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唤醒狂暴哨兵的办法

    中央行省c区,此刻大量的建筑物倒塌。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的景象,人们的尖叫,孩子们的大哭声交织在了一起。

    而此刻更多军人手持着武器,将这一处地方完全封闭了起来。

    夏星洲将星通号停在了一处隐蔽的位置。

    而四周到处都是维持秩序身穿黑色军装的军人。

    他们几人迅速爬上一处不在封闭区,有着较高地势的建筑物内。

    夏侯森靠在最前面,他躲避在一处断裂的墙壁后。

    站在这个地方,能清楚看到陆明狂暴的方向。

    “怎么样?”寻肆问夏侯森。

    夏侯森摇了摇头,语气充满了遗憾:“除非奈奈在,已经完全没有救回来的可能性了。”

    寻肆摇了摇脑袋:“怎么可能.....”

    而这个时候,陆云在突然对夏星洲说:“你想再见他最后一面吗?异端哨兵身审查局的人已经要开始清除他了。”

    夏星洲咬了下嘴唇,点了下头。

    “视野共享。”陆云在说。

    寻肆亲眼见到夏星洲的眼睛里的神采突然之间消失了,眼睛牢牢的盯住一个地方一动不动。

    “我也想看看陆明现在怎么样了!”寻肆望向夏侯森。

    夏侯森的脸色当即有点为难。

    “怎么了?”寻肆问。

    “要做到五感共享,这简直.......第一要发生在彻底结合的哨兵向导身上,第二呢,还要是已经结合很多的年的才能做到,有时候很多年的也不一定能这样,,,因为这等于让对方的意识完全侵入自己的意识之中。”夏侯森觉得自己目前都不敢这样,这简直太冒险了。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陆云在。

    远处不断的传来爆炸,与怒吼的声音,狂风与高热的气流在烘烤着天空,有些耐不住这种炙热高温的建筑物已经开始出现融化的迹象。

    而更多的是爆炸,不断的出现。

    “真的就没救了。”寻肆急的原地团团转。

    突然,被封闭的区域高空内,被一个巨大的黑影所笼罩。

    陆云在抬头,那是一艘巨大的军用战舰。

    军用战舰带来的巨大的乱流,将四周的原本就混乱的场面,弄的更加混乱了,粉尘被掀到高空,湮没了大部分军用战舰的那庞大的身躯。

    陆云在手打凉棚折了遮光线。

    烟雾之中,军用战舰的舱门被打开来。

    一个人影出现在那里,似乎完全不受四周乱流还有灰尘的影响。

    只有破碎的衣摆迎着乱流舞动着。

    通过烟尘,陆云在跟夏星洲都看到那个人面容被一张白色的全是孔洞的面具覆盖住了,只露出一双猩红色的眼睛。

    陆云在低声说了句:“老六。”

    他刚出声,就发现远处的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突然看了过来。

    而此时被陆云在称作老六的人,也将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顿时一道惊人的闪光爆出。

    夏星洲只觉得眼前一白,霎时犹如无数细小针扎进了他的眼睛之中。

    这个时候,陆云在突然中断了视觉共享,夏星洲回神立刻捂住了眼睛。

    夏星洲只觉得眼睛生疼,他没有一点准备,当下看什么都觉得眼前是一片白影

    “陆明应该不会死了!”陆云在用极快的语速说道。

    “那是谁?怎么带着个面具。”夏星洲使劲揉着眼睛,眼睛里一层又一层水光濡湿了眼角,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陆云在没有回答他,他拿开夏星洲的手。

    “不揉,我眼睛更难受。”夏星洲此刻只想拼命揉眼睛。

    夏侯森从来没见过这号人,可是他的心里却涌上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的情绪,他也看见了那个人,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别动你的眼睛,刚才是一种针对哨兵的视线攻击,专门针对视觉神经的刺激用的,你现在最好闭上眼睛,什么都别看。”陆云在对夏星洲说。

    不动,那种无数细针扎进眼球里感觉越来越清楚。

    “可是你们就没事啊?”寻肆问。

    “那是针对低等级哨兵用的,普通人能直接瞎了。没想到还真有人有这种能力。”夏侯森脸色不悦的说:“不过,你抓着夏星洲的手什么意思,放开他。”

    寻肆看夏星洲那样子,顿时也觉得自己眼睛难受。

    陆云在笑笑:“夏侯森,最好你能继续监视那个人,顺便看看那些低等级哨兵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夏侯森看向那片被陆明破坏的狼藉。

    夏星洲刚开始还能说出几句话来,后来就是使劲眨眼睛,生理盐水不断的从眼睛里面往外涌。

    他还是想要把手从陆云在手里抽出来,抓抓眼睛。

    夏侯森眼睁睁的看着那道闪光过后,有些低等的哨兵躺在了地上,痛苦的打滚,开始他们像夏星洲一样,只是揉着眼睛,到了后来,那些人越来越用力气,抓的眼眶血淋淋的,直至最后,有些人甚至将自己的眼珠扣了出来。

