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共情(上)

    寻肆目送着夏侯森离开,还有开始跟随他一起进来的那些人。

    可是夏侯森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突然折返回来了,而是走上了阶梯。

    寻肆突然萌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满教室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太子身上,没人知道太子殿下折返回来,又往学生群里走去是要干什么。

    路德维希,还有邵振寒中将也是一脸太子殿下又要闹什么幺蛾子来。

    排在人群最后的侍卫亚兰,习以为常的站下,他早就看到了人群之中以往出现在太子殿下身边的黑发少年。

    夏侯森完全不管不顾那些探究的,好奇的,诧异的目光。

    只管走到寻肆课桌的边上。

    然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道:“晚上一起吃个饭。”

    原本还有几分窃窃私语的教室,顿时就彻底的安静了。

    寻肆结结巴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算什么,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就那么愣住了。

    其实愣住的还有好多人,比方说利兹。

    夏星洲却忍不住裂了个嘴角,看似傻里傻气的弟弟,其实是走了一招妙棋,寻肆是从夏侯森身边进入的向导学校,这已经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眼线这种东西,是华京权贵之间多的不能再多的东西。

    如果真当做完全不认识寻肆,那么寻肆被向导学校的人带走的时候,夏侯森的反应反而会害了寻肆,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让夏侯森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莽撞的人。

    这么多年,一直用这种保护色保护自己的夏侯森已经习以为常。

    见寻肆没回答,夏侯森更近了一步,他说道:“我在我下榻的地方,等你。”

    风间澈微微歪了一下头,眼光却落在身后的亚兰身上,他在想这堆人里大概有多少势力的渗入。

    蝰蛇的人,陆元首的人,莱恩公爵的人,军部的人,会不会还有什么其他就连他都没有猜到的势力的人,他的目光微微抬了一下,却看向寻肆身边的有着娃娃脸的利兹。

    以及一直看着利兹的布达拉克教授。

    他感觉到四周无数的丝线,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而网的尽头却是一片黑暗,没人知道那里到底隐藏着什么。

    而这团黑暗,就像是夏侯森邀请的那个少年一样,这里只有他真正知道,引起尤利西斯手臂力量震动的,就是此刻不知道该不该回应夏侯森的寻肆。

    “我知道了。”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寻肆的回答没有惊慌失措,没有答应,也不算拒绝,就是一句我知道了。

    可是似乎下一句话,他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却让很多人读出了其他的意思来。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夏侯森脸上的确有些失望。

    不过他也没在纠缠,转身而去,披风在身后摔了一个弧度。跟在夏侯森身后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教室。

    利兹在寻肆身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立刻坐了下来。

    而教室随着太子身边最后一个人的离开,一下子炸开了锅。

    “寻肆,你竟然认识太子殿下,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倒是说啊。”利兹胳膊搭在寻肆的肩膀上,迫切的问道。

    寻肆想,如果不是到处找自己的尸体,还有夏天临,他才不会在这里呆下去,这些人太麻烦了。

    “以前是一个学校的同班同学,我倒霉成了向导,在学校里被逮住了。”寻肆想了想这大概是最好的回答了吧。

    “你这小子,命真好。”利兹用力推了一下寻肆的脑袋。

    可是突然他觉得脑袋一沉。

    断断续续的少女啜泣声,在他脑袋深处隐隐约约响起。

    那是莫彤的哭声。

    寻肆用自己的意识询问:“怎么了?”

    莫彤的光点在他的精神图景之中,不安的闪动着,一团意识不断的说道:“是他,是他,刚才那个人身上有他的精神力量”

    “谁?”

    莫彤的意识在寻肆的精神图景之中,被保护的非常好,甚至不会轻易的消散:“我的哨兵。”

    寻肆舒了口气,心里想:这样就好办了。

    放学后,还是他们俩约着回了宿舍,利兹手里的小光板往地上一扔,往床上一扑,就开始念叨寻肆:“你打算就穿成这个样子去赴太子的晚宴,你说你这样能逆袭了吗?”

    “逆袭?”这种词对于寻肆来说很陌生。

    利兹趴在床上晃荡着自己的腿说到:“嗯以后当上太子殿下的向导,多好啊。”

    “匹配值肯定不够的。”寻肆说道。

    利兹也叹口气:“我知道,如果是面对太子这种哨兵,估计异端审查局保的的会是太子。”

    “异端审查局不是陆王在管吗?”

