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狂化的向导

    寻肆一旦穿上厚厚的衣服,仿佛重获自由的小狗,撒欢一样从大门冲到院子里,

    此刻地面的草几乎都枯萎了,露出发黄的土地,除了松树,大部分树木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偶尔有几只还没有飞走的鸟,落在上面。

    寻肆就招招手,那几只鸟就飞了下来,并不像避讳其他人类那样避讳寻肆。

    夏侯森想起当时在去找罗奈尔的那颗星球上,跟头狼用意识交流的寻肆。

    夏星洲也说过:尤利西斯有能与万物沟通的能力。

    “它在再说什么?”夏侯森问,他正看着那只圆乎乎瞪着小黑点眼睛的小鸟,这只小鸟的小爪子勾在寻肆的指头上,脑袋转动着。

    “我怎么能听懂它们说什么,我又不是鸟。”寻肆回答。

    “你不是能跟它们沟通吗?”夏侯森继续问。

    “只是意识上交流,而且鸟的脑子太简单了,用太复杂的意识跟给它们交流,它们可不明白。”寻肆回答。

    “那么它在想什么。”夏侯森问。

    寻肆想了一下说:“换成人类的语言,大概就是吃的,吃的.........找吃的.......”

    夏侯森觉得这还真符合一只鸟的思维。

    一阵小寒风刮过,寻肆缩了缩脖子,小鸟叽叽叫着就飞走了。

    寻肆就出了院子,往山谷腹地走去。

    山谷腹地有一个小湖,那里是莫彤最喜欢的地方。寻肆沿着莫彤的记忆往片小湖走去。

    果然穿过一条隐秘的木栈道,就看到一片波光粼粼的小湖。

    湖岸边结着了一层薄薄的冰,寻肆在上面踩了一脚,冰层立刻开裂,寻肆又赶紧退回没有冰的地方。

    就是这般无聊,寻肆却觉得很好玩。

    “我曾经在莫彤的记忆里见到过冬天,那还真是白茫茫一片,还有白色的云彩会飘到地上来。”寻肆看着天空,他明白自己正在经历一个冬天,真正的冬天。

    “你......没见过冬天。”夏侯森问。

    寻肆点了点头。

    “那种天上的云彩会飘到地上来的,叫做雪花。”夏侯森纠正寻肆。

    “哦,对,对叫做雪花。落得满地就会越积越多,最后变成白白软软的一片。”寻肆说。

    “那只是一种自然现象,在华京星球的两极全部都是这样的景色,或者是这个星系边缘最远的星球,也是终年的冰天雪地。”夏侯森告诉寻肆。

    “你根本不懂一个只听说过下雪的人,想要见到雪花的心情。”寻肆探口气,呼出一口白气。

    “你真的非常想要看到?或者一会儿,就应了你的心愿下了呢!”夏侯森说。

    寻肆听他一边说话,一边蹲在地上捡了块石头,然后往湖的中央扔了过去。

    噗通一声,石子落入湖水里。

    “这个地方已经好几年没有下雪了吧。”寻肆说。

    “你又知道了?”夏侯森说。

    “刚才那只鸟说的............”寻肆在冰冷的地上坐了下来。

    “你竟然信一只鸟,也不信我。”夏侯森两只手穿过寻肆的腋窝,将寻肆举了起来。

    “喂,放手。”寻肆说。

    夏侯森把他放到地上,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呐!寻肆,我有个可以让你看到漫天大雪的咒语,你想不想试试!”

    寻肆顿时就将他那双眼睛瞪大了,他拼命点了好几下头。

    “不过首先你要闭上眼睛,不能看,如果你偷看这个咒语就会失效,就好像冥王告诉奥路菲,不可以回头一样,绝对不可以睁开眼睛。”夏侯森的说话的声音放慢了许多,带有他独特低哑。

    寻肆闭上眼睛的时候,觉得就是夏天临站在自己的面前说话。

    不,他突然又摇了摇头,不管是夏天临,还是夏侯森,他只能感觉一股暖和又温柔的情绪,缓缓的缠绕在他的意识周围。

    可是就在夏侯森突然说完这句话后,四周却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寻肆想要睁开眼睛来,为什么突然没有声音了,寻肆有点怯了,就连脚步声他都听不到了。可是他还是想要看到那片只能在别人记忆之中看到的景色,于是他忍住了。

    等待就是了,他最擅长的不就是等待吗?以前等了那么久,现在应该不会比那个时候更差了。

    寻肆蹲下了去,将自己的头埋进膝盖里。

    夏侯森一等到寻肆闭上眼睛,就跑开了,他正庆幸还好自己带着联络终端出来了。

    他打开终端联络自己的老管家:“莫斯利安先生..”...

