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倒吊的白塔(4)

    夏星洲觉得他已经得到了尤利西斯的许可,于是他沿着那座九头白龙的雕像向上攀爬,夏星洲的动作巧妙,即使是爬雕像的动作,也非常好看。

    终于当他的脚踏在巴哈姆特的九个头颅当中,最高的一处头颅上时,夏星洲还兀自摆出一副骑龙英雄的姿态来。

    因为这里在没有其他人,夏星洲骨子里好玩的性子就在这个没有人的地方显露无疑。

    他模拟着玄幻小说里面的勇者,将自己的匕首当成某种宝剑,高高的举起然后对着悬在头顶上的水晶盒子内的手臂说道:“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今天本王子必将你斩于剑下,必杀技,终极奥义。”

    他自己大声说完,一步跳出,手刚好够到了那个装着尤利西斯手臂的盒子,夏星洲在将盒子抱好,身体往下落。

    可是,雕像位置太过高大,以他这个向导普通人的身体从三十米的高度往下跳,即使不会摔死,也会摔断几根骨头,他突然后悔了,刚才耍什么帅。

    而且很显然四周根本没有给他攀爬或者缓冲一下的地方。

    夏星洲顿时就囧了,他本就是这样,外表看上去美丽,优雅,非常具有迷惑性,可是其实骨子里是个喜欢美女的中二恶劣青年。

    只有夏侯森知道他是个外表跟内在有着巨大反差的人,因为夏星洲有着太过美丽的脸,十几年前那些皇庭的宴会之中,他的视线总是会穿过人群对着自己还年幼的弟弟微笑,微笑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忧郁。

    外人看来,总觉得他温柔又迷人,脑袋里想的一定是无边月色,璀璨星空之类的,甚至那些名媛们猜的是皇家花园的白玫瑰凋谢了,所以夏星洲忧郁了。

    然而只有夏侯森知道,他哥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夏星洲一般都会想,森森这张小脸长在一个男孩子身上太可惜了,明天让他穿粉蓝色的蕾丝边公主裙吧。

    所以此刻夏星洲也是略带忧郁的笑了,远处的雕塑上倒映着他那张完美的脸,发丝飞舞,简直就像是堕落的天使。

    前提是别听他嘴里那些乌七八糟骂人的话。

    夏星洲恨自己刚才的中二,因为站在巴哈姆特的脑袋上的感觉太好了,那么的意气风发,真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可是,咔嚓一声,夏星洲还是为自己的中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他的小腿骨一定是骨折了。

    夏星洲疼倒抽了口凉气,然后慢慢扶着巴哈姆特雕塑的腿站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照亮整个塔内部的光源,突然消失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他进来的时候感觉到的威压,总之一切都这样慢慢的陷入了黑暗之中,归于无。

    夏星洲再次感叹向导的不方便,如果是哨兵即便是黑暗之中也能视物。

    四周一片漆黑,就连自己的手都看不见。

    突然,一阵若有似无扑簌簌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就好像无数的爬行动物在地面上爬行着的声音。

    他无法听的更准确了,更加无法像陆明那样精准的估计出那些东西的数量来,总之就是很多。

    而且这些声音越来越多,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很明显这些声音是从夏星洲拿走尤利西斯手臂之后出现的。

    夏星洲抓紧水晶盒子,眼睛一闭,身体立刻被一层微蓝的光泽笼罩,一片精神图景迅速拓展出来,精神领域完全扩张,那些在水中轻轻摆动的红莲与水交汇出一种淡紫色的光华,将塔底顿时照亮。

    夏星洲一抬头,额头立刻就有冷汗流下了来。

    四面的墙壁上,螺旋阶梯上,以及顶部,除了他所在的底部外,所有的地方,密密麻麻遍布数不清的人形的怪物,他们层层叠叠四肢像是某种动物一样攀附在墙壁上,彼此之间没有一点间隙。

    夏星洲抓了抓自己的手臂,觉得全身都起了一层细小的疹子。

    这些东西,全身*溃烂,眼睛血红,似乎就连眼皮都没有了,就那么瞪着自己,却一时不敢完全往前,仿佛是惧怕着什么东西,但是他们又虎视眈眈的盯着夏星洲。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混合着腐烂的潮湿味道。

    这些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他的眼睛牢牢锁定了离他最近的一个身形庞大的怪物。

    那一瞬间,夏星洲完全明白了。

    这里的,这些怪物,竟然.....竟然.......全都是狂尸。

    是那些没有向导,进入完全狂化状态的哨兵,只剩下杀戮的意志的尸体。

    为什么圣德向导学院地下会有这么多的狂尸?是什么人将这些狂尸弄到这里的?

