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共青(下)

    抬箱子的士兵们在放下箱子之后,就非常的自觉地离开了房间。

    夏侯森说完,就去打开金属箱子。

    金属箱子被掀开,一位全身皮肤布满黑紫色血管的人躺在金属箱子之中,他的瞳孔放大,眼球四周没有眼白,皮肤开始溃烂,仿佛躺在棺材里已经死去很多年的人一样。可是,他的全身却不断的挣动着,同时从金属箱子之中释放而出的,还有一股狂暴的异能。

    夏侯森被这股力量震开,退了好几步,才稳住的身形。

    这一瞬间,哐啷哐啷的,稀里哗啦的声音接二连三在房间之中响起,顿时满屋子许多东西突然自爆。

    而房间的墙壁上一条细长的裂痕开始缓缓的往房顶的方向蜿蜒而去。

    夏星洲与寻肆几乎都被这股力量压到了墙边上,他们艰难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大家小心。”夏星洲提醒道,接着他在一瞬间释放了精神领域,将所有人保护了起来。

    寻肆顿时觉得那种仿佛压在身上千斤的重量消失了。

    他皱眉说道:“幸亏他等级不高,即使狂暴后,伤害力依然有限。”

    夏侯森额角青筋隐隐约约突出,他往精神领域外走去。

    “你要干什么?”夏星洲问到自己的弟弟。“你现在还没有完全觉醒,虽然他等级不高,但也不是现在的你可以轻易灭杀的。”

    夏侯森说道:“我没想到这个东西这么危险,可是这样一来,寻肆要怎么完成莫彤的愿望。”

    寻肆也点了点头:“如果连接近都接近不了,那么要怎么办。”

    “寻肆释放你的精神图景,让莫彤精神图景出现,或许会对他有些影响。”夏星洲说道。

    寻肆还是犹豫了一下,一旦他的精神图景释放,有些东西真的就再也隐瞒不住了,所以他需要一些保证,不是他不信任人,而是真的怕了,陆王他也是认识了许久的人,比他们当中任何人认识的时间都长,可是最后还不是得到了背叛的结局。

    “我不会释放自己的精神图景。”寻肆话一出口,夏星洲跟夏侯森都愣住了。

    夏星洲难得极为认真的说:“你可以信任我们。”

    寻肆露出一丝苦笑:“这世上,除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外,再也没有人可以令我信任的了。”

    夏侯森站在夏星洲精神领域的边缘处,双目因为强烈力量的刺激,布满了血丝,他的至今没有完全觉醒,但是他说不出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单独将寻肆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夏星洲,你先离开房间。”然后他从一边已经乱成一团的餐桌上抽出一条餐巾,蒙在了眼前。“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不看,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夏侯森说道。

    寻肆看到他将餐巾在脑后打了一个很紧的结。

    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侯森背对着寻肆说道:“但是这个哨兵,已经基本狂化了,他极度的危险,我不能把你留在这里。”

    而夏星洲也说道:“狂化后的哨兵会先凭着本能寻找身边的离他最近的向导,为了自身安全考虑,我先离开了,你们小心。”

    寻肆觉得夏星洲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离开的借口,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不过,现在夏星洲出去了,夏侯森蒙住眼睛,没有人会看到他的精神图景。

    这种明知道对方有秘密却不在追问,而是选择信任的感觉的确很好。

    当然,夏星洲的精神领域同时消失了。

    就在这一瞬间,寻肆释放了精神图景,一片星辰大海的虚影,在房间之内缓缓的转动着。

    也是这一瞬间,夏侯森猛的感觉到身后一股强大的精神波动同时出现。

    寻肆的全身被一层盈蓝的光所笼罩,他的精神触丝缓缓自那些光泽之中延伸而出,形成了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孩。

    而这时狂化的哨兵,全身最后的束缚也被他挣脱了开来。

    他瞳孔扩散着,诡异的色泽在他眼眶里流动着,庞大的异能令整个房间的裂纹在不断的增多。

    他缓缓往寻肆的方向走过去。而寻肆觉得那股犹如巨石般的压力仿佛又压在了他的身上,而且越来越沉重。

    而这时,夏侯森手臂一伸,顶着狂化的哨兵释放出的力量,扑了过去,将两只手臂紧紧扣住狂化的哨兵的身躯,不让他在向前。

    那些暴走的力量,迅速割裂夏侯森的衣服,然后化作利刃,不断地划破夏侯森的皮肤。

    整个房间里迅速形成一片淡淡的红雾。

    狂化的哨兵的血有一些也落在夏侯森身上,夏侯森感觉自己的精神也开始被狂化哨兵的情绪所感染。有些不是他的记忆也开始涌进他的脑海之中,难忘的,悲痛的,最后化作了愤怒。

    “彤.........”仿佛已经死去多时的人用沙哑喉咙的发出一个扭曲的字音来,他的眼眶之中流下两行黑红色的痕迹。

    莫彤哀求的声音在寻肆的脑海之中回旋着:“求求你.....想想办法,让他知道我就在他身边。”

    寻肆漠然的看向了已经是一身血的夏侯森。

    狂化的哨兵异能很显然是空气。

    而空气压缩到一定程度,可以形成风,在压缩紧一些,堪比无数的利刃。

    而正是这样的风刃,正在割开夏侯森的皮肤。

    夏侯森已经支撑不了太久的时间,他尚未觉醒,全凭强硬的肉身直接与狂化的哨兵相抗。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就被削成了肉泥。

    很显然现在已经不是寻肆任性的时候,他高喊起来:

