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倒吊的白塔(3)

    夏星洲手肘支撑在膝盖上,此刻他正坐在一座浮动的断桥上,悬浮桥的一头刚刚离开一座较小的悬浮桥,而夏星洲正是从哪座悬浮桥跳上了这座悬浮桥。

    在通往倒吊的白塔路上,是无数的悬浮桥,夏星洲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在玩一种叫做超级玛丽叔叔的游戏,从这座桥蹦到那座桥上。

    最后跳到城堡的位置里,不过他解救的却不是公主,而是一个死去多时的人的断臂。

    这样想着夏星洲就动力全无,如果是去营救公主该多好,拿着剑,骑着白马拯救公主,这种桥段尽管老套,可是他还是非常喜欢的,他真的非常想要当武力值爆表的王子。

    虽然他真的是王子,而且是名副其实的皇长子,可是他却无法去拯救公主。

    少时,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在长大的某一天成为一名强大的哨兵,保护母亲跟弟弟,甚至超过那位传奇的帝王夏天临,建立伟大的功业,那是每个血性男儿的梦想,他甚至想过如果成为皇帝,一定要站在皇宫最高层,向万民挥手致意,也一定要站在悬浮车上检阅帝国的军队。

    他一说话,就会有无数的声音回应他。

    可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背道而驰。

    他偏偏成了向导。

    在夏氏族当中,向导是没有继承权的。

    于是他建立伟业成为一代传奇帝王的梦想破灭了,他不得不离开母亲跟弟弟,来到这所圣德向导学校,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于是那个时候他的梦想变成了要找一个潇洒的女性哨兵,做她背后的向导,协助她开闯一片传奇。

    可是最后,当与他有着最高匹配值得哨兵名单出来后,他就连这个简单的梦想也破灭了。

    “哎,真是悲催的人生啊!”他感叹着,想想自己原本精彩而伟大的一生,全因为自己是个向导就那么毁了。

    夏星洲坐在悬浮桥上,又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因为下一座悬浮桥靠近了,他往后退了两三步,然后脚步一停,重心微微前倾,脚下发力,加速的跑动,就在那座桥的靠的最近的时刻,夏星洲一跃而起,跳上了更大的一座悬浮桥。

    他回头一看,两座悬浮桥之间并没有完全的连接在一起,它们中间隔着一道四五米长的黑色深渊。

    夏星洲吐槽自己:“如果我是哨兵的话,估计就是五十米了,这么一个有潜力的哨兵偏偏成了向导,真是可惜啊!”

    现在倒吊的白塔的的大门完整的呈现子在他面前了。

    青铜色的金属巨门前雕刻着巨大的九头龙纹章,纹章透着一种古老的苍凉之感。

    这里的九头龙纹章远远比在装有那颗头颅的金属箱子上的更为精致,金色的龙目在门上的雕刻几乎栩栩如生,如同真正的龙眼一般。

    九双金色的竖瞳无比森严的瞪着夏星洲,夏星洲甚至觉得他们是在审判自己。

    而自己仿佛在这面巨大的森严的九头白龙浮雕前没穿一件衣服,甚至就连灵魂都被看穿。

    他们高高在上,微微垂目俯视着夏星洲,仿佛亘古之前就已经矗立在了这里。

    “尤利西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反对我来到这里对吗?所以现在,我来取走你的手臂也是你的意愿对吗?”夏星洲对着九头白龙纹章说道,声音充满了就连他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尊敬。

    巨大的金属门露出古铜的色泽来,这些古铜的色泽上浮着一层青色的锈迹,而锈迹上又蒙着一层灰尘。

    就在夏星洲说完这句话的后,古老的金属齿轮转动的声音,缓缓从黑暗的深渊之中响起,灰尘扑簌簌的掉落。

    夏星洲真的要怀疑这座塔到底是哪个年代建的了,到底要久远到什么年代还用齿轮这种技术来开门,黑暗之中厚重的齿轮转动的声音震动着他的耳膜,同时在整个空间之中回荡着。

    他仿佛听到的是命运齿轮开始转动的声响,吱吱嘎嘎,时断时续。

    夏星州的眼皮轻微跳了几下。

    这时,雕刻着九头白龙纹章的巨大青铜门,随着黑暗之中回荡着的厚重的齿轮的声音升了起来。

    夏星洲原本以为里面会是一片黑暗。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里面甚至比外面都要亮。

    他慢慢往里面走去,沿着螺旋状的楼梯往下走,整个塔内都笼罩在微蓝色的光芒之中,偶尔有像夜空之中的星辰一样亮点,在其中闪动着。

    而螺旋楼梯的台阶倒映着它们的光芒,夏星洲走在上面就像是踩着镜子一般,可是却很温暖。

    这是某种金属浇筑而成,夏星洲没有见过这种材质,这种金属入手温热,甚至感觉有点微软,可是他试图用自己带着的匕首切下一块带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这种材质完全切不动。

