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快开门快递到了

    寻肆背靠大树,哈欠连连。

    而这时,树后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偷了室友的卡片,这倒是没什么,本来对于不知道密码的人来说,也不过是废卡一张,可是如果用精神力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潜入对方的意识之中,读取了对方的卡密,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件事如果是一个青色等级的向导精神入侵一个橙色等级向导的身上,事情就变得值得耐人寻味了。”风间从寻肆靠着的那颗大树的后面走了出来。

    寻肆还是打自己的哈欠:“一点小把戏而已,谁叫那家伙满腹心思都在那个路德维希身上,这家伙的精神壁垒竟然那么薄,还有各种漏洞,一点都不可靠。”

    这个人径直说道:“可是,一个刚刚来圣德向导学校的青色等级向导,竟然对于精神力的操控达到如此熟练的运用,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是个赤色等级的向导,寻肆侵入不了这个人的意识知道太多的事情。

    “你想怎么样?”寻肆知道这个人既然跟到了这里,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只是对自己好奇。

    “我是太子殿下的人....”他话还没有说完,寻肆噗一声,如果他嘴里有什么东西,一定会喷的到处都是。

    “夏侯森怎么那么多内定向导,人渣,彻彻底底的人渣,还说自己跟陆云在不一样。”寻肆肺腑着,大声说道。

    风间澈只觉得额头挂满了黑线:“不是你想的那样.”

    “解释什么?一个太子身边有几个向导,还不正常。”寻肆说道:“呐,既然是太子的人呢,就别干涉我的行动,我呆不了多久就会离开的。”

    风间澈突然笑了:“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多少赤色向导不想去域外作战,而想尽办法都逃不出去。甚至连那些住在中央白塔内的怪物们,都没有办法离开,你还能如何?。”

    寻肆努了努嘴,照旧靠在树边上,似乎完全不担心风间说的那些话。他只是顺着风间的手指伸出的方向,看过去,是中央的那座塔。

    “什么怪物?”寻肆总觉得风间的话意有所指。

    “白色向导,一只脚踏入神之领域的向导,他们终生被囚禁在那座塔里。”风间澈说道,他的眼底有一种沉素的光在闪动着。”他们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是自由的,那就是他们的哨兵面对域外的敌人的战斗的时候。”

    寻肆皱眉了,他是第一次听到那么多陌生的名词,域外,白色向导,神之领域,然而都没有一个词来的令他震撼,那就是战斗。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他仔细搜索自己的记忆,发现无论是夏天临,还是令他痛恨无比的陆王,都没有跟他提到过这些东西。

    他此刻一脸大写的蒙逼状态,他发现自己对向导的事情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

    “这么说你那个朋友,路德维希再继续进化下去,岂不是要被关起来了。”寻肆说道。

    “他,还早着呢如果说从你现在进化到赤色向导,那么你们之间横着的是一片汪洋大海的距离,而赤色高阶向导到白色向导之间就是横跨整个星系的距离,没有外力的辅助,或者某种机会,是不会可能那么容易摸到白色向导的边的,就好比暗黑的哨兵一样。”

    “呵,听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啊。”寻肆附和道:“好了,你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什么呢?不是为了让我知道,我跟路德维希之间有多大的差距吧?可我觉得你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风间澈脸上表情很少,他突然诡异的问寻肆道:“你不想我吻你吧。”

    寻肆愣了一下,还没明白这句话意思的的时候,就被风间澈拉过手腕,他把寻肆的袖子一把撸了上去,然后嘴一张,就咬在寻肆的手腕上。

    寻肆这回已经不是蒙逼了,他大叫了起来:“向导都脑子不好啊!!!!你属狗的吗?咬我干嘛?”