    “夏侯森,撕开狂化的哨兵的胸膛,捏碎他的心脏,喝下他的血。杀死他,成为他,我要施展共情。”

    这声音仿佛不是来自于夏侯森认识的那个寻肆。

    但是,夏侯森没有一点迟疑,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的干脆,他天生已经拥有堪比一般哨兵强韧的身躯,恐怖的力量,这还不包括异能。

    于是他手掌五指弯曲,两只手撕开了这个已经开始*的死去的身躯,腐黑的血迹流淌了出来,将夏侯森的手都染成了黑红色。

    他捏住一颗不在跳动,已经冰冷的心脏,他只能感觉到在心脏四周疯狂涌动的精神触丝缠绕上了他的手。

    这个狂化的哨兵更多的情绪感染给了夏侯森。

    夏侯森心中一横,猛的捏碎了那颗早已经不在跳的心脏。

    他抽出了自己的双手,狂化的哨兵精神触丝缠绕上他的手。

    然而蒙住眼的他,勾起一边的唇角笑了起来:“寻肆,这个人情你欠大了。”说完,他头一仰,将手中捧着的血连同碎掉的心脏,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狂化的哨兵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席卷了夏侯森的意识。

    他仿佛就变成了那名哨兵。

    寻肆发丝的轻轻浮动了起来,他的精神触丝与莫彤的虚影相连,他发出的声音,仿佛来自无边的黑暗之中,不复他平时说话的真实感。

    “莫彤,我把身体短暂的借给你,去完成你最后的心愿吧!”

    寻肆说完,眼睛缓缓的闭上。

    莫彤的虚影霎时消失。

    而这时环绕在整个房间的缓缓旋转星系的精神图景,微微的暗淡了一些。

    同时万千星辰之中,一颗星辰突然释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即使隔着一层布,被遮住了双目,夏侯森还是感觉到了眼前的黑暗似乎被驱散了。

    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他却觉得他能感觉到那会是一片充满生机的光辉。

    当寻肆再次缓缓睁开了眼睛的时候。

    他不再是那样完全漆黑的瞳孔,仿佛盛满了水的清泉。

    此刻占据寻肆身体的正是莫彤。

    莫彤眨了眨眼睛,他看向四周,最后眼睛落在夏侯森身上,她却不敢往前了。

    夏侯森脸上写满了哀伤,他张开双手,开口说话那一瞬间,声音终于是莫彤所熟悉的那个人了。

    “彤..............”

    莫彤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再也没有怀疑,几步就扑进了有着夏侯森外貌的哨兵怀里。

    “没想到,我还有好好跟你告别的一天。”莫彤窝在自己的哨兵怀里,身体因为情绪过分激动而有些颤抖。

    “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你为什么那么傻.......信...你看了吗?”

    “我..”莫彤立刻说道:“没有看。”

    “算了,算了,既然你没看,那封信也没有什么用了。”

    “你写的是什么?”

    “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快说,我想知道,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呵,我说我找到了新的向导,希望你能死心,我不会因为这么一场手术就狂化。”

    “果然是骗人,可是幸亏我没看。”莫彤从夏侯森怀里抬起头来。

    “可是....为了这一面......你连命都不要了吗?”夏侯森脸上有水滴的滚落下来,冲开了脸上斑驳的血迹。

    “与其用一生陪伴一个不喜欢的人,还不如就用这短短的时候守在喜欢的人面前。”莫彤用寻肆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两个人的声音在一个时刻重合,一个少年的声音,一个少女的声音,却很和谐。

    哨兵求道:“不要消失。”

    莫彤轻声说::“我只是困了........想睡一觉。”

    哨兵的语气轻松起来:“那么,我在后花园的秋千那里等你,等你睡醒之后.....”

    莫彤闭上了眼,却接道:“还像以前一样.......”

    寻肆睁着眼睛,他梦见自己站在一片星空之上,看见一颗流星从星空之中划过,女孩的站在他的面前,对他微笑。

    寻肆也对着莫彤微笑:“满意了吗?”

    “嗯。谢谢你,尤利西斯。”莫彤说道,女孩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渐渐消散,最后留下一团没有意识的星光。

    “你竟然知道是我?”寻肆有些惊异。

    莫彤说道:“能做到让狂化的士兵与已经切断的精神连接的人共情,除你我想不到别人。”

    寻肆说道:“其实能做到的向导,也不少。”

    “但是,他们没有这么漂亮的星河。”

    寻肆问她:“还有什么心愿吗?”

    莫彤摇摇头,身影开始变得透明:“有,但愿快递小哥也能完成自己的心愿。”

    “但愿吧。”寻肆笑着说完这句话。

    莫彤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了。

    巴哈姆特的声音响起:“我可以吃了吗?”

    寻肆说道:“不行,想都别想。这是要给奈奈的。”

    他说完后,巴哈姆特的意识也消失了,于是这晚他做了一个梦,他又变成了莫彤,夏日的午后,他从坐在秋千上睁开了眼睛,望着天空,竟然一时想不起自己到底是做梦,还是在真实的世界。

    有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

    那个身影对他说道:“可算,等到你睡醒了。”

    夏侯森即使看不见,但是任凭听觉也知道房间突然就彻底安静了下来,他自一种很复杂的情绪中清醒过来,一把摘掉了蒙在眼前的布条。

    他看向寻肆,寻肆闭着眼睛,嘴里梦呓不断,似乎是最后在某个人告别。

    夏侯森松了一口气,才觉得恶心的想吐,他一动,才警觉全身都疼得像被人扒了一层皮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39》,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39章 共青(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39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39章 共青(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