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倒吊的白塔(7)

    夏侯森从一大堆腐烂的尸骨之中,将已经昏迷不醒的夏星洲扒了出来,背在身上。

    他往寻肆所在的地方跃去,在这些悬浮桥之间跳跃对夏侯森来说没有丝毫难度,以他哨兵的体质可以猛地发力跳到三四十米的高度,不过他还是顾及着挂在身上夏星洲的伤势,不敢动作幅度太大。

    终于他背着满脸都是血污的夏星洲,跳上连接着升降梯的断桥时,发现一个人影跪坐在地上,低着头,样子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

    而那团精神图景的光芒围绕在他的周围开始渐渐的变小,变弱,四周再次被黑暗所吞噬,可是却再也没有狂尸发出的声响。

    “寻肆......”夏候森将夏星洲慢慢放下,然后俯身跟他说话。

    寻肆还是跪坐在地面上,不过,他的头微微的抬了抬,他努力看清了来者。夏侯森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他说:“你没事就好。”

    而寻肆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漆黑得颜色,皮肤上一些奇怪的纹路也缓缓褪去,恢复成本来的色泽、

    他除了这句话,其他的什么的都说不出口。

    寻肆的精神图景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想象的极限,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强大的,温和的,充满生机的精神图景。

    可是他也非常担心,一个普通的少年,又怎么会拥有堪比白色向导的力量。夏侯森甚至怀疑寻肆突然展现出来的精神图景已经远远超越了一般的白色向导。

    那么他只跟一个人有关,那就是传说之中的向导尤利西斯。

    那是夏侯森一直以来渴望得到的力量,他无数次的妄想得到尤利西斯的力量,让尤利西斯作为自己的向导,然后向陆王复仇。

    可是在看到这个瘦弱的少年孤零零的跪坐在哪里的时候,夏侯森突然升起愧疚感,好歹算起来,眼前这个少年救了自己两次,一次是第三感官觉醒的时候,非常的顺利,几乎没有什么痛苦,一次就是刚才,自己完全被狂尸围攻的时候,突然亮起的精神图景令所有的狂尸的退却,他听到一声高高在上的命令----“镇压”。

    他没办法把那声命令与自己平时认识的纤瘦的少年联系在一起,那个声音几乎让他都无法违抗,仿佛是神带着森然的威严,从天上降下一道神谕来。

    “喂,还能站起来吗?”夏侯森挠了挠头,突然有点像个害羞的大男孩一样,傻愣愣的问道。

    寻肆没有回答,他还是跪坐在原地,突然说道:“想问什么就问吧。”

    夏侯森继续烦躁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可是他的目光放在尤利西斯的那只断臂上,他突然一顿,然后指着那节手臂说:“寻肆,尤利西斯的手臂开始腐烂了。”

    寻肆一低头,果然看见刚才还鲜活的手臂,突然之间慢慢的枯萎了下去,原本嫩白的皮肤变得青紫,血肉都慢慢的干瘪,他说道:“原来尤利西斯不是不死不灭的,只要精神力耗尽身体也会死去。”

    “刚才不是你的力量?”夏侯森疑惑道。

    “是也不是,至少我没想到留在手臂里的力量,竟然只能使用一次,他因为想要保护某个人,而在最后一刻爆发了,将所有保留的力量在最后一刻用尽了。”寻肆说道。

    “什么意思?”夏侯森问。

    寻肆的眼睛轻微的转动,这一次他得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他永远也无法赶上前世自己了,他的力量被留在了上一世,封存在他的身体之中,而这一世的他是驱动这些力量的钥匙,他可以使用残存在尸体内的力量,可是却不能让他变成这一世的自己的力量,因为这一世他的身体只是一个普通的向导。

    可是在强行驱使那些残余的力量之后,连他现有的精神力似乎都枯竭了,不要说巴哈姆特了,他连自己的精神图景都感受不到了。

    “你赶紧把夏星洲带上去吧,我在这里休息会儿再上去。”寻肆说。

    夏侯森看了一眼歪在一边的夏星洲说:“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那你.....那你....在这里等等我。”寻肆支支吾吾的说道,他又休息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可是下一刻他膝盖一软又要跌坐回去,夏侯森立刻扶住了寻肆,这才让他站好。

    “走。”寻肆站好,让自己不至于失态。

    夏侯森背起夏星洲又问了句:“你没事?”