    寻肆刚说完,这才反应过来,他只觉得脑袋忽的一沉,一张张地图就这样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这些地图的形状很明显,就是中央那座白塔的地图,接着他的脑海深处响起风间澈的声音。

    “那位叫莫彤的向导,现在就被关在地下室一层,他们正在筹备她与他的哨兵精神链接的解除手术,晚上我会协助你侵入中央zero系统,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进入。

    记住,你千万别乱跑,尤其是要小心关在塔里的怪物们,虽然白塔最底层放着尤利西斯的一只手臂,用来镇压他们可怕的精神力,但是你随便动用一点精神力,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这很有可能会带来不可预估的麻烦。”

    寻肆瞪着眼睛看着风间澈,这塔下面有他的一只手臂。寻肆这个时候在看向最中央那座白色的塔的时候,眼神都变了,原来这座塔本身就是一个的精神力控制装置。

    “那只手臂是怎来的?”寻肆问道,他此刻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面对眼前这个人,莫彤还有那封快件,似乎都不重要了。这个突然而来的消息,几乎让他觉得心脏停止了跳动。

    风间澈反问:“怎么对这件事感兴趣。”

    “说!”寻肆的目光突然变了,变得有些锐利,就好像一柄即将出鞘的匕首。

    风间澈突然觉得头一疼,好像有一股极其强大的精神力冲击着自己的精神壁垒,他立刻扶住身边的树木,轻喘了几下,猛然看向了身边这个只有青色等级的向导,当他去再去探查自己意识之中娜突然而至的精神力时,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他风间澈慢慢说道:“百年前,陆元首的势力还没有今天这么大,圣德向导中心他插手不进去,,于是将尤利西斯的机密资料,还有一只残留着他力量的手臂作为交换,换取了圣德向导中心全面的支持,缔结了牢不可破的关系,于是后来就出现了那些怪物一样的白色向导,一般人很难控制他们,但是在那座白塔的压制下,他们的精神力只堪比一般的橙色等级向导,很容易被控制。”

    寻肆攥成拳头的手,突然松了开来。

    就连死后都被利用的彻底吗?陆王可真好.......可真好......呐,还真是懂得物尽其用。

    他闭了闭眼,眼前却不知道为何闪现了很多年前的情景,那年陆王偷偷带他逃出实验室,来到一片蓝色苍穹下笼罩的麦田,风刮过时,犹如黄金浪潮一般翻滚起来。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天空,麦田,知道外面的世界原来如此漂亮。

    他追着翻滚的麦浪不断的跑着。

    陆王那时候还极为年轻,就那么蹲在田边,赤着脚,穿着一件背心,问他热不热。

    越是想起那些场景,越是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最后所有的感情都变成了轻声的叹气,他对着风间澈淡淡说道:“你看到的地图,我已经全部记住了。我在这里呆的时间有点久,我先回宿舍了。”

    风间澈独自留了下来,寻肆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风间澈觉得就好像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人一样,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风间澈觉得有些困了,他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利兹晚上回到宿舍,嘴巴就没有闲着,他一直在讲中午的事情,路德维希阁下多么多么吸引人之类的,多么多么厉害之类的。

    寻肆听他唠唠叨叨了一晚上,直到看着这家货睡下,这才试图唤醒自己精神图景里的那团意识。

    那团叫做巴哈姆特的意识,这团意识懒洋洋的苏醒过来的,他在寻肆的精神领域之中,闪了闪。

    “你能感应到,尤利西斯的残肢的力量吗?”寻肆在自己意识之中与自己的精神图景交流。

    “感觉是在地下很深很深的地方?但是......那座塔里住着很可怕的东西?”巴哈姆特的声音有点发颤。

    “喂,一只手臂内残留的力量都能镇压的东西,你怕什么。”寻肆觉得好笑,同出本源,精神图景竟然在害怕。

    “可是...........那是.......尤利西斯残留的力量啊。”巴哈姆特在寻肆的脑袋里结结巴巴说道。

    寻肆觉得这话那里有点怪怪的。

    一股精神力量从他身上蔓延出来,四周有一层半透明的膜瞬间张开,又消失了,仿佛不曾出现过,他嘴里说道:“大家都睡吧,好好安眠。”

    利兹翻了个身似乎陷入了更深的梦境之中。

    寻肆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利落的翻出窗户,他一路按照风间澈所给的地图,猫着腰,在林间穿来穿去,如同一道黑色的魅影。

    当然,他不可能从正门进入中央白塔,所以他只能从另外一栋教学楼的通风管道内进入,就在马上要进入中央白塔的时候,风间澈的声音通过无线耳麦传了过来:“从现在开始,你就进入中央白塔了,我将会临时关闭所有的安全系统,监视系统,记住,你只有十五分钟时间。”

