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风间家的双生子

    寻肆身体往后一仰,立刻就倒在了那张蕾丝花边的粉红色床上,整个房间跟他们这三个邋遢的男人一点都不搭调。就好像本来应该少年热血的画风,却偏偏加上了一副少女漫画的背景,十分诡异。

    寻肆抬头看着天花板上不断有着坠落樱花瓣的投影。

    他反问夏星洲:“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夏星洲对寻肆说道:“夏侯森是我唯一的弟弟。”

    陆明抓了抓头,他看上去有些烦躁,这种场合似乎并不适合他出现,因为他们讨论的相关人物,一个是自己的兄长,一个是自己从小长大的朋友,他完全处理不了夏家跟陆家之间的复杂的关系,如果只是单纯的恩仇,大不了一决死战,可是偏偏有些问题却不是生死能轻易解决的。

    陆明抱着奈奈,目光低垂下去,他以为远离这一切,这一切就不会在出现,可是他发现根本就是如影随形,避无可避。

    陆明就这样抱着自己的猫,好像又回到过去那种孤独中去,他没有加入蝰蛇,因为他无法对付自己的父亲跟哥哥,而他又没办法加入父亲的阵营,他亲眼看到了外祖父被杀,母亲自尽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墙上满是母亲用留下的血字:魔鬼回来了,回来了!审判之日不久于人类!

    这位最高议会议长的女儿,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嫁给了全帝国最有权势的男人,可是最后却以自杀收场。

    那天陆明异常的清醒,他非常清楚,母亲的死是因为夏翼亲王对父亲的发难导致的,他也恨夏族,更恨父亲。

    可是陆明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对付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

    就像是现在这样,自己站在这里显得那样突兀,他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陆明最后选择了离开房间,连听到寻肆跟夏星洲的对话,对他来说都不太合适。

    他只想尽可能的挽留住奈奈。

    “明哥...........”奈奈跟着他脚边走了出来。

    陆明蹲下把奈奈抱起来,只说到:“我去重新给你拿点吃的。”

    寻肆跟夏星洲完全没有注意到陆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寻肆仰头躺在床上:“你相信一个人的生命会重新来一次吗?”

    夏星洲在寻肆的床边上坐下,然后点了点头:“很久之前,白色向导之间就流传着一种说法,如果向导的执念太深,那么即使身体死去,可是精神却依然可以存在,甚至影响着一方的量子立场。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相信。”

    窗户开着,山谷里的雾气已经散尽,初夏的微热的风吹了近来,夹着一丝绿意的气息。

    夏星洲的眼睛看向窗外的山峦,寻肆顿了一会儿,慢慢说道:“曾经有个人,为了我付出了生命,他临终之前唯一说过的话,就是成为他的向导,我这辈子因为这个人重来了一次,

    我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找到那个人,成为那个人的向导。”

    夏星洲突然语塞,寻肆的话已经说的那么明显,他是死过又活过来的人,全部都是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夏侯森怎么比的过一个死人在寻肆心中的地位,就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执一样,不愿意改变,不能接受。

    寻肆说完突然之间就觉得很累,就好像从身体到大脑都都有一股疲倦从内部透出来,仿佛一切都渐渐地远离了。但是夏星洲能理解自己那就是最好的了,至于他是不是真的相信,寻肆觉得无所谓。

    他喃喃着,就像是在说梦话一样:“你就当我说梦话好了。”

    “小肆肆,你晚上想吃点什么?”夏星洲将几乎就要陷入睡梦之中的寻肆叫醒。

    寻肆猛的睁开眼睛,夏星洲微笑。

    “蛋包饭?”寻肆回答道。“可是你的手........”

    夏星洲活动了一下手指,轻佻的说道:“寻肆,既然不喜欢我家森森,那么可以考虑下我哦。”

    寻肆一把抓起枕头就扔了过去,然后说道:“我真的很理解,你的哨兵为什么想把你关起来了,连向导的主意你都打。”

    夏星洲躲了一下,那张漂亮绝伦的脸上却挂着一副贱兮兮的笑容:“这你就不懂了,向导呢?跟向导也有一种结合的方式,就是精神交融,可以让精神力变得极为强大的。”

    “我压根就没听说过这种事。”寻肆非常肯定的回答。

    “这是夏星洲以前用来泡女向导的专用招数,基本每次都成功的...........那是不可能的。”陆明没进屋却在外面吐槽夏星洲,这就是身为哨兵的悲哀,即使他想不听那些话,可是那些话也会清晰的出现在他耳边,即使隔着很远。

    夏星洲摆摆手:“别那么说,明明那些姑娘都被我迷得神魂颠倒。”

    “可你就是成不了。”寻肆又给了夏星洲致命一击。

    “别胡说,她们都很爱我的。”夏星洲说道。

    “那个姑娘会选一个比自己漂亮的男友,估计一般女人受不了吧。”寻肆眨着无辜的眼睛打了个哈欠。

    “喂.....你还想不想吃.....你的蛋包饭了。”夏星洲威胁寻肆道。

    寻肆却吧唧一下嘴,已经闭上眼睛梦游去了。

    夏星洲顺手又回到床边,给寻肆塞了塞被子,顺便手在寻肆腮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喃喃说道:“小东西,你到底是谁?”

