修心、修身随着修炼者功力上升,这个空间亦会有意想不到的拓展。且在功法最后说起此功法修炼至大圆满之际,可获得一惊人之谜。许是这张梓莘天资过人,五年间她以守孝之名日夜苦练,如今已有大成,距离圆满只有一步之遥。饶是如此此刻张梓莘已然觉得心中小鹿乱撞,久久不能平静。

    张梓莘暗骂自己无用,纵观前世今生,她也并不是毫无见识之人,可是在喜帕挑起与她传说中的夫婿四目相对那刻,她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了。这贾赦身长七尺,一身大红喜服更是衬的他面如冠玉,一双大而有神的桃花眼向她望来。那人的嘴角微微向上,居然带着说不尽的妖媚风情。这……这个……居然是贾赦!

    隐隐好像听到几声讥笑。贾赦倒也不在意,仿佛是对于自家娘子如此反应甚是满意,转身笑呵呵的接过喜娘递过来的酒杯塞到张梓莘手中。跟着略略倾身向前与梓莘的手臂交错又转了个弯,见她依然有些错愕的俏脸不由嘴角更上扬几分。张梓莘瞧着那张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似有似无的青草香气,更觉一股燥热冲上脸颊,耳畔的笑声更大了几分。放下杯盏,又换上了吃食,夹生的面食让她恢复了几分神智,含羞带臊的回了一句“生。”而后见贾赦起身,对着众女眷作揖,跟着好听的男声传来,“辛苦各位嫂子了。今日还需辛苦各位嫂子招呼女眷……”

    “啊哟哟,这是赦兄弟怕我们欺负他媳妇儿呢,好好,我们这就走。”俏生生的女声响起。梓莘偷眼看去,说话的女子看起来大约三十左右,生的一张俏脸,说话干脆利落,看着十分讨喜。众女眷也不多言,跟着说话的那位鱼贯而出,看起来此女在贾氏宗亲中略有地位。贾赦见众人而出,只是小声嘱咐了丫头几句,跟着也出了门未与梓莘说一个字。小丫头上来伺候梓莘梳洗完毕,换上常服,留下她一人好生休息。

    安神篇念到第五遍,梓莘终于平静下来,想着刚刚自己无措之举不由分外羞恼,恨不能再来一遍,如此就不会做出那等丢人举动。男色当前,果然误事。只是这样的贾赦实在难于原著那个袭着一等将军之爵,却整日无所事事,不是把玩古董就是和小老婆喝酒,最终弄得卖女求安的猥琐男子联系起来。想到那双桃花眼,梓莘的心又突突快跳几下。她立即闭眼,心念急转再睁眼的时候已经身处在空间之内,她席地而坐在青山绿水中再次修炼起来。或许正是因为心性不足,才是久未突破的的原因吧。梓莘想着,一团小小的气体在体内顺着周天慢慢经过各个穴道,终把刚才的失态抛之脑后。

    荣国府花团锦簇热闹纷呈,外院推杯换盏声不绝,内院女眷处也劝酒声频频而来。儿子娶亲,作为母亲的自然应当是高兴。荣国公夫人史氏端着酒杯笑意吟吟对着前来恭贺之人,毫无推脱之意,但凡来敬酒的一视同仁,统统一饮而尽。各家女眷看得出着她今天是真的高兴。这能不高兴吗?看着史氏的笑脸,有人忍不住心中发酸。这荣国公贾府前年娶了王家长房嫡次女,晒妆那日那嫁妆可是让京城贵女着实眼红了一把。如今这张家孤女进门,虽那一百二十台看着让人眼红,可谁都知道那可是带着整个张家的富贵进门。别人家的高门儿媳还要怕着儿媳娘家掣肘,这位虽顶着太子妃义妹之名,可到底还是差了一层。难道这天家真会为了家长里短来为难这一品诰命?何况大秦如今四海升平,以孝治天下,婆婆为难媳妇儿,只要有点手段,真正能叫人说不出一点错儿来。各家夫人看着史氏的眼神艳羡不已。

    史氏笑脸迎人,一杯又一杯的吃酒,身旁伺候的赖家的不由着急万分,却又不要出面劝说,拼命给一旁的伺候的鸳鸯使眼色。那丫头大约十七八岁,平头正脸毫不出色。她回了个眼神给赖家的一个安心的眼神,继续低着头帮着史氏添酒布菜。赖家的心中轻叹一口气,只能故作不知。伺候这位主子也有二十来年,虽不能说十分了解,到底也能明白七八分。自家夫人对于大爷的婚事,史氏本事不满意的。正想着,只见一未留的小幺儿匆匆而来,立在了回廊之上,对着一个史氏身边叫珍珠的二等丫鬟耳语一番。那丫头听完,从腰间摸出几枚铜钱交到了小幺儿手里,转身向史氏而来,只是那丫头并未靠近,而有对着另一个大丫鬟耳语一番。赖妈妈看着这一番作为,心里撇了撇嘴。自打史氏进门,这所谓的规矩排场大了不老少,以前她婆母伺候老太太的时候,哪有这等样子。什么正式宴席,非一等丫头不得上前回话。连她这样的颇有身份的管事媳妇儿也只有一旁站立的份。

    “夫人,”丫鬟着一身粉蓝色,轻轻走到史氏身边福了福。史氏轻抬眼皮示意丫鬟起来回话,只听那丫鬟脆生生的回到,“夫人,老爷喝多了,现已经回房,正找夫人呢。”

    席面上的女眷闻言皆掩帕而笑,打趣史氏一番,这才放人离开。史氏的脸上的微笑只维持到了进了正院大门,她神色一禀,眼神飘向刚刚传话的珍珠,珍珠立即上前,压低声音说道,

    “回夫人,大爷已经回房,可是却不知为何又急摔门而出,现在内书房身边还是夏燕夏鹃那两个在服侍。”

    史氏未开口,只是抬了抬手示意珍珠退下由鸳鸯扶着回到内室,却见贾代善已经沐浴完毕闭着眼依靠在美人榻上,脸上还带着欣慰的笑。史氏眼神一冷随即又换上了笑颜。娶了张氏又如何,她倒要看看这位老爷一心想要娶进门的儿媳到底何等能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2》,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二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2并对红楼歪传第二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