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下雨收衣服喽

    夏星洲看着九头白龙的标志说道:“而尤利西斯也是计划的一部分,为了拥有最强大的量子兽,夏天临竟然让人做了这么危险的事情,而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头最强大的量子兽暴走了,造成了维度的扭曲,以及四十五亿人口的伤亡。”

    陆明说道:“光是这一件事情曝光,就足以让夏天临遗臭万年,毁了他所有的辉煌”。

    夏星洲有些不愉快:“你的父亲大人,不就是因为解决了暴走的巴哈姆特量子兽,斩掉了龙的八个头,杀了尤利西斯才有今天的成就吗?。”

    陆明摸着下巴继续说道:“之前,我们明明认为是他为了得到夏天临的地位这么做的。可是,陆元首并没有将这件事公开,他没有败坏夏天临的名誉,你不觉得这样就前后矛盾了吗?”

    夏星洲脸上有些阴郁的神色,莫名的让他那张漂亮的脸上染上一股勾人的邪气:“难道你想说陆王是无辜的吗?如果他真是个英雄,看看他做了什么,他的手上沾满了多少夏族人的血。”

    陆明摸着奈奈的猫毛,然后把奈奈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点起一只雪茄来:“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可是现在我们知道了什么!伟大的夏族皇帝,为了强大的力量甚至不择手段,制造了那么可怕的量子兽。那么就很清楚了,我想,是他自己都无法控制那股力量了,让那股力量狂化了,四十五亿人口,两个恒星系的轨道的变化,一颗恒星的爆炸。陆王其他事情暂且不论,可是他手上还没有这么多人的血债!”

    夏星洲突然就像想到什么一样:“陆元首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明明可以彻底败坏天临帝在民众当中的声望,毁掉夏氏皇族在民众当中最后一点威信。可是他竟然只对外宣称陛下牺牲了,他明明格外厌恶皇族中人。”

    陆明沉默着一个劲抽自己的雪茄。他看着手里的黑猫:“上一辈的人的事情,我们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又能如何。”

    夏星洲拍了拍陆明的肩膀说道:“知道了,也许就能救我们自己。”

    “比方说呢!”陆明声音低哑。

    “比方说,你最好赶紧现在去收衣服。”夏星洲却说了句完全无关紧要的话来。

    陆明觉得隐约听到什么声音,他大手一拍腿,赶紧起身风一样的冲了出去,门外大雨滂沱,雷声滚滚。

    衣服被浇了个通透。

    陆明速度极快,一转眼他就将湿衣服都收回了房间里。

    然而夏天就是这样,老天的脸是说变就变,诺明市天体循环系统几乎做到跟大自然一样。

    陆明收好了衣服,用袖子蹭了蹭脸上的汗。

    乌云此时慢悠悠漂了过去,太阳又露出了脸,陆明顿时闷了一肚子火。

    夏星洲很无良的笑了起来:“活该,你姓陆,老天都看不过眼去。”

    陆明翻了个白眼,只好又把衣服凉了出去。

    又一大片黑压压的云,百无聊赖的漂了过去,对着陆明凉出的衣服摔出了雨点。

    “天不饶爷,爷自有办法。”陆明说完,四周满是积水的地面,突然冒起了白气,他站着,以他为中心直径五六米的范围内,一个红色的领域突然扩张开来。

    地面的水分很快被蒸发,到处都是一片烫人的水汽,肉眼可见的炎色光罩当中有轻微的火光闪现。

    雨点滴落在光罩表层发出呲啦的声响,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白气散开。

    夏星洲往后靠了靠说道:“你可别把衣服烧了。”

    陆明吼了回来:“我这是人工烘干机,纯自然的。”

    夏星洲眸子一暗,毫不客气的一记侧踹,无视红色的光罩,扫向陆明,陆明眼疾手快,手臂一挡,说道:“夏星洲,你这速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哨兵呢?根本不是什么向导。”

    夏星洲漂亮的脸上,因为被雨水淋透,又因为陆明释放一个小型高温领域,蒸的雾气朦胧的,可是此刻他的眼里却寒冷如冰。

    他的手抄裤子口袋里,两人就这样僵着动作,陆明实在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夏星洲,让这家伙一脸杀气的对着自己。

    “以后这句话,还是少说为秒。”夏星洲收回了腿。

    他看了看阴郁的天空,有几点光透过云缝里露了出来。

    陆明烘干了衣服,有点莫名奇妙的收着自己的衣服。

    雨还是淅沥沥的下着。

    儿童时代,他曾经也这样在野外把自己淋了个通透,衣服很凉,天气有些阴暗,就他自己在空旷的新明宫的花园里玩,身边跟着一个年迈的侍者。

    “大殿下,有人求见。”年迈的侍者说道。

    他听见却故意装作没听见,继续玩自己,头发,衣服,鞋子都淋透了,那些侍者就那么看着他自己在雨里跑来跑去,没人管,也没人劝。

    他甚至听到侍卫阴狠的诅咒:“又不是公主,长大了还不知道能活多久呢?早死反而早超生,不过,这么漂亮的孩子真是太少见了。可惜出生在如今的皇室,还不如那些跟着陆元首起来的新贵族。”

    另外一个侍卫附和道:“喂,小点声,漂亮成这样的皇族,想想可真是极品。就连女孩我都没见过五官精致成这样的。”

