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诅咒的蛋包饭

    尖锐的刀刃已经切进皮肤之中,沙罗加脸色仍没有太多的变化,反观夏侯森神色透出一股戾气。

    “今天断不能再留你。”夏侯森已经说出这句话来。

    “因为我知道了那名少年就是尤利西斯吗?”沙罗加反问。

    寻肆已经顾不上与罗奈尔与叙旧,他的目光完全落在了夏侯森跟沙罗加身上。

    这里没有人会站在沙罗加这一边。

    就是奈奈也不会。

    没有沙耶在身边的沙罗加无法尽情的释放自己的力量,这等于他随时会因为力量无法控制而狂暴。

    夏侯森是真的准备动手了,尤利西斯的残躯都有那么多人争夺,更别说打破了所有人对于生死认知的重生。

    而现在沙罗加只身一人,如果一旦她回到天象文明,定然不会将这件事隐瞒下去。

    想到此处,夏星洲点了点头。

    夏候森正要准备动手。

    “等等。”寻肆不紧不慢的说道。

    而夏侯森看向寻肆:“有些事情重要性,你并不清楚。”

    寻肆松开了罗奈尔,并向罗奈尔点了点头。

    那些量子兽竟然都消失了。

    陆明以为四周有着许多哨兵,可是罗奈尔嘴里发出一种奇怪的音调,那些量子兽突然都消失了。

    “那些哨兵都撤退了?”陆明问。

    “这里没有哨兵。”矮小的老太太罗奈尔说道。“如果想要知道原因,只要问尤利西斯就好了。”

    可是寻肆很显然根本没有功夫去顾及陆明。

    寻肆歪了歪头:“我真没想到,这么快竟然都被你们知道了,看来我隐瞒的技巧实在太拙劣了,不过我相信夏天临的后代,应该不会害我。”

    寻肆说出这句话却让夏侯森心里产生一种很别扭的感觉,非常的不爽。

    “跟是不是夏天临的后代没有关系。”夏星州说道。

    “那么跟我有一个尤利西斯灵魂有关?”寻肆又问。

    夏星洲的表情难得的正经:“如果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是还没有获得完全力量的尤利西斯,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的。哪怕只是预防巴哈姆特血色黄昏再次出现。”

    “但是,你后来你没有。”

    “是的,我没有。”夏星洲说道。

    “为什么?”寻肆很想到知道,可是心底却有些打鼓,他实在不想听到陆王那种你只是人类的兵器言论。

    “因为................”夏星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要利用这种状态下的尤利西斯。“想利用你对付陆王............”

    寻肆眼里刚有些亮起来的光彩,有因为夏星洲的那句话暗淡下去。

    “比我想的好点.........”

    很少给人道歉的夏星洲,此刻很想对黑发黑目的少年道歉,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甚至这次寻找陆云在,都是他想要利用寻肆的证据。

    “因为你是我认识的寻肆,而不是尤利西斯。”夏侯森的声音在寻肆耳畔回荡起来。

    夏星洲眼睛大睁看向弟弟,这算什么回答。

    夏侯森依旧还是那副有些恶劣的嚣张笑容:“喂,蠢肆,你哪点像尤利西斯,也许你是有他的记忆,可是你们不光长的不像,你也没有他那么强大的力量,你上次还是依靠尤利西斯的残肢才令那些发狂的狂尸退去,还有,你有尤利西斯那张英俊的脸吗?你有他的金发蓝眼吗?还有那种神棍气质?你现在能站在这里一句话就让我们自相残杀吗?”

