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修错字)

    仁业二十六年,乙卯月,日十二。

    虽然春日渐暖,到底乍暖还寒。绵绵春雨持续了十来日,把整个京都都衬的雾蒙蒙的。嫩绿抽枝加之绵绵细雨,景色虽好到底惹人不快。谁知从前日这春雨终于止住,天色放晴连日的阴霾一扫而空,紧着今日又是一个艳阳天。连续三日的好天气,沉闷多日的人们终于活泛了起来计划着春日登高踏青。巳时刚过,城西响起的爆竹声响彻了半边京都。须臾,爆竹声又起,一迎亲队伍从黑漆木门中缓缓而出。迎亲车马似未直接行止目的地,而是绕着皇城缓行,所过之处无不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队伍打城东最大酒楼门前而过,二楼靠窗位置,一锦衣华袍男子端着酒杯,目光飘向了下头那迎亲队伍。这京城布局西贵东富南贫北贱,这东城虽住着京城也算有头脸的人物,可这支队伍的仪仗,怎么瞧都像是国公府以上的人家。男子放下酒盏,转头对着邻桌独自饮酒的抱了抱拳,“敢问兄台,这是城东哪家娶亲?看着架势都赶上国公府了。”

    中年男子喝着小酒,正摇头晃脑的瞧着外头热闹,闻声转回目光,带着几分诧异看着锦衣男子。稍稍打量,见那男子大约二十五六,虽一身华衣,但无论头上发冠还是腰间配饰均不是京城时下的样子当下了然,笑道:

    “兄台可是今日才到京城?今日可是荣国公嫡长子娶亲!娶的不是别人,正是前首辅张钰张大人留下唯一嫡女。”

    听中年男子如是说,青年眉毛微蹙,听这意思这亲事可谓誉满京城,无人不晓了?

    中年男子看着青年不解的样子,笑了笑,又夹了口菜,片刻之后这才缓缓道来:

    “兄台可还记得着五年前的‘丙辰之乱’?

    前首辅张大人一家为护天家几乎死绝,独留一女。张大人与荣国公交情深厚,故早早结了订了亲,结了儿女亲家。那场事情之后,这荣国公依然固守诺言,要娶着张大人着遗留血脉。”

    中年男人顿了顿,随即嘴角扬起一抹讥讽,“兄台可是没见到昨日着张家孤晒妆,正正十里红妆,足足一百二十台。荣国公倒是好算计!今上早就有旨,这张家万贯家财,均有此女继承。他们如今娶了张家女,可些迟早不都是荣国公府的吗?”

    “张家产业都归了此女?这……这不合礼法啊!”青年咋舌,他打南边过来,对着前首辅张大人并不陌生。早两年依稀是听过这些,只是那是他并不在意。如今忽然被确认真有其事,吃惊不已。本朝律例,若是家中只有一女者,可从族内过继嗣子方能继承家业。如若不然在父母皆亡之后,已出嫁女只能获得家业的十之一二,未出嫁者得除其母陪嫁之外,也另得家业的十之一二。产业中族田由本族收回,其他产业由父族嫡亲兄弟继承,若无嫡亲兄弟者收归国有。

    中年男人又呷了口酒,摇头晃脑,无限感慨:

    “张大人并不是无子啊!他曾是太子太师,两子与太子年岁相当,是太子伴读,前途不可限量。这两子为了护着太子,不惜以命相抵。据说是张大人临前托孤,说明不要嗣子,就是怕委屈了自己女儿。若是再用礼法约束,岂非叫人寒心?此女如今可是太子妃的义妹呢!”

    青年恍然大悟,扭头看着窗外,说了这好一会子话,终见一顶花轿打从面前经过。他向前眺望,远远可见一匹黑色骏马之上喜服着身的男子。虽然看不清眉目,到有几分气度,只是为不知何为隐隐觉得这新郎仿佛并无几分喜气。青年转头又问,

    “虽然看不清,可这荣国公嫡子瞧着也已二十出头了……”

    闻言,中年男子不由对着青年另眼相看。他点了点头,道:

    “兄台好眼力!这荣国公长嫡子,姓贾名赦,字恩侯,今年正是二十有一。其胞弟叫贾政,字存周,说是最喜读书之人,小其一岁。已于两年之前娶了金陵王公家的嫡次女。”

    青年瞠目结舌,一时不知说些什么。这荣国公一门太不懂规矩,这长幼有序,何况要娶的嫡长媳还是忠烈之后。如今这次子先娶亲,莫不是不满天家?

