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丛林历险记

    苍茫的太空之中,一艘老旧的太空船摇摇晃晃的飞行着,太空船表面被彩色的喷漆喷成了五颜六色的样子,而驾驶舱前的玻璃直接被画成了一头凶悍的鲨鱼的眼睛,而鲨鱼的嘴就是太空船的头部。

    陆明本就是驾驶飞行器的一把好手,这种事情自然落在他肩上了。

    “为什么要带上这家伙?”寻肆抗议道。

    夏侯森的的胳膊夹着寻肆的脖子,把寻肆的头发揉的一团乱。

    “太子可以荒废学业?可以荒废政事?”寻肆继续说道“以后帝国会更没前途的。”

    夏侯森说:“我让我替身去了,几天之内不会被识破。”

    “什么!还有替身?”寻肆要把脑袋从夏侯森的胳膊之间挣脱出来。

    “嗯,有的。每个皇室成员,政要人物或多或少都有几个替身,同样这些替身也都是会拿很多的报酬的。那些人会临时整容成你的样子,不过以后还会恢复成原样的。”夏星洲跟寻肆解释。

    “万一对方冒充犯罪呢。”寻肆问到。

    “不可能,基因一查就能查出来。”夏星洲跟寻肆说,他想寻肆又变成好奇宝宝了。活了两辈子的尤利西斯大神,到底是有多可怜。

    “那你有没有替身。”这才是寻肆最关心的事情,他看着夏星洲那张脸,觉得就是整成这个样子,也是件费时又费力的事情,关键是上哪里能找到这么像的人。

    夏星洲的手指挠了挠脸,岔开话题:“喂,陆明到了没。”

    寻肆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可是得不到答案,有些丧气,他哀怨的看向夏侯森。

    夏侯森小声说:“哎......以前找了那么多年,总算找了个跟我哥有点像的替身,但是.....但是.......出了点事,就不了了之了。”

    陆明干完活,一肚子气,他插言道:“其实呢也没什么,给大殿下当替身的人呢,我哥给他一大笔钱,让他穿着公主裙,每天早上对他说一句‘早上好,亲爱的。’那时候我哥还没结婚,这件事夏星洲是后来才知道,替身就被整回了原来的样子,被夏星洲赶回了老家,第二个呢......哎......被发现的时候,正在跟国会那几个老家伙一起玩n--p........照片还见了报纸,夏星洲还好心去慰问人家,结果发现人家是自愿的,那些老家伙原来早就对大殿下有那个意思,于是凑了一块想着,正主不能碰,替身总可以吧,结果钱够多,替身就答应了。不过呢后来,那几个老家伙就被我哥抓着把柄撵出了国会。”

    夏星洲把手里的光板,啪一声,重重的拍下陆明的脑袋上:“你要教坏小朋友吗?那种事丢人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陆明看向寻肆:“小朋友哈哈哈。为什么不提?不然你还不知道多少人对你心存变态的幻想。哎呀不过,现在是有人肖想寻肆了,不过那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哨兵。”

    寻肆抽了抽脖子,可是夏侯森还是扣得紧紧的,他说:“不知道是谁给我打了哨兵伪装剂,我还以为自己是个哨兵,高兴了很久。”

    夏侯森听到后,慢慢松开了寻肆。

    捏了捏那家伙的脸。

    寻肆只是白了夏侯森一眼,却不做声了。

    而这时,太空船的合金玻璃前,出现了一颗绿色的星球。

    寻肆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透明的名片来,这是离开圣德向导学校时,布达拉克教授交给他的一位曾经参与巴哈姆特计划,可是后来却退出的女向导的联系方式。