    风平浪静的日子,就从指缝间慢慢的溜走,寻肆对于自己能力能否恢复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自从离开圣德向导学校后,他已经感觉不到巴哈姆特了,也好省得听一个精神体唤自己妈,想想寻肆都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错此刻,他恢复到一般快递员的工作中去,他穿上一身工装,带着一顶深蓝色的帽子,手臂间夹着一个文件袋,文件袋是他送的许多的快件之中的一件,却也是最轻的一件。

    他从陆明的悬浮飞艇上下来,就看见面前一栋高耸的居民公寓,寻肆从外部透明的悬浮平台到直接到达三百米的高的楼层。

    这是一间豪华的公寓式建筑,只是大门口有个穿着蓬蓬裙粉红色头发的小女孩的虚拟影像,虚拟影像恭恭敬敬的站着,她用小孩子的很嗲的声音说道:“请问,您是来送正是匹配文件的吗?”

    寻肆看了一件手中的文件袋,然后点点头:“是的,请收件人风间寒出来签收他的快件。”

    放在以前,虚拟影像的小人会通知自己的主人出来拿快件,然后签完字就走。

    可是这家,就像是猜到寻肆会来一样,或者说是一直在等这个快件。

    等寻肆话音的片刻,虚拟影像小人立刻给自己换了一身五颜六色的衣服,然后同时在四周释放虚拟的烟花,小人欢呼道:“恭喜主人!!,恭喜主人!!可可露露最爱主人了。”

    寻肆赶紧低头看看,果然他发现文件袋前印有黑塔的纹样,恐怕是跟哨兵有关的文件。

    寻肆站在门口,虚拟小人欢呼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出现,他再次跟虚拟的智能小人说道:“风间寒先生!您的快件,请您出来签收!”

    虚拟小人照旧欢呼,可是门依然紧闭没有打开的迹象。

    寻肆已经站了快半个小时了:“你家主人在不在家,不在家我下回来送也可以。”

    智能小人赶紧回答:“在的,在的,可可露露的主人最爱可可露露了。”

    “可是还........。”寻肆刚说完。咚,一声,有人用力踹门的声音传出。

    门不是自动开启的,而是直接被人踹倒的,门阵亡之前,掀起了一阵子乌烟瘴气。

    “咳咳.......”寻肆被烟尘呛得咳嗽,他想这门口是有多久没打扫了,赶紧用手在鼻子前面扇了两下。

    一个穿着睡衣,一脸怒火,扭着头还往屋子里面的骂的的个子高挑,身材精瘦的青年出现在寻肆面前,他没看寻肆,而是一直跟屋子里的某个人争论着什么,语气极为不耐:“老子才不需要向导,老子要跟可可露露过一辈子,让那些该死的匹配数值,跟路德维希的见鬼去吧!他不是喜欢的太子吗?让他去找太子,打死老子,老子也不会碰个男人的,更何况一个比老子还高的男人.........................”

    寻肆眨眨眼,再眨眨眼,这个人不是跟在夏侯森身边的什么邵振寒少将吗?怎么叫风间寒呢?风间这个姓氏在华京并不少见,可是没错啊!

    邵振寒阴沉着的脸,黑色的锅盖头扣在脑袋上,挡住了额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跟寻肆在向导学院见到他时的感觉简直是千差万别。

    如果不是眼角下面有着一颗少见的泪痣,寻肆还真的认不出这个人来了,那时这个人还站在夏侯森身边,几乎不怎么说话,寻肆对他的印象就只有那么一点,本来邵振寒穿着军装的时候,头发都梳到了脑后,还算精神,可是此刻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就是个死宅!

    “谁知道!你们测试的匹配值竟然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三,路德维希都没有嫌弃你,他可是一直只看好了太子!!!他跟太子呢,只有百分之七十五!!!知道对象是你,人家也爽快答应了,你怎么那么别扭!!”另外一个相似的人影追了出来:“如果不是妈担心你做什么傻事,我根本不想管你。”

    突然之间,三个人面面相觑,都愣住了。

    寻肆觉得不能理解,为什么风间澈一个向导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当他站在邵震寒身边的,寻肆才发现他为什么会觉得邵振寒眼熟了!

