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倒吊的白塔(5)

    寻肆反复联络夏星洲都联络不上,奥路菲坐在他身边,好奇的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那个东西似乎在跟什么人说话。

    他好奇的问:“你手腕上的这个盒子,里面住着人?”

    寻肆摇摇头:“这是一个通讯装置。”

    奥路菲又问:“什么是通讯装置?”

    寻肆接着说:“就是可以人跟人说话的东西。”

    奥路菲眨眨红色的眼睛,歪着脑袋不明的看着寻肆,他露出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来:“我们不是正在说话吗?”

    “但是这个是可以跟见不到面的人说话的。”正在寻肆给奥路菲认真的讲解的时候,夏侯森快步走到了寻肆身边,一把抓住寻肆的胳膊就往外一边拖去。

    寻肆语气不耐:“发什么神经。”

    夏侯森阴霾的目光的直视着奥路菲,奥路菲缩了缩脖子,眼前这个人眼神太可怕了,令他不自觉地有些恐惧。

    “说,地下发生了什么事?”夏侯森把摆在写字台前的唯一的一把白色的椅子拖来过来,坐在上面,奥路菲看见自己的为数不多的喜欢的东西,就被眼前这尊凶神给夺走了,顿时就向寻肆投去求救的目光。

    奥路菲的表现有些超出寻肆的预计,因为从目前来看奥路菲应该是天琴座帝国精神阙值最为强大的向导,可是他的心里年纪却像一个四五岁的小孩。

    寻肆静悄悄的观察这个白色向导,因为就在之前不久他因为地面震动的被扣押了起来的时候,帮助他解除困境的正是因为奥路菲的一句话,看样子他又不像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只是那些人都说他没尤利西斯好哄,可是面前的男孩一脸怯懦懦的惧怕着夏侯森的样子,让他又没办法跟自己之前的想象挂起钩来。

    “很多怪物....还有管住怪物的东西。”奥路菲怯懦懦的向长的又高又大的夏侯森说道,他似乎担心夏侯森将那把椅子坐塌。

    寻肆看着奥路菲的眼神,从后面踹了夏侯森的一脚:“起来,你坐了他的心爱的朋友。”

    夏侯森莫名其妙看着寻肆,嘀咕道:“什么心爱的朋友。”

    寻肆回答:“那把椅子。”

    夏侯森嗤笑一声:“真是个小怪物。”

    寻肆在他后背上狠狠的又踹了一脚,可是夏侯森纹丝不动,就像没试着一样。

    接着他还是去问奥路菲:“对了,小怪物,你不是白色向导吗?你能不能控制住那些地下的怪物,用你的这里。”夏侯森指了指奥路菲的脑袋。

    奥路菲摇摇头,说道:“我管不了那么多的怪物。”

    寻肆现在真的讨厌夏侯森到了顶点,他叫奥路菲怪物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叫自己。

    “你这么废物,为什么那些人还要把你关在这里?”夏侯森继续道,他必须要知道那是些什么东西,因为弗兰肯斯坦教授是在慌忙之间离开的,而一般的事情惊动不了教授,夏星州又在地下,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上了。

    “奥路菲不是废物。”他辩解道,然后手在衣服边缘拧了一会儿,夏侯森有些按耐不住,他满心都是对夏星州的担忧,谁知道靠近尤利西斯手臂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地下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夏侯森几乎是用吼的声音。

    在这个地方奥路菲是唯一能回答他的人了,其他研究员全是聋哑人,而弗兰肯斯坦教授离开的时候竟然连将寻肆他们叫出来都忘了,可见走的有多么的匆忙。

    按照规定他们是不能接触奥路菲那么久的。

    寻肆知道,为了让白色向导听话,便于控制他的力量,他们会一直让这些拥有最为强大精神力的向导只有四五岁孩子的心智。

    那些研究人员会尽可能的不让他明辨是非,寻肆就是从这条孤独无助的路走过来的,所以夏侯森的态度几乎就要激怒寻肆。

    被夏侯森这样一吼,奥路菲赶紧掀开了自己的衣服,将后背露出来让寻肆看到。

    寻肆想大声喊出来,可是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可是这样仍不能平复他的心情。

    男孩瘦弱的脊椎上趴伏着一条像是蛇一样形状的装置,装置上有仪器的光点在闪动着,而这个装置的两侧被切开的皮肤已经结痂,这个仪器已经与血肉长在了一起。

    即使奥路菲不说,寻肆也知道---------那是精神控制装置,用来压制有着超强精神力的向导,他曾经见到过这种东西,但是在当时被夏天临阻止了。

    但是现在他们用在了奥路菲身上。

    “疼吗?”寻肆问他。

    奥路菲回答道:“开始很疼,但是现在已经习惯了。”

