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王夫肯道尔

    夏星洲还是没有追到那一缕意识,那些记忆片段早就已经不是真正的陆云在。

    要找到那些隐藏记忆之中的真正的意识,这才是向导的梳理的真相。

    向导的意识进入哨兵的意识之中,将那些稍微狂乱的记忆与情绪,整理安抚下来。

    身体的深层次的结合哨向才能敞开那些层层的精神的壁垒。

    临时结合的哨向也只不过是能知道对方当前的一些简单想法。

    甚至临时的结合的梳理,哨兵甚至可以欺骗向导。

    完全缔结结合的,必然是对对方极其的信任。

    这些完全都是夏星洲掌握的知识,可是每一对又有每一对独特相处方式。

    夏星洲从来都不愿意去看陆云在的记忆,他一般都进行表层上一些杀意的清理,可是陆云在其实很少会用到他,这家活控制自己的情绪几乎到了滴水不漏的情况,而且那些记忆既定会唤起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恨意。

    他只是努力将所有的一切都当成向导工作。

    可是现在面对狂暴的陆云在,他只能对他所有的记忆甚至情感进行梳理,找出里面一缕意识,将深层次的意识带回来。

    夏星洲的意识正处在陆云在最深层次的潜意识之中。

    夏星洲是真的很吃惊,陆云在几乎属于那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男孩,不愿意上学,懒床,甚至不完成作业,然后被老管家念叨。

    然后十一二岁的时候陆云在作为哨兵觉醒了,得到的能力评定属于橙色等级,既不差,也不优秀。

    在陆家的他很快就被几个优秀的弟弟赶上了。

    后来....

    夏星洲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简直不敢相信...陆云在被陆王送作为质子到了夏氏皇族本家星球上去了。

    难道红莲军团屠杀夏氏一族是因为对他做了什么?

    他能感觉到少年对于父亲放弃他的愤怒,以及对于未知的生活的不安。

    毕竟陆家与夏氏皇族从夏天临死后一直不合。

    果然第一天,他吃的饭又冷又硬不说,里面还有虫子。

    他去找,却被侍者打发了出来。

    直到,肯道尔出现了。

    自己的父王肯道尔亲自教导于他。

    想到最后自己父王也是死在陆云在的手里,夏星洲就萌生了极大的恨意。

    可是陆云在的情绪里却充满了对这个人的钦佩之意。

    这让夏星洲又好奇起来,为什么后面事情会变成那样。

    肯道尔教导陆云在关于哨兵一切技能的使用,作战指挥,战术战略,政治手腕,甚至比军校里教导的还要多。

    夏星洲的记忆之中几乎没有多少父王的笑容,可是这里父亲的笑容却是那么明媚,温和。

    对于犯过错的陆云在也极为的包容,夏星洲都没有与父王如此的相处过,所以他更加的诧异。

    即使生病了,对于父亲也这样守在陆云在的床边的整夜整夜不睡的照顾,夏星洲甚至感觉到嫉妒。

    在夏族本家的这段时间里,陆云在不光是身高也长了,甚至是能力也大幅度的提高。

    离开那天,肯道尔送给陆云在一句话:“为了我们重要的人,我们不得不用罪恶掩埋罪恶。”

    这一段的记忆里,到处洋溢愉快,温暖,甚至他看到好几次,陆云在也能开怀的大笑,这是夏星洲不曾知道的一段过去。

    也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陆云在。

    那年国宴,母皇亲自发出请帖邀请作为陆氏家族的长子的陆云在。

    第一次出席这样的重要场合,少年说话都有些结巴。

    可是夏星洲记忆之中并没有出现在这次的国宴上,可是他在陆云在的记忆之中看到了在一边坐不住的陆明。

    他突然感觉某种激动的情绪,接着在国宴上夏娜女皇把剑放在了陆云在的肩膀上,让他当着众多大臣与议员的面,发誓辅佐大皇子。

    夏星洲蒙了,原来母后曾经考虑过自己当太子。

    突然画面一转,又是母皇的寝宫,这是一个大雨滂沱的时刻,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少年心中充满了忐忑。