    寻肆轻轻的嗯了一声,接着,他弓着身子就进了中央白塔一楼的通风管道内。

    透过条缝状的窗口,能够看到厘面的情况,两名警卫样的人,手里端着武器,正来回走动着,寻肆其实很想动用精神力催眠他们,再加上风间澈关闭了安全系统,这样他简直就等于入无人之境,可是想到这座塔里的那些白色向导,寻肆还是忍住了。

    他按照脑海之中地图的路线,就这样简单闯入了要为莫彤进行‘精神链接解除手术”的区域。

    好在这个区域并非什么高等区域,警戒有限。

    但是尽管如此,寻肆觉得自己在不使用精神力的情况下根本揍不倒那些警卫。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七八分钟了,那些人还是端着武器走来走去。

    不过有一个好处就是,寻肆知道自己在他们的头顶正上方,如果动作够快,他觉得应该让人不那么轻易察觉到他释放精神力的蛛丝马迹。

    寻肆慢慢打开透风口的栏杆,然后趁着那些警卫都背过身的一刹那间跳了下去。

    精神之力,瞬间释放,虽然只有很少的一丁点,果然那些警卫转头的一霎那间就好像没看到他一样,这个是比催眠还要简单的一种心里暗示,自动在他们心里抹去自己的存在感,就好像那次夏星州,对待自己那个临时妈妈一样,完全忽视他的存在。

    而就在这一瞬间,顶层上住的一位白色向导,突然间自黑暗之中睁开了自己的红色的眼睛,他好像是被恶梦惊醒,于是他缓缓看向四周白色的墙,又闭上了眼睛。

    寻肆见那些端着枪的警卫依旧走来走去,就好像没有看见他一样,而他也不会故意晃到那些人眼前,他同样要努力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就好像他真的只是缕幽魂一样。

    “沿着走廊,往前走,左拐第一个房间,这个门口的看守得是个机器人警卫,我已经暂时让它停止了运转。你输入今天早上窃取的利兹的卡号就可以进去了。”风间澈说道。

    寻肆动了一下耳边的无线耳机,却突然说道:“如果是彻底结合的哨兵向导,这样远距离联系,是不是可以利用精神共鸣,直接读到对方的想法。”

    风间澈回答道:“是的,向导顾名思义,其实不光是用精神力量去引导迷茫的哨兵,更是战场上作战的最佳搭档。”

    寻肆脚步轻的像只猫。风间澈的话,让他想起了陆明跟奈奈。

    他按照地图上的指示,果然发现了一个停止运作的机器人呆呆的站在一扇白色的玻璃门外,而合金玻璃门内,身穿白色病号服的少女正像一个有着严重精神病的病人一样,空洞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神采,她就那么坐着,对着一个角落傻笑着。

    寻肆用室友的号,进入了那个房间,他轻轻的走到少女的身边,就那么看着少女,站了一会儿。

    片刻,他从怀里拿出那封纸质的信来。

    少女没有反应,寻肆只好走到她的面前,拿起她的手,将她的手心打开,把心放到她手中,又把她的手合拢。

    少女的眼睛这才轻微的转动了一下。

    “怎么了?”无线耳机里传来风间澈的声音。

    寻肆说道:“他们的手术已经做完了,莫彤与他的哨兵之间的精神链接已经解除了。”

    “看来我们还是晚了一步。还有三分钟,你快点。”风间澈催促道。

    寻肆没有回答他。

    少女的双手捧住了信,紧紧的将那封纸质的信件攥成了一团,大颗大颗得泪珠砸在了信上,像一朵一朵水花在白色的纸面上盛开。

    “他已经不在了.........信来了......又有什么用..........。”她泣不成声。

    寻肆就那么站在她的面前,默不作声。

    耳机里,风间澈又在催促:“你只有两分钟了。”

    少女的哭声歇斯底里,精神领域震颤着感染到了寻肆,寻肆觉得额头疼的都要裂开了。

    这一瞬间少女的精神力扩张到了极限,她的精神图景爆出,那是一副满地凋零了花瓣的破旧花房,锈迹斑斑的秋千在当中轻轻的晃动着。

    夕阳西下,只有老旧的秋千开始缓缓的消失。

    “哪怕他已经死了,你也要找到他。”寻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他的声音在少女的精神领域之中爆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29》,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29章 快开门快递到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29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29章 快开门快递到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