    “虽然不会致命,但是让大量低阶哨兵丧失作战能力再好不过了。”陆云在说,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爪子夏星洲的手。

    夏侯森说:“那些士兵,可是自己人。”

    陆云在说:“对陆王来说,只分有用的与没用的。何况今天奉命来的是老六--------陆戾,他出手只有杀,不管自己人还是敌人。”

    “那是........什么....人?”夏星洲从牙齿缝里寄出句话来。

    “一个喜欢鲜血与死亡的真正疯子。”这是陆云在的对老六的评价。

    夏侯森就看到那个人开始阻拦陷入狂暴的陆明,那个人速度极快,如同战场之上的鬼魅一般,虽然无法立刻制服陆明,但是却也几乎将陆明限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

    而且那是狂暴之中的陆明。

    这等实力,已经不需要陆云在再说什么了。

    “他是来杀陆明的?”夏侯森说。

    “是来救他的。”陆云在说。

    “不是说不能救了吗?”夏侯森看着远处的战场。

    那个带着面具的疯子,一边发出疯狂的笑声,一边与狂暴之下的陆明交手。

    陆云在眼神也暗了一下,他说:“你看着吧。”

    然而,这时的夏星洲突然激动起来:“不行,难道陆王要用那种方法救陆明..................放开我......”

    可是夏星州的提醒已经晚了。

    夏侯森恨不能此刻冲出去,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陆云在,你去救那些孩子.....你救了他们,我就放弃解除跟你的关系。”夏星洲有些激动。

    “已经晚了..........”陆云在说。

    寻肆渐渐感觉的一阵又一阵惧怕,绝望的情绪,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

    远处发生了什么,他看不清,他只是能感觉到那种想要拼命呼救的情绪,仿佛是浪潮一般,几乎要将他的淹没。

    他问:“夏侯森,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夏侯森难看的笑了起来:“你一定不愿意看到。”

    远处带着白色面具,穿着破碎衣衫的人,笑的更加猖狂,陆明一时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压制住,脚不断地下陷,地面裂开无数的裂缝蜿蜒开来。

    而他的四面八方,立刻被一群身着黑色军装的高阶哨兵所包围,包围他们的人将三个十几岁的青少年压了出来。

    夏侯森认出了那是里面当中还有两个穿着圣德向导学院制服的学生,他的指关节发白,牙齿紧紧的咬在了一起。

    夏星洲样子更是糟糕。

    陆云在似乎已经习惯,他虽然是对夏侯森说,可是眼睛却是看着夏星洲的:“陆王给夏侯森看到的那面已经是他最温和的一面了,如果不是肯道尔老师早就看透了他,采取了诸多保护夏星州的措施,那里的向导,就该换作是夏星洲了。毕竟父亲只想要能嫁到陆家的皇族公主,而不是挡在夏天临皇位前的皇子。”

    随着陆云在的话说完,夏侯森眼睁睁看着。

    陆戾手中寒光一闪,那三名向导精神图景爆开,而同时那三名向导的头颅也被砍下。

    大量的血液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疯狂的往中央不能动的陆明身边流去。

    而那些精神图景也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有好像失去了被切断了根的植物,只能随着血液的方向开始前进。

    血流汇集到陆明的脚下,与他自己之前被陆戾切割开的皮肤流出来的血融合到了一起。

    此时,一声震耳发聩的狮吼,从陆明身边的暴发出。

    同时伴随着更为强劲的力量,以陆明为中心,震荡开来。

    寻肆感觉到了脚下的震荡,险些摔倒,夏侯森捞住了寻肆。

    夏星洲如果不是被陆云在拦住,当先已经冲了出去。

    此时,夏侯森总算明白了陆云在的话。

    他的护住寻肆,搂的更紧了,视线却没从远处离开。

    那里就像是一个祭祀仪式,为了陆明的祭祀的仪式。

    全身燃烧的火红色的巨狮,又出现了,它不像奈奈在时那么可爱,那么温和,它浑身充满了暴虐的气息,在吸收了足够的向导的血液后,开始啃食那些精神图景。

    陆云在见过此类的实验,他说道:

    “-即使陷入了狂暴,只要有没有与别的哨兵结合过的向导的血液,就可以让狂暴的哨兵恢复理智,等级越高,需要的向导的血液越多,然后精神图景被吞食。这就好像是一种以生命为代价的彻底结合。而量子兽也将再次出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90》,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90章 唤醒狂暴哨兵的办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90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90章 唤醒狂暴哨兵的办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