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皇家舞会,最美的公主(4)

    “................”寻肆无语。

    觥筹交错之间,整个舞会都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乐队停止了演奏,二楼的透明水晶打造的阶梯上,出现了一群人衣着更为精致华美。

    走在右侧的侍者来到水晶阶梯的高台前说道:“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有请太子殿下说几句话。”

    寻肆抬头瞅了瞅,夏侯森还是那身太子的礼服,但是规制又有了些变化,这回黑色的礼服上多了一条红色的绶带,依旧是那么的想像,英俊挺拔,如同夏天临又站在了那里。

    寻肆赶紧晃晃脑袋,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夏候森简单的说了几句,祝福了站在一边的路德维希,邵振寒少将不知道为什么干脆没有出现。

    寻肆想起那个锅盖头,带着眼镜,大喊着要跟可可露露过一辈子的宅男将军,就觉得路德维希看上去更靠谱一些。

    站在太子身边的路德维希真的很像一个标准的贵族。虽然寻肆不怎么喜欢这个人。

    可是此刻路德维希-k-莱恩心情的看上去很不错,那种高兴不是能掩盖的了的。

    “不是一直谣传路德维希是太子殿下钦定的向导吗?”寻肆问夏星洲。“他跟邵振寒少将在一起岂不会很失望,可以看上去很高兴啊!”

    “路德维希是个在上面的向导哦!像个孩子一样的邵振寒少将很适合他。”夏星洲一只眼闭起,伸出食指对寻肆神秘兮兮说道。

    “什么上面下面!”寻肆有些听不太明白。

    “哎,路德维希好命!”夏星洲又耸耸肩摇摇头,眼睛一抬越过寻肆,突然露出一副吞了苍蝇一样的表情来。

    寻肆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曾经见过一面的恶魔陆云在,手持着一只高脚杯,将杯子里酒一仰而尽,然后一把拉过侍者,将酒杯塞到他手中的托盘里,往他们这边走过来,他早早的就发现了夏星洲。

    夏星洲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步,却碰到桌子边,寻肆能猜到夏星洲此刻非常想要仓皇的逃走,可是夏星洲,还是尽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整理了下头发,寻肆却发现夏星洲的手有些轻微的发抖。

    寻肆轻轻地握了握夏星洲的手。

    夏星洲感激的看了寻肆一眼,却露出一张苦笑的脸来:“寻肆,尤利西斯的血液已经不用找了,一会让森森送你回去。”

    “你呢?”寻肆问。

    “我会在宫里逗留一段时间。”

    寻肆看向保持着缓慢步调靠近的陆云在,说:“给我一个理由,不然我离开这里。”

    “我家在这里,想留下看看。”

    “别骗我。”寻肆说道。他紧紧抓着夏星洲的手不松开,似乎带着某种保护的意为里面:“你分明想逃走,因为你很恨那个人,我明白这种感觉......”

    夏星洲深吸了一口气,抬了抬眉梢,露出他惯常的笑容来:“我不恨那个人.........唯独不能喜欢.上.....所以并不讨厌.,你可以放心了吧。”

    寻肆词穷,认识夏星洲以来,他感觉这才是夏星洲第一次对他吐露了真实的想法。

    舞池之中的男男女女的早就开始等待着领舞者的开场,按照传统应有太子殿下选择一位舞伴开场。

    夏侯森不想让人过多的注意到寻肆或者夏星洲,他正打算随便选择一名舞伴开场,岂料这时陆云在突然当着许多人的面高声宣布:“希望太子殿下能将这个选择舞伴,跳第一个开场舞的机会交给微臣。”

    夏侯森也很快在人群之中找到了夏星洲。

    十年前,因为自己的年幼无力,已经将兄长逼到恶魔床上去了一次,这次他一定要阻止。

    他从推开身边的侍者,急忙穿过人群,走下水晶阶梯就要赶到夏星洲身边。

    亚兰却在一边一把拉住了夏侯森:“殿下,你不要阻止,你该看看...........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你以为红莲军团的名字是白叫的吗?阁下的称呼是被人白叫的吗?”