    老管家莫斯利安先生苍老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焦急:“这么久了,殿下您上哪里去了。”

    “这个等我回去再说,现在传我的太子令,立刻联络气象局,制造一场人工降雪,就在xxx地区。”

    莫斯利安先生问道:“殿下,您这是要做什么,这么大的量会造成某些地区的雪灾的,您这等于是滥用职权。这种事情要经过您母皇同意才行。”

    “告诉她估计就来不及了,您不是一直操心我的向导问题,或者你帮我找个冰雪系能力的哨兵帮个忙,不然我这辈子都要没向导了.......”夏侯森对着自己的老管家说道。

    “哦哦哦,好好,您稍微一等,十分钟后,就会办好,即便女皇陛下那里有微词,老朽也会给您兜着的。”莫斯利安先生说道。

    夏侯森此时突然觉得这个太子身份还是很有用处的。

    关掉联络终端之后,夏侯森又如同一阵风一样跑到了湖边。

    那时,他看到湖边蹲着个小小的身影,天地诺大,少年一直遵守着他的承诺,没有睁开眼睛。孤独的守在湖边。

    一点冰凉的白点,落在了夏侯森的脸上。

    他抬头,原本苍白的天空此刻铺开了一层薄薄的云层,笔直的光线从那些薄薄的云层的裂缝之中投射下来,而更多的白色的雪花,缓缓的从那些云层之中飘下来。

    “可以睁开眼睛了。”夏侯森对寻肆说道。

    寻肆眨眨眼,在眨眨眼,伸出了手,那些雪白又可爱的白色小雪花,落在他的手心里,立刻融化。

    “凉!!!!可是.......真的很漂亮。”

    天空上的云层越来越厚,雪花越下越大,可是因为没有风,它们懒洋洋的从天空之中慢慢的飘落下来。

    不到一会儿,地面,黑色的树枝上,还有远处的房顶上,都铺满一层温柔的白色。

    寻肆似乎完全看不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真实的雪花,感受到真实的下雪。

    当地面雪花慢慢堆积的时候,那些黄色的土地都被遮盖了起来。

    白色充斥着这个世界,可是寻肆却并不觉得孤独,反而很开心。

    他忍不住在雪地里滚来滚去,蹭到满身都是雪花。

    而一些雪花顺势就落进了开着的窗户。

    奈特罗德想要接住雪花,可是雪花毫不留情的从他的手中穿过去了。

    陆明看向远处窗外在湖边闹腾不休的寻肆说:“没想到寻肆,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陆明的声音有些疲惫。

    他从伤病醒来过后,就一直没有睡过,如此已经支撑了好多时日,甚至也不肯吃东西,就这么拉着奈奈的手坐在床边上。

    如今,陆明双眼通红,眼睛下方有着青色的黑眼圈,下巴上有着胡渣。他的眼睛似闭着,又似睁着。

    “陆明,我说你还是睡一觉吧。”奈奈在劝他。

    “我一点都不困。”陆明再三表示,自己很好,他又点起自己的雪茄来,将差点合到一起的眼睛睁开。

    奈特罗德皱眉:“这都多少根了,你就注意点吧。”

    “这是最后一次,抽够了,以后就不抽了。”陆明将已经堆满雪茄烟蒂的烟灰缸拿起来都倒进了垃圾桶里,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倒烟灰缸的时候,背着奈奈打了一大哈欠。