    夏星洲心中瞬间转过了无数个疑问。

    而这一切似乎都与手中尤利西斯的手臂有关。

    夏星洲动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腿很疼:“哎,真是不作不死。”他自嘲道。

    可是恐惧就这样渐渐从他心中褪去,他开始适应这种情况,至少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向导虽然没有哨兵的异能与强大的攻击力,但是围攻他的不是量子兽,而是哨兵化作的狂尸,短时间的压制他应该还可以做到。

    只是,这些狂尸不该早就处理掉了吗?为什么却有如此多的数量出现在这里?

    夏星洲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带走尤利西斯的手臂,而且他能感觉到尤利西斯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

    此刻夏星洲的目光放在了通向门口的螺旋阶梯。

    上面爬满了狂尸,那些东西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夏星洲往前迈了一步,他的精神领域随之移动,而那些狂尸也随着他移动,有一头体型格外的巨大的狂尸,歪着脑袋看着他,头就像狗或者猫看见移动的物体那样转动脑袋,可是狗狗猫猫是何等的可爱,哪里会全身腐烂,胸口处露出森森的白骨,骨头缝隙之间,还能看到已经烂掉的半个肺部,可是尽管烂掉了,竟然还在一鼓一鼓的起伏。

    这就是没有向导的哨兵最终的下场。

    本来夏星洲除了厌恶就是恶心的感觉,可是突然他发现这名狂尸身上,与皮肤烂在一起的碎布条。

    这是,这是属于帝*的军装!

    原本该是身黑色荣耀加身的军装。

    所有的厌恶的可憎的情绪,霎时间全部褪去,夏星洲放眼望去,这里所有的狂尸几乎都曾是帝国的军人!如果他们没有狂化,那么多的军人,列队成阵,该是何等的威武雄壮!

    哎,夏星州最终叹了口气,可是这些人已经化作狂尸,他要出去,必须要杀出一条血路。

    夏星洲周围的精神领域更加明亮,无数的红莲在他的精神图景之中灼灼绽放。

    而他攥紧了手里的匕首。

    全身的肌肉绷紧了。

    脚下一动,于是他拖着一只脚拼命走去,他这一动,所有的狂尸也都跟着他的跑去。

    狂尸开始疯狂的往夏星洲的精神领域内涌入,可是这些狂尸在进入夏星州的精神领域内的片刻,速度就变慢,行动开始迟缓,而夏星洲挥动手中的匕首,手起,刀落,一片又一片乌黑浓稠的血喷溅出来。

    夏星洲就这样一边往前走,一边斩杀那些狂尸,而他作为向导在此地的最大优势,便是控制那些狂化的哨兵,在他的领域之内,最大可能的控制他们的行动速度。

    每一次几乎都有上百只得狂尸冲进他的精神领域,让他的精神领域变得拥挤起来。

    而他只有杀,不停的杀,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然后刀刀扎进狂尸的头颅之中,让狂尸再也爬不起来。

    就这样随着他的移动,他的走过的地方遍布了残肢,乌黑的血迹,这一路粘稠成了一片。

    一波狂尸被夏星洲撂倒,接着下一波踏着前一波的尸体又扑了上来。

    不出片刻,夏星洲的手上,身上,脸上,头发上,全是狂尸的血液。

    那些血液黏在了夏星洲的身上。

    他的气息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变得粗重起来,汗水与那些乌黑血迹浑浊在了一起,那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开始觉得疲惫。

    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他一把摸去了那些飞溅在他脸上的污血,再次往整个塔内看去。

    依旧是乌压压的狂尸,就好像完全没有尽头那样,他们像潮水一样往夏星洲这里涌过来,夏星洲突然觉得有些麻木,匕首上的电流开始减弱,只剩下银白色的刀刃,而他只能刀进刀出,就像一台不停运作的机器。