    而名片上显示这个人,如今正生活在这颗人迹罕至的偏远星球上。

    当寻肆提出来先找这个人的时候,他还以为夏星洲会问很多,或者犹豫很久才会答应,可是夏星洲非常痛快的就答应了。

    于是他们的这艘老旧的太空飞船,摇摇晃晃的准备穿越大气层。

    每个人都绑好了安全带坐在了椅子上。

    奈奈看了一圈,最后还是选择跳在寻肆的腿上,寻肆将他连同自己的安全带一起插好。

    合金玻璃前的安全防护系统开启,将整个太空飞船表层保护了起来,将高温与危机也隔绝了开来。

    剩下的就是强大的惯性与剧烈的颠簸。

    颠簸几乎将人的五脏六腑都要颠簸出来,寻肆很不争气的又开始了晕飞船。而且陆明驾驶太空船属于完全不合规矩的暴力驾驶。

    可是看着满太空船的人,似乎只有寻肆有些不太适应,别人的反应都是极为平常。

    寻肆冷不丁的觉得活了两辈子,这样的实在是有点怂。

    以前他离开白色实验室的时候,那些人都是先将他麻醉,然后会在着陆后才让他苏醒,所以算起来寻肆在有意识下乘坐太空船进行星际间的旅行还没几次。

    太空船刚刚一着陆,寻肆根本无心观察四周的景色,他立刻揭开安全带,冲出舱门,找了个参天大树的树根边下,就大吐特吐起来。

    吐完之后,寻肆还觉得脑袋晕的全身都没力气。

    “以后坐太空船之前,能不能先给我来点麻醉药剂,太难受了.......哇.......”一句话没说好,寻肆又要吐了起来。

    夏侯森盯着他盯得的紧,他从背包里面拿出瓶水,扔给寻肆。

    陆明掐着腰环顾四周,四面是参天高树,而他们似乎降落在一处原始森林里面,粗大的树木要几十人才能围拢,而他们四周到处都是这样的树。

    这些树连成了一片,将天空都遮蔽了,偶尔有阳光从缝隙之中透射下来,照射在涓涓流淌的小溪里。

    空气之后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泥土气息。

    陆明抬头高处,只有这些古老参天大树的宽大的虬枝,上面还垂着一些藤条类的植物,偶尔从那些高处,传了一些动物的鸣叫声。

    “感觉在这种地方生活的话,精神屏障都可以撤除。”沙罗加说道。

    “我们是来原始森林大冒险吗?风格可不对劲啊。”夏星洲说,

    “嘘,有声音。”哨兵们突然都安静了下来,然后陆明,沙罗加,夏侯森相互递了神色。目光都望向远处一片隐蔽的灌木丛。

    寻肆还在好奇的四处张望,被这种突然安静的气氛也搞的有些紧张。

    虽然三名哨兵都有些紧张而又警惕的盯着远处灌木丛的方向,可是夏星洲却完全感觉不到这种紧张气氛一样,他说话并没有放低声音:“我们来猜猜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奈奈喵了一声,继续趴在寻肆脑袋上。

    “哥,你就不能安静点。”夏侯森小声说。

    果然随着夏星洲的声音,远处灌木丛之中一道黑影笔直向他他们这个方向冲了过来,将近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中间一小部分树叶不正常的晃动着,往他们这个方向快速涌来。

    而许多的较小体型的动物,从这片灌木丛之中逃命一样飞奔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快速的从灌木丛之中闪出,扑向了他们当中看上去最弱小的寻肆。

    不过哨兵们反应更是快,还不带这个黑影靠近寻肆的时候,陆明已经一把卡住了黑影的脖子,夏侯森的匕首已经寒光一闪,尖端已经没入了黑影锋利的爪子。

    于是黑影嗷呜叫了一声,更多的黑影顿时从灌木丛之中出现。

    上百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他们被一群体型巨大的狼的包围了。

    夏星洲无所谓耸耸肩:“哨兵的身上的信息素总是带有很强的侵略性,所以这群狼以为他们的地盘被某些强大的食肉动物所占领。”

    “我们不会被吃掉吧。”寻肆问道。

    夏星洲像个老大那样说道:“有三个打手呢,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

    陆明:“你才打手,回去付工资给我。”

    夏星洲一把从寻肆脑袋上奈奈的抱过来,然后拎着奈奈的脖子。:“你再要求工资,我就把你的向导扔狼群里。”

    奈奈:“夏星洲你快别闹了。”

    沙罗加:“杀掉这些狼群,不过瞬间之事,何必浪费这么长时间。”

    “何必伤害小动物。”夏星洲对着杀罗加说道。

    “圣母大人,但是我们这要怎么离开,这些狼这么具有攻击性。”陆明抓抓脑袋。

    “那就都揍晕了。”夏侯森说道,挽起了袖子,把匕首收了起来。

    沙罗加即使穿着高跟鞋动作却一点不慌不忙,她找了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了下来。她们现在是盟友,她得尊重对方的决定,不过她一旦动手,这些狼群就没有一条可以生存下来的。

    “现在华京很多野生动物都灭绝了,怎么可以伤害小动物。”夏星洲说,还走到被夏侯森弄破表皮的一头凶恶的狼的前面。摸了摸狼受伤的地方。

    “来,看看,小圣母在这里呢。”夏星洲说着,却把寻肆抓了过来,然后一把将寻肆推到了队伍最前面,直接面对着那头体型最大,最为凶恶的头狼。

    “喂!哥你别闹。”夏侯森顿时有点慌了。

    寻肆距离头狼的距离不超过一个手掌,如果真的出事,他担心自己冲过去都来不及。

    “夏星洲。”陆明也觉得夏星洲过分了。

    然而夏星洲却小声跟寻肆说话,他设置了精神屏障,其他人都听不到他说的话,当然除非陆云在在这里或许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我曾经在一本书里读到过,据说尤利西斯知晓万物的语言,能与飞禽走兽沟通,甚至能与星球的意志对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夏星洲笑的极为诡异。

    寻肆:“那是以前,现在我只能试试。”

    说完,寻肆的全身有一层淡淡的蓝色的光出现,只有哨兵向导可以看见的精神触丝缓缓浮动着,这对在场的每个人来说都是极为熟悉的场面了。

    寻肆站在头狼面前,不慌不忙。

    两双眼睛相互对视了一会儿。

    夏侯森袖子里隐藏的匕首又划了出来,他准备随时出手。

    狼的呲呀咧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咕噜声。

    而这时,寻肆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来,他把手放在领头那只体型最大的狼脑袋上,轻轻的摸了摸。

    他说:“我们没有敌意,你能感觉的到的。”

    顿时所有人的都往这个地方看去,寻肆再跟一匹狼讲话,在场的人除了夏星洲都觉得极为不可思议。

    慢慢的,慢慢的,那匹狼竟然真的收敛起来了满是敌意的神情,它全身都趴伏了下来,银灰色的大尾巴摇动的。

    沙罗加惊讶不已:“他是用了催眠术吗?不过精神催眠对向导来说并不难,夏星洲你也可以把。”

    夏星洲摇了摇头:“不,我做不到,向导的确可以通过精神攻击,操作对方的意识,可是通过意识清楚对方心中所想,然后让对方自愿做出你想要做的却是不行,而且物种不同。我怎么会知道一只狼知道什么,可是我家小肆肆就可以。”

    “这是类似一种灵魂的对话,就像彻底结的哨兵向导?”沙罗加有点吃惊寻肆这个不起眼的小向导的能力。

    寻肆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里明白却无法形容狼群的语言。”

    他说着,而同时狼群们自动让出了一条路。

    那匹头狼却一直围绕的寻肆的周围,发出低鸣的声音,带领他们前进。

    沙罗加的意味深长的盯着寻肆的背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62》,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62章 丛林历险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62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62章 丛林历险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