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陆云在演变史

    夏星洲努力站稳了,他从地上抓了一把滚烫的砂石,按在了自己腹部的伤口的位置上,那种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整张脸都扭曲了,可是这家伙仍旧笑了出来。

    他给寻肆的那瓶尤利西斯之血起到了作用,没想到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可是他更没有想到,此时天际投来的巨大的几乎是未成行的阴影,也许就是传闻之中的巴哈姆特。

    虽然伤口的疼,实在是令他想要将痛感一次次屏蔽掉,可是那样的话,也许自己就会落的跟奈特罗德一样的结果。

    身体死去,意识还活着。

    可是身边又没有任何活物,他的意识即便在强大也会消失,这辈子连巴哈姆特都要见到了,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呢。

    夏星洲不爽的笑着。手按在哪对高温的砂石上,这种临时的办法果然让血止住了,可是那种疼,夏星洲觉得这辈子经历过这一次就好了。

    但愿回头还来得及抢救,他可不想在身上留下那么大一块伤口。

    他想过那种美酒,香烟,美人的日子。

    而且.......陆云在.....

    他想到这里顿时对着沙罗加,还有半空之中的夏侯森喊道:“.......想办法......让他.....不能动弹......,即使要销毁陆云在.....我也必须要让这家伙认出我来。”

    夏侯森与沙罗加听到夏星洲的声音,顿时一起动手。

    寻肆说道:“我们的时间有限,要么杀了他,要么相信你哥哥的判断。”

    “我很想杀了他,可是决定权在夏星洲手里。”夏侯森说道。“不过若是我们判断失败,一旦这股力量消失,我们谁也没办法从狂暴的陆云在手里活着。”

    “这具狂尸其实还有一丝陆云在的意识,他一直在挣扎着,你没注意到他并没有对你以外的人,尤其是夏星洲或者陆明下死手吗?”

    夏候森脸色阴沉沉的,说道:“除了我以外的人。”

    寻肆耸耸肩:“大概是因为你太惹人厌了吧。”

    黑云之中磅礴的重力从天压下,狂尸被那股强大的力量压的站不起来,身体一时动弹不得。他的膝盖不得不弯曲,几乎完全陷阱岩石之中。

    紧接着陆云在四周的岩石,突然窜出无数的尖锐的地刺,扎穿了他的手脚,以及关节各处。

    他怒吼不断,噗通一声巨响他的双膝跪在了地上,全身紫黑色的粘稠液体流了出来。

    沙罗加此时才终于得以靠近陆云在的身边。

    夏侯森的从半空之中飞速掠下,他的心脏跳的极快。

    “快点,力量已经快要用尽了,夏星洲你想做什么,就快点。”

    而天上的两条龙也相是被什么庞大的力量控制住了一般,在黑云之上痛苦的翻腾着。

    寻肆快步走了过去,扶起夏星洲,也往前走了走。

    夏星洲问寻肆:“尤利西斯........之血可以支.......撑多久........”

    寻肆说:“大约还能有七八分钟的时间。”

    夏星洲说:“差不多.......应该够...........了。”他说完抹掉了嘴边上血迹。

    “那么.........沙罗加......你带他们离远点吧......毕竟要是被他们看到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我也很为难呐。”夏星洲的话里满是调侃。

    沙罗加挑挑眉,从已经褪去的岩浆地面上,拖起昏迷不醒的陆明,还有躲在他怀里的一只猫,另外一只手拖拉着寻肆转头就要离开。

    寻肆犯了嘀咕:“不能留夏星洲一个人在这里,万一要是这股力量压制不住他........”

    夏侯森一言不发,只是脸色阴沉,手臂搭在寻肆的脖子上,手往他眼睛上遮了遮。

    “你干嘛!”寻肆躲开他的手。

    “你还未成年,不用知道那么多。“夏候森低着头跟寻肆说。

    寻肆出离的愤怒了,他狠狠的踩了夏候森一脚,他用了全部的力气。

    夏侯森先是看了眼踩在自己没穿鞋子的脚上儿童尺码的运动鞋,顿觉有点熟悉,还有点微萌感,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嗯,挺疼的。”

    “老子,前后年纪加起来足够有五十多岁了,你才是真正的未成年人。”寻肆边说,还不放心的往夏星洲身边一站,用成熟的口吻说道:“我不放心你自己在这里。”

    沙罗加叹口气,只好拉起寻肆的手:“走走.....这里真的不需要其他人在............人家要履行向导的职责。”

    “..........”