    而他的精神领域内的红莲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色泽开始变淡。

    夏星洲独自在那些狂尸群中奋战了许久了,如果他不是赤色向导,如此数量的狂尸群围攻,换成一般的哨兵早已经只剩下骨架了。

    他非常的累,非常的疲惫。

    可是夏星洲不敢停,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登上螺旋阶梯的什么位置了,四周只有那些狂尸,以及他们发出的声音。

    突然他的动作顿了一下,霎时间就有一只狂尸从无数狂尸群里伸出头来,一口咬住了夏星洲的手臂。

    红色的血顷刻之间,引起了更多的狂尸的骚动,后面的狂尸已经顾不上了,他们彼此踩着彼此往夏星州的方向涌去。

    夏星洲看着如同黑色潮水一样涌上来的狂尸,他突然一只手猛的抓过其中一只,将这只狂尸拉到中央的位置以手为支点,狠狠按住这只狂尸的头,身体一横以极快的速度仿佛走□□一样,将整整一圈的狂尸都踹飞出去。

    紧接着他的精神领域再次扩张。

    原本前后只有五六米的范围,突然扩张到了近百米,更多的净水红莲纷纷自水中生长,慢慢将那些狂尸包裹。

    如果是普通人看过去,会发现那些狂尸突然变得无法动弹。

    夏星洲就在这时拼命往大门的位置跑去,他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要压制这么多狂尸,已经早已超出一般赤色向导的能力,他大口喘息着也顾不上那条腿的疼痛了。

    终于在拼劲最后的全力时,他跑到了青铜色的大门处。

    门大开着,他心中忍不住一喜,拼尽最后的力量冲了出去,而青铜大门瞬间自动关闭,吱吱嘎嘎的金属齿轮声再度响起。

    夏星洲浑身一软,就那么让自己躺在了门口的地上,而庞大的精神领域瞬间消失。

    他再次仰头在看清外面的更大空间的时候,大叫了一声:“不是吧.”

    倒吊的白塔之外,布满更多的狂尸,无数双猩红色的血目看向了他。

    夏星洲艰难的拖着已经麻木的腿站了起来,准备再次迎敌,好在悬浮桥竟然挡住了大部分涌来的狂尸,只有一小部分跳到了他这里,可是这一小部分却让夏星洲伤痕累累,他的匕首已经钝的不能再用,整把匕首上全是裂痕。

    两只狂尸跳过悬浮桥,落在了他的面前,夏星洲立刻用还好的那只脚,将其中一只揣下深渊,接着匕首扎向另外一只狂尸的下颚,可是匕首突然之间崩断了,碎片划过他的脸,留下一道红痕。

    狂尸立刻顶住夏星洲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夏星洲只觉得疼的眼前发黑,可是他的手却牢牢的扣住狂尸的后劲,再次用最后的力量将狂尸的后劲硬生生的扯断了。

    他瘫坐在地上,发现自己再也起不了,身上的血慢慢从身体溢出,混合那些乌黑的血迹。

    “妈的,夏星洲活下去啊.......你死了.......那么多女孩可怎么办...........活下去啊..........还没绕过陆云在那混账啊..........不可以....”夏星洲的意识开始模糊,又有一只狂尸跳了过来,可是也不知道他哪里又来的力量,他努力让自己站了起来,眼神虽然飘飘悠悠,可是却还是与那只狂尸奋战了起来。

    而此刻正在跟弗兰肯斯坦教授喝茶的太子的殿下,也感觉到地面轻微的振动,他刚想问是怎么回事,整个白塔内就响起了最高等级的红色警报。

    弗兰肯斯坦教授的脸色顿时大变,他说道:“还请陛下速速离开。”

    “为何。”

    “一点小事。”弗兰肯斯坦说道。

    夏候森目光突然变得极为凌冽:“这所向导学校到底隐瞒着什么事情?”

    “请陛下速速前去避难,不要离开自己的房间。”弗兰肯斯坦教授还是不给夏候森解释,而是直接起身告退。

    而此时,华京,陆将军府。

    陆云在身上披着军外套,他站在庭院一汪养着锦鲤的池子前,手里将最后一点鱼食洒进池塘里。

    而半空之中两条巨龙缓缓围绕着陆府游动着。

    “共工,祝融,你们说我们要不要把星洲带回来。”陆云在低低的说道。

    两头龙发出两声龙啸,天空突然变得水汽弥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45》,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45章 倒吊的白塔(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45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45章 倒吊的白塔(4)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