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笑疯了的夏星洲

    不明的力量,让守在门外的亚兰也察觉到了,他对手下的人说道:“你们守在这里,殿下的房间里好像有异动,我去看看。”

    就在他走到门口的前一刻,突然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张全然陌生的面孔,只是眉宇间有种格外蛊惑人心的感觉。

    “亚兰少尉,我才是殿下的贴身侍卫,请您搞清楚您的身份。”夏星洲笑着,满嘴扯谎,还戳了戳自己的肩章,意思是我的等级比你高,这里听我的。

    亚兰只好悻悻然退回自己原来站的地方,神色僵硬。

    夏星州将门打开,迅速的就走了进去,然后碰的一声又用极快的速度将门关上。

    由于整个建筑使用合金建造,所以隔音系统与防震系统非常完善。

    即使亚兰守在外面,也只是感觉到里面有些响声跟异动。

    亚兰紧紧盯着那扇门,刚才进去的那个哨兵,他回去后一定要彻查这家伙的身份。

    夏星洲一进门,看的就是那么一副画面。

    夏侯森一身血污,一动不敢动,两个人都半跪在的地上,寻肆的脑袋枕在他肩膀上,似乎睡着了。

    夏星洲顺手从口袋摸出一盒烟来,然后抽出一只夹在指尖,点燃,他吸了一口。

    然后说道:“你们俩,这是准备殉情?”

    夏侯森站起来,手臂一横,将寻肆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一边的沙发上。

    他对夏星洲说道:“说正经的,寻肆留住了莫彤的意识,最后他应了那个姑娘要求,就施展了你们向导一种技能‘共情。’他被莫彤占了一会儿身体,我这边吞掉那个哨兵的血,于是就有他的意识,所以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所以别误会。”

    夏星洲挑起细长眉毛,好一个打量自己的弟弟跟寻肆。

    最后他说道:“以你的野心,这个孩子不适合你。”

    “夏星洲。”夏侯森叫他的名字。“我说过,你别误会。”

    “叫哥哥,就不误会。”夏星洲说道。

    “哥,别闹了。”夏侯森撕掉身上已经残破不堪的衣服,然后一头扎进浴室

    “乖弟弟。”夏星洲顺手从他弟弟习惯放衣服的地方,又取出一套衣服,扔在一边的台子上。

    夏侯森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似乎有点无奈:“哎.,我已经不是小孩了。”

    夏星洲斜靠在浴室的门边上,完全没有一点介意,就那么带着一副审视的目光盯着全身裸-着的弟弟在洗澡。

    夏侯森的漆黑色的头被水打湿,他身上有些细小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水流将修长结实身体上的血污终于被冲刷干净,露出张弛有力的线条来。

    “真可惜怎么就长那么高了呢,森森,抱着你跟别人说这是我妹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夏星洲说话还有那么口无遮拦。

    夏侯森漆黑的额发几乎遮住他的的视线。夏星洲这么说话的时候,夏侯森才注意到夏星洲靠在门口,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走到门前,哐当一声,用力把门一关。

    然后隔着门低声说道:“我想,如果你愿意这么叫陆云在中将的话,他大概会把整个帝国都捧到你面前。”

    “哎,真是弟大不由哥。”夏星洲冲着还昏迷的寻肆耸起肩膀摇了摇头。“小时候,明明一起洗澡,也没见他这么害羞。”

    “真想把你那张嘴缝上,夏星洲。”夏侯森显然对过去那段黑历史恨的牙痒痒。

    “你怎么有资格这么说,你出生之前,母皇明明告诉我是可爱的妹妹的,我还幻想了好几天又软又萌穿着大裙子,叫哥哥的可爱的妹妹,谁知道出生的时候抱出来的竟然是你这个臭小子,你可是破坏了一个妹控哥哥的美好愿望。”夏星洲在门外摆出一副,你本该是个女孩子的表情来。

    夏侯森草草的将身上那些血迹都冲掉了,穿上夏星州拿来的衣服:“想要妹妹,自己穿裙子照镜子去,估计整个天琴座再也找不出星洲公主这么好看的姑娘了。”

    “夏侯森,你在说下去,我就把你小时候穿裙子带蝴蝶结的影像放给蝰蛇的成员看。我觉得他们会乐意看到的。”夏星洲的表情有点阴险。

    夏侯森脸色铁黑,他人高马大,比夏星洲高出整整一个头来,脾气还有些暴躁,任谁都不会想到,只有两三岁的他,也是个颜值不输于夏星洲的漂亮娃娃。只是那个时候黑历史,夏侯森实在不想再提起。

    要知道一个不懂事的娃娃上面有一个已经十几岁的恶劣哥哥,是多么的悲剧。

    “好了,你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夏侯森实在拿这个哥哥无奈至极。

    夏星洲眯了下眼,然后指了指夏侯森藏在餐桌花瓶里的监控装置。

    “把花瓶里的监控装置给我,毕竟监控又不会录下精神图景或者量子兽的样子来。”夏星洲说道。

    “你什么时候发现有人在这里装了一个监控装置。”夏侯森有种挫败感。

    夏星洲说:“刚才风间澈已经换掉了监控的内容,但是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是被录下来了,我就要录下来的东西。”