    这俩抛开发型跟衣着,根本就是长的一模一样!只是两人给人的感觉简直千差万别。

    一个是优雅的贵公子,一个是个邋遢的宅男。

    他就这样被邀请进了房间。

    寻肆手里端着个茶杯,看着手里的茶水冒着热气,他刚才让陆明先去送其他快递了,说自己遇到熟人去喝个茶。

    风间澈感叹道,命运啊,才半个月没见面,送个快递都能重新遇见,寻肆离开圣德向导学院,自己说了那么多让他保重的话,就好像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一样,可是这才一个月不到就又见着了。

    而且说不好奇是假的,本来邵震寒应该已经在与天象文明的对阵的前线中了了,可天琴座帝国跟天象文明就隔着一道小行星带相互对望着,谁也不动手。

    然后今天你军事演习,我军事演习,你发表个警告声明,我发表个讨伐声明的。倒也相安无事!

    寻肆跟风间澈说:“所以,邵振寒少将的匹配数值出来后就回来了,而你也因为这件事偷溜了出来。”

    风间澈说道:“用不着动用蝰蛇的关系网,因为寒寒不配合,母亲大人命令我看住寒寒,直到他与路德维希彻底缔结关系,百分之九十三的精神匹配值,是极其少见的,这件事邵氏家族,风间家族都很重视,还有陆元首都亲自过问了.........寒寒就是想躲都躲不掉。”

    “路德维希呢?”寻肆觉得这件事应该反过来才对。没见过那个哨兵知道自己马上有向导了,竟然避如蛇蝎的。好像邵振寒才是那个委屈的向导。

    可是邵振寒此刻就是这样一副样子,怀里抱着一个等人高的人形抱枕,抱枕上印的正是门口那个虚拟的小女孩--可可露露。一脸极为沮丧的样子。

    “路德维希知道是寒寒,没什么抵触的,毕竟也算是从小就认识。”风间澈说到。

    寻肆皱了皱眉头,然后看见那张被邵振寒撕成了两半的文件:“快件上写着是风间寒啊。”

    风间澈赶紧笑了笑,今天他将及肩的黑发在脑后扎了起来,说道:“寒寒跟我是双胞胎,不过后来父母分开了,我跟着妈妈回到了风间家,寒寒留在父亲身边。”

    寻肆觉得邵振寒那么年轻竟然当上了少将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虽然此刻却是是个死宅的样子,但是那身军装的军衔确是实在的,恐怕真的不是一般的哨兵。

    这两个兄弟似乎都是夏侯森极其重要的下属,风间澈是蝰蛇的人,虽然他至今搞不明白蝰蛇是什么,但是和明显两兄弟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似乎都在帮助夏侯森对付陆王。

    而这两兄弟也代表帝国另外一股古老家族的势力,邵氏家族跟风间家族。

    这两个家族的势力大概就是夏侯森对付陆王的依凭了,不过他们的掩饰的很好,就好像夏侯森掩饰的很好一样。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只有路德维希绝对不行。”沉默了许久的邵振寒说道。“他们是莱恩家族是陆王的势力,会对太子不利。”

    风间澈突然将手里的端着的茶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寒寒,你自己不愿意,不要把太子殿下扯进来,你是赤色级别的哨兵,你不要再以为靠着指挥能力,就可以击溃那些超级量子兽。毕竟拥有彻底结合的向导的哨兵能力绝非是现在的你可以比的。”

    “我说了,只要不是路德维希那个家伙,谁都可以?规定不是说过吗?只要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都可以。”邵振寒据理力争。

    “百分之九十三跟百分之七十,会出现的量子兽,就好像腾空万里的巨龙跟水里的一条鱼之间的差别。”风间澈说道。“而你是下任的家主,不能任性,你以为为什么陆云在会千方百计得到大殿下,只是为了那张脸吗?比起那张脸来,更重要的是那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匹配值。”

    寻肆一口气喝光茶,站起身来,走向外面,陆明已经送了一圈的快件了,可是风间两兄弟还在争吵。

    似乎在巨大的危机面前,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忽视,匹配数值决定一切,就好像很久之前的自己。

    虽然他是为夏天临的制造的,可是当年他与夏天临那组匹配数值竟然只有百分之二十一。

    帝国最强大的暗黑哨兵与传说之中的光明向导,匹配度竟然都连百分之三十的都达不到。

    就是向导与普通人做实验,甚至也能达到百分之三十一二。

    他果然不适合当夏天临的向导,可是这跟数值没有关系,只是一个承诺,一种约定而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50》,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50章 风间家的双生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50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50章 风间家的双生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