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夏天临是谁?

    夏星洲在消化这个消息,看了那么久的弟弟其实跟自己没什么血缘关系,不应该说那就是陆王的野心的证明。

    一时之间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如果不是陆王疯狂的计划,或者自己的父亲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母皇也不会变成那个样子。

    罗奈尔小老太太这个时候却突然说道:“肯道尔那个人,肯定不会只是这么简单的原因,就让整个夏氏皇族陪葬。”

    “罗奈尔小姐,您说的意思是我父亲还有别的原因。”夏星洲突然眼睛一亮。

    小老太太点点头:“只是让几个夏族血脉的女孩生复制人,能叫罪吗?你也只是被无意殃及了,这比当年整个巴哈姆特计划实验过程中,牺牲的向导来说,绝对不会值得肯道尔自尽。”

    “不管如何,不该这个时代出现的人本就该消失,更别提还让这个时代的人,为不该存在的人死去。”陆云在说道。

    小老太太的目光严肃起来,很显然她并不赞同陆云在的看法,她背着身站了起来。

    “孩子,你是去过域外作战的哨兵吧!在域外与我们居住的主要星行区域之间,你们会经过一个巨大的掩护重力场吧。那个地方将很多量子兽隔绝在了外面,从那里被我们分成域内与域外。而只有当域外的量子兽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们这些哨兵就会被派往域外消灭那些给重力场造成巨大破坏的量子兽。”

    陆云在微点头,他的红莲军团对那个地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他们依然守住的是横跨在六大星域之间,属于目前天琴座帝国的那三个星域之间的重力场。

    每次重力场出现裂缝,都是一场残酷的厮杀,又会死去或者狂化数以千记的哨兵。

    “那里,是每个哨兵的噩梦。”陆云在不得不承认,那个地方是习惯死亡的历练场,只要有那个地方存在,所有的哨兵都会变得对死亡麻木,甚至习惯于身边人的消失,哨兵们不是在那种地方狂暴乃至崩溃,就是在那个地方让力量进一步的提升。

    罗奈尔问:“可若是没有那个重力场,你们生活的华京将变成什么样子,你有想过吗?”

    “到处都是量子兽,文明将难以为继。”陆云在说道。

    罗奈尔已经准备离开这个房间了,她最后说道:“那个重力场是一百九十多年前,刚刚登基不久的夏天临,用自己的异能建立的,至今没有消失,仍旧保护着我们。”

    她这句话足够在年轻一代的哨兵向导心里留下份量了,沉甸甸的。

    走出房门外的背影又驼又小,可是夏星洲莫名觉得有些高大。

    沙罗加一直守在门外,她不喜欢呆在船舱内,她喜欢这种夜色,可是船舱内的对话却被她听到了。

    域外那种地方,也是她经常去的,如今有些事情对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罗奈尔在船舱外点起的那堆篝火旁边坐了下来。

    “罗奈尔小姐,六个星域之间的重力场屏障,是一个人所为,简直不可思议。”沙罗加说道。

    “过去,这六大星域航道,哪里像现在这么太平,像之前那种场面的战斗,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人类分布的主要星域之间上演。这一切直到天临帝登基,才有所改善。只是可惜,与他那样哨兵匹配度最高的却是个病弱的向导,而专门为他制造的向导匹配度却只有百分之二十一。”

    沙罗加发出惊讶的声音:“那也太低了。”

    “只能说这就是命。”罗奈尔说。“可是不信命的人太多,他们总要抗争到底。”

    火光之中,发出霹雳怕啦的声响,沙罗加又扔了一块木头进去,火堆上架着一串土刺,土刺上串着几条鱼。

    见鱼烤好了,沙罗加就将鱼取了下来,准备送进船舱内,结果船舱内的一间卧室里又是一阵打架的响动,她撇了一眼,正是夏星洲那间。

    于是她脚步一转,往驾驶舱走去。

    驾驶舱如今成了起居室,地上铺着各种褥子,陆明躺在中间全身几乎都缠满了绷带,小黑猫圈缩在他的脖子边上。

    沙罗加看到黑猫,蹲下身摸了摸,可是黑猫还是如此,从回来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动作不带变得,就这样缩成一个团子,只有呼吸声,却没有一点反应。

    沙罗加把一条烤好的鱼放在了黑猫的嘴边上。

    而在靠近驾驶台地方还躺着两个人,寻肆安安稳稳侧躺睡的正舒服,夏侯森本来是睡在船舱的走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跑到了驾驶仓来,还躺在寻肆身边,结果这货本来四肢就从长,手一伸就莫名奇妙搭在寻肆身上了。