    寻肆已经慢慢的往升降梯间走去了,他一进入升降梯就又坐在了地上,周围再也没有那些恶心的狂尸,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寻肆怀里还抱着那只已经腐烂的手臂,他看着手指尖上一枚银色的指环。

    于是将那枚指环摘了下来,反复在手里把玩着。

    夏侯森觉得那枚指环似乎有点眼熟,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却想不起来。

    寻肆将指环举了起来,他看到指环里面的一行字,那时候他还不认识那些字,可是现在他能够清楚的认得了,他念出口:

    “献给尤利迪斯的镇魂曲。”

    寻肆挑了挑眉头,心想说:怎么有人把他的名字给刻错了。

    这枚戒指当年是夏天临给他的,也是夏天临唯一交给他的一样东西,那天陆王也在,陆王就站在夏天临的身后像个忠诚的护卫那样,只是偶尔看看他,眼底是他怎么看也看不明白的东西,现在想起来,可不就是一种同情的眼光吗?

    寻肆将这枚指环套在自己中指上。

    夏侯森没来由心里一阵不爽,他说道:“一个死人身上的东西,多恶心。”

    “你嫉妒?”寻肆嘲讽道,可是他的手指从那枚古朴的戒指表面轻轻蹭过,语气却轻了下来:“我找了那个死去的人那么久,终于发现一点他曾经留给我的痕迹。”

    夏侯森一点都没有听明白寻肆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寻肆说的那句话,可不就是像刚才那样,简直就像是一首镇魂曲,让所有的狂尸都安静的睡了过去。

    升降梯继续上升,门开启的时候,现场仍旧是一片混乱,虽然没有了狂尸,但是医疗队与帝国正规军队已经出动。

    他们走出白色的圆厅之后,整个白色圆厅被立刻封锁。

    高空之中一艘庞大的太空战舰悬停在整个圣德向导学院的头顶上,它给学院投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而在这片阴影之下,许多的小心战斗机往他们这里俯冲而下,而原本圣德向导学院的合金玻璃罩向已经完全打开,就像是一朵有着透明花瓣的巨大花朵那样绽放。

    这些战斗机直接从高空飞了下来,里面的正规帝*从战斗机上带着武器跳出,他们直接落在了夏侯森面前,可是一时却没有认出这个人就是太子殿下。

    降落下来的士兵们迅速包围了整个白塔,可是他们却并不进入,只是在外围搜索。

    夏侯森与许多伤者呆在一起,致使帝*无法将他跟太子殿下这样尊贵的身份联系到一起,人们只当他是受到了狂尸的袭击之后,从地下楼层逃出来的生还者之一。

    而这时有医疗队的医护人员走过来要把夏星洲带走送去治疗,夏候森不免的担忧起来,万一夏星洲的身份暴露怎么办,他的动作显得有些很迟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带着口罩的医护人员,将口罩摘了下来,他呲牙咧嘴一笑,深棕色的皮肤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划过眼睛。银色的发梢从帽子低下露出来一点,他说:“医疗队比军队进来的早,所以我就敲晕一名医生混了进来。”

    夏侯森有点火大:“为什么让我哥混进来,你来不是更好。”

    陆明难得一本正经的说话,他一边将夏星洲弄上悬浮床,一边操控呼吸器自动罩在了夏星洲的脸上。

    “你自己想想,你不是也没反对,谁知道天琴座帝国最著名的向导学校地下竟然有那么多的狂尸,再说我对这学校又没夏星洲熟悉,把我弄向导学校,可不是把一头狼扔进羊堆里。”陆明一本正经了一小会儿,后半截语气又变的贱兮兮了。

