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陆明的选择(1)

    无数的绿树之中,掩映着一座原木色的建筑。

    这栋建筑只有一层,占地面积却不小,早就超过一般的权贵住宅。

    一辆寻常的悬浮车远远的顺着一条土路,行驶到了这栋建筑的大门前。

    可是就在这时,奇特的一幕发生了,有人从悬浮车上走下来,然后他在门前站了一会儿,一道光线扫描了这个人的瞳孔。

    须臾,这个人又回到了悬浮车上,大门没有打开,悬浮车却继续往前行驶。

    而大门连同周围的树木仿佛一个水面,随着悬浮车的驶入,飘荡开了一圈一圈涟漪。

    陆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一个又长又累的梦中醒来。

    他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问道:“醒了。”

    陆明突然坐起,惊诧不已的看着背着自己站在窗边的身影。

    “父......父亲。”

    “你为那些人出生入死......可是你自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的时候,你那些朋友却在哪里?”陆王转身对陆明说。

    陆明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震惊了。

    “我......”之前那些发生过的记忆突然纷至沓来,陆明难以置信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他狂暴了,,死了许多人,然后老六来了,老六杀了三名向导,将他从狂暴的边缘拉了回来!

    突然想起一切的陆明,紧紧抓着自己的脸,对着陆王,低吼道:“是你杀了他们,你杀了他们。是你杀了那些向导”。

    陆王依旧转过身去,看外面的风景:“你怎么想都可以,如果你要继续狂暴下去,那么我也只有继续杀下去了,直到你能抑制自己的狂暴。”

    “啊!!!!!!”陆明低吼了一声,他抱住自己的头,眼睛暴突,他很痛苦,他想要忘记一切,可是陆王会继续杀下去。

    陆王完全不在意,就好像在看闹别扭的小孩一样:“奈特罗德呢。”

    陆明从手臂间狼狈的抬起头来,用一种诧异的表情看着陆王。

    陆王从陆明的表情上,大约已经猜到了结果。

    他却笑了一下:“呵,原来是个被向导催眠了可怜虫,你想记起你忘掉的部分吗?”

    陆明脸上的痛苦扭曲的神色,突然之间僵住了,片刻之后,他问:“你有什么条件。”

    陆王说:“你又有什么东西能跟我交易。你已经一无所有了,当然你也可以在重新拥有一切。”

    陆王等着陆明的答案,而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一名金发少年走了进来,他不说话,手里抱着陆王的大衣,还有帽子。

    陆王伸手去拿帽子,少年就伸展开大衣披在了陆王的肩膀上。

    “儿子,我等你的答案。”陆王说着在踏出门一瞬间开口,少年安安静静跟在他身后。

    听这这句话,陆明却觉得无比的沉重的压力,他恨透了这个家,恨透了这个家族,原本有陆云在在这里,他可以逃开所有的良心上的谴责,不用去看陆家那些泯灭人性的手段。

    不必经受良心上的苛责,还有一个人可以抚平他所有的不安。

    陆王走出来,门口还左右两边还有黑色军装上有着红色镶边的哨兵把手,他对那两人吩咐道:“看好他,让弗兰肯斯坦教授带着奥路菲过来帮他回复记忆。”

    “是,元首。”两名哨兵双脚一并,发出皮靴相撞的声音,手按在心脏上行了一军礼。

    陆王点点头。

    陆云在依旧习惯坐在沙发的正中央,像一尊雕像般。

    其他人也无法从事任何事情,无法去救陆明的愧疚,在空气里发酵着。

    然而比起不能救陆明这件事,陆戾亲手杀了三名向导,这件事更令人难以接受。

    而这个陆戾是夏家两名兄弟完全不曾听说过的人物。

    很显然这里面知道一切的只有陆云在。

    “我们去把陆明从陆王手里带出来!”寻肆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恨。

    陆云在看着寻肆开口:“陆家本就是夏氏皇族的眷族。陆王心目之中那个真正的小太子要出生了,他不会放任陆明回来。当然他更不会杀了陆明,只会用自己的方式让陆明认主子。”

    寻肆知道现在要向陆王复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不舍弃的揪了揪自己胸前的衣服。

    陆云在此时又问他:“你就没觉得古怪!你的重生后没多久,就被陆明捡到了。天琴座星系那么大,这种巧合的几率未免太低了。”

    夏星洲抬脚踹了踹陆云在,陆云在的裤子上立刻留下个脚印子。

    夏星洲说:“你还当自己是陆家大少爷,陆中将呢,起来给让点地方。”