    “你想干嘛?”夏侯森升起一种不安的预感,夏星州的表情有种诡异的开心。

    寻肆是在头疼之中睁开了眼睛,他揉了揉额头,而夏星洲正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另外一边的沙发上,发出低低的忍笑声。

    夏侯森黑着脸一个劲再说:“有什么好笑的,那时候身体又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了得。”

    寻肆听这他们的对话,眼睛就往面前的小型全息投影看去,这一下他自己脸都黑了。

    看看这是什么?星际公共频道的言情剧啊。

    而切自己那一身娘娘腔的画风,不对,少女画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淡淡红雾之中,狂暴的哨兵被夏侯森杀死的时候,一切看上去除了刺激一点之外,还是那么正常。

    可是,画风突然就这么变了,寻肆看了一眼,险些喘不过气来,他的身体暂时借给莫彤用,这点毋庸置疑,可是这种整个人瞬间都转变的感觉,让寻肆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含情脉脉的眨着大大的黑色的水润的大眼睛的人,真的是他吗?寻肆默然了。

    然后夏星洲还在笑。

    夏侯森听到声音,看见寻肆虽然醒了但是四周全是低沉沉的气压,满脸都是饱受打击的表情,眼睛都快变成一条直线了。

    “小肆肆,原来这么少女啊,哈哈哈哈哈,平时还真看不出来。”夏星洲狂笑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回荡着。

    全息影像里的寻肆不光不停的眨着那双大大的黑色的眼睛,两只手还紧紧攥着一起啊,抓着衣摆的样子,活像抓着裙子,身体还轻轻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姑娘,这动作真惹人怜香惜玉,怪不得我弟弟会深陷其中。”夏星洲继续不客气。

    寻肆抓起沙发茶几前的一只玻璃杯,毫不客气的直接往夏星洲那张脸上扔过去。动作一气呵成,完全没有半分犹豫,又狠又快。

    夏星洲偏了一下脑袋,躲了开来,杯子砸在墙上,碎了。

    他凑到寻肆身边,然后手一伸搂住寻肆的脖子,使劲揉了揉寻肆的脑袋。

    “你这个混蛋离我远点,那个又不是我,是莫彤。”寻肆一边推夏星洲,一边整理自己被弄乱的头发。

    夏侯森一言不发,默默地收拾着满地的狼藉。

    全息影像画面这时一顿。

    然后夏星洲看到寻肆以一种少女的跑步姿态,飞奔到夏侯森怀里。久久不肯抬起头来。

    夏星洲故意发出抽抽搭搭的声音:“好感人,太感人了,没事,哥哥支持你们,母皇那里哥哥去交代。”

    寻肆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在水果上面试了试锋利程度:“抹掉黑历史该怎么办?。”

    夏侯森阴狠狠的看着夏星州说道:“毁尸灭迹。”

    “二货弟弟,胳膊肘这就往外拐了吗?你就这么忘了你哥哥是怎么舍生忘死救的你的吗?”夏星洲脸上的仍旧笑的极为开怀,根本看不出一点愧疚的样子,似乎嘲笑弟弟是他的最开心的事情。

    “呵呵,你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夏侯森的阴着脸说道。

    夏星洲还不算完,他学着全息画面里寻肆的动作,还翘了一下小指头,把头发往耳朵后面勾了勾。

    寻肆原本还算正常的脸色这下子是彻底红透了。

    虽然那是个依依惜别的画面,可是放在自己的身上,他非但不觉得感动,还异常的肉麻,因为自己正对着一个大男人说着那么肉麻兮兮的话。

    看着两个男的抱在一起,其中一个还是自己,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夏侯森还弄了自己一身血。

    夏星洲的嘲笑从看到画面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你们真该去拍言情剧。”

    夏侯森摇摇头:“闹够了吧,说正事。”

    夏星洲这才废了好大劲才让自己不去嘲笑寻肆跟夏侯森。

    “好好,其实跟你们关系不大,我看寻肆在这里过的还不错,反正把他弄出来也麻烦,就先呆在这里吧,我是来取走尤利西斯的手臂的,尤利西斯残肢,残存着强大的力量,可以帮助奈奈取回自己的身体。”夏星洲说道。

    “这个理由还不够。”夏侯森说道。

    夏星洲的看了一眼神色严肃的弟弟,这才又抽了一口烟,然后说道:“那么我说,尤利西斯的开发是夏天临亲自签署的巴哈姆特计划呢!那条九头龙的标志正是代表着传说之中的量子兽巴哈姆特,如果可以顺利得到尤利西斯全部力量,我们就可以推翻陆王。”

    夏星洲的话一出口,夏侯森脸上似乎闪过一丝狂喜。

    巴哈姆特,寻肆根本就没有见过那样的量子兽,与他结合真的会诞生那么强大的量子兽?可是为什么他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可是上辈子,他作为陆王的向导,从精神图景之中依旧诞生的是红狮。

    寻肆突然很想知道自己的消失那段记忆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过巴哈姆特血色黄昏大灾难,可是他的记忆到夏天临被陆王一刀刺穿心脏就结束了。

    夏星洲跟夏侯森的对话照旧,可是寻肆却觉得有些寒冷,原来他们也在打尤利西斯的主意,为的是力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40》,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40章 笑疯了的夏星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40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40章 笑疯了的夏星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