    寻肆原本有些难过的表情,随着夏侯森的那些话顿时从白转红,又从红转黑,最后好像气的都要冒烟了。重生的这个身体虽然不如以前,但是也没有糟到无药可救吧。

    夏侯森正要继续说。

    沙罗加脸已经贴在了泥地上:“死小子,如果觉得他不是,就放开我。”

    夏侯森一动不动,他看着寻肆,这张脸露出难过的表情来,他自己也跟着不舒服起来,夏侯森很清楚,他想要的向导是寻肆,而不是尤利西斯。

    寻肆已经气的不行了,他恶狠狠的踢了夏侯森一脚,夏侯森依旧贱兮兮的:“你就是生气,也不过就是踢我一脚,如果是尤利西斯或者可能会因此毁掉整个星球。”

    夏星洲已经看出弟弟的意图,无奈的笑了起来。“蠢货弟弟,讨好向导,用了这么拙劣的方式。”

    罗奈尔小老太太像看戏一样,记忆之中的尤利西斯从来没有因为羞愧而恼羞成怒过,这种平常人的情绪永远不会出现在那件超级兵器身上,那张脸永远都是僵硬的,就像是没有生命的人偶,只有偶尔天临帝来的时候,那个孩子才会出现一些表情。

    想到这里,小老太太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水光。

    那边两个人争吵了起来。

    “你你,你等着.......”寻肆气的跟夏侯森打了起来。

    夏侯森腾出一只手来跟他玩,就好像逗小猫小狗。

    然而就在这片刻之间,沙罗加翻身手在地上一碰,地面尖刺激凸,猛然刺向夏侯森。

    夏侯森急速后撤躲开了那些地刺,神色之间只剩下了戾气,寻肆身体却陷进了另外一边形成的沼泽。

    罗奈尔手杖在地面震了震,顿时那些量子兽又出现了。

    沙罗加手落地面,顿时一面土墙登时出现,而她的身体遁入地面霎时消失。

    “不能让她逃走,将消息带给天象文明。”夏星州对陆明说道。

    陆明眯眼看了看身边的奈奈于是问道:“感觉怎么样?”

    “这段时间精神力有所恢复大概是上次受到寻肆精神图景释放的影响。”奈奈回答。

    “那就好。”陆明双腿迈开,他说道:“斯芬克斯第武器形态。”

    展翅的红狮全身顿时消散,那些火光在陆明手间开始汇聚,逐渐形成了一把红色的长刀。

    寻肆的眼睛暗了暗。

    陆明双手握刀,猛然扎入地面。

    以红色长刀为圆心,四周所有的地面裂开巨大的纹路,石头开始崩裂。

    一道火光沿着长刀深入地下。

    而地下传来一个人的受伤的惨吼。

    陆明猛的又拔出长刀,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却没有烧到任何树木。

    接着四肢被火蛇禁锢的沙罗加从碎石之间出现了。

    她全身是血,动都无法动弹。

    这场面实在是有些太过熟悉,寻肆的手轻微发颤。

    陆明的瞳孔之中倒映着火光,他扬起刀刃准备一下结束沙罗加的痛苦。

    沙罗加反而笑了起来,她无所畏惧,但是只要她知道尤利西斯的下落,是一定要汇报给神殿的。

    “住手!!!”寻肆大声喝到,所有人都去看他。

    他努力让自己的冷静下来,就这样走到了沙罗加面前。

    “我有办法让她永远不会说出我的事情。”他说道。

    夏星洲挑起了好看的眉头。

    寻肆在许多的注视的目光中,走向沙罗加。

    他看着沙罗加,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沙罗加的瞳孔。

    这一刻,夏星洲感觉到一股奇特的精神力,他觉得精神屏障竟然又要自动打开。

    不过好在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意识想要亲近那股奇特的精神力。

    他看向了寻肆,果然他发现,寻肆的瞳孔的颜色又变成了金色的竖瞳,金色的虹彩部分似乎在旋转着。皮肤上又有隐隐的金色纹路蔓延开来。

    寻肆张嘴,虽然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夏星洲却在意识之中听到了那句话:“沙罗加,你将不能说出关于尤利西斯的任何事情,如果一旦你说出,你将会陷入狂暴,杀死你只剩下唯一一点精神力的向导。”

    “呵!好可怕的精神暗示,精神屏障对寻肆完全起不到作用。这简直就像是诅咒。”夏星洲只觉得额头有点汗水,幸亏寻肆并不想杀死他们,因为不管他什么等级,任何人的精神壁垒在寻肆面前都是没用的。