    夏侯森因为亚兰的那句话脚步一顿。

    在外有名的哨兵别人都会冠以一些独特的称号,就像陆明,曾经被人们称之为“华京的赤色红狮”

    而天象文明的沙罗加被人们称为黑色杀神。

    陆云在也有那么一个称号,红莲骑士之王,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什么人的送的称号。

    因为陆云在发誓那天,只有夏星洲知道。

    人们还在等待着有人领舞,寻肆远远的看着夏星洲的背影,他不仅又开始思考哨兵跟向导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恐怕也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陆云在已经脱掉那件宽大的军外套,照旧是一身黑色的军装,此刻他脱掉了军帽,卸去满身的戾气,看上去温和了许多。

    夏星洲突然站住不动了,他已经走到了舞池边上,他知道已经逃不了了,这一逃就逃了整整三年,他以为今天来的会是陆王,可是没想到竟然是陆云在,看了什么舞会,什么为了庆祝路德维希跟邵振寒的舞会,全都是借口,何况还有一个诱饵,恐怕夏侯森也没想到,这只是陆云在自己的恶趣味而已。

    所有的一切,都写在了那双鹰隼般的银色眸子之中。

    夏星洲知道自己逃不了了,外面,角落,四处都是红莲军团亲卫队的人,难能可贵的是陆云在放了那么大的诱饵,还用这么一个豪华的陷阱诱铺自己,其实他只要拿夏侯森还有母后的性命威胁自己不久行了,自己还不是要乖乖回来。

    夏星洲瞬间想明白了这当中的一切关键。

    索性大家就做戏做到再也演不下去了为止好了。

    夏星洲突然之间绽放出一个真正颠倒众生,夺魂摄魄般的笑容,既有着君王般高高在上的威严,又有恶魔般的诱惑之感。那仿佛血一般的鲜红的唇色,更加加深了这种感觉。

    黑色的礼服,鲜红的头发,鲜红的唇色,以及细长眼角的鲜红色,反衬出的那张脸,就连阿多尼斯那副画像之中的少年都无法比拟。

    与生俱来的天潢贵胄,从小浸染的高贵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舞会之中,那么多的人就那么直着眼睛呆愣愣的看着夏星洲,甚至觉得那简直这一刻美神降临而来。

    虽然陆云在依旧气势迫人,可是夏星洲从来没选择低下头去。

    夏娜从小就跟他说过,无论皇族多么的落魄,但是皇族永远是皇族,头永远不低下去,哪怕是被敌人俘获的那一刻,头都不可以低下去,气度不能丢,不然皇冠会掉。

    此刻在很多人的眼里,陆云在也不过是被夏星洲唇边的笑意俘获了的人。

    夏星洲伸出了一只手。

    陆云在附身低下头去,轻轻吻了一下,他说:“希望能够得到公主殿下的垂青。”

    路德维希站在阶梯上冷不丁的额说了句:“这哪是什么公主,简直就是女王陛下。”

    夏星洲轻微的点了点头,他始终挂着那抹笑容,随着陆云在进入了满是倒映着星河的舞池。

    乐曲再次响起。其他人男男女女陆陆续续进入了舞池。

    陆云在看似动作比较轻,也只有夏星洲才能感觉到腰都快被挤断了力量感。

    夏星洲挑了挑眉毛。

    陆云在说道:“星洲,你玩的够久了,该回来了。”

    夏星洲知道陆云在这句话的意思,他语气很是平淡,但是夏星洲却不在掩饰眼底的怒火:“你到底什么意思?”

    “先不说奥古斯丁元帅的向导是谁杀的,毕竟我们没有抓到那个人,但是这次红莲军团的行踪,可是内部人员透露给那沙罗加的,沙罗加如今有求于帝国,将这件事当成一个小小的礼物告诉了我。我听说,有一个叫做蝰蛇的叛乱组织...........”陆云在压低了的声音,在夏星洲的耳边慢悠悠的说道。

    夏星洲一闭眼说道:“这件事跟夏侯森没有关系,是我的人安排的,如果你死了,我就自由了,这个理由能说服你吗?”