    陆明从来没这么讨厌过困顿。他努力让自己清醒着,可是睡意总是一不小心就溜到他的眼前。

    “这是你说的,可别忘了。”奈奈说道。

    “你要不能提醒我,我一定会忘的。”陆明咧嘴呲牙笑了笑,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奈奈表示无话可说,只好又继续看向窗外的雪花,他是真的没想到今天会下起雪来,而且是这种在阳光下的雪花,晶莹剔透。

    “呐!陆明,以后做事别那么冲动了,尽量控制自己的力量,你才二十几岁,还有那么长那么长的路要走。”

    “想那么远干嘛!”陆明眼皮还在不停的打架说。“再说,你提醒我就好啦。”

    奈奈点点头“好。”虚幻的影子,动了动。“只要你现在答应我去睡觉。”

    “我真的不困,只是眼睛不舒服。”陆明扒开自己的眼睛给奈奈看。

    奈奈的影子倒影在陆明的眼睛里,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两个人的脑袋靠的很近,陆明突然想起他第一次拥抱奈特罗德的时候。

    奈特罗德肌肤温热的触感,在自己的进入的时候,慢慢升高,慢慢的染上绯红的色泽,那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鲜明。

    就连那一片精神图景,都染上了自己的色彩。

    他将不在畏惧狂暴,畏惧受伤,他将受到向导庇佑,保护着他的精神,尽情的释放他的力量。

    可是一次域外作战,自己为了不断增强的力量,为了能够进一步突破,他肆无忌惮的对付超过自己等级能力的量子兽,而让自己的向导承受难以忍受的灾难。奈奈为了保护他的精神,意识离开了身体,那一瞬间,奈特罗德遭到了量子兽的攻击,可是陆明却不在他的身边。

    于是奈特罗德的身体死去了,只剩下一部分的精神意识还在保护着陆明。

    神子帮了陆明一次,将奈奈的意识寄存进了一只黑色的小猫之中,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碰到过奈奈。

    “你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了。”那道虚影用自己的唇,去亲了陆明一下,非常简单的一下。

    可是现在陆明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渴望,他多想把这个人再次抱进怀里。

    可是困意却越来越汹涌,他的眼前一阵一阵的黑下来,陆明知道这是奈奈在催眠自己。

    “呐!奈特罗德,别人都是哨兵去追向导,我可是被你追到手的,你可不能说抛弃我就抛弃我!!我....真的不想......睡...........”陆明闭着眼睛,说道,脑袋垂了下去。

    虚影往陆明身边靠了靠。

    “陆明,陆明.......忘了我吧.......这是我能最后能送你的礼物了.......”虚影用嘴唇说道,他早就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陆明似乎已经睡着了,可是他的表情却挣扎的想要醒过来。

    他梦语着:“你记得,你要提醒我一辈子........的........”

    ———————你将睡一个好觉,直到天明,你将在鸟儿的叫声之中,做着美梦醒来,你永远都不会陷入狂暴,你将忘记关于奈特罗德的一切,你的每一天都将会很开心,然后找到名可以陪伴你一辈子的向导,度过美好的人生————

    齐肩短发的青年的身影,开始渐渐消失。

    从脚下开始,从手指尖开始。

    他的身体化作无数的泛着蓝色光泽的精神触丝。

    缓缓的散开,缓缓的消失。

    虚影最后吻了一下陆明的侧脸。

    “陆明,晚安。”

    第87章

    寻肆开心的在雪地里打滚,弄了自己一身雪花。

    夏侯森弯腰在一边的树枝上,把那些没有融化的雪,团成了一个球。

    “寻肆...你过来!我教给你一个新玩法。”夏侯森说道。

    寻肆跑到他跟前,各种好奇可以怎么玩。

    突然一个大雪团笔直的冲着他的脸砸了过来。

    寻肆躲都没来得及的躲就中了雪团的攻击。

    “这就是你说的新玩法。”寻肆黑了脸。“那我要好好学学。”

    寻肆赶紧也团了一个雪球,可是夏侯森手里已经准备好了三个。

    “这不公平!!”寻肆大叫到,趁着夏侯森不注意的时候,就丢了过去。

    夏侯森身体一歪就躲了过去,:“普通的武器都可以躲得过去,在我眼里,你丢过来的雪球,就是那种慢悠悠的飘过来的。”

    夏侯森刚说完,就一手团着自己的三个雪球冲着寻肆丢了过去,寻肆躲过了第一个,后面两个却好像饶了一下弯,都瞄准了他的脑袋上的一个地方砸去。

    寻肆觉得还是离夏侯森这货远点比较好,他真准备往回走,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的表情突然变了。

    夏侯森想是不是自己欺负过了头,寻肆恼怒了。

    “喂,不会这就生气了吧,你也太........”