    也许寻肆根本没在意他的这个特性,他或者已经习惯了,或许根本就不在乎,虽然所有高阶向导都可以精神攻击别人,但是像这种预示性的精神暗示却很难办到。

    也就是只能当场暗示,当场控制。

    而不是在一个赤色哨兵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做下这种暗示。

    “陆明撤掉吧。”寻肆说道。

    火蛇将沙罗加手腕以及部分露出的皮肤烧的焦黑,不过换做是普通人也恐怕早就烧成了焦炭了。

    火蛇一扯,沙罗加掉在了地上,她紧紧抓着地面上的泥沙说道:“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下这样的诅咒......”

    寻肆脸上的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就好像毫无感情的神一样,无喜无悲。

    小老太太叹口气,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可怜,却可怕的尤利西斯。

    “我已经网开一面了。”寻肆俯视着倒在地面的沙罗加。

    有那么一刻,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寻肆。

    而寻肆似乎也很习惯这样的时刻。

    当他使用能力的时候,那些人都会站的他远远的。

    那时候的确是只要他说一句话,无数生物就会按照他说的去做,他们明明不愿意,可是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去厮杀,却战斗,或者做出平时完全做不出的事情。

    夏侯森很想往前走两步,而他身边的小老太太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发话:“弗兰肯斯坦那个疯子,曾经拿那个孩子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他找了许多人来陪他玩,可是三天后,他对那些人说只要有人能取得尤利西斯的血,他将拥有无尽的力量。”

    夏星州问:“后来呢。”他发现夏侯森也在听。

    小老太太说道:“后来有不少人拿到了尤利西斯的血,尤利西斯竟然信任了他们,可是弗兰肯斯坦这个人却当着尤利西斯的面,让那些人将他的血呈现到弗兰肯斯坦面前。尤利西斯狂怒之下,说了句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吸血鬼。那时天临帝给了他一本关于吸血鬼神话的书籍。结果那几个人就在那些人面前真的变成了某种只会吸食鲜血的怪物,而其他人甚至我们这些研究员都只敢隔着老远,远远的看着他,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靠近他。”

    夏侯森简直听不下去了,他原本想着也许寻肆需要冷静,才会故意选了一个离他们那么远的地方在站着,可是听完小老太太的话之后,他哪里还能留着那个小子自己站的离他们远远的。

    “笨蛋,蠢肆。”夏侯森跑过去,“诅咒完别人,还示威给我们看啊!知道你很厉害了。”

    他的胳膊夹住寻肆的脖子,手又把寻肆的脑袋弄的一团乱。

    “混蛋放手。”寻肆大叫道,可是传出的声音却是鼻子被堵住的嘟哝声。

    夏侯森住了手。

    寻肆嘟囔道:“你不怕我,以后也许一句话就会要了你的命。”

    夏星洲也凑了上来:“那个如果真的可以,可不可以以后暗示一下陆明,只要他一说不想干活或者有偷懒的想法,就主动把家里所有的卫生都打扫了。我看你这个说话的能力挺管用的。”

    “妈的,夏星洲,寻肆暗示他以后看见美女就自动跑路。”陆明大叫道。

    “这两个都可以有。”寻肆的鼻子在夏侯森袖子上蹭了蹭。

    “啊喂!好恶心。”夏侯森叫道,看着自己袖子上的一摊不明污渍,嫌弃又在夏星洲身上蹭了蹭。

    “寻肆好可怕,陆明我们快跑,离他远点,寻肆你以后不用想吃蛋包饭了。”夏星洲一下子离寻肆还有夏侯森远远的。

    “我诅咒你,以后看到我,就会想要做蛋包饭。”

    后来寻肆恢复了自己的能力,夏星洲发现自己每次看到寻肆,都有想要做蛋包饭的冲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64》,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64章 诅咒的蛋包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64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64章 诅咒的蛋包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