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她已经不是向导了

    这一瞬间少女的精神力扩张到了极限,寻肆没有让她冷静,因为他知道那种情绪崩溃的边缘精神的力量不亚于觉醒时的那一刻,当重要的人离开自己的时候,根本是不可能冷静下来的。

    所以寻肆只能沉默。

    少女的回忆随着精神图景爆发而出,寻肆的精神壁垒此刻远远不如她,那些像是玻璃一样的记忆碎片就那样像是走马灯一样,冲破他的精神壁垒,冲进他的精神世界当中,在寻肆的脑海深处掠过。

    那是一个非常宁静的午后,堪比皇宫般的豪华庄园后面有一片花园,穿着小白裙子的小女孩坐在白色的秋千上,晃荡着两条小短腿百无聊赖的看着天空,她背后的侍女脸带微笑推着白色的秋千。

    一个鬼头鬼脑的小男孩,躲在门后面,偷偷往这边看过来,小女孩发现了他。

    侍女被小女孩支了开来,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小男子走了出来,伸手拉住小女孩的手:“一起玩吧。”

    “好。”小女孩开心的笑了。

    于是秋千边的小孩逐渐长大,男孩从一个灰头土脸的管家的孩子,长成一个英俊高大的哨兵。

    男孩申请上了哨兵学院。

    那一年男孩走之前,女孩去送他。

    那一年男孩求了婚,他发誓自己不会找向导。

    不过,在男孩求学期间的女孩也觉醒成了向导,可是她想等到男孩回来,于是她控制住了自己的能力,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如果她被人发现,很有可能会被送去向导学校,她听说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男孩了。于是她隐藏的很成功。

    三年之后,男孩归来,带着一身的荣誉,可是男孩的哨兵等级鉴定并不高。

    但是他们依然完成了彻底结合,但是没有量子兽,没有精神共鸣,男孩知道他们的匹配数值就连百分之五十都不到。

    于是他带着女孩逃了,他们以为远远跑开就会有结果,可是还是被圣德向导中心的人发现了。

    于是,于是他交出自己所有的钱,希望有人能帮助他的孩子一把,可是那些人告诉他,他的女儿违反了哨响戒律,多少钱都没有用,于是那些人扣住了女孩全家人,等待女孩自己出现。

    可是,女孩远远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以为她出现这一切就结束了,毕竟他已经与她的哨兵建立了永久的精神链接,谁也拆不散他们,即使远隔万里,依然可以保持心灵上的感应。

    于是她隐瞒自己的哨兵,出现在圣德向导中心的那些人面前。

    可是她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在精神连接被解除的那一瞬间,她听到了她的哨兵最后一声痛苦的狂吼声,男孩狂化了。

    那些人将会根据她最后的精神链接的位置,找到男孩,然后处理掉他。

    即使不处理掉,男孩也将是一具,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寻肆静静站着,看莫彤。

    这种结局太痛了,就好像夏天临问他:“尤利西斯,等你想好了结局告诉我吧。”

    “没有时间了。”风间澈再次催促道。

    寻肆摘下来那副耳机,攥在手里,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将耳机在手里攥的粉碎。

    寻肆看着手里的碎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莫彤似乎哭够了,她抬起头来看着寻肆,突然她将手里的纸质信封撕得粉碎,扬了整个房间,纸片纷纷飘落,就像冬天里的雪花。

    “快递小哥!”她抽抽搭搭说道:“帮我再寄一个东西吧,我愿意支付最高额的代价。”

    寻肆的说道:“什么?”

    “我将我的精神图景寄放在你这里,你找人帮我寻找到他,不管他是狂化怪物也好,是尸体也罢,只要让我在见他一面,你就可以吞噬我的精神图景。”莫彤微笑了起来,眼睛仿佛刚刚被洗过一样,显得格外的明亮。

    寻肆很想说:其实他也一定希望你能活下去的。可是他张不开口,然而女孩却知道他在想什么。

    莫彤依旧微笑着,她的眼睛里倒影的寻肆的身影:“不,我不会独自留下来的。”

    房间里许久回荡着女孩的这句话。

    寻肆缓缓抽出腰间别着的一把匕首,再次问她:“不后悔?”