    这种话,他听到太多了,而且那些看他的目光也让他极不舒服,如果只有自己就好了。

    他在大雨里独自玩着,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雨水又冰又冷。

    “大殿下,有人求见。”年迈的老者似乎有些着急了,语气里也没有刚才的恭敬。

    他继续不理,可是冰冷的衣服却突然暖了起来,白色的水汽在他身上冒起,雨水没有落在他身上,他的衣服竟然干了,带着温热的感觉。

    他转身看向四周,终于,他发现在年迈的老侍者身边站着一位身穿的黑色军装的银发少年。

    “呵,天然烘干机。”他笑了起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是天潢贵胄,绝不会对一个背叛者的家族低头,他微微傲气扬起自己的小脸,尽管他才只有八岁,但是他依然是这里的主人。

    因为他大约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可能还不会过得那么糟糕,所有人都知道如今天琴座帝国姓陆,而不是姓夏。

    “大殿下.”比他高很多的少年跟他说话时,却一直低垂着脑袋,满脸通红,不敢跟只有八岁的他说话。

    跟他身边的那些人不一样,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可一世吗?母皇说什么来着,皇族要表达对新贵的亲切,就要主动伸出手去。

    于是夏星洲眼睛一闭,头微微一扭,珍珠般光泽的小手伸了出去,手背朝上。

    大雨虽然下着,但是,不知为何却一直淋不到他的身上。

    穿着黑色军装的少年,身体外围环绕着一层淡淡的火红色流光,他微微的抬了抬头,看到向自己伸过来的精致的小手,就撤掉了周身的流光,往前走了几步。

    小小的夏星洲觉得这少年太羞涩了,于是他睁开仿佛被雨水浸过的大眼睛,命令道:“吻我的手,这是给你的殊荣。”

    穿着黑色军装的少年,撤掉了围绕在身体外的火红色流光后,全身很快被雨水淋透。可是他的脸却在寒冷的雨中红透了,银白色的齐耳短发被雨水打湿,水珠沿着轮廓深邃的脸淌了下来。

    少年单膝跪在了刚刚过他腰间高度的大皇子的面前,他摘掉了手套,一只手拖住只有年仅八岁的夏星洲的手,献上了一个极为虔诚的吻手礼。

    接着,少年抬起头来,手按在心脏的位置上,谨慎而又恭敬的说道:“在下是陆元首长子,陆云在,今天能见到您,十分的荣幸,我的殿下。”

    那场雨很大,将面前的少年淋的通透,黑的军装因此显得色泽更加的深邃,可是夏星洲的身上却始终都是干燥而又温暖的。

    一转眼二十年就过去了,夏星洲的两只手交叉在脑后,仰头看着天空的雨点,身上被雨水淋了个通透,又冰又冷,水落尽了眼里,让整个世界都模糊了起来。

    到底那个是真实,那个又是梦境,他恍惚产生了无数的错觉。

    好像,陆云在也确实对他好过,但是他都记不清了,全都忘了。

    雨下着,陆明全身都是干的,雨水落不到他的身上,奈奈跑了出来,它喵喵叫着,用脖子蹭了蹭夏星洲的鞋子。

    夏星洲弯腰把奈奈抱了起来。

    “夏星洲,你喜欢把自己淋透?”黑猫口吐人言。

    “奈特罗德,你都快消失了,还有心情顾得上我。”夏星洲说道。

    “我们都会有消失的那天,无非早一点晚一点而已,所以别去想那必将会来的一天,你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总有一天会自由的。”

    “我,自由?从向导能力觉醒的那天起就结束了。倒是你,还不赶紧到你的天然烘干机身边去。”夏星洲依旧露出那副聊儿郎当得样子来

    黑猫觉得夏星洲有点油盐不进,也就不跟他在说话,他只是不喜欢洗澡而已,却并不讨厌下雨。

    “其实,你不觉得我们都比从小就被关在实验室的尤利西斯幸运多了吗?”奈奈说道。

    夏星洲挠了挠小猫的脖子,说道:“哦,对了,尤利西斯另外一只残肢就在塔下,蝰蛇的人通过这次偶然的震动已经获悉残肢所在的具体位置。”

    陆明听到之后忍不住转过头来,但是他先是看向夏星洲:“难道你打算闯进去,你就不怕被陆云在知道你的行踪了?”

    夏星洲在陆明面前摊了摊手:“来根烟。”

    陆明随手从口袋里摸出来,扔了过去,夏星洲接住,手夹着放到了嘴里。

    陆明打了一个响指,夏星洲的手里夹着的烟就被点好了。

    虽然他身上被雨水淋透了,可是烟却干着。

    他吸了一口,说道:“我曾经在夏侯森身上下了深层暗示,甚至困住了他的能力,但是我的暗示被人打开了,夏侯森应该是快完全觉醒了。

    可是,本来我能成为陆云在的向导,就是因为他答应了不会动我弟弟,但是现在最后的底线要打破了,我不可能在躲下去了。”

    陆明有点诧异:“夏侯森怎么说觉醒,突然就要觉醒了?”

    夏星洲说:“我怀疑跟那个叫寻肆的少年有关,因为一个向导伪装药剂就能变成真的向导的,足以证明他本该就是个向导,而且能打破的我的暗示的,足以证明他的能力很强,而且我们见过尤利西斯的头颅面对他时的反应。”

    陆明点了点头,道理他明白,但只是他跟夏星洲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一来,我们要把尤利西斯的手臂取出来,二来我们要把寻肆带出来,而我弟弟夏侯森有着最好的借口,我们可以跟着他混进去。如果陆云在来找我,那正好,陆元首为了自己的儿子着想,就没有那么容易杀夏侯森了。”夏星洲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35》,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35章 下雨收衣服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35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35章 下雨收衣服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