    陆云在拍了拍自己的腿,没挪位置:“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我们信任陆明,让夏侯森带着寻肆离开华京,永远的离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来,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隐姓埋名。第二我们不信陆明,就当他什么都已经告诉父亲了,我出面杀掉伊莲娜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准备军事政变,将陆家连根拔起。”

    夏侯森又讪讪的回到一边继续站着,也开始思考刚才陆云在说的话。

    夏星洲心里明白,这第二种的前提就是陆云在的武力值问题,他将不能解除与陆云在的关系,自由之期又要无限延迟。

    如果是第一种,父亲自尽,弟弟又要被杀的事情可能又要再度上演。

    夏候森却说:“伊莲娜的事情,这件事我来解决。”

    寻肆点点头:“我相信陆明,与陆王的仇恨,不想在牵扯更多的人进来。”

    陆云在此时说:“夏侯森你完全信赖亚兰,他是我的人,不是父亲的人,红莲军团的主力,尚未回到华京。关键是时刻可以帮助你们,本来那就是肯道尔王夫为皇长子保留的最后的力量,夏氏还有几名当时在外的遗族,如今都在红莲军团之中。”

    夏星洲嘲讽般的笑了一下,他伸了个懒腰,一只胳膊搭上夏侯森的肩膀:“森森要不要出门跟兄长一起去喝个酒,以后大约没有陆明陪着喝酒了,好歹去告个别。”

    夏侯森叹口气,但是却没把夏星洲的手给拿下来他对陆云在继续说:“我想尊重寻肆的意思,相信陆明,但是伊莲娜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要除掉,而且陆家也要连根拔除,原先或者陆家的确给帝国奉献了许多人才,可是现在已经是国家的毒瘤,所以必须除掉。”

    夏星洲重重拍了夏侯森的肩膀一下,套上了外套,看样子是准备自己去。

    寻肆攥了攥小拳头对夏星洲说:“带上我,听说喝酒可以解愁,哪里的姐姐都很好。”

    “哈哈哈哈,好啊,小肆肆一起来,莉莉丝夫人最喜欢你了。”夏星洲揉揉寻肆的小脑袋。

    “你不准去,灯火阑珊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夏侯森把寻肆扯到自己身边,即便是还没有结合,夏侯森觉得自己独占欲已经开始发作,很自然的就发作了。

    夏星洲被弟弟的拆了台,骂了句:“混小子。”就自己出去了,陆云在话不多说,站起里就跟了出去。

    夏星洲一路就完全不当陆云在不存在,权当有一个免费的司机,撑着头看外面的风景。

    当悬浮车停在灯火阑珊店门外,夏星洲看到了站在门口熟悉的面孔的时候,原本有些麻木的眼神,突然之间堆起来,极其漂亮的笑容来,他一下悬浮车,就迎了上去。

    胳膊一张,那些姑娘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当即靠了过来。

    可是那些姑娘走过来一半的时候就退了步,为难的看向夏星洲。

    夏星洲扭头一看,陆云在的眼神可不就是一尊杀神。

    “别管他,别管他,我好久都没来了。”夏星洲愉快的说,还是主动伸手揽住一个姑娘细瘦的腰。

    其实这些姑娘,都很喜欢夏星洲,不光是因为夏星洲大方,倒是因为夏星洲来玩就是真的只是来玩,即使搂着那些姑娘的腰,也不会让姑娘们有着猥琐的感觉,更不会再多做些其他的事情,所以这些女郎反而更喜欢主动去亲吻,拥抱这样的人。

    她们喜欢他的笑容,因为他总是会让这些姑娘们忘记自己的身份,反而觉得自己是高贵的公主,此刻正跟皇子漫步在皇宫的花园里。

    而夏星洲不会说,因为他的确有时候会利用自己的能力为这里的姑娘们,编制一个一个美好的梦境。

    而夏星洲自己也会看到这些姑娘的美好梦境,虽然这些工作不怎么体面,但是见过无数人意识里的想法,却让夏星洲觉得这些姑娘简直就是天使。

    她们有时候想法竟然是那么的简单,一个房间,一个爱人,一个孩子足以。

    所以这里的夏星洲所给以的笑容并不虚假,反而格外的真实,并不是新明宫里的那个总是摆出一副高贵的虚假表情的皇子。

    他对于这些姑娘的笑容温柔的令陆云在吃惊。

    陆云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夏星洲。

    他突然有些奢望,如果有一天这个人会这样注视着自己,对着自己温柔笑出来,他是不是会再次把人藏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91》,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91章 陆明的选择(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91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91章 陆明的选择(1)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