    小肆肆皱着眉闭着眼转了个身,结果夏侯森又往前凑了凑。

    沙罗加看了眼飞船上的时间,蹑手蹑脚准备离开。

    “给留两条鱼。”阴影里夏侯森打着哈欠坐了起来,还把一边睡的正沉的寻肆给摇晃醒了。

    寻肆揉揉眼睛,人还没醒,肚子已经叽里咕噜叫了起来,他穿着的衣服已经被扭的乱七八糟。

    可是脑袋还是不怎么清醒。

    “吃的?”他问的懵懵懂懂。

    沙罗加生出寻肆是不是才六岁的错觉。

    夏侯森倒是清醒的快,可是他干的第一件事是帮寻肆穿衣服。

    夏侯森说:“伸胳膊。”

    寻肆的脑袋还有点转不过来,就把两个胳膊抬起来。

    夏侯森拿着外套,抓抓自己原本更乱的头发:“自己把胳膊伸进袖子去。”

    寻肆就乖乖把胳膊伸进袖子里去。

    夏侯森好像已经很习惯做这种事情一般,然后就低头一颗一颗帮寻肆把扣子扣好。

    “你经常这么给他穿衣服?”沙罗加挺诧异的。

    夏侯森愣了一下,他哪里做过这种事情,但是刚才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以前经常这样一般。

    寻肆晃晃脑袋,倒是安安静静的往外面走去。

    “你准备去哪里?”夏侯森问他。

    “出去吃。”寻肆嘴里咬着一条烤鱼尾巴,就往外面走去。

    夏侯森追了出去,寻肆从六天前回来后,他一种脑袋不大清醒的感觉。

    罗奈尔看见寻肆走出来:“睡醒了?”

    寻肆摇摇头开始啃鱼:“没有,是被饿醒的。”

    火光将他的脸映的发红,只是往日有神的眼睛,即使在睡睡醒醒这么多天后还是依然透露着疲惫。

    “巴哈姆特就是那样的东西,那头量子兽主要是消耗的是尤利西斯的精神力量。”罗奈尔说。

    寻肆一边啃鱼一边说:“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见到巴哈姆特的隐约的影子,太顺利了,如果是当年那么顺利的话,夏天临就不会死,陆王也不会想要清除我,而那场灾难或许都不会发生。”

    罗奈尔点了下头:“连我都没想过这次会如此顺利,临时结合都能出现巴哈姆特之影,可见你们的匹配度极高。”

    夏侯森在一边却没有话说,他沉默了。

    寻肆吃的脸上有些脏,其实他在动摇,因为现在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在当年却万分的艰难,那么多人为了获得巴哈姆特的力量而失去性命。

    夏侯森顺手就去擦掉他脸上的吃鱼留下污渍。

    夜风轻轻吹着,这颗星球的环境还极为原始,仰头就能看到夜空之中的天琴座星河。

    “那么,你的决定呢?尤利。”罗奈尔问寻肆。

    “你们每个人都想要见到真正的巴哈姆特的吧。”寻肆说。

    罗奈尔点了点头,沙罗加也点了点头,夏侯森的脸色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肃穆。

    “尤其是你吧,这样你登上皇位将再也没有阻力对吧。”寻肆对夏侯森说。

    夏侯森承认那股强大的力量,令每一个哨兵都渴望。

    “可是我不想。”寻肆说。

    罗奈尔脸上显现出了非常明显的失望表情。

    寻肆说:“我总觉得夏天临还活在某个地方。我有必须要履行的承诺,他死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下一世成为他的向导。我想,我之所以能换个身体活过来,或者就是为了这一世完成这个承诺。”

    夏侯森听到之后,身体僵了一下,其实他大约知道还是这个结果。

    “你不用找了,夏侯森正是另外一个夏天临。”夏星洲冷不丁的出现在门口,语气冰冷,神情肃穆。

    夏侯森,跟寻肆,都极其诧异的看着夏星洲。

    尤其是寻肆,手里的鱼肉,都掉在了地上。

    他结结巴巴问道:“你再说什么。”

    夏星洲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寻肆跟夏候森。

    “可是他的记忆要怎么解释,年龄也不符合。”寻肆简直没办法想象夏星洲的话。

    “夏侯森你能接受这个说法吗?如果你不能成为那个夏天临,或者做的比他还好,那么等待着你的将是取代你的另外一个夏天临。”夏星洲问他。

    夏侯森冷静的超出了这里所有人的预想。

    “哥哥的意思,是说我果然是那个人的复制人吗?”

    “是的,这就是真相。”夏星洲觉得夏侯森不能逃避这个问题。

    夏侯森掰断了手边的一节树枝,他目光越过火焰问夏星洲:“那么我对哥哥来说是什么?”

    “你还是森森啊,笨蛋啊。”夏星洲笑了开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80》,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80章 夏天临是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80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80章 夏天临是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