    忽然,一名医生走了过来,他发现夏星洲伤势不轻,他问带着口罩的陆明更加详细的情况,陆明作为一名护工十分认真的跟医生说了几句,然后还装作完全不认识夏侯森一般拍了拍夏侯森的肩膀,说:“你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

    于是医生看了夏侯森跟陆明一眼,吩咐了几句,又赶去一边伤者更多的地方。

    见到那名医生走远了,陆明这时候才小声问道:“尤利西斯的手臂呢?”

    “在我这里?”寻肆的声音突然从夏侯森的背后传出,并且将那节已经枯的如同树干的手臂交到了陆明手中。

    陆明这才发现寻肆一直就在他们身边,但是他的全副心思都放在那节手臂上了,他接过那节手臂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惊异不定,尤利西斯的尸体应该是不死不灭的,是不是寻肆他们搞错了。

    寻肆瞬间从陆明的神色里就看明白了他的疑惑,于是寻肆说:“发生了一些事情,说来是在话太长,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夏侯森跟陆明都明白,这个少年身上隐藏着太多的秘密,他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名青色级别的小向导。

    而夏侯森的表情更是变得让陆明难以捉摸,夏侯森看着寻肆,他想,那甚至可以称之为壮丽的奇观了,是任何向导都无法比拟的星辰大海,但他同样知道,这样的精神图景会给寻肆带来巨大的危险,那么多的哨兵,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想要得到那片星辰大海,那片璀璨的星光。

    寻肆不敢赌,夏侯森看出寻肆的眼底有着深深的戒备。

    夏侯森动了动喉咙,他浑身都是血渍污迹,可是说出这话的时候却让人觉得那么云淡风轻:“如果你觉得危险,就别告诉任何人,等你觉得安全的那天在告诉你觉得为之信赖的那个人吧。”

    每次夏侯森讲这种话的时候,寻肆就是觉得他是夏天临,神态,一举一动都与记忆之中那个人重合了。

    寻肆站着看他看了好久。

    “咳咳.....寻肆.....你可别被这小子一句话就骗了。”陆明急忙提醒道,“你都看呆了。”

    “我......只是想起一个故人。”寻肆低头回答着,掩饰尴尬。

    可是夏侯森却有那么点失望。

    “那么,寻肆要跟我们一起离开吗?”陆明问他,顺便狠狠的拍了拍夏侯森的后背。

    寻肆有些无精打采:“我怎么进来的,最好还是怎么出去,这样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咦。”陆明疑惑。“你离开这里恐怕只有这一次机会了,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很快。”寻肆说道,“你们等我几天就行。”

    “那好。”陆明说道,接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纸条递给寻肆:“你这趟快递送的很好,这是我们的新地址。回来的时候,来这个地方吧。还专门给你留了一个房间,你一定是会喜欢的,是奈奈给你挑的。”

    寻肆快速的把纸条收好,对陆明摆了摆手。“我知道了。”

    “喂,怎么还在说话,你以为是来聊天的吗,快来帮忙。”不远处的一名医生催促着假扮成护工的陆明。

    陆明回应道:“我在给受惊吓的孩子做心理辅导,马上就来。”

    寻肆的脸黑了又黑,他的真实年纪是陆明老爹那一辈的了。

    陆明收好那只手臂,临走之前却说了句:“不过这么一闹,估计陆云在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

    夏侯森点了点头,却说道:“快滚。”

    陆明拍夏侯森的那几下,让夏侯森觉得骨头都要断了,陆明比那些狂尸的力量还要惊人,夏侯森活动了一下疼的要命的后背,倒吸几口凉气,感觉才稍微好了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48》,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48章 倒吊的白塔(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48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48章 倒吊的白塔(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