    他的匕首是电磁震动匕首,切一般的金属如同切割豆腐,可是这种手感微温的金属却完全没办法切动。

    于是夏星洲只好放弃了,他继续沿着螺旋梯往下走,螺旋梯的两侧是一些精致的雕塑。他们被蓝光映照着,在背后拖出长长的影子,夏星洲起先只觉得那些雕塑的动物形态都是现实之中都没有的,是用来装饰这里的。

    直到他认出了在墙壁上,不知道什么人雕刻出的两头蛇身无翼龙。这两头龙相互缠绕着,身形巨大,怒目圆睁,尖牙凶笊,龙须嚣张的飞扬着,处处透着一种霸道凶悍的感觉,似乎随时都能一飞冲天。

    但是他们对夏星洲来说却像是自己家后院里养的小狗一样,甚至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完全听从自己号令的量子兽,从自己的精神图景之中诞生出来的量子兽。这个雕塑跟他和陆云在的量子兽一模一样。

    夏星洲的眼底涌动着莫名的感情,他的手落在龙的尾部,摸索了一会儿。

    能够拥有两种异能的龙型量子兽,在整个天琴座也是绝对的强者。

    可是这却是自己对命运妥协的证明。

    什么傲骨,什么尊严,什么梦想,什么皇长子,什么圣德向导学校第一的向导,这一切在匹配数值前,都没有用处,在弟弟跟母亲的性命之前都是空谈。

    于是他抛弃了那一切,作为大皇子的自尊,作为向导的荣耀,甚至是一个男人的梦想,以及自己那还没开始就消失的爱情,最后就连身体都不要了。

    十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去了陆云在的府邸,陆云在高高的站着,他没有笑,静静的看着他,像是一只狩猎猎物的猎人,等待着已经陷入全套的野生动物,抛弃最后的野性,变成他的宠物。

    陆云在说:“我可没有逼你,你可以选择离开.........”

    窗外是狂风暴雨大作,雷霆映亮陆云在的卧室里鲜红的大床,还有悬挂在的床头那副名为阿多尼斯的油画。

    夏星洲久久的站在门前,他终于在陆云在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在他面前跪了下去,从未在人前卑躬屈膝的大皇子,无论走到哪里总是众星拱月的夏星洲,第一次在人前抛开了尊严以及荣耀,给一个手上沾着他父亲血腥的人面前跪了下去,他想,如果被弟弟看见一定会大骂他怂吧,这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不如弟弟,夏侯森至少还不顾一切的去拼,可是他呢,就那么轻易的放弃了自己的一切。

    “放过我弟弟,还有母亲,夏家已经对你们够不成任何威胁了,皇位给你们,让我母亲还有弟弟离开华京。”他跪在地上哀求到,他现在都已经记不得那一刻他是怎么想的了,他只有一个心愿至少一定让弟弟活下去。尊严跟母亲弟弟的命比起来,算个屁。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陆云在冷冷的说,并将有着他们匹配度的光板扔到了夏星洲的脚下。

    之前的夏星洲一直都拒绝他的,甚至他准备就选一个名单上等级最低的哨兵。

    夏星洲盯着这座是所有的量子兽的雕塑当中较大的一座,他的手木然顿住,材质上传来的温度,让他将手收了起来,简直就像是结合仪式上触摸皮肤的感觉。

    就像是哨兵与向导彻底的结合,陆云在选择以肉-体的方式,结合热就在那一刻被催发,向导不会再记得自己的精神图景什么时候释放的,更不会记得哨兵的异能又是如何侵入的,脑海之中,只有无数肢体交缠的画面,即使想要忘记都没办法忘记。

    夏星洲的身体被侵占,皮肤,精神图景,甚至是灵魂都被陆云在打上了他的烙印,不光是身体纠缠在一起了,就连精神触丝都被牢牢的纠缠在了一起。

    那一刻,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失去了,可他难过不起来,反而有种失去所有东西之后的一切东西都与他无关的轻松感,甚至对于自己是否活着死着都变得那么无所谓了。

