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视察学校

    寻肆今天心情很好,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剩下的课程都很顺利,因为大部分都是关于能力方面的运用,这些对于寻肆来说,非常的容易,毕竟寻肆觉得如果他连这些都做不好的话,他实在是愧对传说之中的自己。

    想到这里,寻肆脸皮还有点发热,这样想的自己脸皮也是有够厚的了,而且这种又活了一遍,还能看到上辈子的自己的感觉,太诡异了。

    他正坐在餐厅餐桌前,面前摆满了美食,利兹因为前一节课的事情,准备请寻肆大吃一顿,寻肆就没跟他客气,平时自己不舍得点的菜品,寻肆统统的来了一份。

    而利兹肉疼的看着自己的卡片上显示的数字,真的少了许多。

    “好了,你不要再点了。”利兹说道,即便他是橙色级别的向导,也经不住寻肆这么个点法。

    “咦!是谁说要请我吃饭,尽情点的。”寻肆嘴里塞着一块鸡肉,说到。

    利兹那张娃娃脸,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来:“可是,你也太过份了,我看就是赤色级别的向导,也经不起你这么个吃法。”

    寻肆刚想回敬利兹两句的时候,突然就发现四周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餐厅里异常的安静。

    墙壁上景色的全息投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校长的投影出现在墙壁上。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往投影那里看去。

    “刚才接到来自华京的消息,邵振寒中将与太子殿下将来视察学校工作,请各学院做好接待准备!”

    随着校长的这句话落下,原本安静的餐厅内,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似乎并不是一件小事。

    不过,此时寻肆想到的是,是不是那些人已经得知自己的变成真的向导这件事,夏星洲拜托自己的弟弟,来把自己带出去的,可是寻肆觉得自己那里会有这么大的面子,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

    风间澈也并没有通知他,寻肆在想会是什么样的事情,甚至惊动了夏侯森亲自跑了这一趟。

    利兹从寻肆的盘子里叉起一块牛肉塞进自己的嘴里:“我看殿下八成是来看路德维希德的,毕竟路德维希阁下快毕业了。”

    寻肆不做声,继续吃自己盘子里的东西。

    “殿下肯定不是专门来找路德维希的。”风间澈大大方方的在寻肆跟利兹之间坐了下来。

    利兹立刻露出狗腿般讨好的笑容,看着主动坐他们这里的赤色级别的向导。只是本来应该有点猥琐的笑,但是在利兹那张娃娃脸上竟然显得格外的可爱。

    寻肆觉得很奇怪,风间澈不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们认识吗?他就这样坐这边,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吗?

    寻肆的疑问几乎都写在了脸上。下意识他就说出:“你出现在这里,合适吗?还有,你不是应该围在路德维希身边吗?。”

    利兹眨眨眼左看右看,显然他没有想到,寻肆竟然跟风间澈到了如此熟悉的程度。

    风间澈笑笑,他的头发永远是乌黑发亮,永远那么整齐,好像就没有乱过。

    寻肆想风间澈也许是处女座的,干净整齐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反正,最近赤色等级的向导都放假了,暂时不用上课了,路德维希还有其他人都在忙着处理学生会的事情,我这个财务部长,只要把预算做好,就没什么事情了。”风间澈说着,他点了一杯红酒,跟侍者说了一个寻肆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的红酒。

    但是光听红酒的名字,寻肆就觉得很贵。

    “那么,你看,满餐厅的人几乎都在看你,然后我吃饭的心情也被你打扰了,毕竟被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并不舒服。”寻肆一边吃一边说,似乎是在撵人。

    利兹觉得这种气氛,他根本插不进去话,但是他又觉得寻肆最好还是不要得罪赤色向导,尤其是这种贵族出身的向导。

    利兹提醒寻肆道:“寻肆,风间阁下来这里与我们一桌,是我们的荣幸。”

    “哎,还是利兹可爱。”风间澈笑了一下。

    “你不是随便来这边吃个饭的吧。”寻肆瞅着风间澈。

    风间澈说道:“没什么,因为要离开了,过来打个招呼而已。”他话刚说完,寻肆跟利兹都不由得抬头看着他,不在吃东西。

    “前辈,你们不是还有几个月才毕业吗?”利兹问。

    “帝国要与天象文明开战了。”风间澈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也是太子与邵振寒将军即将到来的真正目的。”

    “他们来干嘛?”寻肆还有点不明白。

    风间澈说道:“来要向导的。本来应该是奥古斯丁元帅与红莲军团出征的,可是一来陆云在重伤,二来奥古斯丁的向导诺明市市长,自杀身亡。这样一来,这次出征就交由邵振寒将军指挥,可是他手下的向导太少了,而他手下的哨兵几乎都还没有向导,所以作战能力也让人十分担忧。”

    寻肆继续嚼着嘴里的牛肉,干脆问道:“也就是说,一开战,会死很多人,而你也可能会死在那里。所以来跟我们做最后的道别吗?”

    利兹责怪的寻肆说话怎么这么直接。

    风间澈表情有点凝重,他回答道:“是啊,不过这次胜率应该很大吧,毕竟白塔内顶层的家伙会出征。”

    “白塔顶内住着的家伙那么厉害?”利兹问道。

    “毕竟是号称与尤利西斯的一样的向导。”风间澈回答道。

    利兹好奇的问道:“我听说白塔里的向导至今都没有哨兵,是真假?”

