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陆明病症

    夜晚还是像往常一样来临,也像往常一样笼罩大地,然后又像往常一样褪去离开,新的一天就那么到来了。

    陆明睁开了眼睛,他脸上还有着一丝困惑。

    起床,伸展身体,套上衣服,开门。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只是在开门的时候,他盯着那张大床愣了一会儿。

    可是也只有那么一会儿,他就打开了门。

    长长的走廊上,好多间房间,但是都关着门。

    陆明去了卫生间,他有早起洗澡的习惯。

    就在他洗完澡的时候,走廊上已经热闹起来,咚咚踩着地板跑动的那个是寻肆,还有一个缓慢的下楼梯的声音,那是罗奈尔小姐。

    而一楼不时传出刀切蔬菜的声音,那个是夏星洲。

    而整栋房子之外,腿上绑着沉重的铅块跑步的那个是夏侯森。

    陆明接着在浴室烘干了自己全身,换下睡衣,下了楼。

    他真的不能不说,他哥走到哪里都端着一副上位者的架势,这么个早上,也就只有他什么都不做,只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然后再看新闻。

    “陆云在,你这样合适?”陆明问。

    陆云在却嗯了一声。

    可是这时候,夏星洲却好像一阵风一样窜了出来,他身上还围着个围裙,手里拎着一把刀:“你.....好了?你没记得自己养了一只叫奈奈的猫?”

    陆明一愣:“恩,好了,猫?什么猫?”

    夏星洲错愕,他真的没想到奈奈真的那么做了,真的就那么做的,做的连一点退路都不给自己留,深度催眠一个人忘记自己,的确是阻止陆明狂暴最好的方法。

    “没什么,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只猫跑了。”夏星洲说完,就沉默了。

    “夏星洲,你能不能快点,我好饿!”陆明习惯性摸自己口袋里的雪茄,点了一只。

    “要饿,自己做,今天没你的份!”夏星洲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

    “我做什么得罪你了吗!”陆明不解,大大咧咧坐在餐桌前。

    而这时,寻肆的声音依然是咚咚的,可见他是从走廊这头一直跑到走廊那头,然后在跑回去。

    走廊头上是谁的房间?陆明发现自己想不起来。

    “寻肆你在干什么?”陆明大吼了一声。

    哐当,接连几声,乱七八糟的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让陆明更加好奇。

    他觉得还是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他刚上楼,就看到满地的猫罐头,还有各种牌子的猫粮。

    不由的愣了一下,寻肆赶紧趴在地上,把所有的东西都挡了起来。

    “你挡也没用,这猫罐头都滚到我脚边来了,怎么你想养猫吗?”陆明问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寻肆赶紧拼命点头。

    陆明蹲下身体,拿起脚边的猫罐头来,他皱起了眉头,:“这个他不爱吃........”

    谁,谁不爱吃,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怎么了?”寻肆问他。

    陆明摇摇头,把猫罐头放回了寻肆手里。:“快来吃饭!夏星洲还在等你。”

    他从今天早上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心情却格外的轻松,想不起来就不想了,这才是陆明的一贯坚持的原则。

    被人伺候习惯的陆云在,早早的就坐在餐桌前了,一言不发还是看他的新闻。

    陆明还从厨房钻进钻出的,帮忙拿东西。

    寻肆竖着自己的刀叉,小声碎碎念道:“蛋包饭..........蛋包饭...........”

