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哨向戒律

    现在夏侯森对他的执着,在寻肆眼里看来,也不过就跟以前的陆王一样,想要获得力量,想要变得强大,而夏侯森身边好像也并没有其他的向导,如果是换作别的向导,也是一样吧。

    夏侯森出去之后,四周又只剩下白墙与仪器,因为他马上就会猜到接下来的事情,就跟他上辈子一样,那些人不会允许他有意识的走出这个地方。

    “接下来,他们会注射□□,然后将我装进一个金属的箱子之中,会有很多端着枪的人武装哨兵走进来,将这个箱子抬走,送上飞梭,直到关进另外一个高墙之内,再结束。总之就像动物园的人,抓扑逃亡在外的野兽一样,整个过程他们都怕被野兽抓伤......他们难道是忘了向导也是人..........也有感情的........”寻肆说着,果然就看见房间的墙角上有一点寒光闪了一闪,然后一枚针剂射进了他的身体之中,虽然他已经没有了意识,但是跟他所想的是一样。

    以前的他的意识可以做到短暂的离开身体,所以他曾经无数次在自己被麻醉之后让自己的意识浮起,看着那些人要对自己做什么,次数多了,寻肆也就麻木了。

    不过现在他只能陷入黑暗之中了,他勉强支撑着眼皮,想要在看多一点,他们是要把他送到那里去呢?咦,好像,有人砸破了门,这种合金门被砸破要多大的力量!

    就这样,一个模糊又高大的人影砸破了门,跑了进来,突然跟他大叫道:“不要去了,留下来,你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

    寻肆很想笑一下,他觉得很开心,可是那枚麻醉针剂实在是太厉害了,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四周嘈杂的声音,都逐渐远去。

    夏侯森被圣德向导中心雇佣的哨兵给拖了出来,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皇太子刚才突然就直接砸开了隔离室的合金墙,那可是激光武器都不能一发就射穿的合金墙壁!!

    太子殿下不是还没有完全觉醒吗。就连任何等级都还没鉴定的吗?

    这以后觉醒的能力还不是要翻天。那些费劲拦住他的哨兵想。

    看着那扇被太子一拳砸开的合金墙,观察员额头不禁流下一滴汗水来,好强大的力量,如果这一拳是砸在人身上,她觉得肯定会当场要人命的,换做是一位哨兵恐怕也不能好过,这是只有感官觉醒阶段哨兵该有的能力吗?

    夏侯森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寻肆在自己面前闭上眼睛,刚才他失控了,完全没有经过思考,就一拳砸开了门,现在心里还留有一股狂躁的无法散去的怒气。

    但是好在他忍住了,用自己的理智硬生生的忍住了,那些哨兵见他冷静了些,这才松开了手。

    突然,那些哨兵当中一个领头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理解,但是你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然以后你觉醒的时候会狂化,现在的分开也只不过是暂时的,但是如果你狂化的话,是会死的,你们真的见不到了。所以你要克制自己的狂躁的情绪,直到再见到他为止。”

    夏侯森的呼吸有些粗重,他其实觉得自己对一个才相处了几天的人还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他只是看不得那个人闭上眼的样子,他坐了下来,看着进去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的人,那些人抬着一个能容纳一人大小的金属箱子走了进去。

    然后他们打开了箱子,将倒在床上寻肆抬了起来,放进了那个金属箱子之中。

    又重重的盖上了盖子,打开生命维持系统。

    而门外一干武装的哨兵端着枪警惕着四周,他们尤其是看着夏侯森,生怕他在做出刚才那样的举动来。

    “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夏侯森回答那个哨兵头子。

    那个哨兵头子说:“我知道,你们这是好的情况了,至少我没见过在能力觉醒的时候,还能保持那么淡定状态的男向导,而你也没有让我们过多的为难。”

    夏侯森的脸色发黑,没有回应哨兵头子的话。

    哨兵头子端着武器,说道:“你知道向导真的是太少了,而且确实太危险了,我们不得不小心,就在上周我们刚接到的一个向导,他挣扎的非常厉害,他的精神力因为觉醒的时候就非常厉害,我们当中有人动了恻隐之心,打开了隔离室的门,可是你知道,他立刻引动了精神力,我们低估了那个人的等级,结果我们去了十五个黄色级别的哨兵,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他们全都开枪自杀了,这就是被向导的精神操控的。”

    那个哨兵头子非常能说,絮絮叨叨,看上去是憋的狠了,而进去抬寻肆的白大褂们就在做很多其他的检测工作,所以他们一时竟有了聊天的时间。只是这个聊天的只有那个哨兵头子而已。

    “还有一次,有个向导已经跟一个哨兵私自彻底结合了,他们甚至缔结了完整的精神图景,我们抓捕的时候,那个哨兵狂暴了,他的等级瞬间从黄级递升进了赤色哨兵,幸好只是对付哨兵,我们只是有些兄弟重伤了,不过后来那个哨兵带着向导逃出了我们的围捕,哎,你知道我们不能抓到的,异端向导审查局的那些人就会出动,结果就不是我们能预知的了,刚才看你的样子,还真是够吓人的,还以为你会狂暴呢,同为哨兵,我可不想异端局的那些人执行什么哨向戒律。”

    这个词在让夏侯森凝视起眼前这个哨兵头子:“什么哨向戒律。”

    “啊呸。”哨兵头子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哎,年轻人,就当我没说过,千万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这个啊!!!那些人不是我们能惹的起的啊!!!”

    夏侯森凝眉注视着这个哨兵头子,他唯一知道是,哨兵跟向导有些事情是不能对普通人公开的,没有经过国家资格鉴定的,也是不会知道那些事的,就拿夏星洲来说,从来不跟他讲任何有关哨兵或者向导的事情,他小时候会好奇问,但是没人告诉他。

    他还记得小时候曾经偷偷躲着,听自己的父王肯道尔在通讯终端里对着什么人说过:“失败了?我们违背了哨向戒律的情况下也失败了吗?那么......就让夏氏族人去最后博一博吧........永远不要让夏娜跟孩子们知道.........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终端那头说了些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只记得父王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究竟哨向戒律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违背之后失败让人那么难以接受?

    “老大!走了!”有人叫那个哨兵头子,也把陷入沉思的夏侯森叫回了神儿。

    哨兵头子也许觉得跟夏侯森挺聊得来,虽然夏侯森没有说什么话,但是他就是觉得这次很顺利还有人陪他聊天,简直不能再舒服了。

    当那些人抬着装有寻肆的箱子上了带有圣德向导中心的悬浮飞梭的时候,夏侯森跟在那个哨兵头子后面一路送了过去。他也禁不住想寻肆这个快件送的还真是曲折,进去还不知道能不能送到呢。

    但愿蝰蛇的成员能在里面协助他吧,他已经吩咐蝰蛇的成员提前准备好地图,以及打探好消息。

    大型运输悬浮飞车升空,卷起一阵狂风,四周的树木疯狂摇动,夏侯森没有去挡这阵狂风,他的视线一直落在逐渐消失在云层之中的悬浮飞车,希望还能在见到这个少年。

    “殿下,如果您想尽快见到刚才的那个向导,不妨递交帝国哨兵学院入学申请,因为那个军事学院的橙色以上等级的优秀学生,会每年与圣德向导学院的橙级以上的向导进行拉练演习。”观察员说道。

    夏侯森不免眼前一亮,但是又想到不久后寻肆送完这个信件大概就会离开吧,也就没怎么将这句话放在心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24》,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24章 哨向戒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24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24章 哨向戒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24。