    风间澈说道:“我也不知道。”

    寻肆倒是又响起那名叫奥路菲的向导来。

    风间澈吃了几口,寻肆能看出他不怎么有胃口,于是便把自己面前吃了一半的东西推到了风间的面前。

    “这个味道很不错。”他这样说道。

    因为他印象之中,每次他这么做,夏天临就会笑起来,美食对寻肆来说真是很重要,但是如果夏天临偶尔眉宇间染上忧愁,他还是很乐意分享能让自己快乐起来的东西的,也许这样对方也会变得轻松起来。

    利兹觉得寻肆这样做太没有教养了。

    风间澈却感觉到很诧异,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一时之间,他们俩个都这样看着寻肆。

    寻肆跟他说:“就当做尤利西斯的祝福的贡品,你吃了肯定会平安归来的。”

    风间澈笑着说道:“但愿如你所说。”就这样在利兹尴尬的注视下,风间澈把寻肆吃了一半的牛肉,一点一点吃掉了,完全不介意。

    于是寻肆也低头去拿青菜,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有一张纸团塞进了自己的手里。

    寻肆吃完饭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开,纸上写着五天后,夏星洲要来见他。

    但是地点与时间都没有写。

    于是,五天后的一个清晨,寻肆还睡的迷迷糊糊的,就被利兹从床上摇醒了。

    利兹兴奋的打开窗户,往外看去。

    寻肆揉着眼睛,看见中央大道两侧站着许多身穿黑色军装,腰间别着军刀的哨兵们。

    这样的一群哨兵,出现在到处都是白色军装与白色建筑的圣德向导学院是那么的突兀。

    可是所有的哨兵都始终保持极为挺拔的站姿,站在直通向中央白塔两侧,就好像钢铁浇筑的雕像,沉默的面容,坚硬的身躯。

    而这时一群人缓步走在中央,即使隔着很远,寻肆还是能认出中央的人正是夏侯森。

    可是无论是身姿,还是走路的方式就好像夏天临本人再次复活于一百年后的今天。

    寻肆不敢在看了,他不断的在夏侯森身上寻找夏天临的身影,却发现他们越来越像,于是他发现自己经常就将夏侯森当成了夏天临本人。

    可是他知道,这对谁都是极为不公平的,夏侯森非常厌恶总是有人拿他与逝去的天临帝作比较,而且夏天临也不是任何人可以代替的,所以自己不该再去将两人拿来比较。

    寻肆悄悄撇开了头,不在去看。

    利兹趴在窗前说道:“最前面的真的是太子殿下,旁边那个是邵振寒将军吧,还有好多人,校长看上去好像不怎么尊重太子。果然,有些人说圣德向导学校是陆元首这边的。”

    他一回头,寻肆已经进了卫生间,完全不搭理他。

    “我说你,至少听我把话说完吧。”利兹说道。

    卫生间里传来寻肆的声音:“等你把话说完,估计连晚饭都吃不到了。”

    于是,那些大人物们到处视察,而寻肆的还是照常上课,整整一天完全没有任何交集。

    将近傍晚,布达拉克教授的课已经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校长还有一些穿着黑色军装的军人出现在门外。

    而这时,有一名军人走了进来,站上了讲台,用干脆利落的口吻说道:“全体起立。”

    全班都站了起来,这当中也包括了寻肆。

    而这时夏侯森才踩着有力的步子走进了教室。

    布达拉克教授往边上站了站,将中央讲台的位置让了出来。

    夏侯森走上了讲台,如同黑色鹰準般的目光扫视全场。

    寻肆穿过人群谈谈的望过去,夏侯森身后还站着一些人,他在那些人当中看到了几名熟悉的身影,有路德维希,有风间澈,还有.....夏星洲。不过很显然他穿着纯黑色的军装,跟前两位白色的军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夏星洲将自己伪装成了哨兵。

    夏星洲压低了帽檐,改变了肤色跟发色做了点简单的修饰,让人很难认出,但是寻肆说不明白为什么,他一眼就能感觉出那是夏星洲,可是夏星洲的眼底总有那么一丝担忧,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弟弟,夏侯森。

    夏侯森站在的讲台上,手支撑的讲台上,他摘下了军帽。

    路德维希很是时候的往前了一步,两只手接住了太子的军帽。

    夏侯森表示感谢的点了点头。

    风间澈似乎对于一切都不在意,比起夏侯森,他似乎对夏星洲装扮的哨兵更感兴趣。

    夏侯森环视满场,终于开始准备讲话,而这时他身后一位副官,还将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放在了他眼前的讲台上。

    夏侯森低下头,开始照着拿到的演讲稿念。

    “各位.....诸位向导们!我们大敌当前,需要团结.......团结在一致,共同抗敌,而现在是需要你们力量的时候......”

    寻肆有点想笑,毫无气势的声音,甚至出现了第一次看到这种稿子的慌张语调。

    可是,拥有刚才那种扫视全场的目光的人,是会需要事先准备演讲稿的吗?寻肆想着,同时发现夏星洲的眼角微微的垂下。

    他立刻明白了,这是做给那些陆王的眼线看的。

    果然因为夏侯森的这番举动,站着的向导们响起轻微的窃笑声,太子的顽劣早就在向导之中传的到处都是了、

    而利兹似乎对路德维希未来的哨兵会是这样的人,脸上写满了遗憾。他用极小的声音跟寻肆说:“太子简直配不上路德维希阁下。”

    “嗯。”寻肆表示同意的点了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37》,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37章 视察学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37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37章 视察学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