    母后背着身,神情极为严肃。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打在窗户上。

    她问少年:“当陆氏与夏氏的利益冲突,你会怎么对待我的孩子,这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问题。”

    少年语塞,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夏娜接着说道:“他是你父亲意料之外降生的王子,夏氏一倒,你父亲第一个要杀的一定是星洲,因为他不该出生。除了陆家的人之外,恐怕任何人都保不了他。”

    少年震惊了,他不是很懂夏娜女皇的话,他想了很久,才说道:“我肯定是听从父亲.......不过可不可以先让我见见他,再回答您,我想知道您的孩子是不是值得我做个不听话的儿子。.”

    女皇笑了笑,指了指窗户外面。可是却说了一句阴冷无比的话:“弱者只会失去一切。”

    然后,他走到后花园,看到了他熟悉的一幕,可那是从陆云在的角度看到的画面。

    大雨滂沱,有个漂亮的像童话书里走出的精灵般的小孩,在大雨里跑来跑起,可是却一点都开心。

    夏星洲的记忆里,这个时候的自己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可是,陆云在的情绪突然就在这一瞬间暴躁了起来,就像是那些是探宝者发现了超出自己预想价值得宝物一样。

    夏星州吐槽了一句:“大哥,老子那时候才几岁。”

    少年几乎是看到那个令他惊艳的小孩,看呆了。

    可是原本孤独的小孩,却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把小脑袋一昂,十足的贵气,却又极度的傲慢,把小手一伸。“吻我的手,这是你的殊荣。”

    四周的感情一阵激荡,画面永远定格了。

    这个画面牢牢的盘踞在这里,一股温柔的情绪围绕在这里。

    可是接着就是一片血红色将这个画面染透了。

    陆云在站在走廊门口停住了。

    狭小的门缝里,却能够看到陆王跟陆明。

    陆王的副官手里拿着他的资料扔在了陆明面前。

    “大殿下已经作为向导觉醒了,你正好缺个向导,他是夏家的人,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如果你不愿意,就让给你六弟。”

    陆明吐了吐舌头:“呵,我父亲的意思吧,我偏不。”

    “继承人选拔就快了,要不要向导你好自为之,不然你以为你对付的了你六弟,还有四弟............”

    “我对继承陆家没兴趣......”陆明继续道。

    “你可是唯一的合法嫡子。”

    “你不答应也不行.....这件事是你父亲的命令。”

    这件事夏星洲也是听说过的,他那时也有种命运随波逐流的感觉了,未来,自由好像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切原来都在那一年,血色的汪洋从意识的底层蔓延上来,甚至将那些美好过往都吞噬了下去。

    夏星洲只觉得自己也在下沉,随着一大片血红的颜色。

    这一年,陆氏家族的继承人选拔仪式上,一向在陆王众多的孩子们最不起眼的长子,突然横空出事。

    陆氏一族的继承人选拔的仪式从来都是极其血腥的,他们要的是最优秀的后辈,所以他们让那些觉醒成为哨兵的孩子们,自相残杀。

    可是那一年,作为长子的陆云在将自己引致狂暴的边缘,用绝对的实力压制了所有的兄弟。

    仪式结束,陆王带领着陆家其他的长辈出现的时候。

    他们便见到,陆云坐在兄弟的尸体堆出的尸山上,而尸山的下面是一片血红色。

    他的眼看向了陆王。

    于是。他说道:“够了吗?”