    然而寻肆根本没有看夏侯森,他的目光笔直看向远处他们住着的那栋楼。

    夏侯森抓抓自己的刺猬头,他难得正准备努力拉下脸来,跟寻肆道个歉什么的。

    可是寻肆却突然撒腿就往回跑。

    夏侯森实在搞不懂寻肆是怎么了,他跟着寻肆,却真的有点担心这个小孩出问题。

    寻肆拼劲自己最大的努力,加快步伐跑动,他跑进大厅。

    坐在沙发上的夏星洲,跟站着的陆云在好像起了冲突,可是这根本不重要,他一冲进大厅,看了一眼,就立刻往二楼上冲。

    那股拼命的劲头,都有些吓人。

    夏星洲看见夏侯森也跟着跑了进来,随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夏侯森进了客厅步子就慢了下来:“刚才还玩的好好的,可是他突然就拼命冲了进来,大概是我闹的有点过.”

    夏星洲很少见到寻肆那么着急而又慌张的样子:“应该不是,我们去看看吧。”

    夏星洲也实在不想让弟弟看到自己那点破事,正好可以避开陆云在,此刻的夏星洲根本没有往另外一个方面去想。

    他漫不经心的上楼,夏侯森跟着他。

    他们第一眼都看见,寻肆的背影抓着门框,站在陆明的卧室门口。

    “你再看什么!”夏侯森问。

    寻肆顿时扭过头来,脸色煞白。

    “这是....”夏星洲愣了一下。

    “奈奈,不--见--了。”寻肆的手几乎要抠进了门框里。

    夏星洲简直不敢相信耳朵里听到的,他知道奈特罗德的情况,可是却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已经化作虚影只剩下精神体的向导,竟然还会为哨兵去牺牲最后一点精神力。

    夏星洲突然想到,如果陆明接受不了这件事,会不会立刻陷入狂暴的状态。

    他疯了一般,推开寻肆,冲进了房间里。

    可是没有任何异动,陆明躺在床上,却睡的很沉,窗子开着,雪花从外面飘了进来,在窗台前落了雪白的一层。

    就好像这个房间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安稳养伤的陆明,任何人都不曾来过。

    可是原本总是安安静静趴在陆明身边的小黑猫,却在看见夏星洲的时候,舔了舔自己的毛,发出一声,轻微的喵叫声,它跳上了窗台,就在所有人注视下,从窗台前跳了下去。

    而夏星洲最终也确认,小黑猫身上没有一点来自于奈特罗德的精神力的波动。

    而陆明依然睡得极为深沉,这么多人的声音都没让他醒来。

    夏星洲说不出什么感觉来,好像奈奈还没有消失,只是不在这个房间里,或者奈奈只是他的意象,那其实是一个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的人,就那么凭空的消失了...........

    “奈奈竟然为了阻止陆明狂暴..........”夏星洲咬了咬嘴唇,难过的捂住了眼睛,他努力吸气,在吸气,有些东西真的不能掉下来,他不明白为什么最不该分开的那些人,却分开了。他不敢看陆明,只得背过身去。

    陆云在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夏星洲看见陆云在离奇的愤怒了起来,他的身体因为气愤而颤抖,他的手紧紧抓着陆云在的衣领,夏星洲仰着头看他,大声的质问他:“为什么像我们这种自私算计的人却都活着。”

    陆云在一声没吭,看上去他的脸还是那样邪佞而又冰冷。

    黄昏十分,云层退去,太阳露了出来。

    而窗台上的雪也逐渐融化了。

    客厅里寂静的仿佛没有人。

    可是夕阳的余晖却将如同雕像般的四个人的影子都拉长了,夏侯森,夏星洲,陆云在,以及罗奈尔小姐。

    罗奈尔毕竟年纪大了,或者也许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她只是无尽的叹了口气。

    最后打破沉默也只有她了:“这是一般的哨兵或者向导羡慕不来的,只有那些不在乎职责,彼此深爱着的胜过自己生命的人,才会做到如此的程度。陆明真是好命,好命,只是可惜他们都还太年轻了........哎.....”