    悠扬的音乐,仿佛此刻都不在轻松。

    陆云在不动声色笑了笑:“能,我信你从来不必跟我说谎,可是..........你怎么总是记不得,如果我不在,你还有你弟弟,你母亲还能活着吗”

    “陆-云-在。”夏星洲咬牙切齿的从齿缝中吐出三个字。

    “很好,恐怕你忘记你弟弟的名字,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名字,我允许你恨我,爱我,可是唯独不允许你的忘记我,我很高兴,这个名字已经刻进你的灵魂里了。”陆云在说道。

    “你胡说些什么?”

    “公主殿下,我知道你是为尤利西斯的血液来的,我可以给你,它就在你以前住的寝殿里。”陆云在说道。

    “你........。”夏星洲一下子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如果只是为了跟我上床,何必下那么大的功夫,玩那么多花样,陆中将有意思吗?直说就是,也拜谢你的青睐,如果不是这身皮迷惑了你,我跟家人又怎么在你的刀下活的下来。”

    一时间剑拔弩张,伊莲娜夫人只是跟自己的闺密说话,似乎从某种程度上麻痹着自己,可是寻肆还是注意到,伊莲娜的眼睛的余光总是往陆云在哪里看去。

    陆云在平静的神情,顷刻间就变了,舞曲继续,他们的交谈还在继续。

    可是却贴的太紧了,与其说靠的太近,不如说是陆云在禁锢的太紧,让夏星洲只能跟他节奏进行。

    “你是唯一一个令我生气,却还活着的人。如果你认为你只有这张皮的价值,那就实现你这张皮的价值。”陆云在贴着夏星州的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一把抓过夏星洲的手腕,穿过人群就往外走去。

    人群之中响起轻微的窃窃私语的声音,陆中将竟会在宴会上直接带一个女伴走,却把怀孕五个月的夫人扔在这里。

    不过也难怪,毕竟那么美的人,令在场的男宾没有不艳羡的,这种美人只能可遇却不可求。如今出现,却只能感叹自己的手中的权利不够。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冰凉的手也抓住了夏星州的另外一只手。

    “放开他。”寻肆从人群之中跑出来,礼仪什么的本就与他无关。

    陆云在测过头一看,立刻认出是那天跟在夏侯森身边的那个黑头发的男孩,如今这样一副打扮,倒也显得有些可爱。

    他一笑:“大人的事,小孩不要掺合。”

    寻肆睁着又黑又亮的眼睛,不动声色,又重复了一句:“第一我不是小孩,第二我要你放开他。”

    陆云在笑了笑,却看向夏星洲:“有人要我放开你。”

    夏星洲蹙起了眉头,陆云在已经起了杀意。

    寻肆依旧不依不饶:“我说过,让你放开他。”寻肆虽然会畏惧白色的房间,但是他不会畏惧一个人,哪怕就是陆王站在他眼前,他也不会畏惧,更何况是他儿子。

    陆云在不动声色扫了寻肆一样,突然毫无征兆的一股热力猛然将寻肆弹飞出去,人群之中发生骚乱,可是却无人敢大声喧哗,谁不知道如果陆云在今天真的发怒了,在这里大开杀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如今谁又敢违抗姓陆的人。

    寻肆的后背噗通撞到的墙上,发出一声巨响,这一撞撞到寻肆眼前直发黑,谁都不敢上前去将他扶起来。

    夏星洲就要冲到他身边问他:“没事吧。”

    可是却被陆云在又拉了回来:“如果,不听话,你明白这里会变成什么样?”

    夏星洲皱着头闭上了眼睛,语气竟有些绝望,他说道:“走,你别为难这里的任何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56》,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56章 皇家舞会,最美的公主(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56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56章 皇家舞会,最美的公主(4)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