    寻肆揉着奥路菲的头发,他脑袋在奥路菲的脑袋上蹭了蹭。

    寻肆知道一旦装上这种东西除非死去,摆脱这副躯体,不然将永远在帝国的控制之下,不,是在陆王的控制之下。

    没有陆王的命令,这些向导根本无法释放强大的精神力。

    看来是这所学院里的所有人都误解了白塔内居住的向导,就连夏星洲都高估了他们,只有四五岁孩子智商的人,无法明辨是非,被一层又一层的合金玻璃隔离,然后身上又被装上了控制精神力的装置,这个装置的遥控器极有可能就在陆王的办公室内。

    即使奥路菲察觉到夏星洲要去地下做什么,奥路菲也不会阻止他们,除非是那些控制奥路菲的人,让奥路菲去阻挡侵入白塔的人,奥路菲恐怕才会伤害夏星洲,但是此刻陆王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寻肆明白,这个孩子很孤独,孤独到一个侵入他地盘的敌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只想跟那个人说话。

    就像那个时候的自己一样。

    在一无所知的时候,第一个让他认识这个世界的人就是他的全部。

    这样的人对寻肆来说有两个,一个是夏天临,一个就是陆王。

    可是一个是戒律,一个确是诱惑。

    陆王诱惑他外面的世界,好吃的,好玩的,却什么都不教给他。

    夏天临呢,像个老学究一样每天给他讲各种他不明白的大道理,那时候他很烦。

    夏侯森坐在椅子上,只觉得眼前就像两只互相舔舐自己毛的猫咪,不过一只是大猫,一只是小猫,浑身却透露着一种同类的气息。

    他突然不想破坏眼前的这副景象,可是,突然夏侯森又再次感觉到一阵晃动,这种晃动的感觉并不明显,可是他的感觉不会出错,他甚至隐隐约约听到无数东西在地上爬来爬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数以万计的虫子正在从地下爬向地面。

    他知道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他要马上带着寻肆离开,可是奥路菲却露出依依不舍的表情:“不要走........我从来没有跟谁说过这么长时间的话。”

    寻肆扶着膝盖弯下腰来,对奥路菲说:“以后,我会想办法把你带出去的。”

    奥路菲想了想,认真的点了点头。

    寻肆跟着夏侯森匆匆离开了,奥路菲注视着白色的楼梯慢慢的收了回去,接着是合金玻璃的墙面合了起来。

    奥路菲红色的眼睛里倒映着那两个人的背影,仿佛有火焰燃烧了起来,又红又亮,不似人类所能拥有的双目,他发出低低的笑声,脸上纯洁无辜的表情霎时褪去,露出狰狞而又狂妄的表情来。

    “呵呵!!呵呵!”

    走廊上。

    夏侯森大步往前走着,寻肆简直跟不上他的脚步,只能跑动起来。

    直到他们乘坐升降梯,从那个隔离的空间又回到一楼的白色圆厅的时候。最先入耳的是许多的尖叫声。

    人们就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而地面一片狼藉,碎裂的光板,被人遗落的带着血迹的鞋子,还有各种衣服的碎片。

    夏侯森跟寻肆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听到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圣德向导学院所有的角落里。

    这个时候,夏侯森身边留在大厅里的侍卫第一时间穿过混乱的人群,来到了夏侯森跟寻肆的身边。

    一群侍卫围成了一个圈,将刚刚走出的升降梯间的夏侯森保护在中央,他们手里端着武器,警惕的四周,避开冲撞的人群,往门外走去。

    外面混乱的状况更是远远超出白塔内的情况。

    白日晴天之下,一具又一具狂尸不知道从何处出现,到处袭击人类。

    树木草地依旧,可是当中却有许多的惨叫声从里面传出。

    夏侯森不自觉的将寻肆护在怀里,用外套将寻肆的整个脑袋都蒙住,他眉头皱起,看着眼前这一片混乱的场面。

    一名穿着白色军装的向导从他面前跑过,他一把将那名向导拉住,然后很认真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名向导满脸惊恐,说话也是结结巴巴,急的夏侯森一脸怒发冲冠的模样:“狂...........尸....!好多的狂尸!突然出现的!”

    夏侯森的心彻底沉了下去,狂尸出现在向导学院,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大量向导的伤亡,因为只有赤色等级向导可以保护自己,可是以向导的身体要杀死那些狂尸简直是难上加难。

    就在他说话之间,那名向导挣扎跑出夏侯森势力范围,他已经完全慌乱的不知所错了。夏侯森眼睁睁的看着,一只腐烂的白色的爪子,洞穿这名向导的前胸,鲜血喷溅,而那名向导甚至就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那只爪子提着,拉到倒挂在墙面的狂尸的眼前,接着一群狂尸扑了上去,将那名向导包围,血沿着墙面,流下。