    沙罗加没理纯洁的小寻肆,对夏星洲说:“选择权在你了,不过你也别把自己弄的太狼狈。”

    “对了沙罗加.....其实我以前很想做你的向导来着.......你这样的哨兵才是所有男向导的目标。”夏星洲自嘲道。

    “呵呵......你这种花心萝卜,招蜂引蝶的东西....脾气再好的哨兵也有迟早变成陆云在这种变态吧,...........”沙罗加认真回答,然后拖着一大摞老弱病残,一时片刻消失到哪里去了。

    夏星洲走到被巨大的重力,还有地刺束缚住的狂尸,两只手就那么恩在了陆云在的脑袋上,因为陆云在手臂的关节也被地刺刺穿,他的杀伤力顿时就减了的大半。

    “现在只剩我们俩个了。”夏星洲说话都觉得痛觉没办法减轻。

    狂尸浑浊的眼睛紧紧的盯在他身上。

    “陆云在!我真的好想杀掉你啊!”夏星洲说着,却开始慢慢脱掉自己的衣服。

    本来有些已经跟血肉分不开的布片,也被他用力一扯,给扯了下来。

    衣服脱掉,就见白皙的皮肤上交错着许多伤口,有的甚至还沿着身体往下淌着,夏星洲还继续说道:“呐,现在你也够恶心,好在还没腐烂,我也够恶心,这种时候哨兵向导的关系还真是..........不过.....至少现在的你......没那么可恨....”

    夏星洲的手落在狂尸的下巴的位置上,如果是正常的陆云在,夏星洲是绝对不会这么做,更别提还会说这么多的话。

    他靠的越来越近了,两只手臂都搭在了狂尸的肩膀上。

    而狂尸的神情也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轻轻的嗅着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很明显狂尸极为的熟悉,可是夏星洲却不敢动了。

    湿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颈之间,熟悉的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

    可是这种宁静还不到片刻,夏星洲就感觉到利齿咬在他肩膀上灼痛感。

    狂尸咬的这一下,几乎让他觉得这块肉就要被撕扯下来了。

    声音顺势就要从夏星洲的喉咙里喊出来,可是他还没发出声音的片刻,身体最柔软的内部,毫无准备的就好像被一根滚烫的烙铁撕裂开来。

    “你........”夏星洲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那东西还在拼命的往他身体里面捣,仿佛不不到尽头,不罢休一般。

    他完全没办法控制眼角的生理性盐水,顺着脸流了下去。

    而这时一股极强而又狂暴的鲜红色的意识,直接冲进他的意识之中。

    那是无数的记忆碎片,碎的七零八落,相互冲撞着,将整个意识卷成了一片血红色。

    无数狂暴,杀戮的意念都冲击着夏星洲的意识。

    好在夏星洲的意识极为强大,他在陆云在的意识之中不断找,找陆云在仅存的人类的意识。

    深入,下潜,进入哨兵的深度意识之中。

    他不信真的就找不到一点痕迹。

    不然他该怎么将这家伙的从狂暴之中引导出来。

    而所有的碎片仍旧在碎裂,消失。

    这是陆云在的意识,已经乱成了一团,而且他所有的记忆只剩下了那一点点的碎片。

    那是.......

    夏星洲整个人都蒙了.....

    仿佛全身都冻结住了.....

    四周的景色突然变了,他仿佛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皇宫。

    那是母后的寝宫。

    阳光洒满母后寝宫的阳台,窗台前爬满了红色的蔷薇,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而母皇一身柔软的丝袍坐在阳台的躺椅上。

    父王正站在她的身边,揽住母皇肩膀。

    两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微笑,摇动着面前婴儿的摇篮。

    “是云在啊!”母皇愉快的招呼道。

    “陛下,父亲让我来看看小殿下。”稚嫩的男孩的声音。

    “快来!快来!”夏娜女皇微笑的说着。

    夏星洲只能顺着陆云在视线看过去,陆云在走了过去,满是好奇心往摇篮里张望了一眼。

    摇篮里正躺着一只大眼娃娃。

    橘红色的眼睛好奇的张望着他。

    陆云在也是很好奇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了白白圆圆腮。

    “比我的弟弟们可爱多了,他们生出来的时候都黑漆漆的。”陆云在瞪着粉嫩嫩的小婴儿。

    “要抱抱他吗?”夏星洲的父王笑着对他说。

    “咦!”男孩发出惊异声,但还是伸出了手来,夏娜女皇将那个大眼娃娃抱了起来。

    大眼娃娃顿时就笑了起来,冲着少年笑了起来。

    夏星洲只觉得满头黑线,这种心里暖的像是充满了阳光的感觉真的是陆云在那个混蛋吗?

    “我真的不可以娶他吗?”男孩问到“可以等他长大了,我有一屋子玩具都可以给他玩。”

    夏娜女皇笑了起来,摸摸男孩的头:“不可以哦!他是个小王子,可不是公主哦。”

    夏星洲仿佛感觉到男孩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可是之后,就过了很多很多年......

    陆云在的童年并没有夏星洲想的那些阴影,只不过只有管家陪伴.....................

    但是他简直无法想象,儿童时期的陆云在明明就是个怯懦的男孩

    而且那些记忆之中,军校的成绩也一直平平.....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人生究竟发生了什么鬼,让他变成那样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77》,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77章 陆云在演变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77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77章 陆云在演变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