    小老太太顿了一下又突然问道:“咦,尤利呢?”

    夏侯森苦笑:”他现在还坐在陆敏的房门外,说要替奈特罗德看着陆明。“”

    而这时夏星洲站了起来,径自往厨房走去。

    陆云在问:“你干什么?”

    “做点吃的给寻肆送过去。”夏星洲回答完,就进了厨房。

    这个时候时间好像依旧还是昨天那副状态。

    等夏星洲出来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个餐盘。

    夏侯森觉得这个时候还是自己去比较好,他还顺手抽走了沙发上的毯子。

    于是他拿着这些东西上了二楼。

    夏星洲又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他无意识的玩弄自己的手,按得骨节发出卡拉卡拉的声音,可是他的眼睛却盯着一个地方出神:“我要按照寻肆说的方法救奈奈,他这次会消失全都是因为我跟陆云在的事情。”

    陆云在难得说话:“你想怎么做,我都会配合你。”

    夏星洲回过神来,瞅了陆云在一眼,却对罗奈尔说:“寻肆说过,尤利西斯的心脏或者可以挽回奈奈的一条命。”

    罗奈尔摇了摇头:“我不想在利用那个可怜的孩子了,没人知道普通人装上尤利西斯的心脏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更何况奈奈已经消失了。谁知道尸体装上尤利西斯的心脏会变成什么东西。这种实验我们不是没有做过............曾经就有珍贵的白色向导因为他的哨兵域外作战,没有及时保护他,而致使那名向导的肾脏破损,差点死亡.......”

    “当时巴哈姆特计划研究所是所有关于向导的机构之中,最为权威的,不光因为有着尤利西斯,还因为有着那个疯狂的科学家弗兰肯斯坦教授,于是弗兰肯斯坦教授采用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实验,他想要知道尤利西斯身体到底还隐藏着些什么样的秘密,你们也已经从我的记忆知道,尤利西斯并不是完全的人类,他算是另外一种比我们更高等级的智慧生命。”

    说道这里的时候,罗奈尔喝了一口水。

    陆云在的表情微微变了变,他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离奇的说法,尤利西斯竟然不是人类,这样很多事情反而更好解释了。

    “我们发现尤利西斯的身体机能并不比哨兵差多少,只是他没有异能而已,不或者说,他已经根本不需要那种低级的异能了,如果按照皇帝的方式教育尤利西斯,那么,所有的哨兵可以说,都是他的战士,只要他的一句话就让那些所有的哨兵都成为战斗的机器,然后在他的命令下,在恢复成普通人,甚至就连自己战斗过都不会记得,那时的尤利西斯就有那种恐怖的精神力量。在我们眼里,他就是神,而作为科学家,却想知道如果神的身体的一部分,放进人的身体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于是弗兰肯斯坦教授就将尤利的一块肝,移植到了那名白色向导的身上。奇迹立刻发生了,那名白色向导五脏六腑功能都在快速的自我修复,甚至他的精神力量都在进一步的突破,我们发现甚至他的dna都在逐渐改变,可是最后我们发现他在逐渐丧失自己的意识,最后那名向导的精神力量不断膨胀,最终狂暴化了,他自身化成了一只sss级别的量子兽。

    那是帝国史上第一例,向导狂化的案例,那也是巴哈姆特血色黄昏大灾难爆发之前,最大的一场由量子兽造成的灾难,死伤了无数的人,是属于最高级别的机密。

    而我们只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我们永远无法成为神,但是神却可以成为我们,人类的基因可以容入尤利西斯的身体。尤利西斯的身体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可是人类最终却无法使用。”罗奈尔说。

    夏星洲遗憾的说问:“这么说寻肆说的事,还是无法实现。”

    “哎,是的。”罗奈尔说。“这件事,尤利他并不知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87》,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87章 狂化的向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87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87章 狂化的向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