    夏侯森抬头看着,心里也忍不住慌乱。他又看向寻肆,一边的寻肆却扔掉了他的衣服,他们站在白塔的正门外,看着白塔墙外爬满了黑压压的一片腐烂的人形尸体,越来越多。

    他们就像是莫彤的那名哨兵那样,没有向导,狂化之后的哨兵,身体还在动,却已经开始腐烂了。

    寻肆觉得这场面似乎曾经在哪里见到过,无数的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魔,拼了命的往他的脚边攀爬,就好像吃了他的血肉就可以得到救赎一样。

    那个时候,他用自己的精神力镇压了那些狂尸。

    寻肆很想像那个时候那样做,他站着,开始试图唤醒自己脑海之中的那团意识。

    “巴哈姆特.......”寻肆默想那个名字。

    可是半天巴哈姆特都没有反应,突然另外一只血肉腐黑的爪子抓向了寻肆,夏侯森拉开寻肆身体一转,一脚踹在墙上,墙面竟然产生轻微的震荡,那些狂尸纷纷被震了下来。

    一个叠着一个,就像是一摊烂泥,或者是腐烂许久的垃圾,那些腐烂的血肉就从这些狂尸身上甩了下来。

    夏侯森甚至发现一只狂尸看到自己掉在地上的腐肉,还凑上去闻了闻,他想如过有天他狂化了,一定要拜托身边的人杀了自己,他绝对不要变成这种恶心的样子。

    保护太子的侍卫们持着武器冲向那些狂尸疯狂扫射。

    这里没有几个哨兵,他们亲眼见着许多的向导没有反抗能力,就在他们眼前被杀了。

    “尽可能的多救向导,我可以保护自己。”夏侯森对跟在自己身边的侍卫说道。

    的确,目前目光所及之处,能保全自己的似乎真的只有夏侯森自己。

    那些向导身体跟普通人一样,完全不是狂尸的对手。

    “这样不是办法。”寻肆说道,他突然有种无力的感觉,因为跟在夏侯森身边,身上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四周是接连不断的狂尸,可是那些狂尸还来不及进寻肆的身边,就被夏侯森干掉了,而夏侯森一身已经全是乌黑的血迹。

    “估计校长已经申请调集军队了。”夏侯森的表情却显得有些沉重。“我们必须在军队到达之前将星洲带出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捏爆了刚刚凑进寻肆身边的一只狂尸。

    他们此刻处在白塔的外面,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白塔墙外以及四周包围他们的狂尸,夏侯森估计此处的狂尸是数目最多的,学院外围反而还好些,估计那些向导学校已经保护起来了,可是塔附近的向导却没那么幸运了。学校的武装力量应该都去救护在外围更多数量的向导了。

    不过,他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只能清理身边的一小片的狂尸,只能亲自动手,一来他的异能还没有觉醒,更别说什么量子兽了,二来他唯一的胜算大概就是他恐怖的体能以及爆发的力量,极快的反应速度。

    可是这样的杀伤力也只能保住身边离他最近的人。

    寻肆开始还躲一躲,到后面他就不躲了,因为他很郁闷,原本他是可以以极强的精神力命令这些狂尸睡去,或者自相残杀。

    可是现在他什么都做不到,巴哈姆特不回应他,即使回应他有什么用,那团意识也就那样,小小的一团,他试过也不过就是张开两三米的精神图景,帮助莫彤竟然就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哎!!

    面前出现的狂尸越来越多,死去的人也越来越多,那些尖叫的声音,还有满地的鲜红的血迹与乌黑的血迹交织到了一起。

    寻肆看着眼前的一群,那么多双虎视眈眈的猩红色眼睛瞪着他,如果夏侯森不在他身边,他恐怕早就死了吧。

    此刻夏侯森上身的衣服早就破碎不堪,坚硬的肌肉线条从破碎的衣衫之间□□了出来,还有几道红色细长的伤口。

    寻肆有点绝望,事情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突然从远处的天边一道光亮笔直射来。

    仿佛一枚利箭划破天空,笔直飞来,夹杂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猛然落在了寻肆他们面前。

    那竟然是一条三四十米的高的黑色巨蟒。

    巨蟒吐着猩红色的芯子,巨大的尾巴一甩,顿时就将整整一大片狂尸扫开,而地面因为这股巨大的力量产生了轻微的裂纹。

    紧接着一股小型龙卷风在蛇的身边形成,瞬间就在狂尸聚集的地方肆虐起来,而诸多狂尸就像是被风卷起的树叶那般,在这股龙卷风前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是量子兽!天呢!”不少知道这量子兽的向导,缓缓松了一口气。

    有名橙色级别的向导对身边的一名同伴说道:“有量子兽跟没有量子兽的哨兵实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我们有就了。”

    夏侯森看着那条黑色巨蟒再次卷起飓风,顿时扫除一条生路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46》,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46章 倒吊的白塔(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46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46章 倒吊的白塔(5)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