    夏星洲擅长厨艺,做什么都很好吃。

    不过这几天,桌子上还多了两样东西,就是两条红蓝色的小泥鳅。

    量子兽不用吃东西,但是他们也依然喜欢美食,夏星洲在讨厌陆云在,可是这跟小泥鳅关系不大,他这次回来,每次记得都还那两条小泥鳅多做两盘蛋包饭。

    于是几乎每餐,都有三盘蛋包饭,寻肆不知不觉就在夏星洲眼里沦落成了小孩。

    这三盘蛋包饭,还是被做成小熊的样子。

    尤其是寻肆,对这种小熊样子的蛋包饭喜欢的不得了。

    毕竟对他来说,这是第一次见到,吃的可以做的这么可爱。

    不过夏星洲还不至于直接把吃的送到寻肆眼前,他只是习惯性的把盘子放在桌子上。

    陆云在一直都在关注华京的局势,现在任何消息对他来说都非常重要,于是他的重点也就不在这些美食上。

    只是拖过来一盘,放在自己眼前能填饱肚子就行。

    而夏星洲的的厨艺,他是不敢抱太大期望的,毕竟是皇族出身,从小哪里接触过做饭这种东西,尤其还是个皇子。

    只要别太难吃,他觉得还是可以忍得下去的。

    于是他一勺子塞进嘴里,就愣住了。

    这对哨兵来说是难得的美食,味道很淡,味觉没有受到刺激,而且还有其他的微甜的味道,很香。

    他在官邸的时候吃的从来都有专人负责,可是到了外面就没有那种条件了,所以他也接受刺激习惯了,可是这种感觉真好。

    陆云在抬头,夏星洲站在沙发那里解围裙,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刚才都没怎么留心,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穿着拖鞋,睡衣还没换,身上却穿着围裙的夏星洲......

    这种新婚夫妻的感觉,顿时就在陆云在脑袋之中爆炸开来,接着这种感觉迅速蔓延到下-半---身。

    他非常确信,如果旁边没有人,他一定会毫无顾忌的把夏星洲就地解决掉。

    夏星洲的也感觉那种荒唐的念头,他一转头,青筋跳了跳,围裙一脱,夏星洲把围裙团成一个团,狠狠的丢在了陆云在的脸上。

    陆云在没躲,却接住了。

    正一身大汗刚进门的夏侯森,却冷不丁打了茬:“陆云在,你也别光顾着调戏我老哥.....,寻肆本来已经够矮的了,你再把他的早餐给抢了....”

    夏侯森话还没有说完,就结结实实挨了夏星洲一脚。

    “滚走。”

    寻肆可怜兮兮的盯着被陆云在破坏了造型的蛋包饭,欲哭无泪。

    “我的.........蛋包饭..........”

    陆明支撑着自己的脑袋,乐呵呵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总有种融不进去的感觉。

    “陆明.....你为什么还不吃..好好吃饭啊笨蛋...”陆明猛的回头,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叫他。

    可是,他回头,身后空荡荡的却什么都没有,他吃了几口抓起椅子上夹克来,就说:“快递已经堆了好多天了,我先去送了。”

    夏星洲说:“你等等,我跟你去。”

    “我只想自己去送。”陆明看了陆云在一眼,他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为什么他会觉得他这个大哥特别的碍眼,甚至连带着夏星洲都令他不舒服起来。

    他到底是怎么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特别的别扭。好像这里没有一个真正关心他的存在一样。

    陆明点起了雪茄,刺激的烟进入他的喉咙,他把那些快递搬到星通号上去,于是习惯性的坐上驾驶席,可是他盯着门看了半天,好像还有什么该跟着他进来却没有进来。

    陆明烦躁不安的又下了星通号,他靠在星通号背后的金属外壳上,一口一口抽着雪茄。

    他到底是在等什么,他突然想要有人阻止他抽雪茄。

    可是,又有谁回来阻止他呢!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陆明不在抽雪茄,他把雪茄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捻灭火星,他再次坐上星通号驾驶席。

    就像往常那样,挨家挨户的送过去,天气很冷,他的感觉更加鲜明,冷意刺骨,即便是陆明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怎么觉得自己好久,好久没有感觉到这样的寒意了。

    他的五感本来一直都停留在很适中的感觉上。

    一夜之间,华京就变得如此寒冷了吗?

    陆明感觉变得有些麻木了,他从早上一直送到了晚上。

    他不想回去,不知道为何,他突然不想见到那些人。

    陆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本该有个很暖合的东西抓在手里的,他甩了甩手,将莫名的触感从手里甩出去。

    但是最后,他还是驾驶着星通号行驶回了白色的官邸。

    “你们看着陆明这样下去吗?”寻肆争吵的声音从亮起的客厅内传过来。“你们看他像个什么样子,行尸走肉!在我看来跟那些狂尸没什么两样!”