    他站在雕像前面,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瞬间又换上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他一挑眉,嘴角一扯,吹了声口哨,陆云在喜欢他身皮,他就给他这身皮,不就一身皮吗?扒掉这层皮相大家还不是一样的血肉,于是他真的试着扒自己的皮,用刀子将脸皮割下来,可是被陆云在制止了,如果他敢继续在自己脸上动刀子,他就扒了他弟弟的皮给他做身衣服。

    夏星洲想了想很疼,自己都受不了,森森怎么会受的了,于是他只好放弃。

    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倒影的那张脸,无声的笑了,他只好接着沿着楼梯往下走。

    原来这里的雕塑都是量子兽。

    而他发现这些量子兽的排列都有些规律,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夏星州也见到过。

    自从发现陆云在量子兽雕塑后,他在见的量子兽已经不多了,而且造型大多诡异奇特,简直就像是神话传说之中的神兽,其中就有陆王的量子兽,有着双翼的红狮。

    之后,夏星洲还认出天象文明那尊杀神沙罗加的量子兽,一头凶悍的无比的巨大飞禽。

    接着更多的体型庞大无比的量子兽从夏星洲眼前掠过。

    当他走到螺旋梯的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夏星洲突然内心一阵恐慌,一股森严的,庄重的的威压突然从天而降。

    他的精神意识突然之间受到极大的冲击,令他甚至产生一种想要臣服的感觉。

    夏星洲猛的抬头,他看见了这个排在所有的雕塑后最末尾的雕塑。

    夏星洲下意识的就念出这座雕塑的名字:“巴哈姆特。”

    与传闻之中,巴哈姆特血色黄昏大灾难之中出现的量子兽一模一样。

    而且比外面青铜门上的浮雕更为形象,更为的饱满,而刚才这种浓重的威压就是从这座雕塑上散发出来的。

    夏星洲甚至能想象的出,如果此刻这头量子兽是活着的话,那样恐怖的力量定然宛如神抵。只是会是什么样的人会拥有巴哈姆特这样的量子兽。又或者能让巴哈姆特诞生向导的精神图景,会是多么的辽阔。

    夏星洲只剩下感叹,他都无法想象得出,拥有这样量子兽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哨兵跟向导。

    微蓝的光更是给这尊雕塑笼罩了一种神秘久远的感觉。

    夏星洲突然觉得与其说这里是一座白塔,不如说这里简直就像是一座神殿。

    仿佛一座自洪荒宇宙开端时期就存在的神殿。

    而这里所有的雕塑分明就是按照量子兽异能的强大进行的排名。

    瞬间夏星洲明白了,塔外的悬浮桥上的浮雕都是些实力弱小的量子兽,不是擅长战斗的,而这座塔内的量子兽,都是那些传说之中力量格外的强大的。

    他数了数自己家的那两头龙的大约的位置,夏星洲顿时就笑了,第八十一座。

    距离一百零一位的巴哈姆特差了整整二十座的量子兽,夏星洲觉得这二十座之间的差距恐怕比之前所有的量子兽之间差距加起来都要大。

    而将整个塔内的空间映照成微蓝色的光源中央,正是悬浮于九头白龙之上的光团。

    而那个光团正是如同一个巨大的星系的中央星团,四周无数的由小光点形成的悬臂,缓缓围绕着中央的星团运转,形成一个强而有力的精神领域。

    不用猜也知道,尤利西斯的手臂必然位于那团光源中央。

    夏星洲在九头白龙面前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嘴里念念有词说道:“尤利西斯得罪了,但是我们确实需要你的手臂,我想您是同意的。”

    在顶楼的寻肆不由得打了个哈欠,他突然觉得有人在耳边碎碎念,但是他根本没听清楚,他转着头四下寻找。

    咦,难道是他的错觉。

    “你在找什么?”奥路菲眨着红色的眼睛问他。

    寻肆摸摸他的脑袋:“好像刚才有人跟我说话。”

    奥路菲突然笑了:“是不是地下的那个东西啊,他也经常跟我说话啊,只是我只能听懂一句,就是‘你在哪里?’我每次告诉他的时候,那个东西还在不断的问我。”

    寻肆稍稍松了口气,原来是自己在闹鬼啊,还好,没什么可怕的。

    可是他又觉得可笑,明明他人已经在这里了,可是他的一个头会念叨夏天临的名字,一只手还在问你在哪里,不用说肯定也是在问夏天临,哎知道自己的尸体会这样,心情还真是复杂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44》,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44章 倒吊的白塔(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44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44章 倒吊的白塔(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