    中年男子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又道:

    “说起来此女也是苦命了。如今虽顶着太子妃义妹之名进门,到底无得力娘家仪仗。张大人并无嫡亲兄弟,旁系一族对着万贯家财虎视眈眈,如今已经无人搭理此女。外家虽世袭罔替着威闵侯,可到底远在福建鞭长莫及鞭长莫及。这不,荣国公前些年身体不好,这次有了次子先成婚。京中隐隐绰绰倒是有此女命硬之说。”

    青年听闻唏嘘不已,他无比同情的看着渐远花桥喃喃自语,“富足……孤女……高门,哎,不知道又是怎样一段官司。”

    此时,花桥中,被一方锦帕遮头的张梓莘并不知道自己被同情了。花桥轻晃,她半垂眼眸,轻抚着被宽口遮掩的左手虎口处那浅浅朱红色的蝴蝶型胎记,嘴角微微上扬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心念一转,人已经处在一片青山绿水之中。一块几人高的巨石赫然狂书“有求必应”四个大字。

    她漫步进入小竹屋内,推开门里头装潢和外头古色古香决然不同,全然的现代气息。纯白色长毛地毯,大红色的布艺沙发,开放式的厨房,她眯起眼睛瞬间身上繁琐的大红喜袍已经不见,取而代之是宽松米色亚麻棉布套头长裙。她走向落地窗,拉开窗帘瞧见的是天海一色。打开窗户,闭气眼睛呼吸着带着咸湿味道的空气。张梓莘顿觉心情好了许多。虽然已经五年,她依然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彼时,她不过是初入职场的新人一枚,毕业前也是读过《我不是教你坏》,《王小二升职记》等新人职场指导书的。她自认为虽不具有战斗力,但是好歹也能看穿阴谋诡计,定能自保。果然,虽然处在职场,但是身为副总秘书团的小秘之一,这斗争堪比宫斗。好在恶补过一些,倒是让她躲过多次算计。一年之后,事业刚有起色,不想却卷入与副总绯闻当中。副总老婆大闹公司,她被迫辞职。

    经此一役,张梓莘全然败北,不仅如此,似乎在一夕间行业内人人都知晓了她这个靠潜规则上位的小秘。好工作难寻心灰意冷之际,她沉溺于某页面青绿且爱抽闻名的女性小说网。某日翻到一文,只是瞥了寥寥数行,张梓莘脸色骤变。此文正是她那多年前遗失的手稿。作者文案挂着微博,她顺势进入,瞬间被闺蜜和副总恩爱照的背景闪了眼。顿时,她只觉五雷轰顶,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眼前浮起和闺蜜一起上大学,一起进公司的零零总总。稍稍回神,她机械点开闺蜜置顶的微博,那是一篇文的里链接。

    文案标注,此文乃自传,所涉及的人物皆以化名。若是亲友看到,切勿对号入座。

    点开内容,匆匆而读,张梓莘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自己成了她笔下的恶毒女配,以残害善良女主为己任。同为秘书专业,闺蜜的文笔并不差,加之又是反三热潮,作者且说不会出卖自己,写此文只是为了跟过去做一个告别,故此文没有v。如此作为,闺蜜狂刷好感值,待到新文一出,虽文风有变,粉丝们也只当是大大进步了。闺蜜从来就是个会来事儿的,已然有了新生代大神的架势,微博粉丝直逼十万。

    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张梓莘只是略略后仰,闭起眼睛细细回忆起与这位好闺蜜相处的点点滴滴,半晌之后,待她回神之时居然想不到半分纰漏之处,此人行事可谓毫无破绽,滴水不漏。事到如今,她只觉没有了半分气力。思及前几日的读过由小透明作者布颜写的红楼同人不由破口大骂,什么宅斗宫斗都是骗人的。若是没有金手指,没有人帮衬,结局只会像她一样,丢了工作,丢了名誉,却还依然蒙在鼓里,正真是被人买了还给人数钱!

    好吧,迁怒是不对的。她骂够了,发泄了,却觉一阵耳鸣,眼前一黑。再醒来时,天地已全然不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1》,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一回(修错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1并对红楼歪传第一回(修错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