    “尤利,可是你说的办法行不通。”罗奈尔小姐在劝他。

    “不行,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陆明不记得奈奈。”寻肆大喊。

    “你冷静,你嗓子都哑了,你说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夏侯森继续劝他。

    “不,不,奈奈不能被忘掉,你不懂那种几乎记不清自己最重要的样貌的感觉。”寻肆越说越激动。

    “寻肆,听罗奈尔小姐的,这件事已经到此为止了。”夏星洲语气里也有丝丝的痛苦,可是他能怎么办,没人救的了奈特罗德,他的意识已经不在了。

    寻肆拼命解释:“那是我的心脏,我愿意拿来救奈奈,因为我看到了,我不愿意身边的人难过,我几乎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那种情绪。”

    “尤利,你难道想让奈特罗德变成4s等级的量子兽。”罗奈尔厉声呵斥寻肆,“你的思维不过就是个小孩。”

    “我不信,我想让奈奈活过来,回到陆明身边,他不惜自己让自己消失,都要救陆明,一心只为陆明好,哪怕他不记得自己,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人就这么没了。你们自己说,你们哪个能像奈奈一样。”

    所有人都沉默了。

    陆运在却在此时开口:“没到那个地步,谁都不知道,这种结论别乱下。”

    寻肆急了:“既然你们都不想帮我找心脏救奈奈,那我去找陆明去,告诉他一切。”

    夏侯森一把拉住了寻肆。

    “你想毁掉奈特罗德的一番心意,让陆明狂暴吗?”

    即使隔着老远陆明也听到了一切。

    “奈奈,奈奈是谁?”他自言自语道,他看着自己的手,可是手上却一落了一滴又一滴的水珠。

    他擦了一把脸,心里却无比惊讶,他这是怎么了。

    他用力的关上了星通号的舱门,可是因为他用力太重,导致整个金属舱门都像一张纸一样,皱了起来。

    他越想刚才听到的那些话,越是觉得生气。

    陆明阴沉着脸进了客厅。

    夏星洲此时只好尴尬的问:“怎么送了那么久。”

    陆明只觉得心中腾起一股怒火来,为什么,他那个作了那么多恶事的大哥却好好的坐在这里,夏星洲被他伤成那个样子,都活了下来。

    他们每个人都在算计与权利的漩涡之中,相互计算着,可是总是想要逃离的他,却总是莫名的被卷了进来。

    以至于他失去了......

    陆明眼神越来越难看,他按住自己的脑袋........努力压住自己的怒火......他很清楚自己这并不是狂暴,就是一种愤怒而已,尤其是对着陆云在跟夏星洲愤怒。

    他甚至找不出自己愤怒的理由来。

    “我不舒服,我先回房间了。”陆明低沉着头,不再看任何人。

    他觉得这些人是那么的碍眼,如果都死了该多好。

    如果都死了,好像一切就都能安静下来了..............

    陆明越想却越觉得轻松,他躺在阴暗的房间内,开心的笑了。

    他甚至觉得,就是这些人夺走了他本来的该拥有的一切.

    如果那时没有救夏星洲该多好!

    如果不跟着夏星洲去找陆云在该多好!

    如果还留在父亲身边,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他可是陆王唯一承认的正统的继承人!

    好像!真的没什么父亲做不到的事情!

    可是他想要什么呢!

    “陆明......陆明......你不能在这么下去了。”

    “陆明.....”

    一个模糊记不清的声音,却总是在他的脑海深处一遍又一遍响起。

    黑暗之中,窗台上突然跳进来一只黑色的小猫:“喵————————”

    陆明盯着那只猫,只觉得心疼的快要被人活生生的撕裂了一样。

    身体之中,一个声音拼命叫嚣着,想起来啊!快想起来啊!陆明!

    究竟他忘记了什么,忘记了谁!会让他如此的痛苦!!

    小黑猫歪着脑袋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个近乎发疯的人,这个死死抓着自己的心脏位置的人,甚至想要将自己心脏掏出来看的疯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88》,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88章 陆明病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88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88章 陆明病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