    “也不全是啊!他在厉害,还是有动不了的人的。”利兹说道。

    寻肆最后还是听了利兹的话,换了学校为向导们准备的白色的军礼服,比起日常所穿的多些写精致的装饰与腰带,流苏。

    与贵族的礼服的规制有些相似。

    男子是长摆,白色的军统靴,但是因为寻肆没有结合的哨兵,衣服没有镶边,只有胸前挂着的属于他的等级的校徽。

    只是这件衣服一上身,寻肆便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就好像穿上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种责任。

    于是他最后还是换了下来,换了一件简单的衬衣,黑色的裤子。

    “喂,你穿向导的白色衣服真的很合适。”利兹说道。

    “我不喜欢,比起白色的军装,还是黑色的有种熟悉感。”寻肆说着,就连自己都略微吃惊,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过,完全不准,尤利西斯的上辈子也是一身白衣,不过总是一身病号服。

    于是当他出现在夏侯森面前的时候,又被夏侯森好一个嘲笑。

    夏侯森将满屋子的人都差遣了下去,只留下一名令很多人眼生的哨兵。

    夏侯森餐桌前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了。

    夏星洲摘掉了帽子跟眼镜,一下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肆肆似乎过的不错。”夏星洲说着,晃了晃手里的空着的水晶杯。

    夏侯森一脸不情愿的从端坐桌子前站起来,拿过夏星州的杯子一边抱怨:“你这么懒,是怎么活下去的。”

    “有陆明伺候。”夏星洲笑笑,伸手,夏侯森就将倒好的酒递到了夏星洲面前。

    “你也不怕火了直接把你打包寄给陆云在。”夏侯森嘲讽道。

    夏星洲慢慢悠悠押了一口酒:“他,他恨不得逃出天琴座,离陆家远远的,你以为跟你这个不孝弟弟一样,就用这种口气跟哥哥说话,原来那个老是晚上吓得不敢睡觉,抱着我不撒手的哭的那么可爱的小孩哪去了。”

    “噗”寻肆不争气的笑了起来。

    夏侯森脸色有些发黑。

    但是他无力反驳,八岁那场噩梦,导致他将近一年的多的时间里,不敢自己入睡,可是他现在觉得夏星洲就这么说出来实在是......。

    “事实就是这样,别以为自己现在长的高了,翅膀硬了,就可以装逼了,黑历史是抹不掉的。”夏星州继续编排自己的弟弟。

    夏侯森的脸又黑了一层。

    “森森小弟弟,来帮你亲爱的哥哥在倒杯酒。”夏星州继续说道。

    夏侯森闷声不响又给夏星洲倒了一杯,夏星洲是一杯接着一杯。

    “你少喝点吧。”

    夏星州轻轻摇了摇头:“这里酒好,不喝白不喝。”

    寻肆站了半天,看了满桌子的好菜问道:“我可以吃了吗?”

    “你吃啊!有什么好问的。”夏星洲继续说道。“今天不吃饱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可以吃到的时候。”

    “夏星洲。”夏侯森下意识的就说道。

    “好,好,要给弟弟留面子,我知道了,你别再叫我名字了。”夏星洲向夏侯森抬了抬胳膊。

    寻肆说:“好了,中午吃的太多,现在也没什么食欲,你们是不是带来了那名哨兵的尸体。”

    “不是尸体。”夏侯森说道。

    寻肆噎了一下:“等等,不是尸体你们怎么弄来了的,不是说暴走了吗?”

    “在回答我们的问题之前,寻肆你好像隐瞒了许多事情?你为什么差人来告诉我们寻找莫彤的哨兵尸体是为了什么?”夏星洲似乎那一眼已经将寻肆看穿。

    寻肆顿了顿:“莫彤虽然死了,但是她的精神图景在我这里。”

    夏星洲说道:“你.......”寻肆的觉醒等级超出了他的预计,他更无法确定少年的身份了。

    “我即使说了,也只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但是你们可以记住一点,我与夏族没仇!与我有仇的陆王!”寻肆斩钉绝铁的说道。

    夏星洲不在去探究了:“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夏侯森拍了拍手,这时房间另外一边的金属打开了,三五个大汉抬着一口巨大的金属箱子走了进来。

    金属箱子内部发出激烈的撞击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断的挣扎着。

    还有一种寻肆曾经子啊加都林星球听过的,一种似人非人的怪物发出的嗬嗬声。

    夏侯森命令道:“放下,打开箱子。”

    寻肆顿时感觉到从自己的精神领域之中,传递出的莫彤的强烈的感情。

    寻肆不断的安抚她。

    而莫彤不断的哀求着。

    夏侯森说道:“虽然暴走了,但是回报的人说,这名哨兵还残留着一丝神智,抓到他的时候,他嘴里还念一个词‘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38》,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38章 共情(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38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38章 共情(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