    少女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认真而又执拗的点了点头。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的选择组成了不同的结局。我们没有必要去怜悯,更没有必要去阻止,因为做出选择的人,未必觉得自己不幸福。我们认为的悲剧,对于故事里的人来说未必就是悲剧。”

    这也是夏天临教给他的。

    那么他会努力完成女孩的愿望,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寻肆用锋利的匕首划开了自己的手心,红色的血线沿着匕首流进了匕首上花纹,血滴滴在了地上,白色的地面晕开几朵红色的小血花,他将手里的匕首交给了少女。

    “谢谢你.......”女孩说着,拿起带有寻肆的血的匕首,她看起来比刚才好了许多,似乎找到了希望。

    女孩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刀,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寻肆也有那么一刻的后悔,那一瞬间他伸出了手去,可是他还是慢了一步。

    转眼之间,女孩用匕首狠狠的扎透了自己的心脏。

    她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血液迅速从她的身下向外扩散开来,将她身上穿的白衣染红。

    血液的接触是向导缔结链接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一大片的精神图景突然完全释放出来。比刚才更加的清晰,仿佛是最后的灵魂驻留一样。

    寻肆单膝跪地,将自己的一双手完全浸在血泊之中。

    这是高阶向导之间接受对方残存的精神力的办法。

    这些血还是温暖的,刚刚的从莫彤的身体之中流出来,将她本身的体温慢慢的带走。

    寻肆的展开了自己的精神图景,白色的房间之中,霎时间,耀眼的星系云团在他跟女孩的身体边缓缓的转动着,当中有无数的星辰闪耀。

    寻肆感觉到一股温暖而又悲伤的感觉缓缓的流进自己的精神图景之中,就好像少女身体之中缓缓流出的血一样,寄托着少女最后的希望,将她的最后一点念想让她的爱人知道。

    少女的精神图景被寻肆的精神图景渐渐的纳入其中。

    然后,一颗崭新的闪耀着明亮光芒的星从耀眼的星团之中出现,留在天琴座的星系之中,闪动了几下。

    “谢谢你。请你将我的精神图景带到我的爱人身边。”那颗星光流出一道意识,温柔又悲伤的声音在寻肆的脑海深处响起。

    “一定。”寻肆回以最温柔的安抚。

    黑色柔软的发丝因为精神力的释放,而微微的浮动了起来,短时间释放精神图景让他的脸色看上去惨白。

    就在他喘着气的时候,莫彤的精神图景进入他的精神领域之内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而寻肆的精神图景内的巴哈姆特似乎有几分骚动。

    突然,整个中央的白塔都剧烈的震动了起来。,这股强烈的震动仿佛来自地下。

    而白塔震动的同时,被囚禁在塔内的所有向导都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他们仿佛都感觉到了什么。

    位于塔顶的白色向导,猛的张开了红色的眼睛,这一次他是被惊醒的,他醒来的时候后背全是汗。震动扔在持续,他缓缓的自言自语道:“尤利西斯的手臂,在召唤?”

    圣德向导学校中央白塔产生的剧烈的震动,让整个学院的警报大响起来,许多学生穿好衣服出了宿舍。

    风间澈彻底搞不明白了,寻肆做了什么,是不是碰到了塔里居住的怪物们了,不然这种震动又说明了什么?

    这种震动不像是一般的地震,仿佛某种巨大的生命心脏跳动的声音。带动整个学院都在晃动着。

    而一直看守在地下,穿着白大褂的一位老头,站在一扇将近一百米高的银黑色的巨大金属门前,露出了无比兴奋的表情来,他发现一直监测的尤利西斯的残肢里的,精神阙值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浑浊的眼球的在他的眼里转动着,几乎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他喃喃说道:“尤利西斯难道复活了?这怎么可能?”

    整个学院内,顿时乱成了一团,警报声大响,探照灯四处转动,而搜寻得悬浮机器人也都立刻出动了。

    学生们慌乱奔走的声音,刺耳的警报声,到处搜寻得悬浮机器人机械声交织在了一起。

    圣德向导学校的几名领导,临时调用学校的了一个武装队,火速赶往了中央白塔。

    中央系统zero发现自己被侵入的痕迹,但是却没发现入侵路径。

    校长洛克哈德拿着光板,拧着眉头坐在自己宽大的座椅之中,看着中央白塔内整个精神阙值的变化。

    寻肆站起身来,他终于成功的容纳完了莫彤的精神图景,下一个瞬间他的精神图景就消失了。

    他抱起少女已经冰冷了的尸体,慢慢往外走着,一步一个血脚印。

    门不知道何时被人打开了,一群人端着枪对着他。

    寻肆尽管抱着少女的尸体往外走去。

    这时布达拉克教授从端着枪的武装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他唤道:“寻肆,这难道是你做的?”

    寻肆脸色惨白,可是有几点血点落在他的脸上,他面无表情,黑色的眼睛里仿佛压抑着各种各样的情绪,它们无法表达,只能最后变成一团黑色。

    “她是自杀的。”寻肆说道。“因为,某些不拿向导当人看的东西。”

    布达拉克教授心里满是沉痛。就在他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他身边猛的冲出一名武装人员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寻肆就射击了出去。

    好在,那是一只□□。

    寻肆本来就疲惫到了极点,但是他昏迷前的那一刻,对教授说道:“可以把莫彤的身体送回她的家吗?她已经不是向导了,她的精神图景已经散了,她对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30》,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30章 她已经不是向导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30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30章 她已经不是向导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