    陆王鼓起掌来,一声一声:“我知道你身体里藏了一只野兽,只是一直没有入你眼的猎物罢了。”

    陆云在愤怒的意识开始激烈的动荡了起来。

    接着,这片血色越来越浓厚,所有的记忆开始交织成一团。

    夏星洲一会儿看到自己写给陆云在,请求他绕过夏候森的那封信,一会儿有看到更多人死在红莲军团的手里。

    甚至还有自己冷漠又嘲讽的笑容。

    狂乱,孤独,麻木,所有的情绪,一起融进了这片血红色的汪洋。

    “只要有绝对强大的力量,就可以得到一切,甚至是保护一切,为此可以不惜化身为魔鬼。”陆王的声音说道

    “弱者会失去一切。”夏娜女皇的声音说道

    “罪恶掩埋罪恶。”肯道尔说道

    夏星洲都快被这种负面的情绪淹没,他不断的陆云在的深层记忆之中下沉再下沉。

    所见的一片混乱。

    可是他突然在一片血红色的混乱之中,看到一点光亮。

    那点光亮很微弱,几乎就要消失。

    这是.......夏星洲突然感觉到惊讶,这种埋在所有的罪恶之下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在这种地方还有一处光亮。

    而且似乎这处光亮还与陆云在的所有的杀戮的罪恶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仿佛就是源头一般。

    夏星洲拼命将自己的意识沉入哪里,似乎所有的答案都在那个地方了。

    而不知不觉间四周的血色瞬间全部褪去了。

    他看到了他的父亲,肯道尔王夫。

    夏星洲的头发眼睛的色泽都是来自于这个男人。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陆云在记忆之中,那么重要的地方。

    而自己都快记不清自己父王的样子了,可是陆云在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

    就连四周的景物都那么清楚,这是夏氏本家星球上的花房,夏星洲还有些印象。

    他的对父亲模糊的印象就是那个男人非常喜欢园艺。

    “老师。”是成年的陆云在的声音。

    “云在!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吧。你长大了,也变了很多。当初你来本家的时候还不到我肩膀。”肯道尔王夫说。

    “学生......已经取得了父亲的信任。”陆云在说道:“可是今天的事情学生实在是做不到............”

    “这一天只是迟早而已,决不能让你父亲的实验成功,满是罪孽的夏族血脉必须断绝。只是这件事我实在不知道还能拜托谁。”肯道尔王夫说“对不起了孩子,我们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可是这个灭族的大罪只能由你来背了。”

    “罪恶由罪恶来掩埋。这不就是老师您教导我的吗?”陆云在说

    “是啊!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肯道尔王夫背着手,那姿态让夏星洲越看越眼熟,这点可不就是自己随了父王吗。

    “老师!你为什么不带着夏星洲逃走。”陆云在说话。

    “已经没有我可以逃走的地方了,云在,一定要杀了夏侯森,杀了他,至于星洲,无论如何,都请你瞒住他,毕竟我只有他这一个孩子,你能对我发誓吗!我想即使他想报仇,也是杀不了你!等这这一切过去了,就让他做个永远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吧。”

    可是最终,陆云在却没有发誓。

    “老师,我想.....................”

    这句话陆云在还没有说完,肯道尔拿起枪,对准备了自己的心脏......

    肯道尔缓缓的倒了下去,四周满是绿意盎然的植物.....

    它们生机勃勃盛放在温室之中.......

    陆远在立刻冲到肯道尔身边:“老师!!!!”

    “可惜,我.......来不及听到你要说什么了........你也只能完成我的夙愿了.......星洲........只有那个孩子!!!我放心不下!”

    这是肯道尔说过的最后的一句话了。

    也是陆云在一生里最为开心的一段时光了。

    夏星洲却在这里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散不去的意识,那是一种真实的自我从此被扼杀的最后的意识。

    夏星洲压制住自己对父亲怀念,他的意识迅速的缠绕上那缕仅存的意识。

    然而,这段场景又在陆云在深层的记忆之中开始上演,如此往复循环着,肯道尔不断的在他面前死去........

    他想说的话永远没法说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78》,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78章 王夫肯道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78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78章 王夫肯道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